默默守護大法弟子的乘務員小伙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2003年末,女兒要從國外回來,乘飛機到北京。我乘火車去北京接女兒。春運臨近,南來北往的人很多,當時我是本節車廂的一號,同坐是一位年輕的某機密工作的監理。年輕人頭痛的很厲害,我就把座位讓給他躺一會,自己把報紙鋪地上坐著。北方的年末天氣很冷,又是車門口,周圍的人以為我們是一起的呢。當這小伙子一覺醒來向我道謝時,別人才知我們素不相識的,對我的所做所為都很感動。機會來了,我的正行得到周圍人的好感與認可。

我跟小伙子說:你不要謝我,是我學了法輪大法才這樣做的,要謝就謝謝大法,謝謝我師父。我開始講師父教我們如何做好人,講如何在大法中受益,多種疾病都不治而癒,大法受到的迫害。講著講著,不知甚麼時候乘務員(也是位小伙子)也湊過來聽。問阿姨去哪?幹甚麼去?

我如實的說了我要去北京接女兒,明天還坐這車回家,不在北京住。一問一答嘮的挺好。我講到了天安門自焚造假,惡人如何利用媒體誹謗大法;師父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大法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不分種族、膚色、社會地位、年長者八、九十歲至幼兒園的小朋友接受到法輪大法,使人心靈得到淨化,人們道德回升,身心受益,強身健體利國利民,對哪個國家與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總之身邊的人問甚麼,我就給講甚麼。

一路講到了北京。當列車快進北京站時,乘務員小伙子過來,很親切的告訴我,下車怎麼走向,如何去機場坐的甚麼車都告訴得很詳細。他還叮囑我,回來時買他這節車廂的票,如買不到也要到這節車廂來找他。

我按照小伙子的指點買了票,去機場。這時我才有時間拿出返家的火車票看一下:太巧了,還是我來時的同一節車廂同一座位;真是沒有這麼巧的,來時候那位乘務員小伙子就是這麼囑咐我的。

接到女兒後去天安門照像,我又在我打過橫幅的地方照了一張像,對我來說意義非凡,心情很激動。乘車的時間快到了,我們去了北京火車站。檢完票後,我們直奔來時的那節車廂。老遠進京時嘮過嗑的那位乘務員小伙子就問買的是幾車,我回答又是你的車廂同一個座位,小伙子也很高興。

上車坐定後,我就時不時的找話題和身邊的人嘮嗑,見機講真象,女兒沒有表示,也不搭話。她出國幾年了,不知道國內誣陷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夜深了很多乘客要休息了,乘務員也輕閒了,過來和我女兒打招呼,要請女兒去乘務員室坐一坐,女兒去了。當女兒回來時我看到她好像哭過似的,我沒有多想,猜想可能是她談起留學生在異國他鄉的酸甜苦辣總之沒多想,也沒有問。可女兒竟誇小伙子人很好,是個好人,還說「媽你遇到一個好人,真是榮幸」。女兒要給他點紀念品,就在她帶回來的物件中挑一個最好的說給他,合人民幣幾百元,很精緻。

後來的途中,女兒沒有睡意,總在看著我,我當時還不知是甚麼原因。

幾年不見了,回家後來了幾十人團聚。女兒見到了她的姨媽。

女兒小時候是她姨媽帶大的,兩人感情很深,見了面問這問那的。女兒當著姨媽的面,終於哭訴了她在火車上小乘務員跟她講的話:「進京的列車上如發現有人傳播法輪功言論,馬上帶走關起來,舉報的乘務員得獎金伍仟元,……。那天為甚麼給那乘務員那麼貴重的禮物,本來是給她弟弟買的,是因為去北京的時候小伙子一晚上也沒有睡覺休息,在門口看著乘警,怕他們過來把你帶走。小伙子為甚麼要你回來時還來找他,他怕你在別的車廂講被抓起來。你知道嗎?他說,‘這個阿姨是個好人,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最後女兒說:「你也是碰到好人了,不然的話,今天你不知在哪兒呢。」

聽明白乘務員小伙的義舉,我心裏也熱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