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一些「退黨」常見問題的回答


【明慧網2005年3月19日】在同家人和常人朋友談到「九評」及「退黨」時,也遇到他們提出了一些迷惑不解的問題。經由各種反饋渠道,將這些具有代表性的問題綜合歸納起來。本人結合自己所在層次的理解,試著給出了一個簡短的回答,在此只是想拋磚引玉,希望大家共同參與,從不同角度,針對不同背景的人給予回答,讓更多的人清醒的認識到「九評」及「退黨」於他們自身的重大意義,清除獸的印記,從而使更多的眾生得救。下面是相關問題及回答:

問:既然長期不交黨費,早已跟共產黨扯不上關係,為何還需要發表聲明退出共產黨或是退團?

答:不交或交不了黨費有些可能是客觀條件造成的,發表聲明則是主動表明,表達個人意願,性質大不一樣。何況,「涓涓細流,匯成江河」,千萬個人共同發出的聲音才是最強音,才更具震懾力。

問:退黨?我們沒有必要搞政治吧?

答:俗話說:「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不想跟你共產黨及其相關政治組織再沾有甚麼邊兒,離你遠點兒,還不行嗎?這恰恰說明了我們不是在搞政治嘛!再有,當初入黨入團不說是搞政治,怎麼一退就成了搞政治了呢?

問:儘管目前在網路上退黨人數逐漸升高,但是似乎沒有在國內造成任何影響和反響啊,我也沒聽周遭的人說起這件事?

答:海內外退黨人數急劇攀升是事實。在中國沒聽說可不等於沒產生影響。比如去年關於薩斯病的情況,中共當局一直掩蓋,但一旦暴露出來,舉世震驚,才知道影響面有多大。退黨人士中絕大多數來自大陸,這已經說明反響巨大了,掩蓋、壓制、阻止信息流通是中共的一貫行徑,尤其這次戳到了它的要害,它當然要想方設法的阻止人們了解這方面的信息。但捂是捂不住的,隨著更多人退黨,人們很快都會知道的。你如果多留心,多打聽,也會發現更多消息的。

問:只不過是發表聲明退黨,對共產體制會有衝擊嗎?

答:共產黨在社會上存在的形式是由黨員組成的。當絕大多數人都發表聲明退出的時候,共產黨不就名存實亡了嗎?!到最後徹底走向解體就成了必然的了。而且這是最有效,最平穩的方式,對人們和社會不產生任何傷害。

問:共產黨一向主張科學,反邪教,為何說共產黨是邪教,從哪些地方看?

答:共產黨實質上是打著科學的旗號反科學。科學要求實事求是,可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假大空」和「假惡暴」的歷史。共產黨自己給邪教下了個定義,有幾點,每一點都是給自己量身打造的,例如:教主崇拜(共產黨的歷次造神運動,對毛澤東的瘋狂崇拜等);斂財(共產黨是最大的貪污群體);教義、精神控制(已少有人再信的共產主義思想);組織嚴密(從中央到街道辦事處,從黨員到少先隊員),只能進不能出;社會危害(歷次運動對國家和百姓所造成的災難性打擊)等。所以共產黨才是赤裸裸的邪教。

問:共產黨是一種思想、政治體制,怎麼會是邪靈呢,那不就成了一種邪惡的生命體嗎,真奇怪?

答:「九評」中描述了邪靈的特徵,共產黨龐大的體制深入到社會的每一個細胞,控制操縱著社會和百姓的衣食住行甚至思想心靈;它榨取百姓的血汗以養活它,並叫你無條件的服從它,否則就消滅你。它比具體的生命更可怕,自它產生以來,扼殺了多少無辜的生命,甚至自己的黨徒,說它是邪靈,不足為怪!它的本性就是邪惡。

問:退黨意味不愛國?

答:首先黨和國家不是一回事。美國人常說一句話:「我們愛美國,但不愛美國政府」。國家是人民的,政府只是服務於人民的一個行政機構。而中共政府不僅不為人民好好服務,還一直在奴役、壓榨、殘害中國人民,為所欲為。退出惡黨,把國家和政府歸還給人民,這正是愛國的舉動。

問:我在政府單位工作,看到九評後很想退黨,但是要真的退出黨,那我就沒法活了,怎麼生存啊,而且單位要求要繳黨費的。

答:首先是我們老百姓養活了黨,而不是黨給了我們飯吃。退掉這個黨,扔掉這個破包袱,除去這個吸血蟲,我們會活得更好!在目前情況下,可以智慧的退黨,例如用假名,小名,筆名等發表聲明都是可以的。如果環境所迫不得不交黨費,就權當是被惡黨騙取了吧。

問:目前中國政府都是黨員所組合而成,號召退黨會不會造成國家不穩定?

答:不會的。退黨是人們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後的正義之舉。人們退了黨,可他們還會做他們的社會本職工作,各個職能部門不會發生任何混亂,只是人們都從心理和形式上擺脫了共產邪靈。一切只會更好。

問:現在共產黨治理得很好,老百姓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沒有必要退黨。

答:如果不是共產黨幾十年給中國帶來的災難,老百姓現在會過的更好。中國有悠久的歷史,人傑地靈,完全可以發展的更好。但是在共產黨無窮無盡的反覆鬥爭中,延誤了國家的發展。共產黨為了維持它的統治,也做了一些改革來發展經濟,以避免滅亡的命運。可是它採取的是「殺雞取卵」的方式,雖然現在有些人的物質生活比以前好了(其實大多數人仍活得很苦),但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由此帶來的後患無窮。而且現在共產黨比以前更腐敗墮落,把國有資產通通納入貪官污吏的腰包,百姓的生活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隱藏著更大的危機!所以擺脫這個惡黨太有必要了。

問:人權和言論自由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也對我沒甚麼影響,現在我只關心經濟民生問題。

答:如果不是來自自由國家的國際輿論的譴責,老百姓還不會知道薩斯病曾在中國的慘重危害。能說這個言論自由跟民生沒有關係嗎?中共江氏集團投入了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用於鎮壓善良的法輪功,這不是經濟問題嗎?隨意揮霍百姓的血汗錢,每個人難道不都是受害者之一嗎?連「真善忍」都要打倒,豈不是「假惡暴」橫行,這樣的環境會對你沒有影響嗎?近億的修煉人(加上家屬該有幾億人)的人權都沒法保證,可見共產黨根本不關心人民的經濟民生問題。所以人權和言論自由是經濟民生問題的保障,不可分割的。

問:共產黨再怎麼不好,但畢竟它對我有養育之恩啊,要脫離共產黨,實在難以割捨。

答:還是那句話,是百姓的乳汁和血汗養活了共產黨,它應該感謝我們的養育之恩。對共產黨的感情是其多年用黨文化給人們灌輸洗腦造成的,欺騙剝削壓迫了我們還叫我們感恩,這正是共產黨的無恥流氓嘴臉。難道長了惡性腫瘤,就因為是長在自己身上而捨不得割掉嗎?

問:共產黨沒有不好,無論是三反五反文革等,只不過是時代的侷限,以及黨員們做錯事,最終共產黨不都將他們平反,還給那些受害者清白了嗎?

答:「1949年之後,中共暴力殘害的中國人,數目竟然超過之前近三十年的戰爭時期。」(《九評共產黨》)。這不是黨員們做錯事,是共產黨的本性所致。縱觀共產黨統治中國的這幾十年,同樣的悲劇以不同形式反覆上演,從無間斷。這是在犯罪,是對中國人民欠下的血債。如果只是平個反就可以一筆勾銷,那跟殺人犯口頭認個錯就可以既往不咎有甚麼兩樣?可能麼?中國老百姓在血腥暴力統治下被迫養成的麻木、軟弱與緘默,其實助長了中共的邪惡本性,使得慘劇一再發生。如今法輪功學員不懼中共強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拒絕迫害,實為全中國人之楷模,是中國光明未來的希望。

問:換了一個黨,還不都是這批人在做,是換湯不換藥。

答:歷史上的確有過這種現象,但這一次人都相信是換湯又換藥。退出共產黨是人們認清其邪惡本質後的正義之舉,是人性善良一面的展現。共產黨所灌輸給人們的是「假惡暴」,摧毀著人們的道德本質。擺脫了它,會有人真正的道德回歸,社會安定風氣的好轉,無論是誰做,人心和道德才是一個美好社會的真正保障。

問:你們說那些高層的共產黨員是最了解共產黨的流氓本質的,那為甚麼他們還這麼效忠共產黨呢?

答:高層的共產黨員的確更了解共產黨的流氓本質,但是他們也同樣長期受黨文化的洗腦和欺騙。他們一方面是既得利益者,另一方面也更了解共產黨的殘忍,因而不得不保持與這個惡黨一致,以免隨時被其拋棄和殘害,這樣的例子已經很多了。他們所謂的 「效忠」其實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但他們也知道中共滅亡是遲早的事,所以很多高官早將巨額財產轉移國外,也為自己和家人準備好了後路。

問:雖然我覺得共產黨不大好,但我相信它會改變,事實證明它也一直改變,在現今民主潮流下,共產黨比起以前要好的多了,要給它成長的空間,我覺得如果搞到要退黨就太激烈了。

答:共產黨不管怎麼變,其暴力獨裁欺騙的邪惡本質不會改變,那是它生存的基礎。雖然它竭力粉飾自己,但看看它的真實情況:政治犯,良心犯全球第一,還有獨具特色的「網上長城」(指網絡監控)等。有人說,現在言論自由多了,可以公開罵×××領導人,真的是嗎?文革時期,如果你到大街上喊一聲「國民黨萬歲!」可能會因此而送命,可在21世紀的今天,就因為在公開場合喊一聲「法輪大法好」,就被拘押勞教,甚至迫害致死,這是進步了嗎?如果給予「惡性毒瘤」成長的空間和時間,那最後倒霉的只能是病人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