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結婚問題的個人認識

【明慧網2005年3月16日】我是一名大陸年輕男性大法弟子,馬上就要結婚了。前一段時間看了同修在明慧網上關於結婚問題的一些交流,尤其是《也談對「結婚」的認識》(3/5)、《與同修切磋關於結婚的問題》(3/3),所以也想通過此文和特別是年輕的同修切磋如何對待「結婚」問題。

我於98年得法,99年參加工作。工作後,有了女友,我們相處得也非常溶洽,也準備結婚。但隨後流氓頭子出於妒忌心開始對大法和大法徒進行邪惡鎮壓,我也和絕大多數同修一樣,走上了一條證實大法的修煉之路,隨後被抓多次,也失去了常人中的一切,包括工作。這時我需要面對如何和女友相處的問題。她是一個常人,對大法有了解,雖不修煉,師父也管她,我們也想結婚。可是在那樣的環境下,堅持對大法的信仰意味著甚麼我是非常清楚的。那時在那樣的層次中,我從法中是這樣悟的,我們是大法弟子,甚麼事情都應該是首先替別人考慮,對自己的女友同樣應該是這樣。對於常人而言,結婚的目地是過常人的生活,獲得幸福,有個好的物質生活,有個穩定的家庭環境。但在當時我不能給她這些,而且面對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她也有些害怕。在那時,與大法弟子結婚,需要相當大的承受能力。與其結婚後讓她去承受痛苦,還不如現在就分手,這樣她以後的選擇還會更多一些。另外我也想,正法的事情應該很快就會結束,那麼多事情要做,都甚麼時候了?怎麼還會有時間去結婚呢?獨身一人可以拿出很多時間來做正法的事,沒有常人的事纏繞,該多痛快啊!如果結婚了,正法結束時,我修成走了,妻子和孩子怎麼辦?這個悟法回首看來並不都在法上,但當時就是那樣的認識,所以我就選擇了與她分手,沒有結婚。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結婚問題時的做法。

在被迫害很長一段時間後,我又有了工作。通過工作與我接觸的很多常人由於受流氓政府的宣傳欺騙,對大法有著很強的偏見,一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就用一種異樣的眼光來看我,但與我接觸一段時間後,都發現我這個人很好,不是電視上所宣傳的那樣,很多人也改變了觀念。但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現在的人觀念變異得很厲害,很多人知道了對這樣善良的修煉者迫害的邪惡和流氓程度,很多人竟然還認為很正常。對此問題我也與一些常人談過,他們認為我們給別人的感覺怪怪的。這可能是由於一些同修做得不是很好,沒有把握好修煉和生活的關係,有些人整天煉功、學法,孩子不管了,工作上得過且過,有些年輕的同修也不願意結婚,這樣就給常人感覺我們與他們格格不入,許多人由此對我們產生了誤解。這時別人也談到我自己依然獨身的事情。99年鎮壓剛剛發生的時候,我26歲,從新工作後,我已經32歲了,依然獨身一人,我們這裏風俗比較傳統,這麼大歲數還沒成家,別人會用一種異樣的眼光來看待你的。無意中也給我們在常人中證實大法、講清真象帶來一些不便。於是我開始想找女朋友了。

有了這樣的想法後,認識了一些女孩,其中有的女孩認為我很不錯,但因為我修煉大法,因為怕心,不敢再與我交往;但我目前的女友通過與我相處一段時間後,認為我真的是非常好,決定與我交往,直到最後嫁給我。我的女友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但與國內的絕大多數民眾一樣,受共產邪靈的宣傳毒害非常深,雖然通過我知道一些真象,並沒有完全改變她對大法的偏見。每當我向她講起大法的真象,她就會有一些擔心。我為此也深為煩惱,也認為是不是自己只是和她需要結這段夫妻緣,就用常人的方式來看待和對待她。直到有一天師父在夢中點化我,讓我給她講真象。夢中我和她在一起到了很繁華的地方,突然來了很多猛獸和一些打上共產邪靈標誌的人一起來吃人,人群因為害怕一下子就被沖垮了,我也很害怕,但為了找到她,我從岩石跳到了野獸群中,野獸準備咬我,我講了一句: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來救人的,這些野獸一聽,立即俯首順耳,變得很溫馴,但我再找到她時,她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墮落到沒有靈魂的生命了。後來我把這個夢告訴女友後,她告訴我的話更讓我震驚,她告訴我,她最近一段時間連續幾次做了同一個很奇怪的夢,她一個人在一個很黑、很髒、很破、很舊的地方,四週全是水,她非常危險,馬上就被淹死了,但每次只能看到我一個人奮力把周圍的水排出去,把她救出來。師父的點化深深震撼了我,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從法理上來對待這個問題了,也更認定了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該怎麼走。

當然,認清法理、救度世人,有的情況下通過隨緣結婚這種方式不是完全不可以,但決不是說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達到救度對方的目地,否則就走了極端。因為畢竟婚姻只能涉及一個有緣人,而和大法弟子生生世世有過緣(恩恩怨怨也都是緣)的眾生太多太多了,都需要我們去救度。

對於結婚不結婚的問題,我的認識是,基點要清楚,我們是為這個法而來的,是救度眾生來的,不是像常人一樣來這裏結婚的。常人的一切,包括婚姻,都是人類的生存方式。我們不能僅為了情慾而結婚,但我們不能為了怕牽扯到情慾而放棄婚姻。(當然,哪個個人結婚與否是個人的事。這裏只是講出其中的一些道理。)我們不是被情慾左右而去結婚,而只是利用了所剩的這一點物質借常人這塊地方修煉。這也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的一個部份。結婚剛開始可能會有情慾的問題,可提高以後,就會發現不是這樣了。師父在《無漏》中也講過這樣的法理,當然根本的是要看自己的心,自己的基點在甚麼地方。

其實無論是結婚也好,不結婚也好,我們都應該隨其自然,該結就結,沒有這樣的緣份就不結,不要有為的給自己劃框框。就像師父所說的:「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所以個人希望同修能取中,走正我們的路,不要人為的安排自己結婚不結婚了。不要去用人的思維想像以後的事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