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教訓為甚麼不牢牢記取


【明慧網2005年2月21日】邪惡迫害已經五年多了,在這五年多的風風雨雨中,大法弟子書寫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壯歌。在當前邪惡被大量銷毀的同時,我們更應該按照師父所講「清醒的、理智的在正念中走完通向圓滿的路」(《新年問候》)。

一、過去的教訓

在剛剛開始證實法講真象時,我市一些同修自發的購置設備,印刷大法真象資料,由於出現一些地方真象資料過剩,而另一些地方真象資料不夠的現象,當時站裏(迫害前輔導站的負責人)一些同修出來協調,這本是好事,可後來這些同修要把這些設備統一管理起來,把一些同修買的設備分配給他們認為行的同修,造成很大的矛盾。並且還經常組織各區、片的聯絡人開法會,商量如何做,安排某某做甚麼,誰誰幹甚麼,同修之間毫無保留。還有一個同修負責「全面」工作,上網的地點他去取資料,複印的地方他去送資料,各區的同修到他這來拿資料,外地來的同修他去接資料,各種法會他去參加,電視插播他也參加,最後導致幾乎所有的資料點全部被破壞,大批同修被抓,那些各區的聯絡人絕大多數被判重刑或勞教,只有幾人被迫流離失所,這是我市最大的慘痛代價。

有一流離失所的男同修到了另一個城市,在那裏發真象資料、掛條幅、掛小廣播、貼標語,做得有聲有色,許多同修都很佩服他。可是這個男同修卻與一個女同修住到一起,我們覺得這樣不對,找他談,讓他「懷大志而拘小節」,他卻不聽,當時我們覺得有法在同修不會違規。不久這兩個同修在貼標語時被抓,男同修正念闖出來。後來這個男同修回到我市從新組織新資料點,並與另一個女同修住到一起,這些沒有引起我們與這位男同修的重視,也沒有深刻向內找,更沒有從法理上悟到他們不適合做資料點的工作,反而與他們一起搞資料點,把同修省吃儉用拿上來的八千元錢交給他們,結果沒幾天他們被抓,受到了殘酷折磨,被判了重刑,另外有幾名同修也被抓捕,資料點僅僅兩個來月就夭折了。

二、現在的問題

我市有幾位同修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從新建立了新的資料點,做了大量的工作,令人欽佩和尊敬。然而最近又出了與以前同樣的問題,令人十分擔憂。

我與一同修聯繫,這位同修忙,換了一位流離失所的A同修與我聯繫,由於打印機出現卡紙故障,一天A同修在沒經過我們同意的情況下領來B同修與我們聯繫,原因是A同修太忙,因為B同修我們認識,開始證實法時做得非常好,後來有些邪悟,現在情況雖然不清楚,但也沒多考慮他是否適合與我們聯繫,認為B同修就是負責採購與維修的。由於B同修認為打印機不是機械問題,而是我們的心性問題,這樣打印機來回拿了幾次也沒有完全正常工作。

一天我們被約到B同修家裏,遇見C同修、D同修,後來又來了A同修,還有一位同修取資料走了。交流時,B同修要給大家倒水,結果是拿起水杯水杯就打碎了,當時我意識到有甚麼問題,提醒大家好好悟一悟,但並沒引起他們重視。

回家後我們覺得這事決不是偶然的,便又找到D同修,結果發現問題相當嚴重。D同修是警察都不掌握的,現在負責上網,與A同修單線聯繫,可是A同修在沒徵得D同修同意的情況下就把B同修帶去,並且還知道D同修的名字、單位,後來B同修還去過單位找D同修。為了便於聯繫,B同修要D同修家的住址,讓D同修買手機,D同修不同意,就說「其實安全不安全不在這」。A同修有時還讓D同修去教一些同修技術問題,D同修有時考慮對方不太合適,不想去,就認為怕心重。結果現在有一些人知道D同修在做甚麼了。

C是外地流離失所的同修,曾經在男女問題上有過過失的,現在時常住在B同修家,這種情況明慧編輯部《警醒:走正我們的路》一文已經明確指出不適合做資料點工作。當我向A同修提出這個問題時,A同修認為C同修雖然有過失,但師父沒說完全不行,還給機會。這不是無原則的在做事嗎?D同修與C同修切磋上網技術時,發現C同修上網時各種裝好的防護程序不用,D同修指出來,C同修卻說我們那裏都這樣做。這明顯的不注意安全為甚麼不制止呢?

B同修是上了黑名單的,家裏住著一位流離失所的同修,而且這麼多做資料的同修到他家,還有到他家取資料的,這麼做理智嗎?B同修不但自己做資料,還要跟各資料點聯繫,這麼做不危險嗎?

A同修要把全市同修帶動起來,整體上提高,與同修交流切磋,做了很多工作。但為了建資料點不惜要「矬子裏拔大個」,這符合法嗎?這不是幹事心起來了嗎?A、B兩同修現在幾乎全市資料點全知道,新組建的資料點也是他們籌劃的,而且誰在做,甚至是一些做資料點地點都知道。這麼做是遍地開花嗎?這不是一棵樹上結的幾朵花嗎?一旦樹幹有問題,那幾朵花就要凋落。

還有更不能理解的是,前幾天又把各區的聯繫人招集到一起開法會(C同修也參加了),法會上提出紀念甚麼甚麼日,還統計各區需要多少多少條幅,這麼做不等於把哪個同修做甚麼又暴露出來了嗎?而且還要每週定時、定點開法會。當我向A同修提出有必要開這個法會嗎?A同修說法會和集體煉功是師父留下來的,開法會也是為了更好的溝通,整體提高。難道我們為了這種形式不分環境、場合可以任意開法會嗎?難道除了開法會這種溝通形式外,就沒有過別的溝通渠道了嗎?

走極端,樓房隔音不太好,有的同修提出來小點聲,就說「鏟它」。誰要提出注意安全,就說別這樣想,想就是求,在另外空間就形成這種物質。等等。

不修口,一些同修看誰真象做得好,就認為誰修得好,或者是根據自己的觀念判斷誰如何如何,覺得修的好的同修就無話不談,有意無意把其他同修做的事告訴給對方。

1、建議各資料點首先解決安全問題,如果安全上有問題寧可暫停,也不要強為。
2、各資料點必須獨立運作,每個資料點自己負責自己的範圍。
3、儘量要少知道同修在具體做甚麼,這就是對同修的最好保護,也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4、適當的法會確有必要,但決不能在法會上討論誰誰具體做甚麼。
5、「大道無形有整體」,要根據自己地區實際情況證實法,救度眾生。不要模仿、照搬其它地區的做法,特別是在同修怕心較重的情況下,更不要做表面上的轟轟烈烈,而要更注重講真象救眾生的實效。
6、建議A、B同修,放下自己身上較重的擔子,鼓勵同修自發建立資料點,如果有的資料點有困難,可以在資金、技術等方面給予支持。
7、建議C同修實修一個階段,自己獨立做一些證實法的事。

希望同修要清醒、清醒再清醒、理智、理智再理智。

由於時間倉促,文章中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輯部的同修:
寫這篇文章時,我流了許多眼淚,回想起身邊那麼多同修,遭受非人的折磨,讓人痛心疾首。看到現在的一些同修不注意安全,不吸取過去的教訓,甚至有重蹈覆轍的危險,心急如焚。同時在寫文章時也找出自己強大的私心,怕同修出事連累自己。在與A同修交流時,不是善意與之交流,而是面孔生硬,語言激烈,甚至是指責同修。在此向A同修致歉。   ──大陸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