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救孩子 是孩子在救我

一位公安局610人員的醒悟

【明慧網2005年2月20日】(明慧記者肖妍報導)一個年僅6歲的孩子在兩個月前突然被診斷為腎功能衰竭(尿毒症晚期),無力的閉著雙目躺在床上。去了幾家有名的大醫院,都說只能靠透析和換腎來維持,沒有逆轉的可能。醫生的診斷猶如晴天霹靂,牽動著家裏所有人的心。

然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他已經和健康孩子一樣的玩耍了。

孩子的病因何在,又是如何康復的,這與法輪功及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有甚麼關係呢?為此記者走訪了身居海外的孩子的姑姑。

* 共產黨迫害法輪功 也害了我們

孩子的姑姑介紹說:弟弟(孩子的爸爸)原本在大陸某公安局信訪辦工作,1999年中共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開始,他就調到610辦公室工作。據他說,他雖然沒有打罵法輪功學員,但還是例行公事做了一些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工作等。

孩子的姑父也曾建議弟弟不要再做這個工作,他說:「共產黨一貫採用做錯事後找替罪羊的做法。」弟弟也知不好,但是割捨不下這個國家公務員的鐵飯碗。

孩子的姑姑說,五年多來孩子的個子長得很慢、很矮,體質虛弱,身體消瘦,胃也不好,經常嘔吐,營養不良、貧血。兩個月前孩子不明原因的不願吃飯,臉色蒼白,呼吸困難,去了多家有名的醫院就診,最後確診為腎功能衰竭。中西醫都看了,所有的大夫看了化驗單都直搖頭,都說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靠透析、換腎來維持,不可能逆轉。

孩子的姑姑說:在這件事發生之前我就看過一遍法輪功的書(《轉法輪》),覺得書上寫的挺好的。以前看到有宣傳說法輪功有病不讓吃藥、不讓去醫院。可是我看到法輪功的書中說的是煉功人不給別人治病,而共產黨卻說成有病不讓看病。我就打電話告訴弟弟(孩子的父親)。弟弟滔滔不絕的給我講了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中共宣傳的那一套,並說「你千萬別沾法輪功的邊,他們不要家庭,扔下孩子就去上訪。法輪功是×教。」我說:「不管法輪功是好還是壞,得說事實呀,不能顛倒是非。」我當時並不了解法輪功,但是我說,「我看到書中寫的很好,如果照著去做,肯定是正的,決不會像宣傳的那樣。」

深入接觸法輪功是在這個孩子得病之後。突如其來的災難震驚了家裏的每一個人,這孩子是我父母唯一的孫子、我弟弟唯一的兒子,我意識到災難來臨了,我弟弟要傾家蕩產了。那段時間我心情極其不好,經常發脾氣,幾乎要崩潰了。我每天花大量的時間上網查詢,都快成腎病專家了,我意識到靠透析、換腎來維持,不僅要花高昂的費用,拖垮整個家庭,而且孩子的性命也不一定能挽救回來。

在這個過程中弟弟也意識到是因為自己在「610」工作,參與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因此而遭惡報,非常痛苦的說:「為甚麼要報在孩子身上啊,要報就報在我身上吧!」並且深刻認識到:「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也害了我們(參與迫害的人)。」

* 大法慈悲 給所有人機會

孩子的姑姑興奮的描述:一天早上,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從後面推了我一下,頓時眼前一亮,閃著耀眼的光芒。馬上有一念頭閃過:孩子有救了,有法輪功!以前看到報紙上介紹煉法輪功後白血病都好了,現在看來醫學上已沒有辦法,只有求助法輪功了。

與此同時,在中國,家人帶著孩子四處奔波,去了多家醫院,找了非常有名的專家都無法確診。最後來到某市一家血液病醫院,一位年輕的醫生看了一下帶去的化驗單,說可能是腎病,並做了進一步的檢查,確診為腎功能衰竭。當時孩子大量出血,血色素只剩下正常人的1/3。於是孩子住進了當地的兒童醫院。

說來也巧,孩子姑姑的婆家正好住在這個城市,一家幾口人就暫住在姑姑的婆家。

孩子的姑姑回憶說:那時我每天都給他們打電話,想到法輪功後就打去電話說,「醫學上就這樣了,沒有辦法,咱們煉法輪功吧。」婆婆聽後很贊同,並說鄰居就有煉法輪功的,原來有很多種病,都煉好了,還常建議她煉。接著婆婆就找來了那位法輪功學員。聽弟弟說,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至今想起還感到那樣的親切,給了他們很多書和磁帶。

* 我知道大法是正法

弟弟告訴我:當見到那位慈祥、親切的法輪功學員時,他脫口而出「我知道大法是正法」。全家人也都確信只有法輪功能救這孩子了。

弟妹把書帶到醫院,趁沒外人的時候讀給孩子聽。開始認為沒有故事情節,6歲孩子不會願意聽,讀了一會兒,以為孩子睡著了,就停了下來,孩子馬上睜開眼睛讓繼續讀,直到他睡著。孩子非常願意聽,每天都主動的聽,而且聽得非常入神。孩子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的動作,而且每天都是主動煉,身體狀況有非常大的改善。血色素上升,酸中毒得到糾正,只有一個指標還比臨界值稍高。大概十幾天時間就出院了。全身症狀都消失了。家裏的大人不放心,還在四處尋醫找藥。孩子自己卻說:「我好了,沒有病。就是有時有點難受,那是師父給我消業呢。」孩子還說他看到師父的法身和法輪了。

* 大法讓全家人受益

孩子的姑姑介紹說:由於孩子的變化,全家人都走進了大法,而且心性都有明顯的提高。看書後我意識到自己以前對婆婆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主動打電話向婆婆道歉,婆婆也反過來向我表示她以後也會做得更好。無神論的媽媽在事實面前也改變了。全家人都開始看書、煉功。

受益最大的是弟弟,由於他深知電話通話的不安全性,所以不便多說。他只是概括的說:「在我的內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由反對、迫害法輪功到已經開始學法、煉功,並且找機會離開了「610」的工作。他感慨的說:「不是我在救孩子,而是孩子在救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