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 曼哈頓聯合廣場好戲善了

知真象 明是非 人心變

|

【明慧網2005年2月18日】(明慧記者徐菁報導)2005年2月5日,美中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們像往常一樣,來到紐約曼哈頓地區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上,向熙熙攘攘的人群講真象,發資料,集體煉功和舉辦反酷刑展。法輪功學員們已經堅持在紐約這樣講真象半年多了,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接受資料;開始停下急匆匆的腳步,閱讀真象展板;開始簽下自己的名字呼籲停止迫害;開始向更多的人講述法輪功。

2月5日的紐約聯邦廣場上發生了這樣一個情節起伏跌宕的故事:

* 來歷不明的搗亂者

就在學員們像往常一樣在聯邦廣場上講法輪功真象時,突然來了一個來歷不明、衣著邋遢的美國人,他在反酷刑展旁邊扯著喉嚨大喊,說些法輪功是假的,揭露迫害是在騙人,法輪功拿了美國政府上百萬美元的經費等等無稽之談。法輪功學員們並沒有被他帶動,有的試圖和他講真象,有的持續發正念,清除干擾,有的繼續向其他開始圍觀的人們講真象。

然而這個人非但不聽勸,反而還叫喊得越來越起勁。圍觀的人們大多都知道他叫嚷的是不實之詞,可是他一直在這裏搗亂,並因此對法輪功學員和路人都造成了干擾。

* 仗義挺身,西人青年發動眾人齊喊大法好

這時,四、五個圍觀的白人青年想出了辦法,他們問學員:「我們可不可以喊『法輪功好』,把他的聲音蓋住?」後者覺得是個好主意,同意了,於是那幾位白人青年又去和旁邊圍觀的人們講,讓大家一起喊「法輪大法好」。於是,一群善良、明白真象的人們齊聲並有節奏的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Falun Gong is Good!)」

那個搗亂者開始還繼續叫嚷,但很快,在人們齊心協力高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中,他變得沒了精神,嗓子也啞了,最後灰溜溜的走了。

看到搗亂者蔫了下來,人們才停住喊「法輪大法好」。那幾位發起喊法輪大法好的美國青年跟學員握手告別,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如此戲劇性的變化,令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們都很感動:紐約的人們真的變了,在明白真象後,人們很堅決的選擇正義和良知,並力所能及的幫助和支持法輪功。

然而,這場風波到此還沒有了結。

* 誤會者心存疑惑,遇機會一吐為快

紐約聯邦廣場還是一個自由發表言論的場所,許多倡導言論自由的人來到這裏發表演說,也鼓勵人們闡述自己的觀點。就在眾人高喊「法輪大法好」的時候,一個致力於保護言論自由的團體的成員(後來知道他的名字叫羅曼(Roman))誤認為是法輪功學員試圖阻止別人說出自己的看法,於是,他用自己的高聲喇叭開始質問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讓別人說話?你們為甚麼來紐約?你們來紐約這麼長時間目地是甚麼?你們的資金從哪裏來?等等,語氣態度都非常的強硬和不滿,圍觀的人們也越來越多。

來自美中地區的學員們意識到這是講真象的好機會,認為講真象是萬能鑰匙,只有讓更多的人們明白真象,才能解開他們心中對法輪功的不同的疑問和不解。於是來自芝加哥的法輪功學員楊森在羅曼講完後問他:「我們是否可以講一講我們的故事?」

* 存惑者樂借高音喇叭,法輪功學員現場解答感人心

羅曼表示很高興法輪功學員發表自己的看法,還把喇叭借給學員用。

楊森對著人群介紹了自己為甚麼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原本罹患多年的肝炎如何不藥而癒,現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千千萬萬像我們一樣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卻每天都處在艱難的環境中,我們在這裏所做的一切無非是為了讓人們了解在中國都發生了甚麼,呼籲大家一起來制止這種人權踐踏。我們不是不讓別人發表意見,但是那個搗亂者所叫嚷的全是中共江氏集團惡意詆毀法輪功的誣蔑之詞,正是這些謊言使鎮壓得以維繫,所以我們要揭穿謊言,不讓它繼續毒害人們。在做出判斷前,請大家多來了解法輪功真象。

寥寥數語,卻使整個混亂的場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圍觀的眾人都靜靜的聽著。

* 「我聽說過迫害,但還是不很了解……」

羅曼的態度也明顯的改變了,原來的強硬和不滿消失了。他用平和的態度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我聽說過法輪功受迫害,但還不是很了解。你們不光在這裏反對迫害,人們在整個曼哈頓到處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呼籲停止迫害,我相信在其它的地方你們也在反迫害。這麼多人力、這麼多材料、(反酷刑展)道具,需要很多的資源。你們又堅持了這麼久,不能不讓人懷疑錢是哪裏來的、是不是美國政府給的、有甚麼政治目的。」

* 「我不覺得錢是最重要的,我有自己的信仰……」

面對羅曼和所有圍觀的人們,法輪功學員楊森真誠的回答說:「也許很多人覺得錢很重要,可是我不覺得錢是最重要的。我有自己的信仰,而和我有著同樣信仰的人們卻無辜的在中國大陸每時每刻遭受著迫害,我不能坐視不管。我是個博士,在一家大公司做尖端技術的研究工作。我有一份體面的收入,來這裏講真象,花的都是我自己的錢。我不僅來紐約,我還去過華盛頓、加州,也去過日內瓦,巴黎等等地方,呼籲人們關注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我看來錢真的不那麼重要,人活著是有尊嚴的。」

楊森接著說:「你懷疑美國政府給我們錢,真的沒有。如果有甚麼政府願意支持正義,支持我們講真象,我們可能會讓更多人了解真象。但是,我們真的沒有拿任何一個政府的一分錢。那麼這麼多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怎麼來的?錢都是從哪裏來的?我們可以問問他們。」

說完,楊森把喇叭的話筒隨手遞給了站在附近的另一位學員:「你能不能給大家講講你為甚麼來這裏?」

那位學員坦然接過話筒:「我們是上星期四晚上開了16個小時的車從美國中部來到曼哈頓。明天晚上,我們還要再開16個小時的車回去,趕在週一早上去上班。我們所有的花費和我們手中的法輪功真象材料用的都是我們自己的錢。我們為甚麼甘願這麼辛苦,花費這麼多時間和金錢?因為我們知道在中國大陸都發生了甚麼。如果你也了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有多麼嚴重,如果你也有親朋好友在中國正遭受著殘酷迫害,你一定也會願意盡己所能來呼籲停止迫害的。我們來這裏不為別的,就為了讓你們了解事實真象,大家共同努力,我們一定可以制止這場迫害的。」

學員們在講的時候,周圍的很多聽眾們顯然都很感動,有的頻頻點頭,有的以讚許和敬佩的目光注視著學員。

* 徐志偉現場講述母子八年離別,聽眾動容

摩托羅拉(Motorola)公司34歲的軟件工程師徐志偉也走了過來。他指著旁邊一位老年婦女說:「這位是我的媽媽,她前幾天剛剛到達美國。我們母子已經有8年沒有相見。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我的媽媽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抓了兩次,我的家也給抄了,我媽媽的護照也被沒收了,我和我周圍的法輪功學員們共同努力花了5年的時間,幾天前終於營救出了我的母親。那麼,請想一想,如果你的母親也有這樣的遭遇,你是無條件的想盡辦法的去營救她,還是有人給錢呢才去做,不給錢就不做呢?如果你的親朋好友這樣在中國大陸時刻遭受著生命的危險,你是不是也會這樣無條件的努力營救他們呢?或者即使不是親朋好友,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遭受這樣殘酷的迫害,是不是應該竭盡全力去幫助他們?我們沒有拿任何人的錢,因為錢真的買不來你的良心和責任。」

一席話,讓周圍很多人都開始點頭贊同,有的人甚至聽的眼眶都紅了。

因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徐志偉和張翠母子天涯相隔無法相見達八年之久。在海外法輪功學員和美國參眾兩院議員們的營救下,今年2月1日,這對母子終於在美國芝加哥團聚。芝加哥每日先驅報(Chicago Daily Herald)2005年2月2日在報導此事時說:她錯過了她兒子8年的生活,也錯過了她孫子三年中的第一次:第一次的呀呀兒語,露出的第一個笑容,學會邁出的第一步;而他錯過了他父親的葬禮,並非常思念他的母親。」

先驅報的報導說,星期二晚上,在奧黑爾國際機場(O'Hare),八年的艱辛努力都溶合在這對曾分離的母子滿含熱淚的擁抱中,他們說他們的分離是因為中共迫害他們的信仰造成的。

* 更多疑問路人欣然代解,曼哈頓街頭心語感人

聽了學員們的即興發言,羅曼的態度越來越友好,但他還是有疑問,他說:迫害是不對的,但是,你們上台後能保證也允許別人說話嗎?執政者都是不願意聽到不同聲音的。對這個問題,學員回答:「我們從來就對政權不感興趣……」話還沒有說完,圍觀的民眾中就有一位大聲接著回答:「這跟政治沒有關係,這一切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停止迫害!」

法輪功學員都會心的笑了,人們真的知道真象了。

這場用高音喇叭進行的「講真象現場問答」又進行了一段時間,好幾位法輪功學員都講了自己的故事,也回答了一些常見的疑問。羅曼明確的表示,他不反對法輪功並譴責迫害法輪功的集權者的暴行。學員們也感謝羅曼把喇叭借給我們,讓我們有機會向那麼多圍觀者講真象。

一位聽眾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能夠來到這裏(紐約)講真象,你們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高興!你們如果不站出來講出迫害的嚴重性和真實性,人們就不能知道法輪功的真象,就全都聽中國政府(中共)說的了。請你們一定堅持下去,別被偶爾有的負面的聲音影響,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們知道真象的。總有一天,正義的力量會爆發出來的,那種巨大的力量將是令人無法想像的。」

「是啊,」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們事後說:「相信每天在紐約曼哈頓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點上都在發生著各種各樣的感人的故事,這些故事點點滴滴的記載著世人在了解真象,明辨是非後的轉變,而這種轉變後的所凝聚的正義善良的力量終將讓這場人類最邪惡的迫害和謊言結束。」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3/7/5823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