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黨文化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

【明慧網2005年2月15日】(明慧評論員林展翔撰稿)幾年前在網絡上給人講法輪功真象時,常常感受到一些網民被謊言煽動起來的無名仇恨,有的人對一個從沒見過面、毫無冤仇的人隨口就惡狠狠地說「去死吧!」讓人感受到了中共對人性的扭曲。

中國共產黨摧毀了以天理人倫道德為基礎的中國傳統文化,通過長期政治思想教育宣傳和灌輸,在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內全方位推行「假惡鬥」的黨文化,用黨的「政治無神論」和「階級鬥爭」思維和觀點來看待事物,攪亂了中國人的思想,無處不在的黨文化在迫害法輪功中起到了難以估量的作用。

現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失敗了,越來越多的人在思考,在認清法輪功的真象。但是黨文化仍然阻礙了一批人看清真象,使得他們麻木不仁,稀裏糊塗的推波助瀾,甚至在無意識中助紂為虐。

一、中共「鎮壓有理」謬論的思想理論基礎

中共的歷史是一部屠殺史,從黨內殺到黨外,從黨外殺到黨內。自中共建政以來,「無產階級專政」已經殺了六千萬到八千萬中國人,無數人受到傷害。那麼為甚麼還有許多人看不清中共的邪教本質呢?其中既得利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中共暴政的同時,中共的「筆桿子」輿論開道,一邊為其殺人助威吶喊,一邊用一套邪說把中共在歷次運動中的坑、蒙、拐、騙、淫、打、砸、搶、燒、殺、掠等等整人、吃人行為合法化。

1、中共強盜邏輯的核心思想

中共的文化、文藝、宣傳都服從其政治鬥爭需要,為其政治服務,其「筆桿子」殺人於無形之中,給黨屠殺中國人尋找理論依據和藉口,給吃人喝彩,讓人們給黨吃人唱讚歌。就像當年意大利的大街上法西斯匪徒們高呼「墨索裏尼永遠正確」一樣,中共把馬克思主義歪理說成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把搞「假惡鬥」的惡黨吹噓成「一貫正確」,通過「假惡鬥」的方式在人們頭腦中樹立黨的絕對統治的地位,其特點是霸、騙、邪、仇恨、流氓、恐怖等等,用封閉「一言堂」輿論宣傳,騙取人們相信:黨不僅掌握了世俗權力,而且掌握了一切真理、美德和良知;不僅主宰世俗生活,而且主宰精神世界;黨是全能的、至善至美的,個人的選擇、判斷、人格和獨立思考完全喪失了合法性,在黨的面前必須徹底捨棄自我,無條件地服從黨的領導,無條件地相信黨所說、所做的一切,必須「和黨中央保持一致」。多少人因為「和黨中央保持一致」而盲目地跟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黨「偉大光榮正確」的霸道心態是其流氓行為的心理基礎。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造成民怨沸騰,於是又用「平反」逃避責任,把責任推給個別或少數人,作為替罪羊,繼續標榜「一貫正確」。

蘇聯和東歐共產政權解體之後,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了,馬克思主義「放之四海而皆準」、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的鬼話不靈了,沒有人相信共產主義了,沒有人真正的相信共產黨了。中共在謊言失靈的時候,又鼓譟「三個代表」和「保先」宣傳,在絕望中繼續欺騙中國人。

2、黨文化顛覆善惡、是非標準,把黨意志作為好壞的標準

幾千年來,人類的善惡、是非標準基於天理、法律、道德、人性幾個層面。但是,中共只有黨心,沒有良心;只有黨性,沒有人性;只有黨紀,沒有法律;中共戰天鬥地,沒有天理。黨統治一切,黨的政治需要決定一切,黨的政治文化滲透一切,黨的意志、操縱黨的獨裁者意志就是善惡、是非、好壞的標準,完全沒有法律、道德、人性的基礎,凌駕在天理人倫法律之上。江澤民無視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心聲,無視民意和法律,顛倒黑白把法輪功誣蔑為「×教」,並且強加給中國人。

在長期政治運動的疲勞戰中,在長期封閉式的欺騙宣傳中,中共把中國人的頭搞昏了,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和思維,真使得大批中國人看不清共產黨的邪教本質,喪失了獨立的人格,失去了獨立的思考能力,根本不去、也不會質疑共產黨,只是盲目地從小就要「聽黨的話」:中共說誰對誰就對,中共說誰壞誰就壞;……中國人的基本是非善惡標準被顛倒和扭曲了,不假思索地相信,黨做的都是有道理的,鎮壓誰都是有理的。有的人即使看清了共產黨是壞的,但是「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從感情上覺得沒有共產黨心裏茫茫然,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就沒有中國了……無視中國五千年的文明歷史。

人們常說:「眼見為實。」黨文化顛倒是非標準的一個嚴重後果,就是現在一些中國人對眼見的都不相信了。面對法輪功學員揭露出來的大量迫害事實,有人就是不聽,就是不相信、不承認,只相信中共造謠和粉飾太平宣傳,不願獨立思考,也有人出於無賴或害怕和黨保持一致,覺得利益不會受到損害。

二、黨文化和人類文明格格不入

文化是一個社會文明的精髓,除共產黨國家之外,古今中外文明社會的一個共同特點是對人性的尊重,對社會良知的認同。中國古人講「人之初,性本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士可殺,不可辱」……體現了基本的人道和寬容,對人的價值和尊嚴的尊重,提倡人與生俱來的良知、正義感、同情心等等。西方社會講博愛,講普世的人權觀,講法治等等。

在中共「假惡鬥」的政治文化中,在黨性和人性之間只允許選擇黨性,宣傳「只有階級的愛」,沒有超階級的人性、良知,用仇恨代替人道,對黨的敵人在思想理論中、在制度上、在行為上要像嚴冬一樣嚴酷對待,決不心慈手軟,決不寬容。毛澤東說:「階級鬥爭和民族鬥爭的客觀現實決定我們的思想感情」。中共在「一言堂」的魔性政治文化中,要中國人對黨要打倒的敵人,要不講人道,不能給予同情,不講道德,不講法律。

江氏集團用各種酷刑手段折磨和虐待法輪功學員的現實再一次說明了這一點。下圖中的男孩叫孫明遠,今年五週歲,在吉林德惠市商貿大廈前,胸前掛著一個紙牌站在那裏訴說冤情。他爸爸孫遷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12年,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他媽媽馬春麗也因按「真、善、忍」做好人,於2004年12月14日在馬路上被德惠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關押,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他現在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向社會求救。

高精度圖片
小孫明遠的心聲:「我要媽媽──請您伸出援手」

儘管中國政府簽定了《聯合國人權公約》,在共產黨魔性政治文化中薰陶和長大的中國人難以理解和接受普世的人權觀,總是和國際社會在人權問題上發生衝突:黨的敵人為甚麼還有人權呢?為甚麼要同情黨的敵人呢?甚至把國際社會的基本人道精神視為「反華勢力」。這是由於共產黨「一統天下」的魔文化扭曲中國人的觀念、泯滅人性和良知造成的。

共產黨是反人、反天理、反自然規律的,其流氓魔性文化抑制、甚至毀滅人的善良一面,利用和操縱人性惡的一名,把人馴成心智不全的人,不敢講真話的人,在黨需要的時候成為沒有人性的人,心中缺乏愛和良知,條件反射似的和黨保持一致,只相信中共重複千遍、萬遍的謊言,其它的都不聽,黨叫幹啥就幹啥,就象形容新華社的民謠所說:「我是黨的一條狗,站在黨的大門口;黨叫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就幾口。」

經過歷次政治運動後,有人開始從中共邪教的魔性文化中漸漸覺醒起來,認識到文明社會中人道主義的普適性和重要性,現在公認的人道主義核心是對人的價值和尊嚴的尊重。黨文化違背天理,沒有人性、沒有道德、沒有法律,毫無顧忌地製造謊言,從根本上背離文明社會,造成了中國社會風氣的全面惡化。

*為甚麼一些人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視而不見和麻木不仁呢?

2003年的孫志剛案件出來後,社會發出了很大的正義之聲,也引發了法律學人廣泛和熱烈的討論,導致了最終廢除違憲和罪惡的收容制度。而對廣大法輪功學員遭受到的殘酷迫害,至少已經有一千多人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酷刑虐殺,除了極少數人冒著巨大的風險發出正義聲音之外,整個社會鴉雀無聲,為甚麼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呢?受害者不同樣都是中國人嗎?這正常嗎?不正常啊!

最關鍵的差別在於,孫志剛被無端打死,由於他不是黨的既定敵人,人們還可以對他表示同情,發出正義的聲音。而法輪功被中共打成黨的敵人,並且還正在繼續遭受野蠻的迫害,共產黨毫無人性的政治文化就起了作用,抑制了人們的善良之心和正義之感。在文革中遭受毫無人性對待的「反革命分子」張志新,也是在文革後才被揭露了出來。

共產黨對黨劃定的敵人要用「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進行無情打擊、殘酷鎮壓,並且要求中國人對黨的敵人要「同仇敵愾」,決不能表現同情。中共的魔文化使得一些人對廣大的法輪功同胞遭受惡黨的迫害無動於衷,麻木不仁,或者為了保護自己而沉默。

三、中共新的「鎮壓有理」謬論的理論基礎和機制

共產黨吃人的鬥爭哲學需要不停的製造敵人,其階級鬥爭思維根深蒂固,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中共的潛在或假想敵人,連中共的總書記也不例外。孔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共產黨不停的搞鬥爭,雖然無視法律,但是卻要「師出有名」。「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曾經解決了「正名」的問題,製造了無數的「階級敵人」,把中共「鎮壓有理」、「專政有理」合法化,消滅了幾千萬中國人的肉體,毒害了數億中國人的靈魂。「文化大革命」之後不久,「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階級鬥爭理論被拋棄。蘇聯和東歐共產黨解體之後,共產黨臭了,「一貫正確」不靈了,中共合法性危機加重,給吃人「正名」是中共面臨的新問題。

在新的國內外形勢下,中共一方面堅持「階級鬥爭」仍然在一定範圍內存在,另一方面尋找能夠「名正言順」的吃人新理論。於是,中共以「國家」、「民族」、「政府」、「科學」、「社會」或「公眾」等名義製造出新型敵人,以「維護國家利益、人民利益」為名,打著「法律」的幌子,用「負責任的政府」名義進行打擊和鎮壓。中共打擊「新型敵人」的手段在本質上和「階級鬥爭」只是換湯不換藥,但是從表面上看確實具有欺騙性。為了使新的鬥爭機制能夠運轉,中共於是大力宣傳和鼓吹「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穩定壓倒一切」等等,給人們洗腦,讓人們失去理智,從而迷失了許多人的心智。中共把新的鎮壓理論完全運用在迫害法輪功中,給人製造迫害有理的錯覺。

1、「國家的敵人」

這些年來,中共煽動起來的強烈愛國情緒和民族主義情緒,在迫害法輪功中起到了作用。中共給法輪功無端扣上「不愛國」、「和敵對勢力勾結」、「和反華勢力勾結」等等大帽子,給鎮壓製造藉口。

*故意混淆黨國概念

共產黨在宣傳中一貫黨、國不分,故意混淆了黨、國概念和界限,使得許多中國人條件反射的把「黨」和「國」混為一談。中共為達到其政治目的,偷梁換柱,大力宣傳扭曲的愛國主義:「愛黨就是愛國」,「愛國就是愛黨」;「亡黨就是亡國」;「黨醜就是國醜,黨醜不能外揚」。

除了被共產黨的宣傳搞昏了頭的人之外,理智正常的人是很容易區分黨國之間的本質差別。把「狐假虎威」寓言延伸一步就能說明這個問題。在動物世界裏,狡猾的狐狸騙得老虎總是跟著自己。狐狸四處宣傳說,「愛狐狸就是愛老虎」,「愛老虎就是愛狐狸」,「誰說狐狸就是不愛老虎」。時間長了,被攪昏了頭的動物們,一提到狐狸就條件反射地想到了老虎,乖乖地受狐狸的欺騙。共產黨的欺詐能力和手段遠遠超過狐狸,把黨等同於國,國等同於黨,使勁宣傳「愛國就是愛黨」、「愛黨就是愛國」的荒唐邏輯。共產黨宣傳「亡黨亡國」,就如同狐狸宣傳「狐狸亡了,老虎也亡了」一樣;中共宣傳「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就如同狐狸宣傳「沒有狐狸就沒有老虎」一樣。

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中共就煽動民眾說「法輪功給中國抹黑」、「法輪功不愛國」。指出中共的醜惡,就成了「不愛國了」?就成了「家醜不可外揚了」?就如同指出狐狸的騷,就是給老虎丟醜了?就是給老虎抹黑了?就是不愛老虎了?其實是「共產黨的醜」而不是「(國)家醜」,騷的是狐狸而不是老虎。確實有許多人(包括許多共產黨員)被共產黨的宣傳迷了心竅。

*煽動和操縱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結

中共長期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加上鬥爭哲學,嚴重扭曲了中國人對國際社會的看法。「聯合國人權公約」已經五十多年了,人權是普世的,中國政府也鑑定了該公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的無理和殘酷的迫害,了解真象的人們心中都會震動,隨著國際社會對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越來越了解,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遭受迫害表示同情,從人性深處發出善良和正義的聲音。共產黨把這些和政治意識形態沒有任何關係的善良聲音歪曲為「反華勢力」、「法輪功和反華勢力勾結」,利用人們強烈的民族情結,製造鎮壓有理的謬論。

法輪功教導「真善忍」,超越國界、文化、種族和政治制度,現在已經在60多個國家自由的流傳。台灣因為同文同種的關係,更容易理解和接受法輪功,從而使得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大增。但是中共施展造謠和誣陷之能事,捏造「法輪功和台獨勾結」,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反對法輪功。

2、「政府的敵人」

人民和政府之間的契約關係是通過憲法和法律確定的,憲法是大家都需要遵守的。1999年4月25日,由於一些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共產黨總是用僵化的階級鬥爭思維,把人民和政府對立起來,把法輪功學員自發性的集體和平與善意的上訪誣蔑為「圍攻政府」,給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用其一貫的整人、治人的鬥爭手段發動鎮壓。在「假惡鬥」的黨文化中長期生活的人,沒有法治的思維,也只有共產黨的一套整人邏輯,覺得中共的違法鎮壓是合理的。

*「搞政治」

「政治」是個中性的詞,涉及每個人的權利和利益問題。在其它國家和社會裏,搞政治是人們正常生活的一部份,人們也可以自由地選取政治作為自己的職業,政治家也有相應的社會地位。共產黨的一切都為其政治服務,把政治變成了黨的專利,為了政權不擇手段,歪曲了政治的含義。共產黨圍繞著權力的政治鬥爭,詭秘、凶殘、骯髒、血腥,不停的群眾性政治運動把中國人搞怕了,其殘暴卑劣下流行為抹黑了政治,嚴重扭曲了政治的本義。被黨文化洗腦的中國人一想到政治,就和政權聯繫在一起、和骯髒的黨內鬥爭聯繫在一起,老百姓躲政治就像躲瘟疫一樣。

中共官員最關心的就是「黨的政治」,但是政治被他們搞臭了,就用「領導人」來標榜自己,其實他們中的許多人才是無恥的政客。中共的流氓和骯髒敗壞了政治,但是又利用人們被黨文化扭曲的政治觀念,作為打擊異己的藉口,總喜歡指控別人「搞政治」。在黨文化中生活的中國人,一聽到中共指控說某某搞政治,就想到卑鄙無恥、骯髒,想要奪權。中共把「搞政治」變成了抹黑別人的流氓手段和打擊的藉口。

法輪功學員講真象、揭露迫害的非法和無理,只會搞中共流氓政治的江氏集團反而把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誣蔑為「搞政治」,抹黑法輪功,並且暗指法輪功有「政治圖謀」。目的是把法輪功誣陷為「政府的敵人」,給迫害製造藉口。

法輪功是修煉,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和圖謀,不追求常人社會中的名和利。在迫害下,得允許人說話,這不是搞政治。

3、「公眾的敵人」

「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為毛時代的中共鎮壓人民提出理論依據,「穩定壓倒一切」是江澤民時代中共屠殺人民的理論藉口,都是從共產黨「鬥爭哲學」中延伸出來的謬論,背離法律和人性。

一些受中共造謠宣傳毒害的人說,中國發展經濟需要社會穩定,法輪功破壞穩定,政府打擊是應該的。中共的長期暴政和貪官污吏橫行使得民怨沸騰,人們在遭受到中共不正確的對待下,按照憲法賦予的公民上訪權,到政府部門上訪,這是用法制的途徑解決問題,在一個正常的法治社會裏,這是非常正常的合法活動,受到法律的保護。

然而中共把法輪功學員在冤情下的上訪、講真象以維護人們的知情權誣蔑為「破壞社會安定」、「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穩定」。眾多法輪功學員因為上訪被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等不實罪名,被非法抓捕、關押、判刑,甚至被打死。在國外60多個國家裏,人們可以自由地修煉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為了揭露江氏集團的迫害,常常向人們講真象,都是合法行為,從來沒有人說是「破壞社會安定」、「擾亂社會秩序」。為甚麼只有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與眾不同呢?

因為黨文化體現黨的意志,凌駕和破壞中國法律。在黨文化中的許多人只知道盲目地跟從黨的宣傳起哄,覺得江澤民無端鎮壓法輪功有理,搞不清是非曲直,黨文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其實,真正破壞穩定的是江澤民的無理鎮壓。

4、「科學的敵人」

文革中大批科學家受到迫害;在市場經濟中,有一個流行說法是「造原子彈不如賣茶葉蛋」。中共蠻幹、不尊重科學、更不懂真正的科學精神,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這並不妨礙中共利用科學打擊法輪功。

在中國以外,科學家裏信神和不信神的都很多,例如著名科學家牛頓和麥克斯韋都是信神的。在學術界裏信神和不信神兩方面的爭論長期存在,這本身不足為奇,也只不過是相生相剋理的兩方面,信仰自由,不能因為信仰的不同而打擊對方。荒唐的是,共產黨把其鬥爭哲學推向所有領域,在科學和思想意識形態裏搞政治鬥爭,培養了一批披著科學外衣的政治打手,宣傳「政治無神論」(名義上叫「科學無神論」),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馬克思主義在近代的實踐中早已被證明是偽科學,而這些披著科學外衣的政治打手們思想僵化,抱著馬克思主義的謊言不放。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是本著學術探討的精神和態度,而是為了整人,因為他們背後有當政者撐腰,於是信口雌黃把共產黨意識形態以外的都視為「偽科學」、「迷信」,掄起科學的棍棒打擊異己和法輪功。

科學本身在不斷的發展,新的發明創造都是以前沒有的,今天人類社會中的真理,明天就可能不是了。科學的思維和態度應該是開放的、探討的,而黨文化的思維就是政治鬥爭,其態度就是打擊,尤其是以「迷信」的大棒子整人。

「迷信」在字面上就是「著迷地相信」,是個中性的詞,沒有甚麼貶義,可以「迷信」這個,也可以「迷信」那個。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共產黨為了其階級鬥爭的需要,給「迷信」加上了「封建」等政治內涵,扭曲了「迷信」含義,從而在黨文化中,「迷信」失去了中性的含義,成為一個貶義詞,和愚昧無知、危害社會等等聯繫了起來,成為共產黨破壞傳統文化和在科學領域裏搞專政的政治棍子。

共產黨無視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無視法輪功提高人們道德、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只是法輪功修煉人數眾多,承認神的存在,這和黨專制、黨文化中的「政治無神論」相左,於是中共就給扣上一個「迷信」的政治帽子,就覺得鎮壓有理了,於是大打出手了。

5、其它鎮壓有理的謬論

江氏集團給法輪功扣上了眾多「敵人」的帽子。這些不同的帽子迷惑不同的人,加起來就迷惑了許多中國人。在黨文化中,「敵人」就是該打的、該鎮壓的。除此之外,還有其它一些鎮壓有理的謬論。例如:

* 黨文化嚴重扭曲了中國人的觀念和善惡標準,給中共殺人尋找非常危險和荒謬的藉口。一些人被中共的粉飾太平宣傳迷惑,覺得中共有鎮壓殺人的資本,可以諒解。中共一直吹噓其所謂的「經濟成就」,實際情況如何呢?據有關人士統計,現在中國經濟在世界的地位遠不如乾隆年代:清朝乾隆時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佔全世界的51%;孫中山創建民國初年,中國GDP產值佔全世界的27%;民國11年時,GDP仍然達到12%;中共建政時,中國的GDP佔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國的GDP僅佔全世界的2.1%,而且許多人認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經濟正在走向一條崩潰的道路。

* 一個國家的政府財政收入來自老百姓,民眾交稅養著政府官員,政府官員為民辦事屬於職責之內的事。共產黨扭曲中國人的觀念,認為共產黨養了中國人,工作是共產黨給的,工資是共產黨發的。在國外,要說政府養活了老百姓,人們會笑話。在迫害法輪功中,一些打手說:「共產黨(江澤民)給我錢,我就幫共產黨(江澤民)鎮壓。」其實共產黨、江澤民哪裏來的錢呢?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共產黨、江澤民不僅把人民的血汗錢拿到自己腰包裏,還用人民的血汗錢鎮壓人民。

*「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歪理。還有一個怪異的現象,一說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有人立即就說美國如何如何的不好,驢唇不對馬嘴。這種觀念的意思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共產黨殺人放火沒有甚麼了不起,最終目的還是給共產黨殺人開脫。這種人的思想深處還是黨國不分的結果,一說中共,就以為在說中國,就用民族主義來掩蓋中共的暴行,用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做共產黨的擋箭牌。

四、 毫無人性的黨文化思維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

江澤民給法輪功羅織了許多罪名,把法輪功問題定性為你死我活、「亡黨亡國」的「嚴峻政治鬥爭」,把法輪功打成共產黨的政治敵人,於是中共專政體制的一切整人、吃人手段都使用上了,黨文化派上了用場。

1、法律是「聾子的耳朵」

中共的鬥爭哲學只有專政、打擊、整人的邏輯。中國人在長期的階級鬥爭中已經形成了非常僵化的鬥爭思維,條件反射地用整人、治人等鬥爭手段處理矛盾,缺乏寬容,缺乏法治意識和思維,不懂也不願意在法制下解決問題。

有人說,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共產黨害怕,所以共產黨鎮壓是應該的。這也是被黨文化扭曲了思維後,沒有法治觀念的結果。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人多本身也不違反法律,更不是罪。如果人多就是罪,中國人口眾多,那麼是不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被中共屠殺呢?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嗎?「好人太多」怎麼能夠成為鎮壓的理由呢?

在一個正常的法制健全和法治的社會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中共的法律只是為其集團利益服務的,法律可因人而異,法律也從來違拗不了黨的意志。黨文化沒有法律概念,對被打擊的對像就更不講法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法治為幌子,大行黑社會之道。事實上,江澤民以權代法發動迫害法輪功從一開始就沒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沒有經過全國人大討論及法院、檢察院的公開調查和審理判定,而是置國家和民族利益於不顧,以強權推動鎮壓,破壞中國憲法保障的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盜用政府和人民的名義,調動中共全黨的力量和中國政府的力量,隨意抓捕虐殺無辜民眾,搞國家恐怖主義,破壞社會穩定。

江澤民用紅頭文件、口頭密令代替了法律,密令「法律不適應於法輪功」。憲法和法律完全是「聾子的耳朵」,只是個擺設。近來著名律師高智晟發表公開信,陳述自己在和一些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發現了法輪功學員的公民權被剝奪殆盡。2005年2月8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報導,最近中國大陸的610辦公室又一次傳達口頭秘密文件,要求各地的公檢法不得接受法輪功學員的控告、申訴和起訴。江氏集團的秘密文件、口頭密令公然將憲法和法律踩在腳下。

根據法律界人士分析,江氏集團利用手中權力踐踏法律,迫害法輪功學員,觸犯了國家多項法律,已經構成了犯罪。例如,江氏集團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第36條、第37條、第38條、第39條、第41條等規定,符合中國《刑法》第13條、第14條關於犯罪構成的規定,而且其行為屬於故意犯罪,具體的有:侮辱罪、誹謗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濫用職權罪;誣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報復陷害罪;偽證罪;妨害作證罪;打擊報復證人罪;虐待被監管人罪;故意傷害罪;過失致人死亡罪;故意殺人罪;徇私枉法罪;等等等等。

2、「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分」

文革中張志新的遭遇說明甚麼呢?廣西吃人說明甚麼呢?說明共產黨的魔文化毀滅了中國人的人性,改變了中國人的正常思維、邏輯和情感。雖然法輪功遭受奇冤,但是由於法輪功被打成黨的敵人,許多中國人完全失去了人應有的良知、善心、同情心、公義感和社會責任心,只有被煽動起來的無名仇恨。

江澤民說「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制定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總方針,其滅絕人性和中共的魔文化是一脈相承的。在魔文化中薰陶的各級打手們冷酷無情的貫徹下去,用一切毫無人性、沒有道德、沒有法律的手段誣蔑和打擊法輪功,剝奪廣大法輪功學員的一切公民權利、人格尊嚴和最基本的人權。例如,山東省文登市市長、黨委副書記王強曾在2000年10月9日召開的市、科級以上的幹部會上惡毒地說:(對法輪功)寧可抓錯3千,也決不漏掉一個,再有上北京(上訪)的抓回來把他們的腳筋挑斷……

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中共江氏集團滅絕人性的血腥迫害。受江氏集團操控的610、公安警察不去抓殺人放火的真正罪犯,卻到處非法抓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江氏集團的一道道密令,「法輪功沒有人權」,「法律不適應與法輪功」,「怎麼對待法輪功都不過份」,「打死算自殺」……於是出現了重慶大學女大學生被當眾強姦,瀋陽馬三家的18名女學員被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截止2005年2月7日,已經至少有1353名學員被迫害致死,這些活生生的生命是江氏集團集古今之外最見不得人的、最殘酷、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手段的直接受害者: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酷刑慢慢折磨而死,有的被強迫性灌食而死,有的神經中樞被注射精神藥物破壞而死,有的被迫害致瘋而死……

於秀玲,女,32歲,是遼寧省朝陽縣大廟鎮土城子村七組村民。於2001年9月14日在家中被朝陽市龍城區公安分局綁架,並非法關押在十家子看守所。在關押的第6天,即9月19日早上8點,於秀玲從十家子看守所被帶到龍城公安分局。於秀玲堅信修煉法輪大法無罪,拒絕寫認罪書。為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黃殿相和孫旭等一夥歹人不停地毒打於秀玲,一直到晚上9點左右,整整13個小時的酷刑折磨,於秀玲被打得奄奄一息。當時有人建議送醫院搶救,但另一人說:「別送醫院,搶救不過來咱們沒法交待。」黃殿相和孫旭等見狀不好,害怕惡行敗露,為了掩蓋罪行,他們從四樓窗戶將於秀玲扔下,活活摔死。當晚12點左右就匆忙將遺體送去火化了。

火化前,他們通知了於秀玲的丈夫馮殿祥,宣稱死者是自己跳樓自殺,允許他見一面。家屬馮殿祥到場後,黃殿相、孫旭等警察擺出一副蠻橫的流氓嘴臉,對馮殿祥威脅說:「你們願意上哪告就上哪告,隨便!上邊有指示,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分!」

五、共產黨毀滅人性的思想改造──「牛棚」和「轉化班」

一位在文革中無端遭受迫害和打擊的老作家在他的自轉中說:「我奇怪當時我喝了甚麼樣的迷魂湯,會舉起雙手,高呼打倒自己,甘心認罪,讓人奪去做人的權利。」一個清白無辜的人在中共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改造中被迫「甘心認罪」,被奪去做人的權利還要感謝「黨的關懷和教育」,這在中國絕非只是一個作家,而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並且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中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思想改造,俗稱「洗腦」,是中共實行精神控制和迫害的專用手段,是1949年中共對中國知識分子長期採用的基本政策(也是對全體中國人的政策),通過自覺的或強制性的鬥爭方法把非馬列主義的思想挖掉,用馬列主義思想取而代之,學會用馬克思主義立場、方法、觀點(即「假惡鬥」)去解決各種實際問題,從而全面控制中國人的思想,在思想文化領域全面推行共產黨意識形態和魔文化。同時為了能夠維持黨的絕對地位,黨強制性地控制一切,以至控制人的思想,不允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等人的基本權利。

1、毀滅人性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改造

中共黨文化成功的關鍵一步就是通過思想改造毀滅人的良知,用魔性代替了人性,並且把這一套經驗應用到迫害法輪功學員身上。中共知道不可能把中國人都殺光,發現控制人的最好辦法就是控制人的思想,一種是欺騙人們主動向黨獻出一顆紅心,主動改造自己的思想,另外一種就是用強制的手段改造人們的思想,讓人們的思想也要為中共的政治服務。中共建政後對《武訓傳》批判,開始了對知識分子以至全中國人的思想改造運動。

概括地說,思想改造的最後目的,就是要統一思想,使思想一元化,不僅使人喪失個性、獨立性,把人變成為馴服聽命的工具,而且喪失起碼的理性與良知,這樣導致精神的休克與人格的淪亡,把中國人在思想意識上由體制外變為體制內,從「舊我」向「新我」轉變。「舊我」是具有人性和良知的,「新我」就是個人的價值和尊嚴被徹底抹殺,建立了黨在自己心中的絕對地位,魔性代替了人性和良知,正常的思維和世界觀被扭曲,黨的認識代替了自我的是非判斷能力。

共產黨的思想改造蹂躪人性,使得不知有多少正直的靈魂,受到無端的鞭笞,以至扭曲、變形,甚至毀滅……最終「脫胎換骨」,認同了馬克思的謊言,承認「黨是英明偉大的」,一切聽黨的,不僅不敢說真話了,而且充滿魔性。

2、文革「牛棚」

文革中的「牛棚」是專門用來強制改造「牛鬼蛇神」的思想的。(《牛棚生活》)一本描述北京大學「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牛鬼」生涯一書,記載他們在牛棚裏的一些情況。這些思想「罪犯」們早上定點起床,進行消耗體力的「體育鍛煉」,每天要像牛馬似的幹長時間的體力勞動,伙食極差,還會受到拳打腳踢皮肉之苦,走路不許抬頭,每天需要背「最高指示」,每天要寫思想彙報,每天晚上聽「晚間訓話」,接受批鬥……。

在身體和精神上承受雙重的折磨和摧殘下,「牛鬼蛇神」們人性被踐踏,靈魂被誅殺,紛紛低頭認罪,自甘墮落、自暴自棄,好壞、善惡、美醜界限,都逐漸模糊起來……最後乞求在黨的面前,把心交給黨,在思想改造中深挖自己的「反動思想和罪惡歷史」,進行自我批判、自我否定,和「舊我」決裂,變成「新我」,承認自己罪有應得,同時感謝黨和「偉大領袖」、革命群眾竭盡全力把他們「從資本主義和修正主義的泥淖中挽救出來」……就這樣,共產黨從精神上控制了中國人。

3、腥風血雨的「轉化」

江氏集團為了「鏟除」法輪功,用文革大批判方式在名譽上搞臭的同時,在全國各地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非法關進勞教所、教養院、監獄、精神病院和無數的「轉化班」(「洗腦班」)裏,不擇手段的強迫他們放棄信仰。法輪功教導「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先考慮別人,不做壞事做好事。「轉化」的標準是:敢罵人了、敢罵法輪功了、敢打人了就算轉化成功了。其中「轉化班」為了掩人耳目,使用多種名稱,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學校、教育轉化中心、關愛中心等。「轉化班」由610、公檢法等主辦,其整人、殺人手段比「牛棚」專業得多,偽善、酷刑、株連等等多管齊下,受害者人數眾多。

高精度圖片

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專為轉化法輪功學員而設的洗腦班覆蓋全中國至少23個省(青海省暫無資料顯示),其中,最大規模舉辦洗腦班的省份是:河北省、山東省、黑龍江省、四川省、廣東省、遼寧省、湖北省和吉林省。全國五個自治區中,除了西藏外,內蒙古、新疆、寧夏、廣西自治區皆開辦洗腦班強制法輪功學員洗腦轉化。北京市和重慶市等直轄市各區開辦多期洗腦班,遭迫害人數眾多。武漢市、廣州市和成都市等城市在全市大規模舉辦洗腦班,使這些城市成為迫害極為嚴重的地區。此外,發生「轉化班」迫害致死案例最多的城市,分別是河北省保定市(至少5例)、山東省濰坊市(至少3例),迫害手段殘酷、情節嚴重。

2001年3月初四,吉林省省委副書記林炎志在四平市勞教所檢查法輪功學員轉化情況時說:「中央對你們的政策是教育,轉化為主,押你們一年不轉化,那就二年,二年不轉化,那就三年,三年不行,那就押你們十年。中國煉法輪功的才二百多萬人[註﹕這是被江氏集團極力縮小後的數字],現在頑固的全國有十萬,中國有十二億人口,這些人不轉化,鎮壓,槍斃,十多萬人對中國十二億人口來說是小數字,就是把這二百多萬都殺了,對共產黨政權統治也不會產生影響……,對你們不轉化的要狠狠的打,往死裏打……」(明慧網2001年6月25日報導)

為了達到「轉化率」,610、公安警察等用一套不擇手段的邪惡手法,用經濟勒索、株連、欺騙、造謠、灌輸謊言、偽善、酷刑等加強轉化,逼寫「悔過書」 、「決裂書」等。誰要不轉化,「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打死直接火化」。「往死裏打」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春風化雨」的「教育手段」之一。

侯有芳,女,49歲,甘肅省金昌市西坡村中學物理老師,蘭州師大物理系畢業。她在學校曾連年被評為先進教師和優秀特級教師。2002年8月因散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抓。在金川區公安局被「人民警察」施以「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七大隊二小隊。在勞教所又被毒打、吊背銬進行強迫轉化,因承受不住折磨而違心轉化。後來表示反悔,警察又開始對她進行折磨,在外面罰站1個月不讓進屋睡覺,逼她寫「悔過書」,而她堅決不寫。「警察」就進行毒打折磨,胳膊、腿都被打斷,於2002年11月29日終被折磨死。死時肋骨、盆腔嚴重骨折,內臟嚴重損傷,體內大量出血。公安為掩蓋罪行,嚴密封鎖消息,也不通知家屬直接將遺體火化,然後立即把幾個兇手調離原單位。

這就是江氏集團宣傳的「春風化雨般的關懷」,這就是共產黨宣傳的「愛心」。

六、跳出黨文化的範疇看待法輪功遭受的迫害

近來的「九評共產黨」全面揭示了中共的各種邪惡流氓本性和特徵,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對中國以致人類造成如此大規模的破壞,是因為其背後是一個邪惡靈體,善於迷惑人,用一套吃人的魔文化毒害人們的思想、扭曲人們的觀念,把人們思想弄昏了,迷住了中國人的心竅。

看清黨文化的魔性本質,站在法律、人性、良知、人權等角度看法輪功問題,就發現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毫無道理,不僅荒唐,而且違反中國憲法和法律,喪失人性和良知,是一次空前的人權破壞,是一場真正的民族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