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饒卓元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2日】農曆新年伊始,本該是闔家團圓的日子,可是在中國大陸仍然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與家人隔離。還有的法輪功學員由於堅定個人的信仰,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家人只有那永無法彌補的傷痛。經過多方面的了解和調查,我們把大法弟子饒卓元的迫害經歷整理一下,公布於世,以求公道。曾令周圍多少人羨慕的一個美好家庭,卻因為江××政權殘酷迫害法輪功,家破人亡!使得女兒失去了疼愛她的爸爸、妻子失去了體貼入微的丈夫、父母失去了孝順的兒子。

饒卓元,男,出生於1968年10月,工作單位是廣州市衛生防疫站,食品科的一名食品監督員。饒卓元於1994年12月參加廣州第五期法輪大法學習班,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整個人的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煉功後一切都向好的方面發展,曾患多年的痼疾鼻炎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人也充滿了活力,生命充滿了希望,家庭幸福美滿。通過修煉心性,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在單位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在家裏也是妻子的好丈夫、女兒的好爸爸,父母的好兒子。

饒卓元於1999年7月20日到廣州市政府、廣東省政府為法輪功上訪鳴冤後,就受到了單位別有用心的書記李某的迫害。後又因為1999年9月7日到北京上訪,14日回單位,16日晚上被海珠區新港西路派出所(位於廣州市新港西路142號5幢)的林姓惡警騙到派出所,即被強行綁架送到位於海珠區瀝窖的海珠區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期滿後又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輕工學院招待所(位於廣州市海珠區新港西路152號),直到10月5日才放回單位。這個過程中,迫害饒卓元的單位包括海珠區610、新港街派出所、廣州市衛生防疫站等。

2000年7月3日到8月25日期間,饒卓元在單位正常上班,被無辜強行綁架到江村精神病院非人折磨達54天之久,受盡了欺凌、侮辱、精神和身體的摧殘。這個過程參與迫害的單位包括廣州市610、廣州市衛生局、廣州市衛生防疫站、廣州市精神病醫院江村住院部(位於廣州市白雲區大松崗蛇腰嶺)。涉及迫害的人員有廣州市衛生局保衛科姓遊的女科長,此人是廣州市610的成員,還有廣州市衛生防疫站的甘書記、李書記。在江村精神病院遭受迫害後,饒卓元這樣一位食品監督員被貶到下面的供應室洗瓶子等雜活,工資被扣留,只發給每月700元,後來又降到每月380元。

2001年9月4日上午,饒卓元突然被所在單位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廣州市白雲區槎頭西洲北路56號)強制洗腦,直到當月30日才被釋放回家。這個事件主要參與迫害的人員是廣州市衛生局保衛科的遊某,她胡說這次把饒卓元弄進「洗腦班」是為了「恢復饒卓元的公職,放出去就要放棄公職」。大家看看這是甚麼強盜邏輯?!進了「洗腦班」叫著恢復公職,不到「洗腦班」是開除公職。

為了避免迫害,饒卓元9月30日被放出來後,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不幸的是,在同年10月26日在海珠區赤崗的一間出租屋裏,饒卓元被海珠區610惡人找到,強行綁架送入廣州海珠區第一看守所,其後又被轉移到廣州市花都第一勞教所(位於花都市赤坭鎮菠蘿山下)。在這期間,饒卓元一直絕食抗議,體重由68公斤減到了35公斤,整個人完全變了模樣,差不多只剩下皮包骨頭了。家人後來見到時都認不出來,小女兒害怕的躲到大人的身後,好久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能夠與往日的爸爸聯繫起來。

由於在赤坭勞教所的殘酷迫害,皮包骨頭的饒卓元,後來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醫務室打點滴都打不進去,於2001年8月被送到位於廣州市白雲區石井的司法醫院。在那裏呆了兩天,司法醫院的醫生強迫家人寫保證書,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接回家裏。

2002年1月19日饒卓元在家養病期間,海珠區610喪心病狂、喪盡天良的惡人們教唆廣東省口腔醫院-饒卓元妻子林倩所在的單位的人保科科長黎倚和配合,把林倩騙到單位六樓辦公室,當時在辦公室內早已有海珠區昌崗路派出所的四個惡警等著,就這樣饒卓元的妻子林倩身穿著工作服白大褂,就被強行綁架扭送到廣州市海珠區昌崗路派出所關了24小時,之後送入「洗腦班」。丈夫被折磨成不像了人樣才剛剛回家,妻子又遭迫害。一個美滿的家庭在江氏集團的邪惡操縱下,一家人被強行拆散,親人不能相見。

饒卓元妻子林倩在派出所關押24小時期間,受到了十幾位海珠區610和昌崗路派出所警察的審問,2002年1月20日被送到位於廣州大道南1690-1694號「何貴榮夫人福利院」九樓的海珠區法制學校。直到饒卓元於2002年6月14日再次被廣州市610、天河區610、海珠區610和廣州市第一勞教所的惡警到家裏強行綁架到花都赤坭第一勞教所後的第三天,也就是2002年6月19日不法人員才把林倩從海珠區法制學校放回家。

饒卓元被再次綁架後,他的家人強烈要求去見他,卻一直得不到同意。饒卓元前一次從司法醫院出來,人瘦得只有35公斤,一位1米7 高的男人在遭受非法摧殘下體重只有70斤!正因為他是一位法輪大法弟子,神奇的功法才使他的體質得到迅速的恢復。可是,在饒卓元身體恢復不久又遭迫害。

兒子的身體剛剛才恢復過來一些,又遭綁架,在年老的母親心裏實在放心不下!2002年6月28日,饒卓元的母親親自從廣州市到了赤坭勞教所要求見見饒卓元。但是,在花都的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得惡警卻欺騙老人說饒卓元到了其他地方去交流。母親只能傷心的回到廣州……

其實在6月26日饒卓元已被送到花都市人民醫院(位於花都市新華路),但是家人一直不知道在饒卓元的身上發生了甚麼。直到2002年7月1日下午,由海珠區610海珠區法制學校負責人李瑞民,海珠區610的余強通知饒卓元妻子的單位,單位派了人保科夏建寧、黃海、和醫務科的林安兒,陪同饒卓元的妻子林倩前往看望饒卓元,當時並不事先告訴情況,直到車開到了花都市人民醫院,林倩的心突然擱登一下,感到情況不妙。

進了花都市人民醫院,該院院長、骨科的魏主任、花都勞教所的周所長和惡警何桂潮介紹情況。惡警何桂潮說饒卓元當時的情況他知道得一清二楚,說是饒卓元自己從七八級樓梯跳下來,然後又自己站起來撞到牆上,才造成饒卓元的第五頸椎粉碎性骨折。當時骨科魏主任手上拿著的CT片看到,在第五頸椎那個地方有一塊碎片插在那裏。按照醫學的正常角度來看,饒卓元從樓上摔下來後,已經造成第五頸椎粉碎性骨折了,會造成頸椎以下的全癱,不可能再站起來又去撞牆,不可能有這個動作了。可見,惡警何桂潮在說謊,在掩蓋著他們那些不可告人的事實。

據人民醫院的醫生、護士和看護饒卓元的兩名第一勞教所的犯人所說,饒卓元被送到花都市人民醫院時,還可以說話,神志還是清醒的,但是這個時候醫院和勞教所並沒有及時通知家屬前往照看病人。直到饒卓元已經昏迷不醒了才把饒卓元的妻子帶到醫院。病人到了醫院後,按照正常程序,醫院應該第一時間通知家屬,而花都市人民醫院的負責人昧著良心、違反醫德、膽敢藐視醫院的有關規定不與家屬聯繫,廣州市610、海珠區610和廣州市第一勞教所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饒卓元的妻子林倩在花都市人民醫院看到饒卓元時,他已經不能開口說話了,但他不住的流出了眼淚。他的右耳朵周圍連同頸部的3/4都是淤血、腫脹的,手和腳都有被重物擊打過和擦傷過的痕跡,頭頂有一個血腫(後來發現,當時頭部已有兩個血腫)。由於當時在做頭部牽引,所以不敢移動頭部,直到2002年7月底才發現饒卓元的後腦勺還有另外一個血腫的傷口。當饒卓元的妻子責問醫生,要求看病歷的時候,負責醫生當時就慌得語無倫次、無言以對,並拒絕讓家屬看病歷(這是甚麼道理?!)。饒卓元的家人還被拒絕在醫院裏照顧病人。在花都人民醫院住院過程中,責任醫生介紹說饒卓元的病情是內環境越來越好,沒有發生感染。但是,悲劇還是發生了。

2002年8月5日夜晚8時左右,花都市人民醫院的院長通過海珠區610人員電話通知饒卓元的家人饒卓元已故的消息,年僅34歲。責任醫生原來都說饒卓元的內情況在變好,沒有感染,可以懷疑醫院沒有按正常輸給能量,病人被活活給餓死了。花都人民醫院已淪為害人的幫兇,他們卻要求家屬支付10萬元的醫療費,饒卓元的家人不同意,而花都人民醫院的院長還威脅饒的家屬說要到法院去見。後來,饒卓元的屍體被花都市人民醫院私自送到花都殯儀館,一個星期後,由海珠區610的余強、花都市人民醫院院長、饒卓元單位(廣州市衛生防疫站)還有其他一些人商量決定後被火化。

在饒卓元受重傷住院到火化這期間,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了花都市人民醫院的領導和海珠區610那些喪盡天良的惡魔的邪惡嘴臉、表現出它們的狡猾和奸詐。在饒卓元去世後,海珠區610的女幹警溫春蘭到了他妻子的單位,對饒卓元的妻子施壓,並通過單位領導對饒卓元的妻子進行誹謗和歧視。

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在持續,饒卓元的家屬生活在恐嚇和壓迫中。饒卓元的哥哥饒超元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四會市監獄四監區三車間(明慧網曾報導過,諮詢電話:0758-3301012),一條腿已被打傷。

在廣東大小不同的「洗腦班」(即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勞教所、監獄還非法關押著許多法輪大法弟子。增城市二中英語教師李紅伶在廣州槎頭勞教所,已經絕食半年,生命危機。去年底,廣州市業餘大學美麗年輕的女教師苑明在學校開例會時,被強行綁架到位於槎頭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音訊全無。

望世間善良的人們伸出援手,儘快結束中國大陸這種表面「繁榮」暗地邪惡橫行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