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的成都市新津洗腦班於近日解體

【明慧網2005年2月12日】臭名昭著的成都市「法制學校」已於近日徹底解體。三名堅定的大法弟子於一月二十六日前由當地(區、鎮、鄉)等有關部門接送回家,另有一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可能被轉到其他各地。所有的「幫教」幫兇人員們於一月二十日已返回原單位或另行安排工作。

四川省和成都市聯辦的所謂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實質上是法西斯洗腦中心,坐落在成都市新津縣花橋的一個偏僻處,與之相鄰的是「婦女教育中心」和「戒毒所」。洗腦中心成立於2003年3月,同年4月下旬開始劫持關押大法弟子。

該洗腦中心大門外沒有掛任何牌子,黑色鐵門終日緊閉,有人專門負責開關,這裏是一座比監獄還監獄的地方。被綁架來的大法弟子被關在一棟有6層的窗格距離才15釐米的樓房裏面。夜間10點左右該樓的底樓就上鎖,早上7點才開門。大法弟子終日被關在這一斗室裏面。各房間終日緊閉,他們不許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見面。裏面還明文規定不許「煉功,串聯,宣傳大法」。

這裏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有四種來源:一是從家裏被綁架來的。二是從拘留所或勞教所強行帶來的。三是從其它洗腦班劫持來的。四是勞教期滿後被劫持來超期關押的。據報導,2003年10月前,這裏關押的大法弟子達500多人。近兩年來,這裏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共有多少人次仍不得而知。

每位被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都有兩個經過短期培訓的所謂的「陪教」監管。其中一個是由大法學員所在單位或村指派的。另一個是由大法學員所在的鄉或鎮政府指派的。這二人與大法學員同住一室,形影不離,三餐由一人到食堂去打。如果大法學員要離開房間去洗衣服,洗臉,洗澡,上廁所,必須要取得兩人的同意,由一人去查看有沒有其它房間的大法學員在外面,如果沒有,才同意並陪他出去。「陪教」每天將大法學員的言行詳細記錄上報。每天上、下午各放兩盤誣蔑大法、師父的光盤,有陪教強迫大法學員在房間裏看,晚上叫大法學員談當天看光盤的感想。洗腦中心在各地單位借調幹部,時間半年,當「幫教」。每一位大法學員都有一個幫教與兩個陪教一起。

這裏的伙食費每月高達1000元人民幣,都是強行要大法學員自己出。洗腦班的作惡人員和當地的「610」恐怖組織經常威脅大法弟子,各街道派去迫害大法弟子的常人,時不時還要動手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裏面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如果絕食抗議,就綁在床上,強行灌食,上下插著管子,自己不吃就不准鬆綁。

由於嚴密的封鎖和隔離,裏面具體發生了甚麼,外面的人無從了解。我們能知道的是,家住成都光榮小區金榮巷五號四幢三單元一號30多歲活潑漂亮的祝霞,在被非法勞教期滿後,被其戶口所在地──成都光榮小區610主任何元富劫持到新津洗腦班。然而現在,神志不清的祝霞習慣性的一個舉動是:將手使勁按住頭,驚恐的大叫:「你們要強姦我嗎?……」

誰能想像,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到底發生了甚麼?!祝霞在洗腦班裏遭受了殘酷的迫害,精神和肉體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經核實,由於在長期不讓睡覺等的折磨下,承受達到極限,祝霞被逼瘋。有人說,祝霞在洗腦班裏曾被迫連續數天不讓睡覺。

成都市新都區桂林村一組53歲大法弟子劉生樂(音)被新都610歹徒綁架進新津洗腦班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三天後即含冤去世。劉生樂2003年4月5日下午和幾個老年朋友一起在成都市新都區新桂湖公園遊玩、散步時,被新都公安局及610一夥非法抓捕,被強行拘留15天,又被新都610邪惡之徒送往新津洗腦班繼續迫害。在洗腦班,她受到各種毒打、折磨。最後惡人看她不行了,還要逼她家屬交1000元罰款才放人。5月23日,她由當地書記的愛人及另外兩個人一同接回,回來時赤著腳,全身疼痛,頭部發腫,胸部青紫,腹部腫大,嘴裏還吐著白沫,整天用手按著腹部。回家三天後,於5月26日上午含冤去世。事後惡人為了逃避罪責,對她家屬進行威逼利誘,封鎖消息,對外造謠說劉生樂是「自殺」,又叫法醫鑑定劉生樂是所謂「腦溢血而死」;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龍舟路轄區工農院街的李顯文、余桂英夫妻二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受到殘酷迫害。丈夫李顯文在關押在成都市新津洗腦班期間被迫害致死(具體時間不詳),惡人隱瞞事實真象,其母至今不知李顯文已死。妻子余桂英在勞教所裏不堪殘酷迫害,導致精神失常,現已送回家中……

新津洗腦班在江××和中共迫害法輪功中罪行累累,這裏曾是舊勢力在成都地區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最大最邪惡的黑窩。最近,在全體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新津洗腦班已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