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伯爾納德的故事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在法國南部上比利牛斯洲,離西班牙邊境約50公里處,有個名叫露德的小鎮,它隱藏在比利牛斯群山之間的一片小小凹地上,一堆堆的白色房屋,像山坡間徜徉的羊群。

1858年之前,露德像所有小市鎮一樣,是個默默無聞的窮鄉僻壤。而1858年2月之後,這個山溝裏的小地方被越來越多的人所嚮往,時至今日,幾乎全世界各個角落都知道露德,每天人們川流不息地湧入這片山間凹地。這個小市鎮為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已經將鐵路鋪進叢山之中,建設了一個鋪有十幾道鐵軌的火車站,一個國際機場,一座可以聚集百萬人的廣場。

露德的出名,源於當地一個名叫蘇比儒•伯爾納德的14歲小女孩的神奇經歷,1858年2月至7月16日之間,她18次見到聖母瑪利亞顯現!至今為止,這位只活了36年的女子已經離開世界將近126年,然而她可愛的遺容仍栩栩如生,像1879年她的靈魂剛剛離開時一樣,靜靜地躺在聖母祭台下,一個精緻的鑲金玻璃龕裏,接受著千千萬萬人的敬意,向千千萬萬的人見證著神的真實存在。

一、伯爾納德第一次見到聖母

蘇比儒•伯爾納德出生於露德的一個貧苦人家,她從小體弱多病,心地單純善良。

1858年2月11日,一個寒冷的日子,伯爾納德同她的妹妹黛尼德及她的一位女友伯多若納沿著一條小河走,這條小河有三四十尺寬,她們盼望能從河邊的草叢中拾取點枯枝回家生火取暖,行至小河左面的馬撒巴肋小山洞時,她們中一人建議說:我們脫去鞋涉水到對岸吧!那裏我們會多拾些幹枝。

伯爾納德的身體較羸弱,她害怕河中冷水會使自己患哮喘病,但黛尼德和若納已經脫去鞋襪,準備跳進水裏,伯爾納德遂求若納把她背過河去,但遭到拒絕說:「倘你怕冷,就留在這裏吧!」

她們高興地渡過水去,伯爾納德孤單地望著她們,她雖然知道自己是羸弱的,但仍想脫鞋前去,就在這時聖母顯現出來。伯爾納德事後這樣述說當時的情景:「我正俯首鞠身脫鞋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一陣強烈的聲音。像暴風一樣,我立刻向左右和草叢張望,但一切都是靜的,我看不見甚麼異物,我想我的聽覺錯了,我遂繼續再脫鞋,我又聽見如剛才的暴風聲,我戰慄害怕,站著不動;當我把頭轉向山洞的時候,我看見那洞內如有甚麼在站著,立刻我又看見一朵金黃色的雲彩從洞穴裏出來,隨後我看見一位十分美麗的女郎。我從來未看見有過這樣美麗而慈祥的女子。她慢慢去到洞口,向我微笑,並且招呼我前去。她慈祥的面容如同是我的母親一般,我的心裏的一切驚懼都消失了,我仿佛不知道到了甚麼地方,我擦擦我的眼睛,我閉上眼,再睜開來,還見那女郎站在那邊,繼續向我微笑,並且使我懂得我沒有看錯。我不加思索地把念珠拿在手中,雙膝跪下。女郎表示讚許,並且把掛在她自己左臂上的玫瑰念珠拿在手裏。我遂想到劃十字念玫瑰經,但我的手不能動,像癱瘓了一般。這女郎先動手劃十字聖號,然後我的手才能動,能跟著她劃。她任由我自己一人獨念玫瑰經,她的手也數著珠,卻不出聲,但在每端的結尾榮福經她是和我一齊念的。玫瑰經念完了,她便退到山洞裏,金黃的雲彩和女郎就同時消失了。」

看去,這女郎像是十八歲。她穿著雪白的長衣,腰間束著一條藍帶子;她的頭罩著白紗,幾乎把她的頭髮都遮蓋起來;她赤著腳,但都給她的長衣遮蓋了,在腳尖上有兩朵金玫瑰花;在她的右臂上懸有白珠,金鏈的玫瑰念珠,這與她腳上的玫瑰花都顯得特別輝煌。

黛尼德和若納在河的對岸望見伯爾納德跪在地上念經,若納遂大聲說:「你看!她多麼傻!跪在那祈禱,她一定是瘋了,在聖堂裏念那麼多的經還不夠,還在這裏念。」

她們過了河,見她還跪著不動,她們連叫了她幾聲,她不應,用石子投她,她也不覺,黛尼德開始害怕了,她以為她的姐姐死了。若納肯定說她不曾死,因為死人不會跪著,當她們議論的時候,伯爾納德從凝神中醒過來了。黛尼德追問她:「你在這裏做甚麼?」「沒有甚麼。」「在這裏祈禱多愚妄!」「無論在甚麼地方祈禱都是好的。」

在回家的路上,伯爾納德把這件秘密告訴了她的朋友說:她見了一位女郎穿著白色的長衣,腰間束著一條藍帶子,腳上有兩隻金玫瑰花,但眾人都不相信她的話。

回到家裏,她們談起這事,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傳揚開去。蘇比儒太太更不相信她的女兒,這位母親在不能使她的女兒屈服時,便把她重重地打了一頓。

二、聖母對伯爾納德說:「我是無玷始胎」

這之後,蘇比儒夫婦見伯爾納德很堅強,左鄰右舍又勸解,故仍准她的女兒再到馬撒巴肋洞去。伯爾納德帶了二十多個小朋友同去,在這次顯現的時候,伯爾納德把預備好的聖水向女郎洒去,因為她們想這恐怕是一個出現的幽魂,但這女郎不但不去,反而向她微笑,越洒她越微笑,孩子們和伯爾納德的雙親都見到她洒聖水,又見一塊石頭從高處掉下來,她們嚇壞了,想把伯爾納德抱走,但沒有辦法移動她。

三月八日伯爾納德與人群又來到山洞,人們對伯爾納德說你拿筆墨和紙去,叫她寫下,她要甚麼。

顯現的時候伯爾納德也聽命把紙和筆墨遞給那女郎,但女郎向她微笑,她說:我無需筆墨去寫我的說話,肯一連十五日都到這裏來嗎?伯爾納德說她願意來,隨後女郎說:我並不應許你得現世的幸福,卻是來世的。這是聖母的第三次顯現。

到第六次顯現的時候,女郎發出很悲痛的神情說:「你為罪人祈禱吧!」不久她又在微笑了。

第八次顯現的時候,人群看見伯爾納德屈膝而行到一叢玫瑰花下,女郎在那上面站著,她去了幾步遂轉身向人群說:補贖吧!補贖吧!

第九次顯現時,女郎命伯爾納德用手挖一水泉,並喝其中流出來的污水,又吃一些苦草根。這一水泉的水至今仍川流不息,其中的泉水,發顯了無數的奇蹟,治癒了千萬的病人,是世界著名的奇蹟水泉。

第十次顯現時女郎說:「為罪人的緣故,你低頭吻地吧!」她依命做了,數群眾也跟她一同做。

第十一次顯現時女郎對她說:「去告訴主任司鐸在這裏為我興建一座小堂。」

伯爾納德很害怕見主任司鐸,但為著女郎的命令她不能不去,以下是主任司鐸比利瑪利和伯爾納德相見時的一幕情景。

比神父正在園中徘徊著念日課經,開園門的響聲驚動了他,他看見一個小女孩顫抖地慢步進來,走到他跟前,比神父問:「你是誰?來幹甚麼?」她回答說:「我是蘇比儒•伯爾納德。」「啊!原來是你!」神父的眼睛把她由頭至腳看了一回,「同我來吧,我早已聽過你神奇的故事了。」在客廳裏比神父問道:「你來要甚麼!」伯爾納德用斷續的聲音說:「神父!山洞內的女郎叫我告訴神父要在瑪撒肋山洞建造一座小聖堂。」「你說甚麼女郎?」神父問。「她是一位極美麗的女郎,她在山洞裏顯現給我。」「但她是誰?你認識她嗎?她是露德這裏的人嗎?」「我不認識她,她也不是露德的人。」「難道你給一個陌生人傳話嗎?」「啊!神父,這女郎不是普通的人哪!」「你說甚麼?」「我說她是極美麗的,我想她是天堂上的人。」「你曾問過她的名字嗎?」「我問過,但她只是微笑,不答覆我。」「她一定是啞巴罷!告訴我,你怎麼認識了她?」「她不是啞巴!因為她每日對我說話,倘她是啞巴,她就不會叫我到您這裏來了。」

比神父聽了伯爾納德明晰簡單的回答,也不能肯定這事全是假的,但他還一樣粗聲的問她話:「難道你真的相信女郎叫你通知神父為她建聖堂嗎?」「是的,神父!」「難道你不相信這女郎是向你開玩笑或是欺騙你,比如村中一婦女對你說這樣的話,你也去相信她!」「一個沒有名字,又是赤腳的女子是好的象徵嗎?我想你是受騙了!」伯爾納德垂下頭不再說話了。最後本堂神父向她說:「你去對派你來的女郎說:主任神父不會聽他所不認識的人的說話,她應該告訴她的名字。」伯爾納德抱著失望的心情離開了神父的住宅。

三月二日第十四次顯現時,女郎再次要求為她建造一座小堂,更盼望能在那裏有一次遊行。她並再次派遣伯爾納德去見本堂神父,轉達她的這一要求。本堂神父對伯爾納德說,「聽著,現在該把這事搞個水落石出了。她不是願意要建一座教堂,願意人們來遊行嗎,請你問她有甚麼權利要求這些?她是誰?從哪裏來?並要給我一個徵兆。你說她是在一叢野薔薇上顯現給你,是嗎?那麼,你請她讓野薔薇現在開出花來。」

三月三日,伯爾納德向女郎傳報了昨天去見神父的經過,女郎命伯爾納德再去傳報,而不在開花季節的薔薇並沒有開花。伯爾納德只好第三次來找神父,對他說,「當我向她說你要她顯一個奇蹟,她笑了。我請她使她身邊的薔薇開花,她依然笑而不答。可是她還是要那座教堂。」神父依然很不客氣:「你有錢建教堂嗎?」「我沒有,神父。」「我也沒有,請夫人給你錢。」於是伯爾納德躬身退了出來。

1858年3月24日──聖母領報節日前夕──伯爾納德感到一個內心的呼聲叫她再到瑪撒巴肋山洞去見她的女郎。次日,伯爾納德起了個大早,穿上乾淨的衣服,由母親陪著急急忙忙奔向山洞。離山洞還有一截的時候,她就發現那裏光輝燦爛,女郎已等在那裏了。她趕忙跑過去行禮,跪倒,沉浸在無限的幸福中。這次顯現中,伯爾納德首先向她吐露自己的心情和對她的愛,和見她的喜樂。她取出她的玫瑰珠開始祈禱,她感覺應該再問這女郎的名字,但她害怕。事後她自己回憶說:「最後似有一種不可名言的力量,推動我的舌頭,不自主地求她把名字告訴我,但她仍如以前一樣地垂下頭向我微笑,不肯回答我;然而我也不知哪裏來了勇氣,我再問她一次,她仍然只向我微笑,不出聲。第三次我合上手,我知道我不堪要求這樣的恩寵,但我再求一次。

「女郎正站在玫瑰叢上,站的方式很像是顯靈對牌上的樣子。在我第三次要求時,她的面容顯出非常莊嚴,她很謙遜地低下頭來,隨後合起雙手高放在胸前,她仰望天上,又慢慢分開她的手,向我傾身用一種為情感所激動的聲調對我說:‘我是無玷始胎。’隨後她就不見了。」

伯爾納德急忙趕往神父那裏告訴他夫人的名字。這個無知的鄉下女孩不知道「無玷始胎」是甚麼意思,一路上她一面行一面背誦,唯恐把她忘記。當神父聽到這個答案時,簡直驚呆了!一個鄉下女孩決不能知道這個名號,三年多之前碧岳九世剛剛欽定「聖母無玷始胎」為信條。由此可以確定了,顯現者就是聖母瑪利亞。

三、調查證實了聖母顯現的真實性

聖母向伯爾納德最後的一次顯現是在1858年7月16日──聖母聖衣節日。這次顯現時,在場的人有數萬之多,其中有地方長官、警衛、不信神的和反對教會的。從這次顯現以後女郎再不顯現了。

當時無神主義的官員曾審訊伯爾納德,威嚇她和她的雙親,但白費心機,一點結果也沒有得到。

一切計劃失敗後,他們曾在山洞四週圍起一道柵欄,派警察看守,禁止群眾前往;但這些措施也不能阻礙朝聖者的心。

為了弄清聖母顯現一事的真假,1858年7月28日,塔爾布教區主教決定組織一個調查委員會對此事進行調查。主教在下達的命令中要求調查委員會負責調查:(1)取用露德山洞泉水後,是否真有治癒發生?這些病症是否可以自然力量來解釋?或者必須歸之於一種超自然因素?(2)伯爾納德所稱在山洞內得到的奇像是否屬實?如果屬實,可否以自然力量來解釋?或者有著超自然的來自天主的特徵?(3)顯現者是否有過甚麼要求,或向孩子表示過甚麼意願?是否托她傳達?表示的是些甚麼要求或意願?(4)今日山洞內流出的泉水,在伯爾納德所稱顯現以前是否存在?主教還邀請醫學、物理學、化學、地質學、等專家,以及修道院院長、神學家、倫理學教授和露德本堂神父參與。經過長達四年的工作,調查組於1862年呈報了詳細材料,1月18日,主教終於發布長篇通告,闡明聖母顯現露德真實無妄,並批准了對露德聖母的敬禮。

從此以後,露德成為朝聖的地方,興建了壯觀的露德堂病人醫院;今日的露德是世界著名的朝聖地,每年到露德朝聖的人有數十萬人,那裏躺滿了求愈的病人,他們日夕祈禱,你身臨其境感覺進到另一個世界裏,朝聖的人都受他們的熱情和懇切所感動,那裏的氣氛充滿祈禱哀求和讚頌的歌聲。

尤其使人驚訝的,從聖母顯現後奇蹟仍不斷發生。無數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到露德去朝聖祈禱或在露德的水泉裏沐浴,他們的病即霍然痊癒;有把露德泉水帶到別處去的,也能產生同樣的效果;最引人傾心的是露德的奇蹟帶有恆久性,至今百餘年來仍不斷地繼續產生。

1882年露德設立了一個醫務機構,從事調查病人在露德朝聖而痊癒的奇蹟。機構內的人員都是醫學上的專家,他們不分宗教,且有無信仰的。他們細心審查每一案件,病人來時的病狀,痊癒後的狀況都需要調查清楚。

利石是位著名的無神派醫生,1907年12月份的法文科學年鑑上他曾發表過一篇驚訝露德奇蹟的文章。但不願稱之為聖跡,亦不能否認病人的痊癒是奇事。

另一位醫生保沙利說:「我知道他們來時是病人,回去是卻成無病痛的好人,這一問題確難解釋。倘使願意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必須首先拋除偏見,而恆久地去判斷和觀察事情的發生。

加斯基醫生在1894年,曾花去兩星期的工夫,觀察露德奇蹟,最後結論說:「我作細心的觀察和研究後,不能用本性的理論來解釋在露德所發生的和所看見的事。」

獲1912年諾貝爾獎的阿萊賽.卡萊爾曾在1902年來到露德,先後用了20年時間研究,觀察各種神奇痊癒事件,有些身患絕症的病人就在他眼睜睜目睹下霍然痊癒,膿腫消失,毒瘤滅跡,簡直使他「驚奇到了暈眩的程度」。此後,他在《人的科學》一書中針對露德指出人類對精神方面的認識還只是皮毛。在《露德行蹤》一書中他寫到:「我的天主,直到我認識您以前,我的生活好似一片沙漠。」

到露德去朝聖的病人,固然都渴望能獲得一個奇蹟的痊癒,但不能說,凡到露德去的病人都獲得奇蹟。雖然得不到可見的奇蹟,心靈的神跡總不會落空,露德流行著一句話說:「凡到露德去朝聖的人總不會空手離去。」

伯爾納德在聖母顯現後又活了二十年,於1879年4月16日去世。

生前,群眾就喜歡稱伯爾納德為「聖女」,露德的聖跡又逐日震動世界,不久教廷決定考察伯爾納德的言行,以便正式宣認她為聖徒。1909年,她去世30年後,教廷按例行列品方式開棺驗屍時,竟發現她的遺體仍然像剛去世時一樣完好無損。修女們把腐爛的衣服換掉,將遺體擦拭一遍,換上乾淨衣服,安放在新製的鋪白綢子的棺材裏,重新下葬。1925年6月14日,碧岳宣布伯爾納德為真福。同年8月3日,修女們再次開墳啟棺,遺體仍完好如初,於是她們將她安放在精緻的鑲金玻璃龕中,將龕放在修會教堂聖母祭台下,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瞻仰那不朽的遺容,不朽的恩寵。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1/95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