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市劉長山看守所邪惡之徒對孟立軍的迫害


【明慧網2005年2月10日】2004年12月20日下午,山東濟南市610在陰謀謀劃、跟蹤多日之後,伙同濟南市公安局天橋分局將流離失所2年多的章丘市大法弟子孟立軍非法抓捕,一起遭到邪惡非法綁架的還有濟南市大法弟子姜新英。隨後天橋區公安分局惡警查抄了孟立軍的住所,將她的弟弟孟波以及萊蕪大法弟子王逢玉非法綁架,並且非法查抄了用於講真象的一切物品和六、七千元的現金。晚上610邪惡又到姜新英家非法抄家。

邪惡之徒把以上四位大法弟子拉到天橋區派出所,在那裏過了一夜,不讓他們睡覺。隨後孟立軍、孟波被關進劉長山洗腦班,並於次日將孟立軍送進劉長山看守所。孟立軍在濟南市劉長山遭受了非人的迫害,險些失去寶貴的生命。孟波身有殘疾,且以前在邪惡的迫害下脊椎彎曲、身體不能直立,在絕食四天後被釋放。據悉姜新英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關押於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所。

孟立軍在絕食半個多月後,生命垂危。惡警怕承擔責任將孟立軍釋放回家,仍舊虎視眈眈,對孟立軍看管並未放鬆,村裏、鎮上都派人監管,甚至停止孟立軍丈夫的工作並以此相要挾在家專門看著孟立軍。

下面是孟立軍自述在劉長山看守所遭受迫害的具體情況,請善良的人們見證邪惡對善良的迫害。

* * * * * * * * *

我叫孟立軍,濟南章丘市大法弟子,現年40多歲。2002被非法勞教3年,關押在濟南市漿水泉女子勞教所,惡警持續迫害了我40多天,將我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時候不得不將我放回家(保外就醫)。為了避免邪惡之徒對我繼續迫害,從此我流離失所在外,有家不能歸。邪惡之徒並不就此罷休,多次翻牆到家中找人、抄家,害得家無寧日。

2004年12月20日下午濟南市610邪惡之徒再次將我綁架,並抄了我的住所。他們先將我關押在濟南市天橋區派出所呆了一天,晚上不讓我睡覺。隨後又在劉長山洗腦班呆了一夜,接著被非法關進劉長山看守所。

到劉長山看守所的第二天,也就是我絕食抵制非法迫害的第四天(從邪惡綁架我就開始絕食抵制迫害),看守所惡警就把我叫出去給我插管鼻飼,進行摧殘性灌食迫害。他們插進去,我就用力把膠管頂出去。反反復復插了很長時間,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他們才暫時停止了對我的摧殘迫害。

惡警們把我拉到號裏,把我銬在所謂的「龍」床上,也就是死人床。將我兩手兩腳分開,分別用手銬腳鐐銬在床的兩頭。由於我高度不夠,手和腳被拉得很緊,一個多小時後我疼痛難忍。晚上大約9點來鐘,我承受不住就吃了飯,以為這樣他們就能從床上把我放下來。結果也沒有把我放下來,一直把我銬到第二天上午大約9點多,銬了我10多個小時。期間,大小便都在床上,包括來例假,他們也不准換紙。

三天後,我又繼續絕食。絕食到了第五天,他們又拉我去插胃管灌食,我仍然不配合邪惡,他們插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成功。他們又把我拉到號裏銬到死人床上,這一次他們銬了我20多個小時。我被從床上放下來的時候,全身疼得無法言表,不會走路。兩個刑事犯把我拉出去,又開始給我灌食。他們叫了七八個刑事犯按著我,他們累了就換人,總之他們就是不讓我歇著,他們邪惡的說:「今天奉陪到底,軟管不行我們就換硬的,再換粗管子。」

他們換來換去,兩個鼻孔輪番的插,到了吃中午飯了他們都不停。他們還往我嘴裏噴一種不知名字的藥,企圖加深對我的迫害。最後他們插到胃裏了,我感覺到他們往胃裏面插管子。我告訴他們說,我嗓子有一段卡住了。他們就往外抽膠管,抽出來的膠管裏面三分之二是黑血。他們把膠管扔到地上,血淌了一地。這時我大口大口的往外吐黑血。胃管裏的黑血是前一天給我插管時,把食道插壞了,食道裏的血流到胃裏的。那幾天,我的咽部一直到胃裏,一陣陣像撒上辣椒一樣火辣辣的疼痛。

就在這種情況下,毫無人性的獄醫仍舊不肯罷休,又換了一名獄醫繼續插管迫害我,他們根本不把人當人看。這回,他們不往胃裏插了,管子從鼻子插進去後剛過咽部就不往下插了,就開始用50毫升的針管往膠管裏面打食,打了一針管,第二針管就打不進去了。

我憋得很,喘氣就像在水裏吹氣泡一樣,並且一聲聲咳嗽。他們把膠管從鼻子裏抽出來,這時我不停的咳嗽,不停的一口口往外咳灌進去的東西,那一針管東西全部灌到氣管裏面去了。我憋氣憋得厲害,他們終於停止了對我的摧殘灌食迫害,趕緊給我輸上氧氣。我連續咳了三天才停止咳嗽。

人被迫害成這樣了,他們就天天拉我到走廊裏去輸液。走廊裏面刺骨的寒風四通八達,我上身只穿了一件毛衣,下身穿了兩件春秋褲,腳上穿的是單鞋。我被凍得全身顫抖,手和腳凍得失去了知覺,輸液鼓針也不知道,胳膊、手腫得老粗,很嚇人。

我一陣陣嘔吐,吐的是黑色的血,並且嘔吐一天比一天厲害。四肢麻木,腳麻得不能行走。最後我被迫害得頭不由自主的左右搖擺,生命垂危。他們怕出人命而承擔責任,把我送回家中。

回家後,我不能吃東西、喝水,一咽東西從食道到胃裏就疼痛難忍,食道和胃都讓他們給插壞了。晚上疼得睡不著覺,得起來坐著。兩腳麻得很厲害,走路很費勁,他們把我銬在死人床上,腳鐐銬得太緊勒的。我兩眼發花、頭昏腦脹。回家不幾天就開始發燒、咳嗽,兩鼻孔分泌物特別多,鼻腔被他們插壞了才出現這樣的症狀。在裏面的時候,邪惡的幹警指使犯人打我也使我的身體遭到更大的摧殘。

在這裏,我順便說幾句:我聽到刑事犯說,在我進去之前剛走了一個叫田藍(音)的大法弟子,也是絕食抗議非法迫害,邪惡的幹警把她銬在死人床上半個月。這半個月每天拉出去從鼻子裏插進胃管灌食,回來再銬上。大小便來例假都在床上,一直銬了15天。刑事犯說,他們規定上一次「龍」床就是15天。濟南劉長山看守所真是太邪惡了。

我出來後,還有姜新英、王逢玉兩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裏面,叫他們從事奴役性勞動,從早上7點半左右開始幹活,一直到晚上10點多,中午幾乎沒有吃飯時間,很累。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尤其是濟南同修一定要加強發正念幫助同修闖出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