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發正念時所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5日】救度眾生,就要發最大的慈悲,捨根本的執著,不要因為曾迫害過我們而怨恨,不要因反覆講過並沒有效果而灰心,也不要因為忙不過來而不管,更不要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而放棄。這是我一次發正念所見後的感觸。

那次夜裏發正念,眼前出現區公安分局的情景。迫害後,我和他們打的交道太多了,很多部門的人我都認識。當時念很強也很正,出現了,那我就徹底清理。

局長的背後是魔,很大也很兇,張牙舞爪的,黑黑的,我一念過去就化掉了。政保科長人很陰,每次都是半夜審我,總感到他陰氣很重,他的頭上是個三面鬼,旋轉著,一面一個樣,還對我齜牙咧嘴做鬼臉,我一個「滅」字就都滅掉了。他們身後附的東西千奇百怪,很多是爛鬼,都是很不好的生命,人被操控著幹壞事。

把這些清理完了之後,翻出一叢叢、一簇簇的花,隨著繚繞的霧靄,升起一個很大的黑色像框,嵌著黑紗做的花,裏面鑲著一位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的照片,她的表情是凝重的。她進京護法,被分局抓捕,送到勞教所後被迫害致死。在她的遺像前,一個生命,沒有衣服,沒有肉皮,紅赤赤的,扭曲的,跪在遺像前,不住的磕頭,懺悔。後來,遺像的表情變了,她笑了,笑得很美麗。遺像消失了。

區公安分局的大樓也沒了,新的地基,新的鐵筋,那些警察散著,無所事事。

緊接著眼前出現的是所在的派出所,警察們的背後都是動物。一個警長很惡,他身後是個大老虎,很瘦,很大,也很兇。我立掌,掌心打出「真、善、忍」三個字,它不理,兇狠狠的衝我過來,大肚皮一擺一擺的。我把它化掉了。

這幾年負責我家住的這片的兩個戶籍警還都比較善良,小袁的背後是個小考拉,趴在他的肩頭,還跟我嬉皮笑臉的擠眼睛。我立掌打出「真、善、忍」三個字,它笑著抱著前爪直作揖點頭,發出欣喜的聲音。它同化法了。小姚的背後是個大白熊,還抱個球,憨乎乎的。我立掌打出「真、善、忍」三個字,它不看,卻掉過身子來,蹶起臀讓我看。我一看,它臀部上有一片血乎乎的,有盆口那麼大,這是甚麼?突然從裏面鑽出一個像刺蝟一樣的東西,撒腿就跑,我一下就把它滅掉了。啊,它在求我幫忙。我非常驚愕,附體動物的身上居然還有附體。大白熊的臀部瞬間就癒合了,它轉過身來。我又立掌打出「真、善、忍」三個字,它抱著球,一遍一遍的像叩頭一樣,憨憨的,又高興又感激的樣子。我把整個派出所的警察背後不好的東西都清理完了,他們齊刷刷的站成一排,我再次高舉起右手,打出「真、善、忍」三個字,金燦燦的,他們恭恭敬敬的、齊刷刷的敬了禮。

那次發正念,體悟最深的就是師父「萬惡除盡萬眾生」(《洪吟(二)•留意》)這句法。這些生命,都從高層空間帶著那層生命的期盼為法而來,迷在塵世中,被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所操控,無知的對大法犯罪,不知自己所面臨的惡果,多麼的可憐!那時還沒清理到共產邪靈這一層,加上邪靈附體,邪黨灌輸的觀念,如果不是師父慈悲,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全力的救度,這些生命真的是無望了。

「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 (《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除了那幾個罪大惡極的,更多的都是我們救度的對像。尤其在很多世人對大法認同、對邪黨認清,態度發生很大變化的形勢下,機會越來越少的情況下,還有一些難點需要我們突破,公檢法機關、宣傳媒體、大專院校、中小學等等,那裏有很多眾生等著我們救度。還有那些走不出來的、邪悟的、走入宗教的,原來的同修。我們都要努力做好,儘量的救,不懈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