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內大學課堂播放《風雨天地行》


【明慧網2005年12月30日】2005年聖誕節前的一週內,這一所大學的十個班級約一千名學生,先後分十批觀看了《風雨天地行》,運用教室裏的多媒體,有的班級播放三十多分鐘,有的班級播放四五十分鐘。內容涉及《盪濁》、《清音》、《風雨》、《歷劫》。由於時間限制,《同心》、《審判》沒有播出,但意思說到了。絕大多數學生如飢似渴的了解真相,相信並表示震驚,少數學生表示不相信《風雨天地行》的內容是真的,這正說明黨文化的邪惡性與欺騙性。

這一學期,我向教務處要求講授某一課程(以下稱《毛概》),以便於直接清除惡黨邪靈的毒素,起初打算能做到甚麼程度,就做到甚麼程度,因為畢竟是大學課堂,期中座談會上,教務處還要向學生聽取對各任課老師的意見。後來,隨著我對中共的邪惡本質的剖析,學生對中共的不滿情緒開始流露,甚至溢於言表,促使我橫下一條心去,播出了《風雨天地行》。下面我談一談我的體會,不妥之處,請大家指正。

第一是,順著學生的口味去破除黨文化。講授《毛概》,課程安排順序正好就是二十世紀整部歷史,結合《九評》及相關資訊來講,再合適不過了。因此,在課堂上,我播放了大量紀錄片,告訴學生說僅供參考,但是實在是每次都振聾發聵,包括《透視中國》中的何清漣談《外國資本給中國帶來了甚麼》,辛灝年談《走向共和》,《中原大地世紀回眸》中的《抗日誰打》、《文革親》,《一寸河山一寸血》中的關於本省保衛戰的一集,《尋找林昭的靈魂》,《彈指一揮間》中的《從大躍進到大飢荒》、《共和國主席之死》、《中俄邊界爭端》,《天安門》(六四學潮)中的五十分鐘,有的歷史時期沒有紀錄片,我就用口講,包括毛澤東與四個妻子,王實味冤案,張志新冤案,韓戰的真相,土改時期的故事《佛懷煽仇錄》,中共歷次殘酷整人運動:肅AB團,延安整風運動內幕,三反五反,文革,毛澤東鬥彭德懷,毛澤東鬥林彪等等。紀錄片與講故事都注重了還原歷史真貌,尤其講故事運用了某地評話的文學手段。學生們覺得太生動了,太新奇了,太有價值了。在期中座談會上,都給了我90多分,還主動給我講:「老師你的課,我們評了最高分。」教務部長連說:「想不到!想不到!」

這種課在大學裏一般來說都是「睡覺課」,老教授都講不好,何況年輕人。但是那許多的紀錄片,裏面有著對中共直接揭露與抨擊的言詞,在課堂上播出就不能不講方法,所以這體會之二就是,一步一步有序地撕破共產邪靈的畫皮。要揭穿共產黨的歪理邪說,先描述中共黨魁的罪行劣跡。先從惡黨自己招供的罪行開始,歷次運動中的冤假錯案是最好的材料,還要注意,講述冤假錯案必須與教材相呼應,必須繪聲繪色,用學生自己的話說就是「在美和感動中不知不覺一堂課上完了」。

舉例來說,教材說反右是錯誤的,我就播放了《尋找林昭的靈魂》,在此片中出現這樣的聲音:「林昭血書寫道,共產主義制度是公開搶光每個人作為人的一切的血腥的恐怖制度」,類似這樣意思的聲音多次出現,之所以能播出,是因為在這以前有肅AB團,王實味冤案,延安整風運動內幕,三反五反作為鋪墊,再加上林昭受迫害如此慘重,數十萬字的血書展現在學生面前,那是觸目驚心而又引人深思的。隨後學生在三四千萬人餓死,整個國家在文革中險些崩潰的歷史事實中痛苦反思,就構成了觀看六四大屠殺的基礎,尤其是六四的主角就是大學生,槍聲、坦克、鮮血在鴉雀無聲的課堂中,大面積撕破了共產邪靈的畫皮。有個學生告訴我覺得再看《新聞聯播》就有被養豬的感覺,這就又為學生接受《風雨天地行》奠定了基礎。

所以回頭看去,揭露共產黨的過程是步步為營,沒有操之過急,有時話到嘴邊又嚥下去了,或者刪掉一些尖銳的內容,就是因為欲速則不達。像現在,某些直接抨擊共產邪惡主義的言論,在紀錄片中播出或從我口中講出,學生們普遍不感到震驚了,就是邪惡的因素已經被一點一點的去掉了。

很顯然,我揭露惡黨又不是站在常人的基點上進行的,我是在救度眾生,修煉者對於政治沒有一點興趣,而救度眾生,就要充份運用大法賦予的智慧,這是我的第三點體會。這一學期講課中,《轉法輪》中的無邊智慧時時啟悟著我,從心態到語氣及講道理的方法,都是從長期學法中,從《轉法輪》中悟到的。還有師父早期在大陸傳法時的做事方法,也啟悟我明白了許多救度眾生的原理。比如,揭露邪惡要「符合現代人的思想觀念」,從學生感興趣的地方,從近在身邊的事情入手;課堂上講課,課後交流,路上碰到,都要體現出一顆善心;相生相剋的原理決定了學生有一點就透的,有反覆說才明白的,有怎麼說都不接受的,講課時,就要注意照顧不同層次的學生,使用不同力度的語言。學生既有明白的一面,又有不明白的一面,因此既要講一講人體宇宙時空的奧秘,又不能講得太多。人活著就是為了名利情,修煉者不執著名利情,同時也不能怕涉及名利情。在揭露邪惡時,會表現出憤怒與哀傷,在講到正義時,會表現出讚美與高興,我總是說我們來講一講我們爺爺奶奶父親母親的歷史,語言情感化了,這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眾生,等等等等。講清真相是救度眾生,救度眾生中體現出法所賦予的智慧。學法不僅僅是自己提高的問題,關係到看得見看不見的無量眾生。

最後一點,就是「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學生雖然不喜歡思想政治課,但是共產邪靈在學生們身上種下的毒素是非常多的。毒素的輸灌從幼兒園就開始了,大學畢業,學生的前途還被惡黨操控著,所以,在揭露邪靈時,邪靈必然會有反應,有時反應還會很大。有幾次,課間十分鐘,個別學生當面說我的課反動,太右。我做了一些解釋,旁邊馬上有學生說現在還談右不右的,講得可以。最大的反應是播放《風雨天地行》,有一個班級,多媒體突然停電,換一個教室,一會兒又停了。這是以前沒有的事,邪靈開始干擾了,我發正念否定,再也沒有出問題。數個班級,七個班級還好,還安靜,但有三個班級竟然騷動起來,個別學生一看就抵觸,站起來把後門一摔,出去了,說不定跑教務處打報告去了。我當時看在眼裏,心中一沉,口中發乾,就感覺幾條黑蛇纏在了我身上、口邊,我極力鎮定下來,不斷發正念,給教室上空拋撒天花,身體嘩一下頂天立地,佛體無數個頭無數個手臂,向學生發出萬道光芒。「我這是在救度無數大穹的主,天地可鑑,坦蕩磊落。」這樣的念頭起來了,思路又清晰了,我開始講課,我說:「大家有抵觸情緒是正常的,想當年六四學潮發生的時候,我也不相信軍隊會開槍。可是,上個星期大家看到軍隊開槍了。過去的歷史說明,搞運動必然是殘酷的,看了剛才的參考短片《風雨天地行》,至少大家明白國際上對於法輪功問題的爭議大得很,法輪大法已經形成了一種文化。大家馬上就要畢業了,作為二十一世紀的主人,對於這些事情應該知道,所以我簡單的給大家介紹了一點,有興趣的同學還可以在畢業後保持關注。」接下去,我就開始講《江澤民其人》中的「驚天遠華走私案」,講江澤民和朱鎔基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對《風雨天地行》形成一個補充。下課後,我還多次出現心慌,乏力,考慮最壞會怎樣,總之是不大自然。怎麼搞的呢?通過學法之後,我悟到,講清真相中也牽扯到自己的提高的問題,這正是一個加強正念的好機會,與同修交流之後,悟到我並沒有時時做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時時做到金剛不動,還有可能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念頭,正念不夠強。於是延長了發正念的時間,增加了學法煉功的時間。

但總的說來,收到的效果是好的,課後還有學生要拷光碟。富有戲劇性的是,有個學生在我播了《抗日誰打》後,在課間十分鐘問我「是不是要反共?」我說是講過去的真實歷史,但心裏就記住了這個學生,覺得他受中共的毒害深,以為他對我的課有意見。誰料想,播完《風雨天地行》後,他居然問我要碟子去拷,並說《九評共產黨》他都看過,一直用無界瀏覽上網,還退了團。課後,找我談心,要《九評》及軟件的有一二十人,四五個已經退團,二人請去了《轉法輪》,他們都在主動講真相。當有的學生主動給我講真相,以為我不知道時,我就想,世人越來越明白了,我們要更加勇猛精進,更加增添正念,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