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警察害人致死 死者家屬遭監控(圖)

【明慧網2005年12月14日】遼寧省錦州市大法弟子閆利的家人於2005年12月7日震驚獲知,兩個星期前被內蒙古惡警綁架的親人閆利已被迫害致死,當地公安局竟欲給家人五千元了事。閆利的妻子在經過最初的震驚及茫然後表示:「閆利死的那麼冤,別說給五千,就是五十萬我都不要。」她打算找律師尋求法律途徑。


閆利

大法弟子閆利於2005年11月22日,在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哈達街銀行胡同一住宅樓內,被赤峰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及紅山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後非法關押在紅山區看守所,他被迫害致死的時間在11月24日至12月7日之間。因當地公檢法機構聯合掩蓋這起死亡案件真象,閆利被迫害致死的詳情及確切時間仍待查。

以下是目前明慧網已經了解到的部份情況。


閆利的三口之家

據紅山看守所醫務人員反映,閆利遭綁架當晚被劫持到紅山區看守所時,身上只穿了一套襯衣襯褲,當天赤峰的溫度是零下21攝氏度,看守所沒讓閆利添加任何衣物或被褥等防寒物品。

11月24日,赤峰公安局電話通知閆利的家人,叫家人在家等他們寄過去的東西。12月5日上午10點鐘,閆利的妻子苑英平在等不到東西的情況下,打電話給紅山區國保大隊,一女性人員在電話中稱閆利現已生命垂危,要求家屬儘快趕到赤峰,「不然的話就見不了他(閆利)最後一面了」 。

苑英平於當天晚7點乘長途汽車匆匆趕到赤峰市紅山區看守所,看守所負責接待的警察何亮卻說「閆利沒事」,「正在赤峰最好的醫院接受治療」。然後何亮打電話通知紅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布仁和劉姓警察。這兩名警察趕來對苑英平進行了身份核實,然後以天色太晚為由,不讓苑英平去醫院看望閆利,而是將她送到赤峰市第一職業中專西側的一個實習賓館,叫她等待消息。

第二天上午10點30分,閆利的妻子苑英平在左右等不到消息的情況下,焦急的趕到紅山區公安分局,找到紅山區國安大隊負責人布仁和一人稱 「劉隊」的警察,布仁說:「閆利已經去世了。我第一次給你打電話時,閆利就已經死了。」苑英平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的不知所措,茫然說:「我不知道誰給我打的電話呀,我一直在等你們給我郵那個東西。」這時布仁又改口說:「我跟你開個玩笑,閆利現在醫院呢。」他看到苑英平拿個大包裹,就又漏口說:「你是不是給他準備的壽衣呀?」

這次警察以正在搶救為由,仍不讓苑英平到醫院去看閆利,讓她仍回賓館等消息。

12月7日上午,當苑英平再次來到紅山公安分局時,布仁和「劉隊」才確切的告訴她「閆利已經死了」。警察將苑英平帶到赤峰第二醫院住院部5樓ICU(無菌)病房重病看護室,只見閆利的遺體上蓋了一塊兒白布,苑英平上前掀開白布,發現丈夫身上一絲不掛,仰面躺在床上,四肢僵硬,雙目圓睜。她禁不住當場失聲痛哭。

在確定閆利已經去世後,閆利的妻子苑英平往家裏打電話通知其他家人。自從苑英平和幾位親屬到達赤峰後,就受到了公安便衣的嚴密監控,幾乎是寸步不離,就連她上廁所、打電話都有人跟著,使他們承受相當大的壓力。

12月8日上午9點半,在紅山區看守所,紅山公安分局局長、檢察院檢察長、法醫等人草草向閆利的家屬宣布了閆利的所謂死因和處理意見,公安局並單方面開出了一份所謂的協議,當場就逼閆利的家屬簽字。這個被警察稱為出於「人道主義」的協議書內容極為無恥、無賴。可見下文下圖:

經市檢察院、市公安局協調,由紅山區公安分局與閆利的家屬代表協商處理閆利死亡後善後事宜,達成如下協議:

1、閆利屬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家屬對閆利死因無異議,對紅山區檢察院的調查結論無異議;
2、對屍表檢驗及檢察院的調查結論無異議;
3、屍體於是2005年12月9日前進行火化, 火化在紅山區公安分局的監督下由其親屬進行,不得進行現場錄像、拍照;
4、從人道主義出發,為照顧閆利的家庭困難,紅山公安分局給予閆利喪葬補助費伍千元整;
5、停屍、火化費用由紅山區公安分局負責。


上圖:當地司法機構及警察趁閆利的妻子苑英平精神上遭到沉重打擊而神志不清時,脅迫苑英平簽下的所謂「協議書」。「協議書」的內容充份體現出中共掩蓋罪行、欺騙世人的熟練流氓手法

面對丈夫突如其來的死亡,苑英平精神上遭到沉重打擊,在當地司法機構及警察的聯合施高壓下,她在神志不清中稀裏糊塗的在協議書上簽了字。回到賓館後,苑英平漸漸的冷靜下來,趁著監控的公安人員吃飯時不注意,離開了賓館。苑英平說:「閆利死的那麼冤,別說他們給五千,就是五十萬我都不要。」她打算找律師追究兇手。

苑英平離開後,赤峰國保大隊非常緊張,連夜在全市搜查,包括各大賓館、旅店,鐵路、公路;並在實習賓館開個房間,對其餘家屬直接監控。12月9日早上不到8點,7輛公檢法的車,挾持著6名家屬,在閆利的妻子苑英平不在場的情況下,由閆利的大哥代表簽字同意,將閆利的遺體快速火化了事。

據熟悉閆利的同修介紹,閆利求學期間曾就讀於大連輕工學院,1989年畢業後在遼寧省錦州市女兒河紡織廠工作。1995年12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紡織廠期間曾擔任生產處總調度、處長助理、生產部部長助理、車間主任助理。歷年被評為廠裏的先進。

1999年7月20日以前,法輪大法在中國普遍受到人們的讚揚,閆利自己掏錢買書和錄像到附近的十幾個村子洪法。1999年4.25和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鎮壓後,閆利曾先後九次進京向政府講大法真象,維護自己的信仰,因此被逼下崗。

閆利在上訪期間曾被拘留兩次(錦州市拘留所)。在第一次拘留期間(99年8月14日─9月14日),時任遼寧省長的聞士震曾親自下達對閆利「不轉化不放人」的手令。在1999年10月25日,閆利被非法教養二年,關押在錦州市教養院,教養期間因一直堅持信仰,拒絕轉化,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連續幾個月關小號。兩年期滿後又被加期九個月,經常絕食被灌,直到最後吃不下東西、奄奄一息時才被釋放回家。到家休養的一個多月中,始終吃流食,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有人扶著才能下地。

2004年9月份,閆利在通往赤峰市喀啦沁旗的客車上由於講真象被人舉報,在赤峰錦山公安分局被拘留,絕食九天,也是奄奄一息狀態才被放回家。

此次閆利再被綁架,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就被迫害致死。據警察稱,在非法抓捕閆利的那家大法弟子家發現了《九評共產黨》的書和大法真象資料,給閆利定了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據警察說,閆利被抓後絕食抵制迫害。警察於11月26日起在看守所對他進行迫害性灌食,12月4日將他送醫院搶救。

據悉,同閆利一同被抓捕的大法弟子王曉東(化名李新)和另一姓岳的大法弟子一直在紅山看守所絕食抗議迫害,目前也是生命垂危。

相關電話:

檢察院住紅山看守所檢查室副主任 阿木古朗0476-8677210
檢察院住紅山看守所司法檢察 程建軍 0476-8677210

紅山區國保大隊 0476-8365260
布仁辦公室 0476-8360476 0476-8383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