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聞(3)(廣播)

【明慧網2005年12月12日】

在線收聽(13分25秒)
RM下載(3.2MB)
MP3下載(12.6M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內容:

延吉市媽媽做好人遭迫害 幼女受打擊精神失常
一位海外留學生對當年在上海勞教所親身經歷的回憶
六旬老人明白真象 疾病痊癒遇難呈祥
我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延吉市媽媽做好人遭迫害 幼女受打擊精神失常

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金明花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幼女受打擊精神失常,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金明花獨自一人撫養著一個11歲的女兒,靠著微薄的退休金艱難度日。2000年2月,她在延吉市公園門口路過時,被惡警綁架,被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原本相依為命的母女只剩下女兒一人,可憐的孩子忽然間失去母親的疼愛、家庭的溫暖,獨自一人住在清冷的屋子裏。每到夜晚,小女孩就惴惴不安,聽到一點小動靜就驚恐異常。

2000年年底金明花被放回家時,昔日活潑可愛的小女兒不見了,變成了一個行為異常的孩子。金明花帶女兒到腦科醫院檢查,診斷為精神分裂症。雖經多方醫治,但不見任何效果。

然而,令人心酸的悲劇並沒有結束。2003年3月,4個自稱河南派出所的人突然闖入了金明花的家,亂抄亂翻,並再次將金明花綁架。女兒再次目睹了這暴力的場景,孩子受到強烈的刺激,她發出了一陣狂笑。這個年僅11歲的女孩,就這樣精神失常了。

由於孩子沒有人照看,只得由街道出面將這可憐的女孩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黑嘴子勞教所裏,金明花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受盡了各種酷刑折磨和迫害。被非法判勞教二年, 2005年3月,當金明花被釋放回家後去醫院看望孩子時,院方通知說她女兒欠醫療費2萬多,必須先付清欠款才能繼續住院。金明花的退休工資在勞教期間,已被全部扣壓,現在她既無能力償還女兒所欠的醫療費,更無能力繼續送孩子入院治療。

是江氏流氓集團,製造了這一幕幕的人間悲劇!


觀眾朋友們,下面我們播放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海外留學生對他當年在上海勞教所親身經歷的回憶

我叫王臻,來自上海。2004年10月我來到德國德累斯頓市讀書。

1997年7月,當我還在上海同濟大學讀土木工程專業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我們可以在校園裏集體煉功和閱讀法輪功的書籍。

1999年七月迫害發生後,我因為不肯放棄法輪功的修煉,於2001年9月被關在上海市盧灣區看守所三個月。從2001年11月到2002年3月我又被非法關進江蘇大豐的上海第一勞教所。之後一直到2003年9月我被押在上海青浦第三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我被強迫幹沉重的農活和手工活,挑大糞,割雜草,製作出口玩具等。每天從早上7點30一直工作到晚上7點。雖然刁難和折磨在勞教所司空見慣,但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比那些真正的勞教人員還要惡劣。除了肉體折磨,還有精神洗腦。警察強制我們收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逼迫我們寫所謂的「思想體會」。

因為我一直不放棄煉法輪功,勞教所對我採取了酷刑折磨。他們把我手指捏緊,拿牙刷柄鑽我指縫,我的手指被鑽破,痛苦異常。他們還不斷罵我,強迫我背靠牆坐在地上,兩個犯人一人拽我一隻手呈一字摁在牆上,另一人坐在我對面,用腳踩住我的兩腳內側,把我兩腳死命往兩邊頂,呈一字的撐開,我痛得全身冒汗,衣服濕透,昏死過去,我的兩腿變成黑紫色,雙腳腫的踝骨都看不見,兩腿韌帶完全被拉壞。我至今仍有明顯的後遺症,不能像正常人那樣走路,也不能正常屈伸和運動。許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此酷刑。

他們還逼迫我兩手抱在腦後,蹲在地上,頭埋在兩腿間,用煙頭燙我的手,逼迫我頭低到極限,把我手指燙傷、起泡。一次我兩腿蹲到發麻,完全失去知覺,控制不住倒在地上,惡人上來就是一頓暴打。

他們把我推翻在地,一個人將我雙腳腳踝死死踩住,另一人狠命往我腿上亂踩,然後把我身子翻過來再踩,同時把我俯按在地上,把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扳,致使我背部嚴重受傷。

警察還剝奪我們的睡眠,我每天只能從半夜兩點睡到早上六點,連續多日,我變得精神恍惚。酷刑導致的劇痛使我無法入睡,甚至翻身要持續5分鐘甚至更長時間,往往剛剛覺得有些迷糊就又痛醒了。

我當時腰部嚴重受傷,無法直立,走路時背幾乎彎成90度。甚至在當時大熱天30幾度時還要趴在床上用熱水袋敷。

在勞教所幾個月內,就有一名叫陸幸國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但勞教所為掩蓋真象,對外謊稱他是「自殺」。另一名叫馬新星的法輪功學員後來也被折磨致死,死前我見到他時,他已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我的外祖父母在這兩年中一直生活在恐懼下,鄰居罵他們是「反革命」,他們感到就像文革的噩夢再次降臨。我母親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兩年,我們全家都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


聽眾朋友們,下面我們要為您播放兩個真實的故事,我先給您講的是:六旬老人明白真象 疾病痊癒遇難呈祥

在吉林市船營區住著一位姓周的老太太,67歲,為人熱情善良,與鄰里相處和睦。她沒有勞保,靠兒女扶養。不幸的是老太太身患多種疾病,乳腺瘤、心臟病、右眼白內障、大腿根還長了一個20釐米的大粉瘤,病痛折磨著她,加上兒子、兒媳常喝酒,經常大吵大罵,她都默默無聲的忍讓著。

在1999年法輪功受到中共迫害後,老人有幸接觸到法輪功學員,告訴了她法輪功的真象,她明白了「大法好」,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中共迫害法輪功,她為法輪功鳴不平。她理解和支持法輪功學員,還把得到的法輪功真象材料送給其他人。

在公眾場合,當她看到法輪功真象資料掉到地上,她都幫著撿起來貼好。她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還經常告訴其他人要默念「法輪大法好」。她告訴人們要幫助和保護法輪功學員,不要助紂為虐,幫助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

前不久她同女兒嘮家常時,無意中提到身體的病,說最近發現右眼能看見東西了,而且還非常清楚,乳腺瘤也不見了,大腿內粉瘤變小到只有3-4釐米了,心臟病也好了,真是怪事。女兒說:媽,是不是咱倆吃大白菜、大頭菜才好的呀?周老太太說:我也不知怎麼好的。到醫院檢查,乳腺瘤真的不見了,一切正常,白內障也不存在,右眼視力正常。

近期,老人尋找多年的遠房妹妹不期而遇,多年無音信的外甥從國外回來了,還準備把周老太太和她女兒一同接到國外去住。

另一件讓人驚異的事情是,11月13日江北吉化公司苯罐發生了爆炸,鄰居們家的玻璃都震碎了,而她家的玻璃一塊也沒碎。

後來見到法輪功學員說起這些事,老人才明白原來這是因為她與大法結了善緣,所以疾病痊癒,遇難呈祥。法輪功學員說:善待大法者,都有福報。


下面我給您帶來的故事題目是:最大的收穫

家住吉林省的大學生小宇,有頭疼病,醫生診斷是腦血管痙攣。她幾乎每個月都犯病,一犯病就得上醫院打點滴。今年放暑假在家,一天晚上,小宇的頭疼病又犯了,她感覺這次比以往哪一次疼的都厲害,疼的她直在床上翻滾,不敢坐起來,覺得兩個眼珠往出鼓脹,想去醫院打針,又不能動。小宇的媽媽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在一旁看到女兒疼成這樣,就告訴她趕快念「法輪大法好」。

因為害怕遭到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起初小宇說啥也不念。後來疼的越來越重,她父親也說:「要不你就念念試試,不好也沒啥損失。」無奈之下,小宇就念起了「法輪大法好」--「好」字還沒念完她就開始打哈欠,邊念邊打哈欠,流鼻涕、流眼淚,過了兩三分鐘,真的不那麼疼了。於是她坐起來,開始讀母親給她拿來的書《轉法輪》,只讀了10頁,打了大約有50個哈欠,這時她感覺頭竟然一點兒都不疼了。

目睹眼前這神奇的事實,連一直對法輪大法不太相信的父親都說:「太神了,就是到醫院去打針,也得好幾個小時後才見效啊,可這十幾分鐘藥沒吃,針沒打就徹底好了。我真服了!」

小宇也高興的對母親說:「這個暑假我最大的收穫就是今天,知道了「法輪大法好」!以前我對你們往牆上,往樓道寫「法輪大法好」不理解,總認為你們和政府作對,今天才知道你們真的是為別人好,真的是在救人。我要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的朋友們,叫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