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海外 回憶上海的勞教所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1日】我叫王臻,來自上海。2004年10月我來到德國德累斯頓(Dresden)市讀書。

1997年7月,當我還在上海同濟大學讀土木工程專業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們可以在校園集體煉功,還可以在教師休息室集體學法(主要是《轉法輪》)。

1999年7月迫害發生後,我因為不肯放棄法輪功的修煉,於2001年9月28日到11月20日期間被關在上海市盧灣區看守所。從2001年11月20日到2002年3月18日我被送入位於江蘇大豐的上海第一勞教所二大隊一中隊。從2002年3月18日到2003年9月27日在上海青浦第三勞教所五大隊四中隊,中隊長姓洪。

在勞教所裏,我被強迫幹農活和手工活,例如挑大糞,割雜草,縫製長毛絨玩具小蜜蜂,小猴子,珍珠錢包,製作聖誕禮物,電源接線板等等,很多都是出口產品。工作時間從早上7點30到晚上7點,並且沒有任何報酬。雖然刁難和折磨在勞教所司空見慣,但法輪功學員的待遇比那些真正的勞教人員還要差。除了肉體上的折磨,還有精神上的洗腦。有時警察強制我們收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然後我們必須寫出自己的「思想體會」。我們還被強迫閱讀有關共產邪黨理論的書籍。

因為我一直沒有放棄法輪功,在2003年4月25日,勞教所對我採取了肉體折磨。一個勞教人員把我手指捏緊,並拿牙刷柄在我指縫間亂攪,這非常痛。在這期間,他們還不斷罵我,說我精神不正常,腦子有問題,走上了邪路等等。他們強迫我背靠牆坐著,兩個勞教人員把我兩手拉成一字摁在牆上,另一個坐在我對面,用兩腳抵住我的腿,並把我的兩腿向兩邊用力死命撐,以致我的雙腿韌帶全部拉壞,直至今日我仍不能正常行走,腿不能正常屈伸,不能進行稍大的運動。

他們還把我放倒在地上,亂踩亂踏,使我背部嚴重受傷,還用香煙燙我的手指並謾罵法輪功。為了不讓我說「法輪大法好」,他們一直對我看管很嚴。

在這幾個月後,就有一名叫陸幸國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但勞教所為掩蓋真象,對外謊稱他是「自殺」,在報紙上也說那些法輪功學員的死因是「自殺」,以此來詆毀法輪功的聲譽。

我還有一次在勞教所內見到馬新星(法輪功學員,2003年12月被迫害致死),他當時已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見到人很少有反應,也不敢和我們說話。至今我得知至少有兩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還有許多仍然被非法關押。

在2003年9月27日,我被釋放。在這期間,我由於承受不住極度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違心的寫了「三書」。

2005年8月我曾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詳細寫下了我和一些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受到的折磨(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6/108502.html

在2004年2月9日,我在上海西門子高壓開關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但由於他們得知我還繼續修煉法輪功,他們在3月16日就把我解雇了。

我的外公、外婆在這兩年裏一直生活在恐懼下,鄰居罵他們是「反革命」,他們感到就像文革的噩夢再次降臨。他們在這期間都因為輕度腦血栓而住過院。我母親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兩年,我們全家都沉浸在痛苦中。

我以前有很多好朋友,但當他們聽說我繼續修煉法輪功,他們因為害怕都不再和我聯繫。今年我從國內得到消息,又有三個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被非法抓捕,他們是法正平、呂金龍、林鳴立(第二次被捕)。我因為這場迫害喪失了工作機會,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健康和自由。

雖然受到了這些苦難,我仍然繼續修煉法輪功,繼續遵循法輪功的原則:真、善、忍。我永遠不會放棄。

可能有人認為,上海是一個現代化,繁榮的大都市。但請你們仔細考慮一下,一個現代城市是不應該存在因為信仰而被關押的人群的,很可惜的是,中國媒體、使領館對中國的渲染畫面和真實的中國完全是不一樣的。在共產邪黨控制中國後,在和平時期共產黨致使6千萬至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現在已經有6百萬左右的民眾,其中包括我,退出了這個腐敗殘忍至極的邪黨及其相關組織。

我也希望,更多的外國人能夠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拯救更多的中國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