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鴨山市大法學員自述六年來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5年11月9日】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原本疾病纏身的我獲得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然而,自2000年以來,我一直遭受到江氏集團的惡警們的迫害

2000年11月1日,我和一位同修發真象資料時,惡人舉報,被當地富安派出所綁架,所長李世文、惡警朱偉東、陳守仁對我們拳打腳踢,拽頭髮往牆上撞,然後送看守所非法關押49天。

2002年5月9日,由於惡人舉報,我被雙鴨山市刑警隊綁架送看守所。在看守所裏煉功,被所長白術文知道後,給我和另外二位同修戴腳鐐兩天。一位同修絕食後吐血,半夜我喊獄醫,白術文知道後說她搗亂,讓她坐了五天鐵椅。

2002年11月1日,我在家洗衣服,臥虹橋派出所兩個片警來了,讓我去公安局開會,我說不去,他們走了。隨後就闖進五個惡警,為首的是雙鴨山臥虹橋派出所新來的所長,不知叫甚麼,一進來就衝我喊:「你咋的,不去啊?架走。」說著這幾個人就動手把我架走,開車一直送到看守所。看守所這裏的幹警說:「要召開十六大,對法輪功大搜捕。」幾天之後,就抓進幾十名大法學員,都是被綁架或騙來的。

五個月後,惡警把我和另外三位同修非法勞教送佳木斯勞教所。一到勞教所,有個叫張小丹的惡警逼我寫「五書」。我不寫,來兩個勸說的,一看不行,張小丹就拿著手銬說:「看來你不吃這個苦是不知道的。」說著把我兩隻手一上一下倒背在床上。

就在我抽過去時,他們拽著她的手在已經寫好的「五書」上簽字,然後關「禁閉」,整天坐在中間是空心的板凳上,兩腿並攏不讓動,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強迫洗腦,放誹謗師父的錄像,強迫寫「作業」,不寫就打罵,戴手銬迫害,不讓大小便,尿在褲子裏的事時有發生。強迫飯前背警訓,為了反迫害,大法學員們不背,幾次對他們罰站。惡警張小丹、孫麗敏分別對我拳打腳踢、打嘴巴,強迫大法學員走隊列,喊口號,每天幹活十幾小時。

一天,大法學員拒絕奴役勞動,要求和勞教所領導對話,取消走隊列、喊口號、背警訓。對話不成,他們用威脅、引誘卻達不到目地,惡警們就採取最邪惡的手段寫謗師謗法標語掛在大法學員罷工的屋子裏,以威脅、逼迫上工幹活。大法學員心裏非常難過,不能眼看師父被惡人誹謗,一天,他們扯掉標語。

惡警洪偉發現後,發瘋似的抓住一個大法學員就打,幾個大法學員上前阻攔。她氣急敗壞地把警備科所有男警找來,加上女警十幾個人,手拿電棍,對大法學員拳打腳踢。拽著頭往牆上撞,打嘴巴,用電棍電,二十幾個大法學員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來。有的臉電起泡,有的被打得拉在褲子裏,然後又拽起來戴上扣子,兩隻手一上一下倒背扣大鐵床上。大法學員被扣得幾乎要昏過去時,惡警說先打開再吃飯,二十幾個人要一個一個打開,每一秒鐘都很珍貴,同修們每一秒鐘都在艱難地熬著。我想先給他們打開吧,這一念,我的手銬就開了,我知道是師父慈悲、大法的神奇。

惡警又寫出謗師謗法的標語,讓這些被打得支撐不起來的大法學員念。在這種邪惡的高壓下,我們被打得神志不清時,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的事。惡警用種種手段迫害大法學員,在回家時,都要在「協議書」上簽字,我們不簽,惡警孫麗敏、蔣佳男就給他們戴背銬,然後拽著他們手強行按手印。

我嚴正聲明:在高壓威脅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