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華在北京海澱清河看守所遭迫害生命危險(圖)

【明慧網2005年11月9日】今年十一前,全家在北京被綁架的大法弟子白少華,因絕食抗議遭到懲罰性灌食,出現生命危險,兩次被送公安醫院搶救,目前情況十分危急。白少華的哥哥白曉鈞在2000年被迫害致死,白家人在經歷了太多的苦難後,可能將再次面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慘劇。

此次大抓捕中,與白少華一起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劉昱見、閆繼國等十多人都承受了來自中共高層的邪惡壓力。因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高層元凶親自「督辦」,白少華及其家人承受了極大的壓力與迫害。

高精度圖片
白少華和妻子季磊

白少華,男,34歲,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其父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成員,曾舉辦過個人畫展,其母為小學音樂教師。家學淵源,白少華和其哥白曉鈞均擅書法、明樂理,儒雅博學。1994年,白家全家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舉辦的學習班,一家人從此真修向善,其樂融融。白少華大學畢業後在北京新奧特集團工作,在他的帶動下,他所在的部門從經理以下全成為大法弟子,而他們部門1998年全年比上一年給總公司多創造200萬利潤,公司老總因此在招聘員工時對法輪功學員優先。

1999年7月20日大迫害開始後,白少華全家立即成為中共惡黨特別「關注」的對像,白少華的人大「校友」、中共惡黨恐怖組織610前頭目李嵐清對白少華特別「關照」,要「嚴辦」。幾年來白家人生死離別,其中悲苦一言難盡,在多次的抄家勒索、舉家遣送、酷刑洗腦、長期關押中,往返幾乎多半個中國。

高精度圖片
白少華70餘歲的母親和孫女白真宇

在關押迫害中,白少華70餘歲的母親被迫害的雙目失明,回家後一眼視力剛恢復,在街上發真象傳單時不慎發到惡警手裏,於是再次被綁架;此次和白少華一起再次被綁架的白少華的妻子季磊,當年身懷有孕也因受牽連而入獄、千里遭遣返。

高精度圖片
白少華4歲的女兒

白少華在多次被高壓洗腦後,又被邪惡全國通緝,甚至一度在北京有專門的迫害行動組,對他進行全力抓捕。2002年4月14日,再次落入魔掌的白少華立即成為迫害重點。在邪惡至極的「北京法制培訓中心」,白少華以驚人的毅力經受住了煉獄般的迫害,連續絕食100餘天,破除了邪惡人員進一步的升級迫害,在無法「取證」逮捕迫害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送往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

在那個暗無天日的黑窩迫害中,白少華表現出高尚的操守,勇於揭露制止惡警惡行,在漫長歲月中承受了無法想像的壓力,一度被長期綁在團河七大隊的「死人床」上,禁止大小便。

2004年10月14日,在白母奔波上訴、親友呼籲營救中,白少華勞教「到期」被接回家,但在巨大的監控迫害壓力下,再次被迫離家流離。後又發現在上班的公司被跟蹤,被迫失業避走。然而,在惡黨迫害大法高層元凶的直接「督辦」下,白少華及其妻子季磊、母親、四歲的女兒全家被抓(其母及女兒後被接回)。

白少華的哥哥白曉鈞,東北師範大學哲學講師、校刊編輯,在書法、詩詞上有一定的造詣,1999年7月21日在去北京上訪中,被集體強行關押在北京豐台體育場。目睹武警對一位女學員行惡,白上前勸止,被一年輕武警助跑幾米用飛腿踹傷肋骨,當時在場的學員中還有中央電視台的某欄目主持人(也因為大法上訪被強行遣送)。2000年7月20日,白曉鈞再次去北京上訪,開始了被迫害致殘(腿折)直到迫害致死的悲壯經歷。當他兩年非法勞教到期時,已被迫害的極端虛弱的他,只因拒絕洗腦,在送「洗腦班」迫害兩個月無效後,直接再次非法勞教,直至被迫害致死。

目前進行的這場迫害,遭到國內外正義輿論的廣泛譴責。但江澤民、羅幹一夥並未停止迫害,而是更注意掩蓋真象,以至於許多人產生錯覺,誤認為迫害早已停止。白少華在北京的遭遇,正是邪惡迫害不打自招的鐵證。

海澱看守所010-62902266轉3500或3582; 海澱區清河龍崗路25號 郵編100085
看守所隊長 朱峰 010-82883420; 預審 62905258
所長白剛 010-62902266轉3502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萬壽寺派出所 010-68160546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 010-82519110 長春橋路15號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局長:張偉剛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政委:王聚成
主管預審 010-62902266-306室或轉3747(分機號)
主管白少華、季磊夫婦的預審員:朱正兵 總機010-62902266轉3719(分機號)
海澱分局紀委 010-82519180
海澱分局督察 010-82519210
相關電話:8257-1394; 8251 9142; 8251-9138; 8251-9212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 總機 65291114 信訪接待辦 65192396
中共邪黨北京市紀律委員會舉報電話 63841234
中共邪黨北京市委 總機 6512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