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堅心不移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修大法前,我就能雙盤半個小時。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後,有個同修說:你一開始真修就盤不住了。我不信,可實際還真是這樣,每天雙盤從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慢慢增多。有一次,盤了十五分鐘,就有往起飛的感覺,覺得自己在空中轉……。我不想飛,就平靜下來了。幾個月後我能雙盤一個小時了,那天騎自行車,感覺兩腿輕飄飄的。在這過程中,有時是哭著盤下來的,真是考驗人的意志。雙盤過半小時那一關時,我疼的喘氣聲都粗了,硬是不把腿放下來,一位阿姨(老學員)問我苦不苦,我笑著說:「不苦,沒得法的人才苦呢。」阿姨笑著點點頭。

二零零一年,由於邪惡的迫害,我的雙腳粉碎性骨折,腰椎壓縮性骨折,被邪惡中共的「六一零」、國安部門非法關押在醫院裏。邪惡為了儘快非法提審我,想盡辦法給我腰部做了手術,在腰上打了鋼卡、螺絲;雙腳拍片子後,醫生說骨頭是碎的,有一塊都碎的看不見了。就這樣了,可他們沒有給復位,沒再做處理,就原封不動給我的膝蓋以下全打了石膏。

躺在床上,我從未想過我會如何,就一個心思──修大法、煉功。記得那時有個護士說:別人一個骨頭壞了都疼得哭著不行,你這麼多骨頭壞了也沒見你哭。是啊,我確實沒感到怎麼疼,那一定是慈悲的師父承受了弟子很多的苦難。

不能站著,我就躺在床上每天煉功,單位安排來「轉化」陪護的我的同事說:「你是不是學過舞蹈,這動作這麼好看?」我說:「這是在煉法輪功呢。」邪惡「六一零」、國安的惡徒知道後來恐嚇,我告訴他們:這是我強身健體的方法。他們無奈,我依然每天堅持煉功。有空時,我就向醫生護士及身邊的人講真相,揭露邪惡暴行。沒幾天,「六一零」、國安就把我轉到了嚴密控制的監獄醫院,後來明白:邪惡之徒想的是儘快要所謂的口供。

在監獄醫院裏很苦,還有一種精神上的折磨,每天早晨聽到那鐵鏈「嘩嘩」作響,門一道道被打開,接著「六一零」、安全局的惡人輪番進來兇神惡煞般的恐嚇、威逼、非法審問。一連十天左右,直到我將他們的筆錄本撕掉為止。他們再不來了。看著他們的行為,只覺得可悲、可憐又可笑。我甚麼也不怕,在黑暗的監獄裏,我看見房屋上空護法神都在那坐著呢。

二十多天後,我可以坐起來了,我就開始煉第五套功法。因躺得太久,人有些虛,打手印時胳膊都在抖。腿被石膏裹著,只能散盤。這樣堅持了幾分鐘,但我心中非常愉快:可以坐著煉功了!同室有個人說:你一打坐就像蓮花一樣,真好看。

在這裏還先後來了其他四位女同修,都是被迫害極為嚴重的,有三位是為抗議迫害絕食多日被邪惡送進來的。在這裏我們一起背法、交流,一起相互鼓勵、反迫害,最終邪惡不得不先後放她們回家。

那時心中最難過的是自己學法太少。我想學法,我要出去,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能承認這迫害行為!

二十天後,我回到了家。那是春天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看著樹上嫩綠的小芽,我真感覺到了:「連宵風雨不須愁」,「數點梅花天地春」(《精進要旨(二)》〈解梅花詩後三段〉)。

幾天後,我堅決去醫院把腳上的石膏拆了。看著我骨瘦如柴、肌肉已經萎縮了的雙腿,醫生背地裏給我父親說:「家裏給買個雙拐,以後回家試著拄雙拐吧。」我知道後說:「不用,我只要每天堅持學法煉功。」

除堅持學法外,我從站開始,先煉第三套功法,一遍、二遍、三遍,我分三次才煉完。第一天、第二天……,煉功時間逐漸增長,腳的疼痛沒能動搖我的決心。一星期後,我從只能站一分鐘到能邁步行走了。

煉神通加持法時可難了,那個腳腕特別硬,一搬就疼得鑽心。第一週只能煉單盤,堅持十分鐘。能不能雙盤呢?後來我想,以前能雙盤,現在也一樣能雙盤,別被自己的觀念擋住了修煉的步伐。意識到了,可做起來真苦,硬是把腿雙盤了,撕心裂肺的疼啊,幾秒鐘都受不了,拿下來了,思想業也干擾:「這腳骨本來就沒復位,這雙盤硬搬上來,會不會影響恢復……,」馬上就意識到這不是我,是思想業的干擾,煉功是最好的。我分清了哪個是我要的,哪個是思想業是要清除的。

我從三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開始往上盤,只要有一天到了十分鐘,以後就不低於十分鐘。最後,我雙盤又能和以前一樣盤一個小時以上了。

除了肉體上的痛楚外,還有其它方方面面的苦難。有另外空間邪魔干擾的表現,有被邪惡矇蔽加上怕心作怪的父母的強烈干涉、打罵;丈夫也被邪惡非法迫害……。為阻止我修煉,父親三次與我斷絕父女關係,幾次要將我趕出家門……。我始終本著善念向他們講真相,力所能及做一些家務。後來,父母的態度有了很大轉變。

其間,「六一零」、國安、派出所、街道辦也不斷的來騷擾,只要來人,我就向他們講真相。有一次,幾個國安拿著收監令企圖將我再次非法關進監獄,我想起師父講法:「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是修大法的,誰也動不了我,我邊發正念邊義正辭嚴的正告他們,向他們講真相。在父母的聲援下,經過四個多小時的「大戰」,正義戰勝了邪惡,善念喚醒了他們的良知。他們收回收監令,停止了對我的進一步迫害。

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隨著學法和心性的提高,加上堅持不懈的煉功,就這樣,從受傷那天算起,四十天能走,兩個月能雙盤,三個月時,我就基本能活動自如了。現在,自然也能跑能跳了。

再苦再難,也沒動搖我對師父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和修煉大法的那顆心。這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段親身經歷,深深感受到師父的洪恩和洪大的慈悲,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威力。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