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修煉者親身的感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4日】我是97年末得法的,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深深的感受到佛恩的浩蕩,修煉的超常。我從小接受的都是共產邪靈的「無神論」,長大後,所學、所接觸都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對世上發生的一些超常的現象,都是麻木的排斥著。例如:氣功治病的超常和上百年前的和尚屍體至今沒有腐爛現象,是用現代的科學無法解釋的。

97年末有幸在親屬那看到一本書《轉法輪》,這本書深深的吸引了我,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通過這幾年的親身修煉,真正的感受到修煉的真實不虛。下面我把這幾年修煉中的一些心得與感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也希望沒有修煉的世人,看一看一個修煉者親身的體會,使你在這特殊的歷史階段,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感受到學法的重要

常人從小要上學,學習各種知識,修煉人也要學法的,學習師父的講法已達到明白不同層次的理。師父幾乎每次講法時都講要多學法,有一件事讓我真正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

我是以經營飯店為生的,一次飯店遷移,那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使我感到每天都很忙。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看書學法很少,偶爾看書心也靜不下來。那段時間我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壞,有許多該做好的事情沒有做好,有許多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有的員工也說:「你跟以前不一樣了。」在那段時間裡感到身心的極度疲憊。許多不好的思想也反映出來了。甚至有的時候頭腦中反映出放棄修煉的念頭。但是我明白,不能放棄修煉,那樣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心裏也知道要想改變這種狀態唯有多學法。

有幾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先放一放,把《精進要旨》和師父99年以後的講法都認真、靜心的看了一遍,每天儘量的多看書。就這樣,我發現許多不好的思想和壞觀念沒了,思想清靜了,頭腦中充滿了善念。發正念、講真象的效果也好多了,通過這件事使我真正的感到了學法的重要。對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有了更深的理解。

對發正念的感受

「發正念這個詞在過去是不這樣叫的,發正念這個詞兒在過去是不這樣叫的,過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那麼,我為甚麼把它叫做發正念呢?因為你們是大法修煉,一切都應該是最偉大的、最純淨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功能其實是生命的本能,層次越高本能越能充份發揮出來;相反,層次越低本能越難以發揮或難以充份發揮。根本原因是從宇宙的最高層到宇宙的最低層是一個越往下生命與所在境界的一切所含有物質的比重越大、粒子顆粒越大、生命的負重越大,越往下生命的本能(功能)被物質本身抑制得越多越重越不能起作用,這就造成了層次越低能力越小的原因。到了人的空間,生命的一切本能已經都被掩蓋了,本能(功能)發揮不了作用,所以人幹甚麼、想得到甚麼,就得完全使用物質構成的肢體勞動才能得到想得到的。」(《甚麼是功能》)

2001年時,師父告訴我們可以發正念制止惡人行惡,當時我並沒有太接受,沒有認識到自己也有功能。但是我憑著對師父的信,堅持著發正念。記得我第一次立掌發正念的時候,心裏真想笑,並不認為自己這樣做能起到清除邪惡的作用。但是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改變了態度。

有一次我給鄰居講真象、放「天安門自焚」真象影碟,被別人告訴了派出所。我和妻子被迫放棄了飯店、放棄了家,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在當時我們沒有太多的悲傷,只在臨走時,幾歲的孩子哭著拽著她媽媽的手不讓走時,我們忍不住也掉下了眼淚。我們並不後悔因給鄰居講真象而失去了這些,只是為舉報我們的那個人感到遺憾,他在無知中害著自己,在幫助著邪惡。

在家鄉暫時講不了真象了,我們就到遠方親屬那講真象。有許多人不理解我們大法弟子為甚麼一定要講清真象,甚至有些人說我們在搞政治,其實不是。師父在《在北美大湖區法會的講法》中說:「我們在向世人講清真象的這個問題上,大家做得很好,同時我告訴大家,這件事情也是偉大的、慈悲的。看上去我們把一個傳單給了一個常人,看上去我們把一個真象講給了常人,我告訴大家,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麼我們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因為在大家講清真象過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們的罪,同時還度了他。這不是說明你們做了更慈悲的事嗎?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嗎?大家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在最邪惡的表現最猖獗的時候,我們還能夠這樣慈悲,這是最偉大的神的表現,在我們最痛苦的時候,還能夠挽救別人。(鼓掌)這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參與常人的事,因為我們在揭露邪惡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沒有錯。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個人的目地,更不是為了常人甚麼組織,而是為了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是為了讓他們停止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

  其實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過去根本就不管你常人中怎麼想。你想我好、想我壞,那都是常人的想法,對修煉人來講無所謂。誰管你常人怎麼樣?修的是我自己,人修圓滿了走了,常人愛怎麼樣怎麼樣,有罪了那人就去承受,不行了就進入歷史的淘汰好了,過去就是這樣。我們今天大法弟子所表現的慈悲,是過去任何生命在修煉中都沒有做到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最偉大的慈悲者,在人類社會任何環境當中都是最了不起、最慈悲的,對生命都是有好處的。」

因此,我們要給世人講清真象,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幾個月後,我們又回到了家鄉,但那時白天不敢在家,晚上天黑了才回家住。有一天晚上,我們正在家裏看書。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以為是親朋來了,就開窗問是誰。這時樓下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手指我說:「看,他家在那。」我一看,兩個人我都不認識,這時才明白他們一定是派出所的人。關上窗戶我和妻子、父親商量怎麼辦?父親說:「我們發正念,不讓他們上來。」父親、母親也都修煉好幾年了,父親以前身體不好,通過幾年的修煉,多年的疾病沒了,身體比年輕時還好,那時對於發正念他的狀態比我好。父親、母親、妻子和我四個人都盤腿坐下立掌發正念。發正念大約有半小時,那兩個人真的沒有上來。這件事讓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從那時起,我只要有時間整點都發正念,派出所的人再也沒有來過。

從那以後,我非常重視發正念,也越來越多的感受到了正念的作用。我和妻子又開了一家飯店。有一次,我請員工們聚餐,打算吃飯時給他們講真象,我就在心裏發正念,讓飯店吃飯、喝酒的客人們快走,沒過多長時間,所有的客人都走了。員工們說:「真怪了,每天這時都有很多客人,今天咱們出去吃飯,一個客人都沒有了。」當然他們不懂,但我明白那是正念起的作用。正念強的時候,在方方面面都能體現出他的威力。例如:講真象時發正念對方容易理解、明白,反之就不一定接受,甚至有的還極為反對;發真象資料之前發正念,資料發的會很順利,反之則很難順利。

今天寫出我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僅以此來證實大法的真實不虛。希望已了解大法的人,守住你那正信的一念;還不了解大法的人,也希望你不要隨意誹謗大法,你不相信的不一定不存在,應主動去了解大法。中國有句話叫「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我相信了解真象的你,一定會幫助善良,幫助正義,從而使您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是我一個大法弟子的心聲,一個大法弟子的心願。

祝天下蒼生選擇善良,永遠幸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