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聞(1)(廣播)

【明慧網2005年11月29日】

RM格式在線收聽(10分0秒)RM格式下載(3.3MB)MP3格式下載(9.3M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內容:
王守慧、劉博揚母子二人兩週內先後被迫害致死
貴州省中八勞教所所謂的「育心學校」的殘暴
黑龍江省呼蘭監獄殘酷摧殘法輪功學員 一死多人重傷
中南建築設計院工程師葉浩屢遭迫害去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守慧、劉博揚母子二人兩週內先後被迫害致死 (男播音員)

57歲的王守慧,是長春市宋家辦事處的一名正科級幹部,她有一個兒子叫劉博揚,今年28歲,畢業於吉林省醫科大學,在長春市前衛醫院當大夫。王守慧一家三口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全家人身體健康,幸福和睦,特別是劉博揚為人仁義厚道,尊老愛幼,在單位裏是大夥公認的好人,工作連年都是先進。可是在1999年7.20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他們一家人的悲慘命運就開始了。

2005年10月28日下午,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倆在去一位朋友家的路上被警察跟蹤綁架,被劫持到長春市寬城公安分局,後又押至綠園公安分局刑訊。。母子倆遭到酷刑折磨,當晚八時,劉博揚就被迫害致死,不到二週,王守慧也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害死的時候還不知道兒子已經被迫害致死了。

王守慧在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就因去北京上訪,兩次被非法勞教。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曾遭電棍酷刑八次;被迫白天幹活,夜間站著不許睡覺長達五天五夜;並多次被綁在死人床上,有一次被捆綁在床上用兩根電棍同時電擊一個多小時,全身及滿臉沒有一處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才釋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綠園區正陽派出所綁架,並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蒙面帶到長春淨月潭的淨月山上私設的刑房上刑坐老虎凳兩天一宿。期間遭受各種酷刑折磨:惡警用兩根電棍同時電擊王守慧的乳房等處;三個男子同時拳擊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處,致使王守慧左臉面頰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後肺部感染,在送公安醫院住院期間,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強行輸液,不讓上廁所,強行插導尿管又不護理,五天五夜不准動,致使她後來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綠園區分局政保科綁架至正陽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綁成一個團捆了一宿,後被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手銬與腳鐐連在一起銬了十八天,並被野蠻灌食一個月。後來王守慧又被送往省公安醫院固定四肢強行輸液,灌食30多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才放她回家。在正陽派出所,幾個惡警對劉博揚殘酷折磨,拳打腳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繩,頭上套塑料袋,上大掛,把劉博揚的雙臂背到後面,然後用手銬將人雙手吊銬起來,身體懸空,並且來回悠盪或向下拽雙腳。當時惡警苑大川還叫囂說:「法輪功我也打死過幾個,打死你們我不用負任何責任!」

劉博揚死時頭部有三處鈍器打傷的痕跡,同時腿骨肋骨骨折,肺內有積血。
王守慧死時兩眼窩被打的黑紫,左耳內有血跡。但警方卻謊稱劉博揚是「從六樓跳下自殺」,王守慧是死於「心臟病。」

貴州省中八勞教所所謂的「育心學校」的殘暴 (女播音員)

貴州省中八勞教所是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有多少人在這裏被迫害致死致殘?無人能知。然而江氏集團卻將這個魔窟附以美名掛牌叫「育心學校」。讓我們來看看它們是如何所謂「育心」的。

中八勞教所五大隊二中隊是男隊,被關押者長年累月的勞動,有很多人被逼得連續五、六天不准睡覺的幹活,這裏沒有星期天,也沒有法定節假日。近年來的工作主要是是幫珠海一家集團公司製作出口彩燈。

據前來指導工作的員工透露:該集團公司的工廠用機器焊接燈泡,每人每天最多只能夠焊接2500個。而勞教所原二中隊隊長塗重久下達的指標卻是每人每天手工焊接燈泡要超過6000個,這種超負荷的無休止的勞役使人身心備受摧殘。這些人中年齡小的只有十四五歲,老的已有七十四、五歲,但承受同樣的勞役。

在冰天雪地的時候,不管老幼只能洗刺骨的冰水,無論春夏秋冬晚上下班回來時沒有水洗,因為下班前水龍頭就被下掉了,電燈也被關掉,只能摸黑去睡覺。每餐吃的僅是一兩面粉煮的麵巴。

在少的可憐的休息時間裏,因為有成群的臭蟲叮咬難以入睡。床柱的一個小洞中就捉了250多個臭蟲。法輪功學員處境就更難,室內床位僅寬70公分左右,每個法輪功學員被安排同一個包夾監控人員睡在一起,哪怕這個包夾的人一身疥瘡也要這樣,致使法輪功學員夜間也得不到休息。

在勞教所,除了法輪功學員之外,其他人有吸毒、販毒、偷盜、搶竊、打架、賣淫、侵吞公司財產等多種原因入所的,這些人在社會上被公認是壞人。然而江氏集團卻利用著這一批壞人看管著修」真、善、忍「的好人;利用這批地痞流氓採取各種邪惡的迫害手段,來「轉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心為他人著想的法輪功學員;這個邪黨不是比這些流氓惡棍更壞、更惡嗎?這樣的」育心「學校,只能把好人「育」成壞人,把人「育」成鬼,把惡人「育」成更凶殘惡毒的禽獸!

黑龍江省呼蘭監獄殘酷摧殘法輪功學員 一死多人重傷 (男播音員)

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每天被強迫參加超負荷勞役,經常遭到獄警的毆打。吉林省白城鎮的法輪功學員劉宇關押期間,在患了嚴重的肺結核後,仍被強制勞動,並屢遭毒打,於2005年4月7日,被迫害致死。

九大隊二中隊的獄警劉凱、王劍兩人以毒打法輪功學員出名,常叫囂:「不加班,打斷腿。」被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勞動在12到15個小時以上。

2005年11月2日,法輪功學員李大傑被四大隊獄警喬福林毆打成重傷,被送往醫院搶救。

呼蘭監獄從獄長、政委到各監區的監區長、教導員直至各分監區的指導員,分監區長和教育改造科的警察,均在這場迫害中充當了積極的角色。警察把法輪功學員強制送到集訓隊進行慘無人性的迫害,如坐鐵椅及上大掛,長達20天之久。9月份,哈爾濱的法輪功學員張廣利被迫害昏迷7天7夜,阿城的齊鳳臣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大慶49歲的錢厚民被獄警打的下肢不能行走,生活現已不能自理。

中南建築設計院工程師葉浩屢遭迫害去世 (女播音員)

湖北省武漢市中南建築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葉浩,被非法勞教,屢遭迫害身心受傷,於二○○五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世,死時年僅35歲。

葉浩在二○○○年十月初到北京上訪時,被警察強行收走現金5000元和5000多元的銀行存錢卡;後流離失所。二○○一年三月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兩年,遭受到種種迫害。

勞教所管理人員採用長期不准睡覺,高負荷勞役,吊銬在鐵窗上,不許大小便等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有的學員長期每天只能睡二三個小時,有的人甚至長達一個月不准上床睡覺。二大隊隊長周厚順、陳勇還縱容勞教人員毆打法輪功學員。葉浩處於這種環境中,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二○○三年二月,葉浩從勞教所釋放回家,被所在單位武漢中南建築設計院開除公職,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街派出所扣押他的戶口和身份證,使他無法找到工作,失去經濟來源。同時警察還對他進行盯梢、監控和騷擾。葉浩的母親也是法輪功學員,自九九年七二○後八次被綁架關押,致使葉浩長期忍受巨大的精神痛苦。在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下,葉浩於二○○五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開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