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水染松江 中共再撒謊(圖)

——松花江重度污染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29日】(明慧記者梅潔綜合報導)從2005年11月下旬,松花江因化工原料苯重度污染,沿江兩岸的許多民眾面臨離開家園的選擇。

福建《海峽都市報》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哈爾濱市政府官員在吉林化工廠爆炸後不久就知道江水受污染,但以事件可能引起恐慌為理由,開會後決定隱瞞真象,對外宣稱停水只因「維修管道」,同時命令一萬名武警進入戒備狀態,提防「社會不穩」。最終因為理由牽強,「紙包不住火」,當局才公開真象。

高精度圖片
(松花江流域被污染的地區,紅色表示已被污染的區域,而綠色表示污染流將流經的區域。)

被苯污染的松花江水從發生爆炸的吉林省吉林市到達哈爾濱之前,已經流過了兩個省份的八個縣市約五百公里河段,但是,卻沒有聽到中共傳媒發布任何關於這些地區水污染給群眾生命安全造成損失的消息,也沒有採取任何應急措施,保證人民的生命安全。中共的撒謊直接導致人民生命的危難。

中共撒謊成性。六年來,幾乎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國大陸的消息傳到海外,不斷的讓中共掩蓋的另一個驚天黑幕呈現在世人的眼前──上億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血腥迫害。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惡黨打壓善良、製造謊言、掩蓋迫害真象的手段六年來一刻都沒有停止過。迫害一直在發生,但是中共從來就沒有承認過迫害的發生,對國際社會一再宣稱對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是「春風化雨」。是「春風化雨」還是「淒風苦雨」,還是讓我們用事實來說話吧。

* 大法洪傳清流湧 松江萬戶益身心

美麗的松花江途經吉、黑兩省。作為中國東北的象徵,這條母親河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兩岸人民。

如果我們將歷史翻回到公元1992年春,就會發現象中國的其它地區一樣,法輪大法像一股強勁的清流,也流傳到了松花江沿岸的千家萬戶。大法洪傳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下面的圖片是99年7月以前,松花江流域部份地區群眾的大規模煉功場面,從煉功者不同的裝束和年齡,我們可以看出,他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行業和年齡層次,對真善忍的共同追求,使他們走到一起,無論嚴寒酷暑不斷的在實踐中昇華身心;從修煉者平和靜穆的集體煉功中,我們可以看到法輪大法歸正、淨化人心的強大的精神力量。

圖1:98年8月份哈爾濱學員紀念師父來哈傳法四週年


圖2:萬名大慶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1998年,大慶,黑龍江

圖3:99年5月黑龍江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在東門廣場集體煉功


圖4:吉林市1999年7.20之前的煉功場面

圖5:吉林省榆樹市1999年7.20之前的煉功場面


圖6:長春大法學員在1999年冬運會期間洪法煉功


圖7:長春法輪功學員1998年4月19日在市區煉功的照片

圖8:99年前長春市文化廣場(即原長春地質宮)大法弟子集體煉功場面

* 松江流域地區是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大規模在中國打壓法輪功。從明慧網公布的統計數字看,黑龍江和吉林省是全國迫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迫害致死的人數分別居全國第二(黑龍江342位)和第四(吉林325位)。而松花江流域地區幾乎都是迫害最嚴重的地區。包括:吉林省吉林市、長春市、九台市、榆樹市、松原市等,以及黑龍江省大慶市、肇源縣、綏化市、肇東市、哈爾濱市、雙城市等地。

下面是幾個突破封鎖,近期傳到海外的松江流域上的迫害案例:

明慧網2005年11月21日報導,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李業泉,現年38歲,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就職於大慶市射孔彈廠。法輪功遭非法鎮壓的六年來,他被單位停發工資;多次遭綁架;漂泊流離。如今李業泉在大慶勞教所慘遭迫害,他抗議非法關押已絕食絕水57天。每天24小時戴手銬、腳鐐、插鼻管;惡徒王英洲夥同犯人多次將一斤多的白酒強行灌入其口中;向其口中吐痰;被澆涼水;每天3次遭遇野蠻灌食;食道已被插爛;已身患肺炎和神經紊亂綜合症;體溫僅有30度;身體顫抖、極度虛弱;白血球高達2萬;多次昏死、生命垂危……

現在被非法關押的雙城大法弟子黃彥珍,女,62歲,家住黑龍江省雙城市溫馨小區。修煉法輪大法前,多種嚴重疾病,修煉後,所有病不治自癒。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她多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不平,在當地講真象,揭露謊言,曾多次遭到惡警綁架,並被超期關押和非法勞教。2004年10月8日,黃彥珍與另一位大法弟子在車上講法輪大法真象,兩人被五家鎮惡警綁架。她們後來被雙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18日,十天之內法院批捕,20日被關押在雙城第二看守所。10月26日,沒經過開庭,更沒有走任何法律程序,兩人被非法判刑7年。

綏化勞教所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非法關押大法弟子,使用電棍、向眼睛裏抹辣椒水、肛門中塞辣椒、灌食、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大慶大法弟子戰音閣(60歲),張斌(38歲),安森彪(38歲)於今年3月15日被送進綏化勞教所,他們堅定信仰,不向邪惡妥協。勞教所對他們施行「攻堅戰」,持續三、四天,每天晚上九點多勞教人員都睡覺以後,將他們提出去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錄像。戰音閣、張斌、安森彪被惡警們拳打腳踢,戰音閣的皮膚被電棍燒焦,但他們對法輪大法的正信絲毫沒有動搖。

安森彪在進綏化勞教所之前就一直絕食反迫害,綏化勞教所對安森彪插胃管灌食,一直不拔,又幾乎24小時把安森彪的手銬在鐵床上不得動彈,安森彪被折磨得皮包骨、極度虛弱躺在床上。2005年6月1日開始,惡警們暗中授意包夾普教人員對安森彪進行摧殘、折磨,陰謀將其虐殺致死。勞教人員李雲龍心狠手辣,對大法弟子迫害從不手軟。李雲龍對安森彪用力踢打、用腳後跟猛刨安森彪胸口,致使安森彪吐血,又往他的眼睛上抹辣椒水,安森彪被辣得睜不開眼睛,李還極其邪惡的往安森彪的肛門裏塞辣椒。安森彪絕食多日,生命垂危。

自2004年初,哈爾濱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紛紛脫下勞改服,不點名報數,不承認犯人身份,抵制迫害。她們被送入禁閉室關押長達五、六個月,有的甚至更長時間;不讓及時上廁所,經常出現被犯人罵的情況。明慧2005年11月23日報導了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傳出的消息:「在監區內的大法學員承受的更大,上吊扣(把手反扣,吊掛在上下鋪的上鋪床頭,床頭過頭,雙腳不許著地),不許睡覺,坐在水泥地上長達三、四個月。2004年9月份有法輪功學員被吊掛3個多月。八監、五監、一監、九監都用過此迫害方式。八監區的法輪功學員2004年為配合被關在小號的大法學員出小號,有些學員絕食多次,長達一、二個月,裏玉書絕食6個多月。

九監區是最邪惡的監區。2004年3月12日,九監區成立了邪惡的轉化學習班,並在6月份把其它監區的法輪功學員調入九監進行迫害,用強制與洗腦相結合的方式,在男犯曾經住過的樓裏,打法輪功學員。四、五個人按著學員從頭打到腳、不許睡覺、放電視錄像;法輪功學員背法就粘嘴,還把手與頭綁在一起,過程中犯人不斷的罵,甚麼語言髒罵甚麼,犯人還用腳踢法輪功學員的小便處,拿笤帚打學員的頭、腳;全身坐在法輪功學員背上不斷的辱罵,毒打。」

2005年11月23日明慧網報導:吉林省長春市大法弟子王守慧和兒子劉博揚於2005年10月28日被長春市寬城公安分局抓捕,劉博揚於當晚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刑訊後馬上轉到雙陽看守所,11月10日,家屬被電話告訴「王守慧因心臟病死於中日聯誼醫院」。據知情人透露,王守慧的遺體兩眼窩就像熊貓的眼睛,特別青,左耳內有血跡。兩週內,母子雙雙被迫害致死。目前兩人的遺體都在朝陽溝冷凍點冷凍,說是等法醫的報告,完事後火化。

吉林市永吉縣大法弟子於樹金被鐵北監獄非法監禁迫害一年多,目前被迫害致肝硬化腹水,全身浮腫,腹部腫大,不能進食,呼吸困難,生命危在旦夕。

圖9: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部份酷刑(演示圖)

經查實,至少7名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裏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酷刑施暴的手段很多,其殘忍、狠毒、沒有人性的迫害是善良的人們想都不敢想像的,他們極盡各種駭人聽聞的非人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許睡覺,罰站,罰蹶著,拳打腳踢,棒打火烤,水澆冰凍,烈日曝曬,上警繩,電刑等等。

下面是吉林監獄(吉林市)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的部份酷刑。


圖 10 :上固定床後腰墊立起來的床板或墊汽水瓶子(演示圖)


圖11:上抻床後用小皮錘敲打(演示圖)

「固定床」:2002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間,在吉林監獄五監區十號監舍,發生了殘忍的一幕,法輪功學員鄭衛東因堅決反迫害,在五監區警察林志斌的指使下,對鄭衛東採取二十四小時監管,不許睡覺長達7、8天。獄方再度出新招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九監號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設立了一個固定床,鄭衛東被強行綁在了固定床上,獄方指使犯人問鄭服不服,鄭不理睬,就把汽水瓶子和床板立起來,放在腰部長達5天之久摧殘鄭衛東。

法輪功學員王君成曾被固定了30多天,張宏偉被固定了58天;李德海被上固定床一天半,舌頭都咬破了;白野也被固定床固定了15天;曹洪彥被上固定床被抻,後雖從床上放下,卻常常半夜疼醒;王洪亮被上床固定床加壓四個小時,半個月後才出號;譚秋成被押入「嚴管」「固定」,三天後「大抻」,被固定37天後轉入小號,繼續固定10天,身體變成了皮包骨,手腳被凍傷;法輪功學員雷明、張宏偉、王鳳才、張文、鄭剛、梁振興、唐雨強、王晶、劉昭建、張春雨等都曾遭受過「固定床」的殘酷迫害。


圖12:上固定床後腰墊立起來的床板或墊汽水瓶子(演示圖)

「上枷鎖」:就是將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塞進床下,坐在水泥地上,掀開床用床板狠狠的夾住脖子,上面只露出頭部,根本一點不能動,逼迫學員妥協。如不放棄信仰,刑事犯人用手、拳、床板可任意毒打學員的頭部,被打的學員因脖子被卡住、全身不能動,只能等著挨打。有的被打掉牙,有的被打得鼻青臉腫,再不寫決裂書就送小號或「嚴管」加重迫害。


圖13:獄方自製枷鎖,把堅定學員塞進床下,用床板猛砍學員頭部(演示圖)


圖14:獄方指使犯人毒打學員(演示圖)

酷刑「坐床」就是坐在一種很小的帶楞的凳子上,必須腰直頸正,稍有晃動,就會遭到毒打,經常有不放棄信仰的學員的臀部坐爛,露出骨頭。每天除了吃飯、大小便外,其餘的時間就是伸腿靜坐在硬板床上,從早上7點到晚上10點,並且床上不准許鋪任何東西,同時還強迫背監規,限制時間必須會背。如果再不妥協,就改為坐木棍或木板條,用不了兩天臀部就坐破了。

法輪功學員進入「小嚴管」後就坐在木板鋪上,雙腿伸直與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許有絲毫的晃動,否則就遭到看管人員的暴力毒打。從早上五點三十分鐘一直坐到晚上七點二十分,除了吃飯外,上廁所也是有時間嚴格限制的。這樣幾天下來,屁股上就會磨出血泡,連路都不能走,緊接著就是逼迫學員寫「四書」。所謂的「四書」就是: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雲慶彬不寫「四書」,警察連續不讓他睡覺。


圖15:帶楞的凳子(演示圖)


圖16:坐帶楞的凳子,再遭犯人毒打(演示圖)


圖17:帶楞的木板鋪(演示圖)


圖18:坐帶楞的凳子,遭犯人用床板猛砍(演示圖)

根據「天人合一」的理,天災往往因人禍而起。六年來,中共對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的持續迫害,不但給包括松江流域在內的全國的百姓帶來直接的傷害,同時,對社會整體道德觀念、國家資源和生態環境造成的損失更是無法估量。

謊言總會被揭穿,從SARS到松花江污染事件,從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到封鎖掩蓋對法輪功滅絕性的迫害,隨著一個個謊言被揭穿,人們也會越來越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