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平安台勞教所酷刑種種(二)(圖)


【明慧網2005年11月21日】平安台勞教所自99年7.20以來,是甘肅省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主要場所之一,先後關押了幾百名大法弟子,許多惡警,吸毒人員用盡了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迫害方式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正信,這其中包括:長期剝奪睡眠、加重勞動任務、長期的精神折磨,各種各樣的酷刑及毆打,栽贓陷害、造謠、加刑等多種方式。六大隊惡警李文輝經常說:哪個法輪功學員不聽話,我辦法多的是,我在你床鋪下塞上幾篇經文,就可以讓你延期半年,一繩子捆下去吊十分鐘,就讓你生不如死。

9. 「蹲姿銬」:雙手朝後銬住,掛在牆或高低床的某處,受刑者站不起也蹲不下,腰腿手臂酸痛。

10. 「踢小腿,穿心腳」:

①用力踢小腿外側,致使受刑者走路困難。

②受刑者蹲或坐,施刑者猛踹受刑者心口處,致使受刑者呼吸困難,兩眼發黑,嗓子發甜,嘔吐,心口青紫。

11. 「吊床」:雙手背銬於床頭,兩腳拉直綁或銬在另一張床的床頭,身體離地。施刑者用腳踹床,使距離逐漸加大,使受刑者全身筋、骨節被拉開,痛不欲生(手腕、腳腕潰爛)數月後仍手腳麻木。

12. 「撐吊」:兩手伸平分別吊在身體兩側的床上或大字形連續10天,除吃飯一天一次上廁所放下來,受刑者10天不讓閉眼,身體直立。放下來後,渾身酸痛,兩眼青腫,看不清東西,甚至出現幻覺。

13. 「跨板凳」:大法學員兩腳間放2個或3個小凳子長時間站立,雙腿筋肌肉酸痛。

14. 「筷子鑽手」:大法學員兩手指間夾一根筷子,一人捏緊兩指,一人用雙掌轉動筷子。指間肉爛,再換兩指間,受刑者痛徹心肺。下來後雙手手指潰爛,疼痛不能抓物。潰爛處長好後,麻木感幾個月後才能恢復。

15. 「撞頭」:兩人抓住大法學員兩臂,用力往牆上撞。受刑者眼冒金星,頭痛欲裂,頭頂青腫,還會出現耳鳴,一個星期才慢慢恢復。

16. 「堵嘴暴打」:將大法學員雙手反綁於背後,嘴裏用臭襪子堵住,然後任意毆打,受刑者全身青腫。

平安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的手段還有:「長期剝奪睡眠」,每天只讓睡兩個多小時,白天照常出工,連續1~2個月繁重的勞動,睡眠極少,時間有長,大法學員身心極度煎熬;「軍姿體罰」,不讓出工練走、跑、正步及分解動作。有時一個踢腳動作站很長時間不讓動,然後再換另一條腿,每天訓練6~7個小時。動作不規範,施刑者任意辱罵,大法弟子往往雙腿酸痛;所謂的「全組開會幫教」,名為幫教實為人格侮辱,大多數吸毒人員在隊長的授意下,對大法弟子進行辱罵;所謂的「全隊上教育課」,實則是隊長們對大法師父及學員的肆意侮辱,並散布謊言挑起吸毒人員對大法弟子的仇恨。

平安台勞教所惡警用盡了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迫害方式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馬躍芬剛入所,便被惡警徐萬軍、連進財指使惡人馬成林等幾人把馬躍芬的腿打骨折,在未治療的情況下逼其出工勞動一個星期。後見馬躍芬的腿越來越腫才送勞教醫院治療。後來馬躍芬的家人來探視時見此情況就對徐、連他們說:「如果馬躍芬的腿是你們打斷的,我就跟你們沒完」。連進財害怕馬躍芬家人告狀,找他聲稱「是上邊指示幹的,你出去了可千萬別告我,我也是拖家帶口的。」馬躍芬說:「你們誰也脫不了幹繫,幹了壞事一定會遭報應的。」

連進財在擔任三大隊二中隊中隊長期間,曾迫害過許多名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卑鄙。連的妻子胡某某在擔任女隊中隊長期間,經常迫害法輪功學員,把學員侯有芳毆打致死後,謊稱侯有芳是逃跑時摔死的。當時有幾名老鄉看到打侯有芳的場面。平安台管理科就花了幾百元錢買通了這幾名老鄉作偽證說是摔死的。後來我們隊在地裏幹活時,聽女隊一名知情人談及此事,才知事情的真象。後來胡某某被撤去中隊長的職務。

由於法輪功真象逐漸的被社會各界所了解,法輪功學員被轉入六大隊後,惡警們的迫害便由公開轉入秘密,他們打著「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逐漸轉入精神的迫害,但是氣急敗壞時也會撕去偽善的面孔,暴露出邪惡的本來面目,背地裏指使吸毒人員毆打法輪功學員,有時把法輪功學員弄到單間裏,用銬子吊起來,折磨一陣子,再放下來。被折磨了幾天的法輪功學員,身體、精神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且連渴帶餓,惡警著時裝作一副十分同情的樣子,施以小恩小惠,比如:讓吸毒人員給被折磨的學員揉揉胳膊,或端來一碗煮好的方便麵等欺騙,在這種情況下,有的學員就被偽善矇蔽,違心的妥協。

六大隊教導員徐萬軍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網上被曝光,不以為誡,反以為榮,經常以上「教育課」為名,散布謊言,公開挑起吸毒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六大隊副大隊長王某某(又稱王大炮)迫害法輪功學員,被不法人員認為「有功」,由普通隊長提升為副大隊長,從升職之日起,他便把迫害法輪功學員作為升遷的手段,經常辱罵法輪功學員,曾多次迫害原四大隊、現六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六大隊指導員韓喜明,曾經參與迫害原三大隊二中隊的學員,多次公開辱罵、迫害法輪功學員。六大隊李文輝主管迫害法輪功,經常說:哪個法輪功學員不聽話,我辦法多的是,我在你床鋪下塞上幾篇經文,就可以讓你延期半年,一繩子捆下去吊十分鐘,就讓你生不如死。法輪功學員白貴祥因堅持信仰,遭到李文輝讓開所謂的「班組會」侮辱。

法輪功學員司永前被管教和互監用手銬把兩手銬在兩邊的床上吊成「大」字形,連續十幾天,放開後,雙眼清腫,看不清東西,並出現幻覺。互監馬成祖經常在眾人面前辱罵司永前,動不動就是拳打腳踢,司永前總是報以一笑,後來就連吸毒勞教人員都說:「這個人太善良了!」大法弟子陳剛連續4個月被折磨每天只讓睡2個小時的覺,白天照常上工,回來後坐在屋角不讓動地方。

勞教所管理科來隊裏調查有無牢頭獄霸的現象,有無隊長打罵學員的現象,大法弟子王淑坤在調查表上寫道:這些現象經常有。結果被隊長罰走「正步跑步、立正」,每天6、7個小時,持續一個多月,原來勞教所管理科和隊長們完全是「蛇鼠一窩」。

所有大法弟子在非法勞教期間,行動上沒有自由,就連上廁所也必須跟互監打招呼,班組長、司防員在隊長的支使下任意打罵大法弟子。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經常被敵視,大法弟子如果講真話,隊長就會讓互監司防員把大法弟子弄到審訊室折磨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