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惡警趙爽的有恃無恐看邪黨的嗜血本性

【明慧網2005年11月16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第五大隊的隊長趙爽,在對大法弟子長期的迫害中,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他之所以敢於如此作惡,顯然憑的就是中共惡黨與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實施的群體滅絕政策,他張口閉口就是: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個表,寫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勞教所有死亡指標。從他身上也印證了惡黨的嗜血本性。下面寫出的只是他的血腥罪行的一部份。

對所有剛被送進五隊的大法弟子都要先進行一輪殘酷的迫害。

1,2004年2月2日,從外隊調來三位大法弟子:張祥富(現已被迫害致死)、楊文傑、另一大法弟子姓名不詳。他們剛來到五隊後,趙爽說他們三人看他的眼神不友善,伸手就打了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一個耳光。大法弟子問他為甚麼打人呢,這時趙爽和在場的五大隊的教導員、副隊長、管教及所有掛銜的普教犯人呼啦就上來二十多人,對這三位大法弟子瘋狂的拳打腳踢,將這三人暴打到滿身滿臉都是血,仍不放過,又將這三位大法弟子拖進小號,關了禁閉、坐鐵椅子。無論白天晚上只要趙爽有時間就拿著電棍對這三位大法弟子進行電擊,有時他玩累了,就讓打手李春龍繼續用電棍電擊他們三人,也不知電擊了多少遍。張祥富連坐了半個月的鐵椅子,直到三個大法弟子都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才依次解除禁閉。但是還要他們三人參加繁重的體力勞動。趙爽不放過楊文傑,經常用電棍電擊他。

2005年3月中旬,哈工大教師李國友剛到第五隊,趙爽用手托他下巴問話,李國友說「幹嘛呀」,就被趙爽打嘴巴並用電棍電擊。大法弟子郝運輸也被他電擊。

2、勞教所中的警察「五條」禁令,對他來講就是廢紙一張。他上崗時每天中午、晚上必喝酒,喝得站都站不穩,晃晃噹噹,眼睛直勾勾地,滿嘴甚麼髒活都能說出口。2004年端午節那天,趙爽從中午吃飯就開始喝酒,喝到晚上8點。8時30分時給大法弟子開會,一邊罵人,一邊打大法弟子耳光,拿電棍逐個電擊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皮肉都被電焦了。直到夜晚11點40分趙爽「盡興」後才收場。

3、惡警趙爽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是「推」、「掰」 、「撅」。「推」就是騎在你的後背上,把你的胳膊畫圓圈像划船式的推來推去,推到極限為止,推得骨縫直響;「掰」就是將你的兩腿掰到極限,「掰」有時覺得不過癮,再來個像撅豬肘子式的來個「撅」。大法弟子高科、李守田都被他這樣殘酷的迫害過。過了一年多,二人走路還一瘸一拐的。可見其迫害的凶殘程度。

2004年7月中旬的一天,趙爽拿了一條褥子來到學員幹活的車間,把褥子鋪在地上,然後逐個問大法弟子服不服,想不想「碰」一下。他就是這樣經常找岔用「推」 、「掰」 、「撅」電擊等殘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4、強迫大法弟子寫三書。趙爽指使、命令惡人打手(普教犯人)齊昆雷、楊雷、李春龍、王德軍毒打大法弟子,並強制大法弟子寫三書。一次將大法弟子張思遠打的屎尿都拉到褲子裏。趙爽、教導員王凱、副隊長強勝國等惡警強迫大法弟子周培紅寫三書,給周培紅坐鐵椅子,並用電棍電擊,命令惡人齊昆雷等打手,無論白天還是晚上每天24小時的折磨周培紅,不讓睡覺,一打瞌睡就用條帚打周的頭或傷口處。

5、長林子勞教所把大法弟子當成了掙錢的機器。以趙爽為首的惡警、惡人強迫大法弟子超時、超負荷幹體力勞動,幹髒活、累活。每天早上5點起床就得幹,一直幹到夜晚,9-10點能收工是早的,有時幹到晚間11點或零點,甚至次日清晨,動輒就以抗拒管理為由任意打罵、電棍電擊或坐鐵椅子等手段迫害。要是趕上趙爽值班,且當天心情不順時,那就說不定幹到甚麼時候了。就連惡人董和濱(五隊車間帶工)、李曉東(五隊帶牌者)都可以隨意給大法弟子加重勞動量,對大法弟子隨意打罵。用趙爽的話說:只要不打死就行,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個表,寫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勞教所有死亡指標。

6、2005年復活節那天早晨,大法弟子孫培臣、李慶榮、張風田、徐國祥在食堂內高喊「法輪大法好」。那天是週一,趙爽和幹警都上班。他們把孫培臣叫去,強令其脫光衣服,趙爽手套上塑料袋,抓住孫培臣的生殖器使勁拽、捏,然後騎在孫培臣身上「推」「掰」,另一惡人拿電棍電擊孫培臣,二人累了休息一會後,又用電棍電擊孫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之後趙爽繼續對孫培臣「推」「掰」,直到趙爽累得不行了為止。之後強迫孫培臣光著身子到大法弟子幹活的車間檢查反省。大法弟子宋國華實在看不下去,剛站起來就被強行拉走,也是被強行脫光衣服一頓電擊,「推」「掰」後當時腿就被掰傷。張風田同樣被迫害,李慶榮被調到了第一大隊。

7、趙爽經常對大法弟子說:拿(是指他可隨意用任何手段折磨迫害大法弟子)你們就是玩,劃你們就是船兒(指騎在身上「推」「掰」做划船的動作),還說甚麼人性化管理,惹著我了就沒有人性,整死你個×養的。趙爽經常當著大法弟子的面告訴普教犯人:閒著也是閒著,你們看誰不順眼、有不服的就告訴我,整死他個×養的。

趙爽邪惡的規定,在五隊大法弟子不准說一句話,就當自己是個啞巴。有一次惡人打手孫也懷疑大法弟子初敬元與高科說話,不容解釋,用拳頭在初敬元的頭上連打了6、7拳。惡人打手孫也罵大法弟子、侮辱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徐長發站起來說:「孫也你好,是你誤解大法弟子了,我們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絕對不會做出任何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標準的事情來」,還沒等他話說完,打手孫也過來就照著大法弟子徐長發的臉部狠狠地打了7、8拳,當時徐長發的臉部就被打腫了。

趙爽聽說大法弟子唐紹勇年薪幾十萬元,經常暗示唐給他送禮,唐沒有搭理他,結果趙爽經常以各種藉口迫害唐,用電棍電、打耳光(耳膜被打穿孔)並用頭撞唐的臉部。

8、非法超期關押大法弟子。

按照勞教管規定,根據情況對被勞教的人可以酌情減期,最多每月可減期6-8天,有的減4-6天,少的2-4天。凡進所滿刑期2/3的可以減期6-8天,而五隊95%以上的大法弟子進所即使超過2/3,沒有一個被減期6-8天的,都只能減2-4天,無形中已經給大法弟子加了期。而其他普教犯人都按考核辦法正常減期,等於大法弟子都被超期關押。按照趙爽的話說:就指望著你們大法弟子幹活掙錢呢,把你們都放回家了,誰給我掙錢嫖娘們去呢?

9、從2005年4月1日起,凡是要解除教養的大法弟子,必須答10道罵大法師父、罵大法的選擇題,凡是不答題抵制者都被非法加期、延期等。

在這裏奉勸那些仍在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們,不要追隨江××流氓集團迫害好人了!要知道,你們維護的不是正義亦不是國家的利益,而是比德國納粹更殘暴、更兇惡的對善良人的迫害!善惡有報時必然,你們不要等到報應來了才去後悔。中共惡黨從上到下腐敗透頂,就憑你們這樣迫害大法弟子,就能扶住將傾的大廈?!恰恰相反,你們好壞不分、善惡不明、逆天理而行,助惡黨無道,天滅中共時,你們就只能成為江××流氓集團的陪葬品。

誰做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就必須承擔歷史的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