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探索(下)

修煉人看宇宙、生命和人類社會


【明慧網2005年10月9日】(接前文)

四、中國近代混亂的根源

中華民族曾經具有輝煌的歷史,然而近代以來,中國曆經苦難,甚至都面臨亡國的危機。許多人把中國的衰退歸因於中國漫長的歷史和傳統文化。其實這是站在人類四維時空中膚淺和錯誤的認識。

中國人講究「以史為鑑」,可是站在四維時空中看歷史,永遠也走不出歷史的迷宮,永遠也看不清人類的真實歷史和目的。就像站在山頂上才能看清蜿蜒的盤山公路一樣,站在宇宙空間的高處看問題,就能走出歷史的迷宮,看清人類歷史的軌跡。

筆者通過對歷史的分析和研究認識到,中國近代混亂和苦難的原因是由於中國共產黨的出現。

*邪靈來,中國衰

修煉人知道,高層空間的生命安排了中國作為人類的戲台,從古到今作了非常細緻的準備,神將回到中國傳大法。中國稱為「神州」,高層空間的生命下世首先要轉生到中國結緣,做中國人,然後再轉生到其它國家,不斷地輪迴轉世和接緣,等待著法輪大法的洪傳。

宇宙中有相生相剋,在宇宙從上到下的層層空間裏的無數生命中,有一股邪惡勢力,起了極其惡劣的干擾和破壞作用。

人類社會就像一盤棋。邪惡勢力以相生相剋為藉口搞破壞,認為神回來度人救人也要像耶穌和基督徒一樣遭受迫害,而且事關全人類,所以需要製造一個十惡俱全的政黨,利用這個惡黨的組織力量來全面和系統的迫害法輪大法,而且要延伸至全世界。

於是邪惡勢力製造了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共產邪靈,在人間的表現就是共產黨,在另外空間中也有對應的生命形式。耶穌的大弟子約翰在被流放在荒島上時,看到了共產黨在另外一些空間中的原形(即宿命通功能出現了,可以看到未來要發生的事)。約翰看到了赤龍、古蛇和撒旦,這就是共產黨在不同另外空間中的表現。所以共產黨在另外空間中的原形是一個獸,是邪靈。聖經《啟示錄》記載,當一個人在宣誓加入中共組織(黨、團或少先隊員)的時候,那個獸就給這個人另外空間的身體打下了一個印記,常人看不見,但有功能的人可以看的見。在神進行大審判時,所有身上有這個獸印的人,都將被淘汰。發一個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組織(黨、團或少先隊員),神就可以把另外空間中獸的烙印抹去,在天清理中共和懲罰人時,就會免遭報應。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事。

邪惡勢力製造了這個惡黨,同時需要找一個到時候領導該黨的邪惡愚蠢之徒,這就是低靈轉世的江澤民,演出了人間一幕幕醜劇。

通過對歷史的分析,筆者認識到,邪惡勢力要讓中國人接受共產邪靈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因為大家知道,中華民族歷史悠久,自古以來就自認是天朝泱泱大國,中國傳統文化非常重視道德,向來具有極強的同化能力,統治中國的外來民族最後都被同化掉。在這樣一個具有極強的文化親和力與凝聚力、強烈民族自信心和優越感的情況下,我們可想而知,中國人是不可能輕易就接受反宇宙、反天理、反人類的共產邪靈的。

邪惡勢力無視人的生命,就採用破壞性的方式讓中國人強行接受共產邪靈。於是它們通過細緻和周密的安排,變異和破壞中國的傳統文化,讓中國衰弱和混亂,讓中國人失去自信、拋棄傳統,為共產幽靈進入中國打開缺口和創造條件。這自然事關整個人類社會,於是人類社會出現了共產和自由兩大社會陣營,這裏主要講發生在中國的事情,邪惡勢力為了讓共產邪靈進入中國的重要一步就是搞亂中國。

歐洲一些國家工業革命之後,實力得到了快速發展,並且積極向外擴張。1840年的「鴉片戰爭」打開了中國的門戶,讓中國人不得不面對西方新興強國。在隨後的幾十年裏,中國在和西方的較量中一敗塗地,蒙受了巨大的恥辱,心理遭到很大的刺激,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被摧毀,一些外國勢力開始進入中國。在這期間的太平天國內亂也使得中國國力大傷。

在這種外來強加的羞辱和洋槍洋炮面前,一直自視為天朝大國的中國內外交困,從思想到社會各方面都已經很混亂了。當時中國人被蔑稱為「東亞病夫」,人們產生一種強烈的亡國危機感,這種民族存亡的危機激起一部份人尋找救國之路,其中許多知識份子和青年人變得越來越激進,誤把傳統看作是中國問題的根源,最後徹底拋棄了中國傳統文化和思想,轉向思想全盤西化。清朝滅亡後的軍閥混戰和社會混亂使得許多人崇尚激進的暴力革命。在這種充斥激進思想的混亂形勢下,1918年的俄國布爾什維克流氓暴動成功,一些激進分子以為這可以救中國,引狼入室,於是共產邪靈在科學和民主的幌子下乘虛進入了混亂中的中國。

隨後,邪惡勢力讓共產邪靈用不光彩的手段奪取了中國國家政權。

*中共是中國災難的禍根

中國共產黨成立後,成為蘇共第三國際下的一個支部。在蘇共第三國際的策劃和支持下,中共極力煽動仇恨和暴力革命,妄圖儘快奪取國家政權。不久毛就提出「武裝奪權政權」的暴力革命理論,用打、砸、搶、殺、燒、騙等等手段來奪權國家政權,建立非法的「蘇維埃」政府,從而招致中華民國政府的武力鎮壓。經過中華民國政府軍隊的五次圍剿,中共已經奄奄一息了,被迫向西北部逃跑。

邪惡勢力製造了中共,自然不會讓其在沒有到使用的時候就被消滅掉,所以為了救中共,給中共喘息和發展的機會,邪惡勢力唯恐天下不亂,而且亂上加亂,安排了中國在混亂和虛弱局面下遭受外國侵略,一方面轉移了中華民國政府的注意力,給中共緩解壓力,另一方面利用侵略者的軍隊之手,借刀殺人消滅了中華民國政府的有生軍事力量,讓中共藉機大力發展。

於是,1934年10月,中共以抗戰的藉口向人煙稀少的西北逃命(而侵略者的部隊在東部),中華民國政府部隊在後面持續「剿共」,不給中共以喘息的機會。1936年中華民國政府調集具壓倒優勢的兵力,準備一舉殲滅中共。就在中共要被徹底消滅的關鍵時候,1936年12月發生的以抗戰為幌子的「西安事變」幫了中共的大忙,逼迫中華民國政府進行國共合作,結果讓中共死裏逃生。中華民國政府軍隊在前方浴血奮戰,而中共制定「一份抗日,二份妥協,七份發展」的方針,打著抗戰的幌子欺騙各界民眾,躲在抗戰的大後方延安,種植鴉片,販賣毒品(中共稱為「土特產」),藉機發展自己的勢力,挖政府的牆角,趁機搶奪地盤。

八年抗戰,中國被打得一片瘡痍,中華民國政府軍隊傷亡340萬人,已經疲憊不堪,而中共的實力卻在國難中得到了驚人的發展:不足兩萬人的陝北紅軍發展到八路軍90萬,新四軍30萬,總共有了120多萬軍隊。這時中共正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在蘇共的「革命輸出」和盧布的支持下,搶奪抗戰的勝利果實,只用三年的時間就奪取了中國國家政權,建立了流氓黑幫獨裁政權。

邪惡勢力把中共強加給中國不是為了中國強大,目的是要把中共鍛煉到十惡俱全的邪惡程度,到時候來迫害法輪大法。所以中共掌握政權後,並不熱衷於國家建設,而是邪惡流氓本性膨脹,不斷發動政治運動,摧殘生命,屠殺了六千萬至八千萬中國人民。在這個過程中,其邪惡流氓和血腥程度不斷成熟和得到加強,中共的行為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執政黨的行為。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徹底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徹底摧毀人們對神的正信,使得人們失去了心靈的約束,天不怕地不怕,無所顧忌地幹著壞事。也只有徹底摧毀人們對神的信仰,中共才能使得人們毫無約束地幹壞事。可是眾多中國人是從高層空間來的,而中共的無神論讓中國人不相信神,實際上是讓中國人找不到自己真正的家,斷了他們的回歸之路,等於是在毀人。

因為人類淨化的主戲台在中國,法輪大法首先要在中國傳播,第一批法輪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而邪惡勢力製造中共的目的是衝著法輪大法來的,所以中共比任何其它國家的共產黨都更邪惡,是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惡之大全。

所以,中國近代衰落和苦難的真正原因,是邪惡勢力為了讓中共這個毒瘤進入中國搞破壞,使得鬼獸遍布中華大地,中國遭殃了。從近代歷史中認清了中共的來龍去脈,就明白了中共為甚麼如此流氓和邪惡,不過確實有許多人被中共的長期欺騙所迷惑,看不清中共的邪惡面目,對中共抱有幻想,與禍害人類的邪惡為伍。

例如有人說,中共統一了中國,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了,等等。依筆者的研究看來,正好相反,中國的混亂和苦難都是來自中共,正由於中共的出現才造成國家分裂和國土丟失的現狀,中國以前的國際地位可比現在強多了。據有關人士統計,現在中國經濟在世界的地位遠不如乾隆年代:清朝乾隆時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佔全世界的51%;孫中山創建民國初年,中國GDP產值佔全世界的27%;民國11年時,GDP仍然達到12%;中共建政時,中國的GDP佔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國的GDP僅佔全世界的2.1%,而且許多人認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經濟正在走向一條崩潰的道路。沒有中共的邪靈附體,台灣的經濟發展可比大陸好得多。

由於中共的長期政治運動,搞得大多數中國人害怕亂,求安穩,而真正亂的根源是中共,可是中共反而以「穩定」為藉口,打擊異己,迫害無辜。

中共不僅是中國問題的禍根,也是人類問題的禍根。

五、法輪功反迫害的意義

十六世紀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馬斯因準確預言希特勒、拿破侖以及多場世界性大戰而家喻戶曉,他在《諸世紀》預言中寫道: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預言一般都是比較隱晦難懂的,諾查丹馬斯把這個預言的時間寫得這麼清楚準確是罕見的,說明這件事情不同尋常,事關重大。

通過中共的長期政治運動,邪惡勢力安排的中共和江澤民都已經鍛煉成熟了,達到了其所要求的邪惡和流氓程度。法輪大法從1992年公開傳出後,從多方面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好處,例如,讓眾多人身體健康,給國家節約了大量醫藥費;無數家庭和睦,對社會穩定和安定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正像1998年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在調查報告中說的:「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由於修煉的人數已達億人,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導致心胸狹窄的江澤民和獨裁專制的中共十分妒忌和害怕,於1999年7月20日,相互利用,以權代法,發動所有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展開了鋪天蓋地的血腥鎮壓,其邪惡的程度和範圍遠遠超過了當年羅馬帝國對耶穌和他的門徒們的迫害。

當恐怖大王從另外空間而落的時候,另外空間中大量的邪惡生命(妖魔鬼怪)都壓向地球,破壞人類,對中國的破壞尤其嚴重。中共打擊「真善忍」,迫害好人,同時把大量邪惡招來了,使得壞的邪的泛濫,道德普遍敗壞,貪污腐敗蔓延,社會風氣江河日下。

中國唐代預言《推背圖》第四十一像中,有一句「九十九年成大錯」,正是指江澤民和中共一意孤行,在99年以權代法對法輪功發動血腥鎮壓,鑄成千古大錯,把中華民族帶入災難和浩劫之中,造成無數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至少兩千七百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酷刑虐殺……

*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超越了世俗政治的範疇

邪不壓正。自古以來,沒有誰戰勝過人性和正信。當年強大的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但是失敗了。江澤民和中共以傾國之力迫害法輪功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另一方面,人都在等待同化「真善忍」,淨化心靈,一個人要真正能夠不被瑪雅人說的「地球淨化」所淘汰,就不能在頭腦中存有對法輪大法的不好思想。

而自1999年7月以來,中共江氏集團開動一切媒體造謠誹謗和誣陷法輪功,毒害了無數不明真象的人。許多人(尤其是中國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宣傳,敵視法輪大法,甚至參加了迫害。如果不能清除這些人頭腦中的這些壞思想,那麼這些人自然就被中共欺騙而陷入絕境。這些人不僅白來了人世一場,而且被中共毀了,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其實中共已經害死了很多人,現在國內參加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的事例非常多,只是中共害怕一旦人們知道惡報事實,許多人就不再聽其指揮,從而嚴密封鎖消息而已。

所以在今天法輪大法遭受迫害的時候,就不能像歷史上一些正教被迫害時的那樣消極地承受,就得主動和全面徹底地反對這場迫害,揭穿中共的謊言,讓人知道事實真象,從而起到真正保護人類的作用。

(美國的王志平創作的《正邪大戰》,這幅畫表現了當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和平請願時,正邪交鋒,另外空間中的正神將清除邪惡的魔鬼和敗物,行天理正人道。邪惡勢力被打入地獄。)

在法輪功的長期反迫害中,邪惡勢力被清除了,其製造出來的共產邪靈也正在被快速清除中。現在中國出現前所未有的退黨大潮正在解體中共,在網上發表聲明退出中共組織就清除了在另外空間身體上的共產邪惡烙印,起到自救保平安的作用。

由此可見,法輪功的反迫害和世俗中的政治沒有任何關係,根本目的是為了救人,把人從中共的欺騙和謊言中解救出來。經過眾多法輪功學員長期的無私努力,形勢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法輪大法已經傳入78個國家和地區,知道法輪功真象的世人越來越多,國內外越來越多的正義和善良人士公開站起來,譴責這場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

令人擔憂的是,現在還有許多人仍然盲目相信中共,處於危險之中而不知,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充耳不聞,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麻木不仁。如果相信江澤民和中共的謊言,那麼最後只能給其陪葬,得到和其一樣的可悲下場。

古老的傳說正在兌現,人類的謎底和真象正在快速地向人類展示,但是每一個人正面臨著生與死的選擇,就看這個人到底相信誰,在正與邪之間是沒有第三種選擇的。

在漫長的宇宙歷史中,人生生世世都過來了,而今生今世的選擇是最重要的,請千萬不要和法輪大法失之交臂,不要使得千萬年的等待化為泡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