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探索(上)

修煉人看宇宙、生命和人類社會


【明慧網2005年10月7日】「是否有另一個你正在閱讀和本文完全一樣的一篇文章?」

這是美國著名雜誌《科學美國人》在2003年5月份發表的《平行宇宙》一文中的開場白,這篇文章綜合了近期天文和物理學方面的研究成果,指出宇宙中存在無數的宇宙時空。文章說:「這種存在‘另一個我’的想法太不可思議了,但看來在未來我們不得不接受它,因為它居然獲得了天文學觀測的支持。」

兩千多年前,屈原在《天問》中對天發問,探討宇宙萬事萬物變化發展的原因。科學研究表明,物質時空和生命奧秘無窮,對它們能夠有一個較深刻的認識,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和把握我們自己的前途命運。

一、「另一個我」

目前科學主流已經認識到,除了我們眼睛看到的宇宙之外,還存在數不盡的另外宇宙,而在每一個這樣的宇宙空間中,人都有一個身體或者叫「另一個我」(或稱「副本」),即人在另外空間有層層身體,就像洋蔥一樣。另外宇宙空間中充滿著豐富多彩的生命和物質形式。

多世界理論認為「另一個我」的示意圖,2001年9月Discover (《發現》) 供圖


上圖是美國著名的雜誌《發現》介紹英國牛津大學著名理論物理學家戴維•德伊池(David Deutsch ) 教授討論「另一個我」的示意圖。圖中的白色人形代表牛津大學學生和老師在另外空間的「副本」。每一個人都有無數個這樣的「副本」,在不同的空間中可能做著不同的事情,只是我們人的肉眼睛看不見而已。

科學家們從宇宙和物質結構出發,認識到另外空間中生命和物質的多樣性和複雜性,而且不同空間的生命之間都有一定的關聯。另外物質空間有時也會自己顯露出來,使得我們的肉眼能夠看到。人們看到過的「海市蜃樓」,就和另外空間有關。

海市蜃樓奇觀(華東圖片網報導)

例如,華東圖片網報導,2005年5月23日,在「人間仙境」蓬萊海濱、蓬萊閣和八仙渡景區以東海域上空出現了極為罕見的「海市蜃樓」奇觀。下午兩時蓬萊海濱薄霧漸退,上空零星出現淺黃色帶狀雲霧,並逐漸轉白,蔚為壯觀。從16:50時開始,海域上空大團雲彩變幻莫測,似空中綻開的奇葩,似啟航的大船,從大海深處徐徐飄來,霎時蓬萊閣和八仙渡景區上空出現一道天幕,「海市蜃樓」奇觀呈現在人們面前,如同一幅靜止的、清晰度極高的、繁華美麗的城市美景。裏面有高樓大廈、燈塔、寬廣的城區道路清晰可見,時有天人天馬走動穿梭。……這次海市奇觀是自1988年以來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最為清晰的一次。此次奇觀使近萬人大飽眼福。

其實「海市蜃樓」就是另外空間裏的生命和物質反映到我們人類空間來的景象。

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非常發達的,對人體、生命和宇宙們有相當深刻的認識,人的生命和另外空間有關,具有層層的身體、元神(意識)和許多生命的因素,生命是非常龐雜的。中國古人認識到「天外有天」,古代人說的「天」,就是指另外空間,「天外有天」就是在人類空間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另外空間。現在人們說的「天」只是在我們這個空間中的距離遠近而已。

中國古代科學基於修煉,修煉的實質都發生在人的另外空間的身體上,但是也會反映在這個空間中,就是修煉人會比同齡人顯得年輕、健康,等等。修煉界歷來都出現許多神奇的現象,其實也都是和另外宇宙空間直接有關。例如,1996年8月20日,在吉林,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早上煉靜功時,另一位學員給她拍照。照到煉功時,看到了在她身邊有龍在護法。這和「海市蜃樓」是類似的,都是另外空間的生命和物質景象顯露了出來。

高精度圖片


人在另外物質空間有相應的身體,另外物質空間及其裏面的生命和物質是真實存在的。這將給人類認識生命和宇宙帶來深遠的影響,將大大促進生命科學的發展。

二、我們可能曾經是親朋好友

生老病死是人類的規律,生死是人類永恆的話題。既然人的生命如此奧妙和複雜,那麼人死亡到底意味著甚麼呢?

*死亡的瞬間

近幾十年來,在國外科學界出現一個發展快速的研究領域,叫「瀕死體驗」(Near Death Experiences),是指某些遭受嚴重創傷或罹患重疾但意外獲得恢復的人所敘述的死亡正在來臨時的體驗,現已成了生物學、醫學、心理學和哲學單獨相對或協同研究的熱點。通俗地講,「瀕死體驗」就是探索人有沒有「靈魂」(修煉界叫「元神」,心理學、神經學等研究中叫「意識」)。

英國醫生山姆•帕尼爾第一次用科學實驗證實了「靈魂」的客觀存在,人的意識真的能夠脫離肉體而獨立存在。「靈魂」是一個客觀存在的實體,有一定的大小,可以飄起來,可以移動,它是人生命存在的另一種形式,而不是虛無飄渺的想像。其實早在上個世紀30年代俄國的科學家基裏安夫婦就在高頻電磁場中拍攝到了人的能量體(和肉體的存在方式完全不同的等離子體),從而證明了人體經絡就存在於能量體。

在日本東京悄然展開一項名為「阿爾法3號」的科學試驗:科學家在志願者(都是瀕臨死亡的垂危病人)頭骨中植入電極,並且與電腦相連,使電腦可以在80公里的範圍內,接收到志願者的腦電波,並在60秒內把腦電波譯成文字,顯示在計算機終端的螢光屏上。

在「阿爾法3號」計劃實施的過程中,不斷有志願者先後離開了人間。當一位名叫佛迪的志願者病逝3天後,電腦螢光屏上出現了科學家們期待已久的信息:「我是佛迪,告訴你們,我很快樂,沒有痛苦……沒有痛苦……沒有痛苦……」這幾個字,重複出現了20多次,信息突然中斷。

後來一位23歲的白血病患者不幸死亡,第二天電腦便收到了她的信息:「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我很高興來到這裏,此間經常陽光充足。」「很多人與我在一起,我很愛他們,我將會……」信息至此突然停止。

參與「阿爾法3號」計劃的科學家們均認為,這裏傳達的生命信息的反饋結果是相似的,這是「靈魂」存在的有力證據。

通過大量的研究發現,學術界已經認可「瀕死體驗」有五個階段。第一階段:安詳和輕鬆,持此種說法者約佔57%;第二階段:意識「逸出」體外,有這種感受的人約佔35%;第三階段:通過「黑洞」,約佔23%;第四階段:與親朋好友歡聚,他們全都形像高大,絢麗多彩,光環縈繞,宛如天使;第五階段:與宇宙合而為一。

中國也開展了「瀕死體驗」研究,天津安定醫院從科學的角度,在中國首次進行了「瀕死體驗」的研究。但是由於長期中共的政治意識形態控制的原因,中國關於「瀕死體驗」的研究落後國外好多年,國外早已為生命科學研究的重要課題。

*生死輪迴無國界

既然人肉體死了之後,意識(元神,靈魂)可以脫離肉體以某種形式存在著,那麼意識也就可以和新的肉體結合,進行輪迴轉生。只是中共長期的黨文化洗腦使得眾多中國人不相信輪迴轉世的存在。

西方學術自由,長期以來在輪迴生死研究中積累了豐富的成果。美國弗吉尼亞大學前精神病學系主任、著名精神病學家的伊安•史蒂文森教授(Ian Stevenson)的學術著作《二十案例示輪迴》,是當今世界範圍內輪迴轉世研究中最具學術價值和權威性的參考書。他還發現人生中很多東西與輪迴都有關係,例如胎記、天生缺陷等等。他的研究報告做得非常詳盡,研究態度很客觀,使用的方法也無懈可擊,舉出的案例除了輪迴之外其它的原因很難成立。

例如,《二十案例示輪迴》記載了一個印度女孩絲婉拉塔的輪迴案例。絲婉拉塔3歲時記起了前世的丈夫和兒子。後來,經過與她前世的丈夫和兒子見面後對方長時間的嚴密考查,終於確認她就是他們失去的親人「拜雅」。後來史蒂文森教授到印度去訪問了絲婉拉塔和她家人,一共26個證人做了記錄。後來史蒂文森教授又去探訪那一家分散在不同的地方的家人。這是一個非常有力案例。絲婉拉塔是很特殊的一個,她的前世記憶一直都沒有消失。

近些年來,催眠回歸療法已經成為西方社會使用輪回來治療疾病的一個有效方法,進入了醫學主流。心理學家、催眠治療師和精神病學家已發現,人在催眠狀態之下能看到過去及未來,許多情況下生活在遙遠的行星、星系和甚而其它宇宙裏。

獲得美國和台灣神經精神科專科醫師執照的陳勝英醫師在他的催眠治療報告《超越前世今生》一書中,有這樣一個案例。台灣有一個叫美代的女子在一個男子的甜言蜜語下定了婚,還把自己的畢生積蓄二百萬台幣(約合五萬美元)讓對方買結婚用的房子,自己等著做新娘。可是左等右等,對方是結婚了,也住進了新房,但是新娘卻不是美代。美代吃了個大啞巴虧。既然情斷義絕,美代要求還錢,可是對方說錢是她心甘情願給的,又沒有借條,就是不還。美代每次去要錢,都遭到奚落咒罵。美代心不甘,上法院也沒有把握一定勝訴,只好求助於催眠來追根究底。

在催眠中,美代看到有一世她是一個無依無靠的老太婆。有一次盜賊來了,她苦苦哀求匪首留她生路,並且告訴他們隔壁的書生比較有錢,可以去打劫他。匪徒放了她,搶了隔壁書生二百兩銀子。那個書生就是今世不還她錢的前未婚夫,那個匪首就是美代今世的爸爸!

幾年後,美代爸爸過世時遺留給她二百萬台幣,她才恍然大悟:前世別人因自己而損失,今世從自己手上奪回;而別人欠自己的也會如數奉還的。

從眾多輪迴轉世的案例中研究發現,人生遵循因果關係,人所幹的一切事,都以某種方式記錄下來。有人自以為幹了壞事沒有人知道,完全是自欺欺人。輪迴轉世是沒有國界之分的,可以轉生到不同的國家和不同的人種,而且還可以轉生成動物、其它生物或物質。

從物理學的角度看輪迴是很容易理解的。人類生存的空間只是龐大宇宙數不盡的空間中的一個微小的空間,人的肉身只是人的眾多身體中的一個。現代物理學認識到人的肉體細胞由分子組成,而分子由原子組成,原子由更微觀的質子、中子和電子組成,質子、中子和電子由更加微觀粒子組成,……。人的肉體死亡的時候,只是脫掉最外面一層身體,人由微觀粒子組成的身體根本就沒有死,火葬場的火只能燒掉人最外層的肉體,根本燒不到微觀空間中的身體。

在人類漫長的轉世輪迴中,我們可能曾經是親朋好友,今生今世為了一個目標再次來到人間。那麼我們生生世世吃了無數的苦到底為了甚麼?在輪迴轉生研究中還發現,幾乎人人都曾經當過中國人,這又有甚麼深刻的原因嗎?

三、人類社會的主線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是蘇軾《題西林壁》上的詩句。宇宙空間和生命如此的龐雜,人生活在四維空間中,就像身在廬山中的一個很小的角落一樣,完全迷在大千世界裏,根本看不清人生的真正目的。要想看清人類的歷史和人生的意義,就得超越人類的四維時空。

*走出歷史的迷宮

科學的發展告訴我們要對宇宙時空和生命進行重新認識。人類目前以四維時空為基礎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歷史觀都是片面的、單層次的、過於簡單化了。

不同物質空間中的生命相互之間具有連繫,高能量空間中的生命操控低能量空間中的生命。我們知道,微觀下的原子核能量比人類生存空間的分子能量要大得多,人在微觀下也有相對應的身體,人類社會完全受制於高能量物質空間中的高級生命,即人類社會的發展並不是人類說了算的,實際上是高層物質空間中的高層生命控制的,按照一定的發展規律在走,同時給人類留下了許多啟示。

例如,曾經生活在美洲的瑪雅人具有非常先進的曆法,有一個古老的預言,西元1992~2012年前後二十年是「地球更新期」,地球和人心將會被來自銀河系核心的能量淨化。在現在人類道德普遍嚴重下滑的時代,這種更新是人思想和精神境界的昇華,心靈的淨化。

在人類歷史上,幾乎所有民族都流傳著「神要回來」的古老傳說。釋迦牟尼曾經預言:在二千五百年後亦即當代,轉輪聖王(也稱法輪聖王)將下世正法,並要傳一種不絕世緣的修煉法門。西方《聖經》也明確指出「神要回來」。因此從根本上說,人類歷史其實就是等待、盼望神之歸來的歷史,根本目的就是等待法輪聖王傳大法時,同化大法,回到自己在另外物質空間中的天國世界裏去。法輪大法是人類歷史的主線,人類歷史上的一切都為這奠定基礎,做方方面面的安排與準備,圍繞著這條主線發展。這是認識自身和人類歷史的金鑰匙。

例如,在人類的古老文明中,中國、印度、希臘等國家在差不多的同時,在兩千五百年前左右出現老子、孔子、釋迦牟尼、蘇格拉底等等先賢哲人。當時的交通和通訊狀況是無法進行跨大地區的交流,這一切都不是巧合。其實歷史上的所有一切,以及文革後期氣功高潮的到來,都是為今天的法輪大法開傳鋪路的,奠定修煉、做人的根本理念與文化,等等。

正是冥冥之中有定數。

*「我」是誰?

人的肉身體通過輪迴轉生不停地變換,那麼真正的「我」是誰呢?是從那裏來的呢?

劉伯溫為明朝開國宰相,也是中國三大民間預言之一的《燒餅歌》的作者,他準確地預言了從明初一直到今天所發生的主要事件,尤其是預見了法輪大法的洪傳及其對人類社會的深遠意義。對於我們所處的時代,劉伯溫曾經對明太祖朱元璋說:「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劉伯溫認識到現在的人都是有來歷的。

(上圖為法輪功學員肖平等創作的油畫《誓約》。油畫描述各路神仙們從天而降,來到世上履行自己的誓約。法輪高懸,人物神態莊嚴祥和。這裏的「天」是指另外空間。)

作為修煉的人,我們知道現在人類社會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有來頭的,來源於高層物質空間。很多中國人受無神論的毒害很深,但是不管你相不相信,也許你曾經是個很高層次的生命(神),或者曾經是高層空間中某個天國世界的王或主,來到了人間,有的甚至帶有特別的使命來的。

然而人只要來到人世間,就都生活在人類迷的空間中,搞不清自己的來源了,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沉浮。其中許多人在心靈深處沒有忘記下世的目的,歷盡艱辛地尋找大法,等在法輪大法傳播的時候,能夠同化「真善忍」,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瑪雅預言「地球更新期」從1992年開始,法輪大法在1992年從長春公開傳出,這自然不是巧合,可是有多少人能夠幸運地抓住這千古難逢的機會呢?

*人的根本問題

人們聽說過「猴子撈月」的寓言。猴子不知道真正的月亮在天上,卻為了虛幻的月亮而努力,自然只能是一場空。人迷在人類社會中,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來源是「天上」(即另外宇宙物質空間中的天國世界)。人類生活在低層的空間,就像猴子看到的井中月亮一樣,是不實的。中國曆來修煉界總是講,莫把他鄉當故鄉,生命的永恆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人們迷在虛幻中,只想過上好日子,在亂世中隨波逐流,在貪婪和慾望中沉淪,為了個人利益和私慾,苦苦爭鬥,甚至不擇手段的損人害己,越陷越深,可能最後永遠沉淪下去。

也有人覺得現在物質財富增加了,生活很不錯,為甚麼要回到天國世界呀?其實這種舒心只是人在痛苦的環境中獲得一點安逸而已,吃喝玩樂、功名利祿很快就過去了,就像水中月亮一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幸福自在,更何況人有生老病死,有痛苦,有災難,處處有不順心的事,更逃不出輪迴之苦。在「瀕死體驗」的研究中發現,另外空間中的生活可比人類強多了。空間層次越高,生活越美好自在。

所以,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人的根本問題就是返回到高層空間中去,那裏是自己真正的故鄉,遠離輪迴之苦,遠離痛苦和災難,是真正和永恆的自在與幸福。

人類的主線就是為解決人的根本問題而存在、而設置的。我們千萬不能迷在人世中,忘了這個根本。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