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迫害的教師們(圖)

寫給世界教師日

【明慧網2005年10月7日】(明慧記者曹珍綜合報導)10月13日是全球100多個國家慶祝的「世界教師日」。這一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勞工組織、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官員發表聯合致詞,向世界6000萬教師表示祝賀,並對教師所從事的崇高而艱鉅事業表示敬佩和理解。

然而今天,在中國大陸,有成千上萬的教師因為信仰真、善、忍,正在遭受著中共邪黨的嚴重迫害

自從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集團從1999年7月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六年來,中國大陸大、中、小學和幼兒園教師因為信仰「真善忍」而遭當局綁架、非法監禁、酷刑虐待、毒害性藥物注射及迫害致死的案件一直不斷發生。受迫害的教師有在職的,也有退休的,分布在中國大陸的各個省市自治區的城市和鄉村。受迫害的嚴酷程度超出善良人們的想像。他們中很多是優秀教師,有的學校孩子們聽說自己的老師遭到迫害,哭成一片。而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們卻受到當局表彰。

明慧網上教師受迫害的案例眾多。下面僅舉數例。

*信仰真善忍的教師被迫害失去生命

高精度圖片
大慶市女教師楊玉華
高精度圖片
楊玉華一家人

黑龍江省大慶市第六中學50歲的女教師楊玉華,1995年開始煉法輪功後,嚴重的糖尿病不治自癒,身心受益。大法遭迫害後,頂著各種壓力向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真象。2005年4月16日半夜12點,楊玉華被大慶鐵人公安分局5、6個警察突然闖入家中,從被窩裏拉出強行綁架。並將大法書籍、電腦等物品抄走。楊玉華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市看守所,坐酷刑鐵椅子7天,連續灌食,導致尿血。至5月9日上午10時,楊玉華已奄奄一息,警察開始給她注射藥物,9日中午,楊玉華在看守所離世。

家屬看到楊玉華遺體骨瘦如柴,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頭髮上滿是粘狀物,雙眼圓睜、眼窩塌陷、嘴呈高喊狀,表情極其痛苦義憤。楊玉華去世後,看守所為了掩蓋真象把她送醫院「搶救」。當天全大慶市公檢法緊急開會強令任何人不許給辯護。管教找犯人合伙做假證。待所有的造假都部署好之後才於10日通知楊玉華家人。警方拒絕將遺體交付家人。親友來家中探視被便衣攔截盤查。楊玉華家人的電話被監控,家人在電話中向友人傾訴悲傷,隨後友人便接到上級的恐嚇電話。

遼寧省大連重型集團幼兒園65歲的老園長、大法弟子蔡淑芬,長期遭受惡黨各級不法人員重點迫害,被大連市公安局、大連西崗區公安分局、香爐礁派出所及香爐礁街道惡黨不法人員重點迫害,長期被監控、騷擾,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勞動教養、酷刑折磨。其家人也受到很大壓力。2005年9月1日清晨6點50分,蔡淑芬含冤離世。


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劉麗梅

41歲的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劉麗梅,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被抓,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和萬家醫院等處遭受酷刑、強迫野蠻灌食、藥物注射等迫害,多次絕食抗議,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僅剩40來斤骨架。2003年8月12日劉麗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她的家屬還遭到勒索。

還有更多更多的迫害致死的案例,如重慶社會工作職業學院副教授羊衍海、重慶市大足縣小學女教師鄧尚媛、遼寧岫岩縣湯溝中學教師王文舉、青海省互助縣邊灘鄉水洞小學校長張有禎、內蒙古海拉爾三中退休教師龐鳳芝、吉林省四平新立小學教師甄桂芝、江西星子縣白鹿鎮萬杉鎮村小學教師李宜忠、雲南昆明鐵路局教師王星、湖南省懷化洪江區第三中學校教師趙利華,北京市海澱區遠大中學退休教師張淑珍、河南省漯河市藝師教師姚三忠,等等等等。在明慧網上列出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搜索教師或者教授,竟然有140位之多。

特別值得指出的是,這些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決非個別警察或勞教所的素質低下所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虐殺是在中共高層的直接授意和鼓動下進行的。直接參與虐殺包括大慶市第十二中學優秀教師高淑琴在內的13名大法弟子的大慶市讓胡路公安分局局長孫紹民於2004年11月底被黑龍江省團省委授予「傑出青年衛士」。

*優秀教師被逼下講台

六年來在中國大陸,優秀教師因為信仰真善忍而被強行逼下講台的事情時有發生。


吉林市一級教師劉鳳純

劉鳳純參加青年教師才藝大賽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藝術小學31歲的音樂教師劉鳳純,是一位才華橫溢、深得學生愛戴的優秀青年教師。曾獲吉林市藝術教育科研實驗教學「十佳明星教師」、「區拔尖青年教師」。他從法輪大法中得到重生,在工作中本著修煉人的原則,認真負責,真誠待人,又獲《省信息化教育突出貢獻獎》、《吉林地區中小學教師基本功大賽》綜合十佳獎等等。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劉鳳純被校方強制下講台當售貨員、清潔工,最終被校方逼迫辭職。

河北省赤城縣赤城鎮第三小學女教師王春梅,是小學高級教師,45歲左右,擔任三年級班主任,已任教20多年。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她堅持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教書育人中既傳授孩子們文化知識,又教給孩子們如何做人的道理,贏得了孩子們的衷心愛戴和老師的信任。但赤城縣公安局的不法之徒於2005年3月31日中午綁架了王春梅。3月31日下午,當王春梅所教班的孩子們知道他們的老師因何未來上課時,孩子們拒絕別的老師上課,要求自己的老師回來上課。幾十名小學生徒步一里多地找到了老師的家,望著緊鎖的街門,孩子們哭聲一片,久久不肯離去。

*遭受酷刑虐待的教師們

對教師的迫害折射出六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殘酷和血腥。

四川涼山州昭覺縣民族中學教師吳世海,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幾年來被當地的不法之徒連續的迫害。不准上課、非法監視、勒索、刑拘、非法審訊、非法勞教、體罰迫害、警繩捆、電棍擊、灌食、吊銬、電擊等,2003年4月被四川新華勞教所送到綿陽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損神經中樞的藥物,強行吃藥,致很長時間行動遲緩、反應遲鈍,面部肌肉呈輕微面癱狀,流口水、麻木等。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8月期間,昭覺縣委副書記吳錦平、政法委書記楊通才、國安大隊田茂其等人,以及公安、派出所、文教局、學校四個單位負責對吳世海的監控,指使學校書記張利非法控制吳世海的工資,迫害吳世海的花銷全部從吳世海的工資中支取。

北京大學研究生院50歲的教工袁林(教工雖然不直接講課,但也應受到尊敬),因為堅持煉法輪功先後兩次遭到非法拘留2個月,之後於2001年12月被非法逮捕,曾被轉送到北京公安七處看守所秘密關押,被先後四次送進北京市公安醫院,1.7米多高的個子,被折磨得不足80斤,走起路來都打晃兒。在遭受長達9個月的酷刑之後,袁林於2002年9月被判以8年有期徒刑。2004年5月20日,袁林在近千人大會上揭露北京女子監獄不法人員打罵體罰法輪功學員,繼而遭受北京女子監獄惡警的報復迫害。

*恐怖綁架橫行

中共從上到下建立了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系統,甚至到區級、街道、甚至大學裏面。這些610組織互相勾結協同,實施綁架,較黑社會有過之而無不及。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家人也遭受610不法分子的上門騷擾。

天津市武清區楊村四中女教師大法弟子宵小文,被迫害的失去工作和家庭,居無定所。2005年7月14日上午10點多,她去武清區楊村鎮南樓派出所辦身份證,被南樓派出所一惡警用欺騙手段綁架耍流氓,扣留達十幾小時,期間對她非法搜身、踢、打她的頭部,恐嚇威逼,導致宵小文昏迷不醒,並散布謠言誣蔑說宵小文昏迷不醒是煉法輪功煉的。

43歲的湖南師範大學副教授、圖書館館長楊賢國正在家中休息時,於2005 年6月6日下午接到社區居委會來電話說有事要他去一趟。楊賢國出門沒走多遠,突然上來十多個人圍上來,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將楊賢國暴力綁架,塞入停在路邊的一輛車內,車子迅速開走。被帶到了臭名昭著的長沙市撈刀河洗腦基地。在洗腦基地院內,長沙市610,岳麓區610,師範大學610和楊賢國所屬的街道610等幾十人在來回走動。當天晚上,楊賢國右腿腫痛得很厲害,踝關節嚴重脫臼,小便不能排出。因傷勢嚴重,第二天,楊賢國被送到長沙市中醫院。醫生診斷為右腿嚴重折斷,關節內還留有骨碎片,右腿韌帶嚴重拉傷,半月板可能損傷,並導致不能大小便,需住院治療。

*強制洗腦精神迫害

為達到對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優秀教師的迫害,中共花費了大量的資金興建洗腦中心,並耗費大量人力參與迫害,有多名教師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或精神失常後致死。

前面講的湖南師範大學副教授楊賢國被綁架後,當天夜裏,被抬進長沙市撈刀河洗腦基地的一間屋內。屋裏擺放著三張床,一張是給法輪功學員睡,另外兩張則是給日夜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兩名「陪護」準備的。據已被曝光的消息,長沙市撈刀河洗腦基地是當地610花了上千萬元建造的一個專門關押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的邪惡場所,被綁架到那裏的學員每人被單獨關押在一間房內,一切活動都不能超出這個房間。每間房外都裝有鐵欄,屋與屋相互隔開,每層樓的入口處都有一個大鐵欄。整個洗腦基地的樓房四週由高高的鐵絲網圍住,洗腦基地唯一的一個進出口裝有一個大鐵門,由門衛日夜看守。

山東德州市教師、法輪功學員李德善在王村勞教所遭到惡警強加的熬夜、毒打、吊銬、灌水、灌酒、精神凌辱等形形色色的非人折磨,被強制洗腦迫害致精神失常,於2002年8月含冤離開人世。身後留下妻子和年邁的雙親及未成年的孩子。

河北科技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學院41歲的副教授李慧雲,工作能力很強,敬業肯幹,多次獲國內外學術獎,因煉法輪功長期被河北科大政治打手以各種形式迫害。如: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開除留用、不讓出國參加學術會議、不讓去香港旅遊、不讓上課、讓她去打水掃樓道等等。2004年2月24日李慧雲和丈夫宋洪水被再次綁架到洗腦班。李慧雲在洗腦班遭受了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煙頭燙、打頭、謾罵侮辱等等,最終導致精神失常。2004年8月,李慧雲被送入精神病院繼續迫害,一個半月後被非法送入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勞教兩年。而那個導致她精神失常的洗腦班,對外有一個和其它類似機構相似的名字,叫做甚麼「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不管洗腦班的名字叫的多麼有欺騙性,都掩蓋不了它的罪惡。將信仰真善忍的園丁們開除、監禁、酷刑折磨,虐殺,中共對中華民族所犯下的罪行永遠還不清。

當世界慶祝教師日、感謝為培養人類下一代而操勞的園丁們時,讓我們記住那些在中國大陸不畏邪惡,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教師們,他們所遭受的迫害直接傷害到中國的孩子們,他們對信仰的堅貞使教師的稱號更加讓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