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高貴的事業」

從一件小事談外國人為甚麼支持法輪功


【明慧網2005年10月25日】這是一個平凡而真實的故事。

新學期開學沒幾週,我便需要去學生事務處註冊學生社團。每個學年的這個時候,學校都會要求學生社團重新填表註冊。

雖說已是秋季,但正午的太陽仍然溫暖如火。

我來得有點早,值班室的人出去吃飯還沒有回來。我在辦公室外面等了一會,然後又出去轉了幾圈。

回來的時候,學生處已經有人了。那是個二十剛出頭的小伙子,樸實敦厚,我以前沒有見過,但從外表可以判斷他來自南亞。

我把表格遞過去,這是例行手續,然後就想再遞給他個人一張法輪功的真象傳單。

他迅速看了一下我填的表格,然後說:「法輪功,我知道。在溫哥華,他們24小時的請願持續了1000多天。真令人佩服!很多加拿大人都知道這件事情。這是一項高貴的事業,你們應該堅持下去。」

「高貴的事業」,久違了的字眼,我心頭猛的一震,一時不知該說甚麼才好。出於禮貌的習慣,我很快回答道:「謝謝您善意的理解。」後來從交談中我得知,他來自印度,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知道很多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的消息。

走出學生處的大門,我開始陷入沉思。

2001年8月20日,在中國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和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發生兩起嚴重的迫害法輪功事件後,溫哥華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在中領館前24小時的請願,至今已經堅持了四年。這就是那位旅居加拿大的印度青年提到的請願之事。

國外支持法輪功講真象和反迫害努力的人很多。就政府機構各種團體組織而言,法輪功收到了超過1300多份褒獎,130多個支持決議,還有一千多份支持信函。很多不明真象的人,尤其是在中共黨文化教育下的人,看到這種情況很容易就會想到甚麼「反華勢力」之類的詞。那位素昧平生的加拿大青年人脫口而出的「高貴事業」的讚語,顯然會出乎很多國人的意料,這也是讓我深思其中的原因。

為甚麼有那麼多外國人、那麼多外國政府機構支持法輪功?他們為甚麼如此高度評價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和講真象努力?加拿大一直和中國有著良好的外交關係,為甚麼在這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加拿大卻是大力聲援法輪功的國家之一?

其實,對受害者的同情,是善良人的本性反映,這並不會因為你來自甚麼國度,甚麼民族,甚麼家庭背景而不同。對一種崇高精神境界的恭敬和讚許,也同樣不會因為國家、民族的不同而有多大差異。

那些在中領館前長期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嚴寒酷暑,無論大雨傾盆,無論多少冷言冷語,無論多少仇視怪怨,他們都在無怨無恨的理性平和中堅持著。他們的堅韌和善良,他們為制止這場非人迫害所付出的一切,深深打動著每一個了解此事的人。連中領館內部的人都在私下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要堅持下去。

應該說,剛開始的時候,不少外國人對法輪功也是不了解的,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請求呼籲也在猶豫是否應該站出來表態,他們也會有這樣那樣的顧慮,這很容易理解。

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2002年3月,得知江氏流氓集團對大陸法輪功學員下達殘忍的「殺無赦」密令後,上百名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在冰雪覆蓋的國會山莊的草地上,整整齊齊的靜坐,進行了36小時的絕食請願活動,呼籲加拿大政府幫助制止中共江集團的這種殘殺。他們中有曾經去中國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請願的西人法輪功學員、有老人、學生、有請假趕來的公司職員。

面對此情此景,加拿大負責亞太地區的一位國會議員感動的說:「你們知道嗎?從國會山莊辦公室的窗戶裏,我們看到你們一個個在雪地上整齊的排列著,默默的為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呼籲,許多議員都感動了,大家都在交談這件事,你們太了不起了!」

當晚11點鐘,一名國會議員從國會山莊裏來到了絕食現場,他與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們一一握手。他被學員們的精神深深感動。他說:「我支持你們,你們辛苦了,你們要堅持下去。」

另一位加拿大國會議員說:「我多次表示了對法輪功的支持。在這裏我再一次被你們的善良而深深感動。我不能理解為甚麼中國政府如此殘酷的對待法輪功學員。我希望更多更多的人能像我一樣站出來支持你們。希望你們繼續努力。我肯定,正義永遠都是勝利的。」

如果不是被法輪功學員不惜一切的維護「真善忍」崇高信仰的精神所感動,這些議員不會這樣站出來支持法輪功。而且可以看到的一個規律是,對法輪功的支持與他們對法輪功真象的了解成正比,這不是「反華勢力」所能解釋的。

美國國會議員對不同議案的不同態度是聞名的,一個議案取得一致意見的情況並不多。大多議員對中國態度友好,但在聲援法輪功的決議案上,卻總是一致通過。用「反華」之說來解釋只能是自欺欺人。他們並不反華,但卻對中共迫害無辜、踐踏人權的惡行表示譴責,事實上,中共不等於中國,譴責中共並不是反華。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我們也有家人、朋友遭受不公,不管他在哪裏,我們是否也會同樣為他們伸張正義,在力所能及的範圍進行聲援和幫助呢?

2001年12月,三十多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勇敢的舉起了「真善忍」條幅。其中一位曾用中文呼喊「法輪大法好」的加拿大青年,在一封寫給全中國人民的公開信中說:

「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它,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請不要追隨江澤民和他的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這對你們真的不好。」

相比中共對法輪功惡意的詆毀,這個異族青年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和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的崇敬值得我們思考。

2005年9月,在胡錦濤出訪加拿大之時,加拿大總理馬丁在兩國首腦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說,「我想強調我們對人權和國家管理的全面探討,……我提出了法輪功問題,我們相信更好的國家管理需要更好的理解人權問題。」

為甚麼加拿大政府聲援法輪功?因為,這是一個尊重人類基本理念和精神價值的國度,一個被法輪功偉大精神感動了的國度。為甚麼那麼多外國人支持法輪功,那麼多外國政府支持法輪功?因為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他們知道法輪功的精神對這個時代意味著甚麼。

2003年6月,深深了解法輪功學員的加拿大國會議員安德斯被身著黃衣在雨中堅持靜靜煉功的人群感動,聲音哽咽的說:中國當局總有一天會知道你們在做甚麼,你們所做的就是帶來希望。

面對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那些用所謂的「反華」來揣摩外界支持法輪功的人應該思考,是甚麼導致了自我的迷失,喪失了基本的關於人性、善惡的常識性判斷?

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承受著人間最大的不公。面對殘忍的迫害和不了解真象的人們,他們在默默的堅持著,和平的呼籲著,慈悲的講清真象。他們對「真善忍」原則至死不渝的捍衛,他們體現的和平理性、大善大忍、堅韌無畏的精神,感動了整個世界。有人說,這個時代因為法輪功而輝煌。是啊,幾千年了,人間又曾幾回見過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呢?

還有那些在恐怖迫害的環境中明白了法輪功真象的人們,也在不斷勇敢站出來反對迫害。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就直言: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人類法治價值、道德、道義、良知和人性的迫害。公開譴責迫害,聲援受難者,是人基本的道義選擇,而沉默,則是所有沉默者的恥辱。我們都生活在一個國際化的大家庭裏,人們再也沒有理由對世界上滅絕人性、毀滅人類基本價值尊嚴的惡行保持沉默,無論那惡行發生在何時,發生在何方。

總有一天,所有的中國人不再動輒用「反華勢力」來形容外面世界對惡黨的批評;總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會讚許:「法輪功反迫害是一項高貴的事業。」那時,我們會為我們盡下的微薄之力感到欣慰,因為我們捍衛了人類普世的價值,也捍衛了我們自己的信仰和我們國家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