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圖們市法輪功學員金永男和金成權遭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23日】圖們市大法弟子金永男和金成權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遭到圖們市看守所、月宮街派出所、和龍文化派出所、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延吉勞教所、圖們市石峴鎮造紙廠養老院洗腦班、吉林監獄等的迫害。下面是他們被迫害的事實。

金永男老人今年57歲,他年輕時患有嚴重的肝炎,血壓低,加上身體又單薄,難以從事繁重的農活,所以生活非常困苦。自從94年修了法輪大法,金永男血壓正常了,肝部也不痛了,好像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每當熟人看他,他都誠懇的告訴他們這是修了法輪大法的結果。由於隨著身體的變好,生意也逐漸好轉,家庭生活也有了較大的改善,有了新家。可還沒等住進新家幾個月,迫害無情的降到了老人的身上。

2000年3月金永男因到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遣返回當地,在圖們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又被勒索錢財累計2300元。

2001年1月,金永男突然被月宮街派出所金昌洙等人綁架至圖們市石峴鎮造紙廠養老院,遭受非人的洗腦迫害。參與迫害的單位州司法局樸某、州610、圖們市政法委副書記王保中、月宮街派出所等。被劫持的人從早4、5點鐘一直被折磨到晚9點-12點,吃飯睡覺都被監視,要被強迫不間斷的跑步、練隊、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罰站、侮辱、謾罵以及人身攻擊。

由於金永男不放棄修煉,被從洗腦班轉看守所,再從看守所轉送洗腦班。至4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2002年6月,金永男又因證實大法在延吉被和龍文化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惡警對50多歲的老人拳腳相加。

同年7月金永男被非法送進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金永男被關禁閉,銬在床上折磨40天。為了抵制惡警們的迫害,金永男曾絕食絕水17天,最後被迫害至生命奄奄一息。在迫害了將近10個月之後,轉至延吉勞教所繼續迫害,直到被超期關押到2003年7月才被放出。

金永男回到家僅半年後,於2004年2月4日,又因惡人舉報被圖們市月宮街派出所的數名警察堵到家中,被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書和真象材料等。當天他被非法關在圖們市國保大隊的樓上,惡警們刑訊逼供資料的來源。從綁架的當天下午起,惡警連續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讓老人睡覺,在頭上扣上鐵帽子,兩人輪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頭被打破了,頭上鼓起了一個大包,渾身打得沒有一處好地方。穿去的衣服成了血衣血褲,一隻腿被打成了殘疾。惡警還用煙頭燙掌心,用膠帶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氣。他們還用牙籤紮打破的頭部上的傷口問說不說資料的來源。他們還揚言打死了算自殺,他們不承擔責任。六天六宿也沒給老人一口飯吃,沒給老人一口水喝。

金成權也是圖們市的大法弟子,今年30歲,大學文化,2002年在和龍刑警隊遭受過惡警的非人折磨。金成權現在仍被非法判刑、關押。

金成權於94年學煉法輪大法,於2001年1月因表態支持家人煉功被拘留在圖們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當時北圖們市月宮街派出所從家中非法抓捕。

然後在同年8月,月宮街派出所又將金成權從家中綁架至圖們市石峴鎮造紙廠養老院洗腦班迫害,他於同一天成功走脫。

在2002年6月7日,金成權因證實大法被劫持到和龍市刑警隊,家中的電腦及打印機等7000多元的做真象的設備被劫走。惡警逼問金成權另一被非法抓捕的同修的姓名及地址,金成權拒絕回答,被施以酷刑。

因金成權不配合邪惡,和龍市刑警隊的惡警們將他上上手銬腳鐐,然後用直徑約為2.5-3cm的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兩根。惡警們用穿著皮鞋的腳踢他的腿,致使他行走困難。他們從早到晚9點不給一口飯吃一口水喝。當晚被非法關押進和龍市看守所。

期間在6月13日晚5點金成權被非法提審時,被戴上死刑犯才戴的手銬腳鐐,被六名惡警帶足15天的糧食,押往離和龍市60里開外的某林場,遭受了惡警們的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惡警們還揚言,提審時,如果打死了那就扔進圖們江就當北朝鮮人偷渡時餓死了。

惡警們從半夜起將戴手銬腳鐐的金成權吊在空中毒打,手銬越銬越緊,扣牙陷進肉裏,疼痛滲進骨子裏,六名惡警輪番毒打,上氣不接下氣。他們用木棒,穿著鞋的腳,拳頭,皮鞭雨點般地抽打。然後用不乾膠封嘴,再用點燃的煙頭燙兩個鼻孔,連續燙了6根,導致他昏迷。再潑冷水,再施以酷刑。由於他受的酷刑,造成他左邊心臟部位腫脹,排尿困難,脊椎打壞以至於抬不起30斤重的東西,記憶力衰退,回憶不起以前的事情,後腦勺酸痛,視物不清。他們怕他死掉,讓家裏拿1700元到延邊醫院接受檢查。在非法開庭審判時,金成權講述他遭受的刑訊逼供以及他烙下的後遺症,那些「人民檢察官」充耳不聞。

2002年11月,金成權被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罪」被非法判刑5年,並於2003年2月25日送往吉林監獄。2月26日被送往10大隊,在那裏,他又一次遭受殘酷的非人的迫害。在那裏,為了讓他背叛「真善忍」,放棄做好人的權利,惡警指使犯人迫害好人。在那裏惡警們竟以犯人施暴的程度大小來給犯人評分,而這一切都是警察指使幹的。

26日起迫害便開始了,金成權被一天幾次給拖到水房,往牆上砸頭,用拳頭打,用腳踢,用橡膠棒打,用火燒鬍子與眉毛,然後惡警以施暴取樂,毫無人性可言。惡警竟一天七八次的給金成權扒光衣服,彈睪丸,掐大腿內側,掐得兩腿內側結滿了血痂。然後讓他從早5點至8點盤腿直腰端坐著罰坐,坐在鑲滿楔子的木板上挨罰。由於如此的折磨,金成權體重不足70斤。

監獄裏還有嚴管與關小號的手段,銬在固定的床上能把人身上的肉躺爛為止。被銬的人胳膊與腿被抻後強行銬在床上,致使人的骨節抻長而變得殘疾。在那裏也有2名修煉大法的人及幾名犯人被折磨致死。死後,警察找犯人做死亡偽證,作偽證者被減刑或加分,一旦說漏要蹲小號或被嚴管。監獄的惡警為了獎金而瘋狂的迫害修煉者,在那裏金成權遭受了26天的酷刑折磨,生不如死。

望能看到此消息的正義之士伸出友誼之手,協助制止這場對無辜的迫害,也望那些江氏的追隨者們懸崖勒馬,以免做江氏的殉葬品,死無葬身之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