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插茱萸少一人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23日】剛剛過去的中華古國的傳統節日重陽節,這一天恰巧是高蓉蓉母親的生日,高母曾是晚期癌症患者,修煉法輪大法後起死回生,大法帶給人類的美好,在這位老人的身上充份的體現出來,而中共血腥的鎮壓滅絕人性的將老人心愛的女兒--蓉蓉的生命謀殺,本該安享晚年的老人,卻在悲失愛女的痛苦中,用淚水度過了她73歲的壽辰。這些天來身為教師的高母每天念叨著:「遍插茱萸少一人」、「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高精度圖片
高蓉蓉遺照

高蓉蓉原來是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職工,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唐玉寶、姜兆華電擊毀容後,曾一度被正義之士營救,在中共江羅曾邪惡的追殺下,善良、文弱的高蓉蓉今年3月再遭綁架,僅僅三個月的時間,6月16日即被謀殺,一個美麗、清純的生命消逝了。但迫害遠沒有結束:參與營救高蓉蓉的法輪功學員董敬雅、張麗榮、吳俊德、劉慶明、馬玉平等人還在被非法關押迫害中,他們中有的人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而受盡人間苦難的蓉蓉躺在寒冷的冰櫃中,她的親人們不能去見她;蓉蓉年邁的父母無數次的奔走、鳴冤,偌大的中華大地如今的當政者們卻置天理人命於不顧,蠻橫的態度用瀋陽市市政府信訪處人員的回覆可見一斑:「法輪功『非法』,案子不受理。」……

蓉蓉的父親,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既要接受心愛的女兒被殘酷毀容又遭謀殺的事實,又要承受來自政法委、610、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瀋陽龍山教養院、瀋陽張士教養院、瀋陽公安、瀋陽司法局、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等等方方面面參與迫害蓉蓉的部門、人員的壓力、威脅,甚至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查處的處長秦春植,曾親自組織過遼寧省檢察院的法醫給高蓉蓉驗傷的人,不但知法犯法的不拿出高蓉蓉的驗傷報告,反而威脅蓉蓉父母:「高蓉蓉被背(營救)走,按我是要追究你們家屬的責任的。」在這種種沉重的打擊下,高父的身體和精神都幾近崩潰的邊緣。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法輪功學員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我們以為這次再遭綁架,蓉蓉能挺過來,全世界都知道蓉蓉被電擊毀容的慘案,鎮壓者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惡嗎?那些惡人也一直欺騙我們,說能放蓉蓉回家,直到蓉蓉被送入『醫大』,它們還在隱瞞對她迫害的真象,馬三家的蘇境、趙來喜還在說蓉蓉挺好。」

「蓉蓉走了四個月了,從中央到地方對她行惡的人不但沒受到查處,連直接兇手唐玉寶、姜兆華、蘇境、趙來喜都還逍遙法外。」蓉蓉的父母親悲憤的述說著。

當我們把法輪功人權網上世界各國善良民眾對高蓉蓉的聲援告訴兩位老人時,蓉蓉的母親流著淚說:「謝謝所有關心蓉蓉的人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必須終止,人間不能讓這些罪惡存在,迫害必須終止!」。

兩位老人動情的說:「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營救蓉蓉的人,給了我們女兒五個多月寧靜的日子,我們聽說蓉蓉胖了,還能扶牆走了。我們感謝他們,感謝冒著生命危險營救蓉蓉的人,也希望聲援蓉蓉的人們也幫助這些幫助過蓉蓉的善良的人,和所有遭受迫害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接下來蓉蓉的父親給我們講了一個淒美、感人的故事:從去年(2004年)蓉蓉被電擊毀容囚困在「醫大」,世界各地就有善良的民眾打電話關心蓉蓉和她的家人,有一位姓姜的海外女法輪功學員,經常打電話詢問,一直不願接海外電話的高父漸漸被這位女孩的善心打動,每次接電話後總要擔心那位姜姓女孩的安全、擔心她電話打的時間長了要浪費許多錢。

今年6月蓉蓉被迫害致死的前後,瀋陽的天氣異乎尋常,連天的暴雨、冰雹、雷電。一天,女孩的電話又打進來,漆黑的夜晚、窗外是狂風暴雨、門口是蹲坑把守的惡人,老人沒有點燈,摸著拿起電話時已泣不成聲,老人說:「孩子,淒風苦雨啊!」女孩說:「爸爸,世界各地中領館前,大法弟子們都在燭光守夜悼念蓉蓉,那麼美麗的蓉蓉走了,大家都很難過,爸爸你別傷心,要堅強。」在那樣痛碎心肺的悲哀中,女孩一聲聲的「爸爸」,老人已是老淚縱橫,老人說:「孩子,謝謝你,我失去了一個好女兒,如今又得到了一個好女兒。」……在以後的日子裏,老人總是念叨:那孩子可別回國呀,危險啊!

蓉蓉被蓄意謀殺後,她的親人們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悲痛,迫害遠沒有結束;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還有眾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虐殺,迫害沒有被終止。

人們應當知道秉承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們,勇敢的為當今的世人築起了一道防範惡勢力的「正義長城」,覺醒的民眾用心呼應著大法修煉者們的大善,紛紛伸出援手、譴責中共殘暴,正的力量在人間擴充著。在中共邪黨即將滅亡的今天,願更多的世人在這善惡人間,擇善而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