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只是這場迫害的一個縮影」(二)

採訪李偉勛女士

【明慧網2005年10月23日】(接上文)

記者:能談一談流離失所的經歷嗎?

李偉勛:後來我和幾位法輪功同修好不容易在外面租了套房子,每天我們早上4點就起床煉功,6點後就學法,一直到10點多才拿著真象資料出去散發,晚上製作真象資料,要12點以後才睡覺。每天早上大家一起出去,晚上就不知誰被抓回不來了,那日子,用老百姓的話說,真是提著腦袋在過啊!

和我一起流離失所的一位女同修,被害致下肢癱瘓,雙腿不能彎曲,肌肉萎縮只剩腿骨,只有雙臂在身後支撐著才能坐著。她有個4歲的孩子,610去抓她時,把她70多歲的婆婆推翻到馬路邊後揚長而去。後來這位法輪功同修逃出來了,我們流離失所到哪,就把她帶到哪。我們經常搬家,記得有一個月內搬了五次家,因為警察到處在抓我們。

在大陸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迫走上了這條路。惡警讓你寫保證你不寫,他就抓你進洗腦班,在洗腦班你不被轉化,他就送你進勞教所,一進勞教所就是幾年,天天在裏面受折磨,有的勞教期滿也不放人,或者直接就判你幾年監禁。對法輪功,中共哪講過甚麼法制啊,江氏集團就是要斷絕法輪功學員的一切生路,在家庭中,在社會上,把法輪功學員孤立起來,不許法輪功學員找工作,連租房子都不敢暴露身份,大陸學員幾乎喪失了所有生活的空間。每每想起這些,我都很感慨那段時光,我為我的同修在有家不能歸,有親人不能相守,無以維生的境遇下,仍不顧個人安危與得失,向同胞們講真象的壯舉而震撼,我相信,未來人們會感謝他們的,歷史會永遠記住他們的。

記者:法輪功學員通常無法辦理護照,你是怎樣來到國外的?

李偉勛:這主要靠我哥哥的捨命相救。哥哥年長我三歲,對我特別關愛有加。99年前,他看到我學法煉功後的巨大變化,哥哥也想學,他看完《轉法輪》後說,「我太壞了,煉不了這個。」7.20迫害開始後,哥哥也被電視報紙上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搞懵了。當我從北京上訪被抓回家後,哥哥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他說,「你們是不是有精神病啊?」我聽了一愣:「哥哥,您怎麼這樣說?你對我還不了解嗎?」後來我能感到哥哥經常有意的逗我,我知道他在看我的反應,看我是不是像電視上說的精神有問題。想想他都親眼看到了我在煉功後的巨大變化,而且也讀過《轉法輪》、知道大法好,還被中共的謊言迷惑成這樣,可見當時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對中國人的毒害有多深。

當我2002年1月10日第四次被抓時,哥哥看到我被折磨得全身癱瘓,奄奄一息時,哥哥哭了。

為了救我,哥哥詳細了解了大法真象並開始想辦法幫我出國。起初我不想離開中國,因為那裏的人們更需要了解法輪功的真象。後來一位同修對我說,如果你有條件能出去,為甚麼不去曝光這裏的黑暗,讓全世界人民都認清這場邪惡流氓的迫害呢?這也許是你的使命。於是我答應哥哥辦理出國手續。在哥哥的幫助下我於2002年8月來到了泰國。

幫我逃出中國後,哥哥還冒著巨大的危險幫助其他法輪功學員辦理出國的手續。

到泰國後的一天,「哥哥被毒打,拖著一條傷殘的腿靠在牆跟」的影像突然閃進我的腦海,不久就傳來消息,哥哥營救法輪功學員的事被發現了,當時有5個學員的護照已經辦下來,但他的身份暴露了,警察狠狠的毒打他,他的一條腿傷殘嚴重,半身麻木。

公安起初想以「顛覆國家罪」重判他,後來在全家的上下活動下,被以「破壞法律實施罪」無辜被判8年監禁。一時間,我家9人被抓或外逃,二妹妹被抓到龍山教養院裏勞教三年,我被判16年監禁,哥哥被判8年監禁,嫂子逃出中國:大妹妹和嫂嫂的兩個姐姐、姐夫均被抓去,那年春節媽媽說,不知這年是怎麼過來的,心都碎了。

後來媽媽在電話裏說,哥哥關在監獄裏,一夜之間頭髮鬍子全白了,手腳也被打得失去了知覺。我在電話裏讓媽媽提醒哥哥:常念法輪大法好,常念真善忍。下一個春節媽媽來電話時說,哥哥頭髮又全黑過來了,我相信是師父在管他了。

記者:現在你終於獲得了自由和安全,來到了美國,能談一談你現在的心情嗎?

李偉勛:我是幸運的,能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實踐我的信仰,為此我非常感謝美國政府、國會、及營救我的非政府組織,感謝他們對我及在此之前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接納並切實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但同時,還有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仍在國內遭受著殘酷的迫害,也還有很多像我這樣逃到了中國的鄰國還在等待第三國接納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生活都很艱辛。

自從來到美國後,無意中我被推上了世界舞台。其實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國人,一個默默無聞的法輪功修煉者,我的親身經歷及所見,只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所受迫害的點滴而已。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的遭遇何止如此,被拆散的支離破碎的又何止我一家呢。在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中,法輪功學員有的身體致殘、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失去生命;他們的親人也同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迫害是難以想像的。既然歷史選擇了我站在這舞台上,我覺得我就有責任講出法輪功遭受的迫害,講出迫害中廣大民眾對大法的默默付出和支持。

前不久我去一個美國朋友家,她家小女兒要我給她念故事。書中講的是釋迦牟尼佛修成正果後,回家去度他的親人,去回報那些曾給他幫助的親朋好友,比如那個給他乳糜的牧牛姑娘。

念著故事,想起為營救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而在獄中的哥哥,想起我的法輪功同修們,我忍不住哭了。我雖然身在陽光明媚的美國,我的心卻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遙遠的神州,我的親人,我的流離失所的同修們,我的在監獄和勞教所裏遭受迫害的同修們,我的冒著生命危險走家串戶講真象的同修們,還有那些還未得到真象的國內同胞們,他們依然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前行。

記者:回顧過去、展望未來,你對這場迫害的前景是如何看的呢?

李偉勛:回頭看我走過的路,我親身見證了真善忍的神奇,見證了法輪大法扎根在神州沃土的蘊涵,見證了真象人心的威力。在了解了真象後,哥哥做的事,就不只是簡簡單單的親情所能涵蓋得了的,他幫助的是非親非故,萍水相逢的法輪功學員,哥哥堅守的是人類的良知和善念,從哥哥和我的親朋好友身上,我看到了真象的力量,也看到了中國的希望。

我也堅信隨著法輪功學員的深入講真象,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了解了真象後,會像我哥哥一樣,站出來抵制這場迫害。

同時,美國政府、聯合國難民署對我的營救也給世界上其它國家樹立了一個良好的榜樣。過去一直以來,大多數國家政府多採取不直接面對法輪功問題,而在私下與其進行所謂人權會談,這種受控於中共的作法顯然無法制止迫害。而對我的營救已經表明國際社會對法輪功學員的支持已經逐漸的從口頭上變得更實質化了。相信這也會帶動更多的國家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中來。

隨著真象的廣泛傳播,無論是國際社會,還是在國內,都會有越來越多的反迫害的浪潮,這場迫害也就越來越難維持下去,黎明的曙光已經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