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對妻子煉功到自己加入修煉


【明慧網2005年10月15日】自99年7.20以來,江氏集團因一己之私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進行了史無前例的瘋狂鎮壓,一時間烏雲遮日、妖風四起,各種謊言、謠言鋪天蓋地,大有置法輪功及其修煉者於死地而後快的架式,全國上下眾生無不被欺世謊言所矇蔽,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帶著深深的敵意和仇恨,「自焚」、「殺人」等血淋淋的鏡頭,更是在民眾的頭腦中烙上了深深的印記,人們一提到「法輪功」就和「自焚」、「殺人」、「投毒」、「走火入魔」聯繫起來,一提到法輪功修煉者就認為精神不正常、弱智。我也是其中受矇騙的一個。

因受官方媒體謠言矇蔽,我曾經跟煉功的妻子說:「你別煉了,你如果走火入魔會把我們爺兒倆殺死的。」可妻子卻說:「那是胡說八道,根本沒那回事兒,法輪功講修心向善,做好人,不殺生、不自殺,那些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的。」但我還是不放心,時時警惕著她。後來妻子兩次被綁架到派出所,一次被綁架到洗腦班,給孩子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打擊。此後我便更加反對她煉功了,我和兒子時時看著她,不讓她看書煉功,不讓她與同修來往,看見她抱輪就把她的手拿下來,看見她打坐就把她的腿搬下來,併發脾氣惡言惡語,每次妻子講真象我都聽不進去。我曾誹謗過大法,那時夫妻關係非常緊張,時常吵架,有一次我對她說:「你如果再煉,咱倆就離婚。」妻子說:「離婚也煉!」又一次我跟我的岳母說:「勸勸你閨女,別再煉了,否則影響了孩子的前程。若她因此失去了工作,我可不養她,那就得離婚。」岳母卻說:「你們若離婚,我就把我閨女接回家裏來,我養活她,我們娘兒倆一塊兒煉!」當時把我氣壞了,很長時間都耿耿於懷。

後來我妻子因在工作單位洪法,勸人煉功,被他人告發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找我談話,讓我看著她。回家後我大發脾氣,開口大罵,很多髒話一齊上,最後對她說:「你要再這樣下去,乾脆離開這個家,我們爺兒倆過!」此後我對妻子的同修也毫不客氣,同修登門我冷言冷語,使得同修無法呆下去。同修打來電話不讓她接,並且把妻子的煉功帶、大法書籍都藏起來,不讓她看,而且還不讓她趕集與同修見面。回想起那個時候,我們的家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幾乎是天天吵架。最後我只好無可奈何的說:「只要你別出去給我惹麻煩就行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看到妻子的身體越來越好。原來的七、八種慢性病都好了,整年整年的不吃藥,而且脾氣也柔和多了,對我能容忍,對我母親和家人也非常好,到我家裏非常能幹,得到我家人的一致認可。

2003年農曆新年,我和妻子、兒子一塊兒回家過年,妻子因勞累回家後就發燒、咳嗽,我勸她吃藥別耽誤了。而她卻說:「你不用管我,我看書、煉功就行了。」開始她還不停的咳嗽,後來逐漸逐漸的一聲也不咳了,第二天早晨起來燒退了,啥事也沒有,而且洗了很多衣服又做了中午飯。我覺得真是神奇!

2004年冬天,我把我母親接到我家過冬,我母親曾患三十幾年的慢性氣管炎,肺氣腫,後又發展成肺心病。每到冬天不停的咳嗽、氣喘。消炎藥、止咳平喘藥一頓也不能停。在接我家之前已在我大姐家吃了十幾付草藥,即使這樣,呼吸還費勁。到我家後我跟妻子說:「趕快給媽輸幾天液。」妻子卻說:「不如讓媽和我一起煉功,吃藥只是治標不治本,而煉功卻能使人從根本上達到健康狀態。」我半信半疑的說:「讓媽跟你嘗試三天,如還不好,就趕快輸液。」妻子答應了。就在我母親開始聽師父講法的第三天,吐了幾口黑水,頓時感覺胸口不堵了,呼吸也痛快多了,也不帶哮喘音了,我非常高興,建議母親好好跟妻子煉功。我從心裏服氣法輪功了。隨後妻子又告訴我說:「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身體健康,增福增壽,消災避難,逢凶化吉。」於是,我就在上班的路上開始不停的默念。

三天後,我在值班時,突然感覺胸悶、心慌、氣短、喘不過氣來,六個小時後又突然好了,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回家後,妻子說這是我緣份好,師父管我了,給我淨化身體了。這時我想:看看書裏到底寫的是甚麼。看完一遍後沒看出甚麼,只是覺得書中的道理挺新鮮,跟常人的書不一樣。看完第二遍只是覺得心態挺平和、思想挺純淨。看完第三遍,我明白了:原來書中講的是佛法、佛理。也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人應該怎樣活著。自此,我的心靈受到了強大的震撼,心底發出一念:這就是我要找的!修煉才是真正屬於我的路,我一定要修煉下去!就這樣,當月我就戒掉了吸煙的習慣,又戒掉了玩麻將、打撲克的惡習,戒掉了嗜酒的癮好,並嚴格約束自己的一言一行,真的覺得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在這期間,多年的慢性腸炎、近視眼、腳氣病、心臟病、風濕、頑固性神經衰弱等均不翼而飛,並時常有走路離地的感覺。我真的痛快極了。有時跟妻子半開玩笑的說:「你怎麼不早點兒引導我煉功啊!我要早明白幾年該多好。」但此時的我只是個人修煉。我告訴妻子:我煉功的事誰也別告訴,否則我就不煉了。一天晚上,我在外面乘涼,鄰居一位女職工大聲問我:「你煉法輪功呢?」我當時急了,把她臭罵一頓,過後挺後悔。我沒有講「善」,也沒悟到這是在去我的怕心。跟親朋好友講法輪功如何好也是以妻子為例,從來不談自己煉功的事。開始只看《轉法輪》,其餘的書一概不看。後來在同修的提醒和幫助下,開始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新經文、《明慧週刊》,才真正認識到大法弟子不單是個人修煉得解脫,而是助師正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這時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那麼多老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發資料、貼標語、掛橫幅,不厭其煩的跟世人講真象,原來是救度那些被邪惡謊言欺騙、將被惡黨帶進萬丈深淵的迷中眾生。明白後,我開始走出來參加學員交流會,面對面講真象。

我首先跟我周圍的同事講,跟自己的親朋好友講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並勸了很多人「三退」,一次,單位的一位保衛科工作人員找到我說:「聽說你煉法輪功呢?還向好幾個人宣傳過?自己煉就煉唄,還宣揚幹甚麼?別讓我們抓你當典型!」我說:「煉法輪功怎麼了!」我剛要給他講真象,他馬上就走開了。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感到救度眾生的責任太重大、時間太緊迫,而且不能只侷限於面對面講,還要大範圍的發資料救人。就這樣,我邁出了發資料的第一步。記得第一次我和妻子去鄰村發,之前發了幾次正念,然後步行出發,妻子邊走邊問我:「你害怕不?」我坦然的回答說:「怕啥?我是個修煉的人,是神,哪有神怕人的道理?」在正念的作用下,很快發完並返回。過後妻子又問我:「你真的不怕?」我說:「真不怕,只要信師信法,沒甚麼可怕的!」

七月初,我回家給母親過生日,我想:這正是洪法講真象的機會。於是,我帶了上百份的真象資料回家了。當天晚上,我去兩個鄰村發,發完一個村,準備去另一個村時迷路了,不知怎麼進村,於是我就立掌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與破壞,我一定得把這些資料送到有緣人手中。並請師父加持。忽然看見一隻貓在自己前面走,於是我想:就跟著這隻貓走,它走哪,我跟哪。走了半條街,拐了一個彎就到了自己要找的那條路了,隨後那隻貓就消失了。我當時心裏一熱,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幫我。頓覺信心十足,正念大增,師父就在我身邊,在時時呵護著我,我還有甚麼理由做不好三件事呢?發著發著,後面跟上來一個人,問我是幹甚麼的,當時我一點兒都沒害怕,不慌不忙的把手中的真象資料送給他,說:「給你一份。」他問:「這是甚麼?」我說:「好著呢!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就這樣,在正念的作用下,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順利的發完資料並返回。就像師父講的「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第二天,我又面對面的跟我村的人講。當講到鄰居二叔家時,二叔說:「法輪功是甚麼我根本就不知道。」這時,我更感到救度眾生的責任重大。七月末,我和妻子趁兒子放暑假去看他奶奶的時候,又帶著幾百份的真象資料回老家了。當晚我們步行了十幾里路把這些資料送給了有緣人。

還有一件事我悟到:只要弟子心正,按修煉人的標準去做,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師父甚麼事都會給弟子擺平。

七月四日的下午,我兒子所在的學校一中來電話告訴我,說兒子和同學打架,讓我去一趟。到了政教處,政教處主任說:「你兒子違反了校規校紀,按規定回家反省。」此時正接近期末考試,耽誤了考試怎麼辦?我正想著,兒子的班主任過來悄悄告訴我:「只要給校長送點禮就不用回家反省了。」我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應該是宇宙最正的生命,應該按法理去做,怎麼能按照已經敗壞了的人的理去行事呢?絕不送禮。於是,我就帶著兒子回來了。等了兩天,沒有讓孩子回去的消息。我兒子沉不住氣了,不停的說:「這是等著送禮呢!不送肯定回不去。」我想:「他說了不算,這個禮肯定不能送。」

到了第四天,學校打來電話,告訴我們聯繫別的學校轉學。這時我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心想,那就拿500元錢送去,剛拿上錢準備走,我家裏的大哥來電話嚴厲的告訴我:「如果不讓上學就去教育局告他!」我馬上明白了這是師父在借我大哥的嘴點悟我要有正念。於是我打消了送禮的念頭。我首先做兒子的工作:不要著急,一定會回去參加考試的。同時我又靜下來想:為甚麼會發生這件事?後來我悟到:兒子很固執,對三退的事一直抵觸,不認可。由於沒有退出,被邪惡鑽了空子,它認為你是它的人,它就有權力左右你、擺布你,並用我兒子干擾我們做三件事。

法理清晰後,我就對著兒子發正念:鏟除他背後控制他的邪惡因素、共產邪靈及一切邪黨因素,邪黨文化,又開始嚴肅的跟他講三退的事,兒子默認了。第二天晚上,班主任來電話說:「明天參加考試。」自此,困擾我們好幾天的事情最終煙消雲散。由此我體悟到:只要在法理上看問題,信師信法,就會柳暗花明,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此刻我更加感受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威力無邊。只要正信、正悟、正行,一切都會出現另一番景象。甚麼事情師父都會為弟子擺平,但前提必須是勇猛精進,信師、信法,遇事有正念。

此後,我又開始和同修一起騎摩托車到外地大量發真象材料,無論遇到任何困難都不動搖。就這樣,我從一個對大法犯罪、對師父犯罪的人成為一個堅實的大法弟子。其間感悟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和浩蕩佛恩。因此我唯有不斷精進才能回報師尊,唯有正念正行才能做好三件事,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