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魚尾獅洪法紀實

【明慧網2005年1月9日】魚尾獅是新加坡的象徵,也是著名的旅遊勝地。

魚尾獅是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向世界各地的遊客,尤其是大量的中國遊客講真象的寶地重陣。幾年來,學員們日復一日,風雨無阻,從不間斷。

(一)講真象

經過法輪功學員的不懈努力,越來越多的人群了解了真象。

經過的旅遊團中有的遊客大聲讀展板上的字:「法輪大法是正法,善惡必報乃天理。」 「世界需要真善忍」 「明白真象有福報」 「全球共審江澤民」。 你會聽到不同地區,不同的口音在朗朗的讀著,感受到明顯的正念,振奮人心。

有的豎起大拇指,點頭道:「法輪功,好啊,好!在香港看過。」有的環顧左右,小聲告訴我:「俺家門縫塞進光盤,‘自焚’我早就知道了。」

更多的人站在那裏默默的看著,有的蹲下來仔細的看圖片文字。學員在一旁講解:「已有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被迫害致死,還有很多是沒有調查出來的,實際死亡率遠遠大於此。不少是棟樑之材,有清華大學的學生,大學的講師,高級工程師……從七十多歲的老人到幾個月的嬰兒,還有孕婦……打壓是極其殘酷的,使用的手段是極其卑劣下作的。在輿論上造假抹黑,誹謗誣陷,挑起了更大的誤解和仇恨,為系統全方位的瘋狂鎮壓做鋪墊。為提高轉化率,勞教所、監獄大規模的肆無忌憚的酷刑折磨,多少人被打死、打傷打殘,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把健康的不放棄信仰的學員扔到精神病醫院,注射摧殘中樞神經的藥物,女學員遭到殘酷的性虐待,甚至強姦……電視上所謂的春風化雨,那是掩人耳目,騙老百姓的。」

有人驚怔,有人點頭,有人嘆息。幾個人小聲的議論著:「唉,慘吶!」「為甚麼要這麼幹?」「太壞了!」

在講真象中「自焚」是必講的,重點要講的。這個彌天大謊加劇了迫害的殘酷性,影響極其惡劣。摧毀了人們對法輪功學員僅存的同情和好感。

除文字說明、圖片展示外,VCD演示生動、逼真、連貫,更具說服力,有效的清除了假惡暴的餘毒,印象深刻,效果顯著。

很多遊客聚精會神的看著,有的蹲著細看,有的乾脆席地而坐,直拍大腿,恍然大悟。

有個遊客坐下,「我看看能不能雙盤上?」疼得齜牙咧嘴,怎麼也搬不上,嘆道:「冒充不了,假的就是假的。」

我說:「告訴親朋好友不要參與迫害!」

有的向我建議:「跟我們主任談談,他專管這個!」

有位中年男子翻閱《轉法輪》,認真的與學員溝通探討,然後帶著求證而得的滿足,拍著同伴的肩膀,大聲說:「在《轉法輪》229頁講了煉功人不能殺生。被騙了好幾年,自焚不是他們幹的。」

有人嚇得急速躲過,就需要警醒。「你的眼睛、耳朵是自己的,誰能管住你的心呢?多聽多看,自己去鑑別。不要錯失良機,不要習慣於被欺騙被愚弄,還一直麻木著。」我是笑著講的,對方繃緊的臉笑了一下,接了傳單。

有的悶悶的,想看不敢看,就需要點鼓勵:「看看無妨,聽聽全世界的聲音有好處,拿就拿了!」稍一遲疑,立刻收下資料。

一大群人匆匆而過,我故意對幾個高大的青年道:「他們不敢拿!」「我拿!」 豪爽仗義,他馬上接過傳單。另一個小伙兒也湊近:「我看看!怎麼回事?我不怕!」 坦然磊落的樣子。旁邊的人圍攏過來,我說:「多拿幾份,給朋友看。」他們拿了很多資料走了。

有時大雨傾盆,天要留客。人們在橋下詳看圖片資料,或再看一遍《見證》。很多人跟學員攀談起來,天南海北的聊,越來越親切;有的敞開心扉,與學員討論自己的疑問,學員一一解答,深入講真象。

「別的我不知道,俺廠子煉法輪功的心眼兒可好了!」兩個婦女悄悄議論。「你看,法輪圖形!」

一位哈爾濱的三十多歲的男子,濃眉大眼,高大英俊。他說有一次到派出所辦事,看見電視插播的學員被毒打,就那麼挺著,一聲不吭。他爽朗的告訴我們:「我媽也煉!老太太勁頭兒大著呢!回家告訴她堅持下去。」

有個小姑娘邊看邊小聲對我說:「爺爺在地裏鋤草就被抓走了。」我給她一疊印有章翠英畫作的書籤:「這個好攜帶,分給同學們。」旁邊的小伙伴們也伸手要了好多。

一位來自瀋陽的長髮女子直奔過來,看了好一會兒,點頭道:「肯定是好!俺老婆婆煉,病全好了。派出所老來抓她,她離家出走,都快一年了。前幾天,往家打電話說挺好的,別惦記著,放心!估計在北京。哎,真不容易呀!」她揣好光盤,又要了新經文,表示回去要找人教功,抓緊學法煉功了。

有個中央電視台的人愣愣的看著,說你們這兒和國內說法不同……他要了幾份資料,直問:「還有沒有別的?」

遊人如織,魚龍混雜,經常有便衣對著學員的臉拍來照去。也有壞人在其間搬弄是非,阻止群眾了解真象。

有人恨恨的罵:「哼,禍國殃民!」女學員笑瞇瞇的反問:「不吃喝嫖賭,不貪污腐化,怎麼禍國殃民?」他頓時啞口無言。

有人指責我們「不愛國」。我說:「到底誰不愛國?誰把中華民族的瑰寶,在全世界獲得一千二百多個褒獎的法輪功糟蹋的一無是處?是誰製造了自焚醜劇欺騙愚弄百姓,使五千年的文明古國蒙恥受辱?是誰使無辜的煉功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是誰讓警察半夜把七八十歲的老太太從被窩裏拖出來,只要煉就強行抬下樓,抓入監牢?是誰指使警察和犯人殘酷的虐殺毒打善良的煉功人?只因他們說真話,堅持信仰。制止這種喪盡天良的迫害,難道不是愛國行為嗎?」那人灰溜溜的走了。旁邊一位幹部模樣的中年人不住點頭,投來理解的目光。他白淨內斂,以審慎的態度看著,聽著……

細雨中,向對面樹下的人群走去,他們圍攏過來,我緩緩的道:「他們打壓的是最善良的民眾,用盡了卑劣下作的手段。無論是誰,幹了壞事一定會有報應的。」他們點頭同意,很自然的紛紛伸手要資料。

有人問我們:這樣盡心盡力的做,是不是有錢賺?我說我們是自覺自願做的,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克服困難,不掙一分錢,相反我們還自己花錢做資料、光碟免費贈送給大家。就是要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不被惡毒的謊言所矇蔽,不助紂為虐,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同時也為減少大陸的迫害和死亡盡自己的微薄之力。他點點頭,說:「你們這種精神很可嘉!」

不少人對大陸同修冒危險發傳單而遭受牢獄之災,不理解。我說:「我們煉這個都知道佛法是度人的,只要對大法心存善念、正念就好。正因為鋪天蓋地的欺世謊言、惡毒的誹謗使很多善良的百姓失去被救度的機會,所以大陸法輪功學員才捨生忘死的講真象,是慈悲大善吶!」有人聽懂了,默默點頭;有人半信半疑的要看個究竟。

一位醫生驚嘆:一接近橋下你們煉功的地方,就感到身體輕飄舒服。「那是我們的能量場。」學員溫雅謙遜的解釋道。

還遇到一位來自普陀山的法師,灰藍的布衣,綁腿,黑紅的臉,濃眉善目,矍鑠樸實。笑著說:「看過《轉法輪》,越看越有味兒,好!」 跟我要一本《轉法輪》帶回山上看,贈給他小本的《洪吟》,他一再合十鞠躬,向我們道謝致意。

一天上午,有個小伙子順著樓梯往橋上走,忽然轉身回頭,揮動雙臂握拳衝著我們大喊:「法輪功,加油啊!」

有個韓國人,當時就坐下來,學靜功動作。

紗麗纏身的印度女子模仿著沖灌動作,含笑和小弟子合影。

一對歐洲的夫婦時而饒有興致的看著學員煉功,時而讚賞的點頭低語,時而捕捉搶拍優美的鏡頭。他們的一雙小兒女學「抻」的動作, 睜大碧綠的眼睛,純真可愛。

隨著時間的推移,真象的深入人心,不少導遊也態度和緩,能夠理解學員了。

迎面相遇,有的略微一點頭;有的親切微笑;有的甚至由衷的問候:「辛苦了!」有的主動配合,一位男導遊小聲對我說:「我會儘量給他們(指遊客)看的時間。」另一位女導遊每次帶著她的團隊經過展板,都以醇厚響亮的女中音介紹:「大家好好看看吧!……他們真的讓我很感動,自己出錢出力,幾年了,每天來到這裏,為了他們的信仰,為了我們大家了解真實的一切……」

難忘03年12月25日──聖誕節下午的魚尾獅,大橋下面,左邊成年人在舒緩優美的音樂中煉功,右邊是明慧學校的小朋友在背誦師父的經文──《富而有德》、《真修》、《心自明》。朗朗的童音飄來,聲聲入耳,清澈純真,動人心弦。過往的遊客驚詫而新奇的看著這一幕,當時的場真的非常純淨。

後來,小弟子們加入了分發資料的行列。他們可認真積極了,像一隻隻花園裏穿梭翩躚的蝴蝶,把福音送給人們。兩歲的小如意由爸爸牽著手,搖搖晃晃的跑跑走走,舉著傳單,大眼睛黑又亮,煞是可愛。

(二)巧遇大陸同修

在魚尾獅有時會遇到大陸的同修。

有的百感交集,抱著新加坡學員就哭。

有的在人流中老遠的就向我們合十,親切的微笑,點頭致意。

有位四十五六歲幹部模樣的男人坦言:「我看過十七本師父的書,煉過半年。」

有的湊近我身邊,低聲道:「我還煉!有新經文嗎?」目不斜視,不動聲色的隨人群向前走,我跟上她,一邊大聲對眾人講真象,一邊悄悄的塞經文,放兜兒裏。

一位大嬸坐在石凳上,看了我們好一會兒,點頭道:「大勢所趨,擋不住!」我遞給她資料,她微一頷首,說:「都知道,都知道……同心來世間。」我恍然明白,她含笑點頭。

有個北方人聽完真象,爽朗的道:「你跟他說。」他指著前面的中年男子,「他原來是點兒長,剛鎮壓就放棄了。」他大步上前,拍著那人的肩膀,半開玩笑的調侃:「老張啊,接著煉吧?!」那位老張有點尷尬,待周圍人少了,向我講了他的疑惑和障礙,交流後,他深受觸動,嘆氣:「不出國,看不明白,就誤了。」

最近國內的同修告訴我們:「遍地開花,都走出來了。」把他們分發的精巧的護身符拿給我看。

最難忘的是一位來自上海的阿姨。

2003年的一天,遊客們大都離開展板,慢慢向旅遊車走去。她快速徑直向我走來,50歲左右,烏黑的頭髮挽在腦後,淡綠色襯衫,樸素而俐落。深邃的目光直看到我心裏,不同尋常,又有那麼點默契的親切。她握著我的手,壓低聲音激動的說:「謝謝你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們,你們給了我很大的支持!過去我們單位沒人知道法輪功到底怎麼回事,他們看我這樣,估計也許是這樣。我在洗腦班被關過六十多天……」

她以那樣深沉又誠摯的聲音,由衷的感慨:「每一關每一難吶,就是看你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堅信這個修佛道神的法,那真是像師父說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有一點兒不信,一點的迷惑,都過不了關。很多同修吃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很大的磨難,關過不去就又寫保證,出來了聲明又進去,反反復復,過不去關。但你真要不怕它,闖過去了,它反而怕你了。真是這樣……」我注意到她明淨的寬額,不知怎麼,感覺到她額頭細膩堅實的質地。

「好幾次都是我老頭兒把他們擋在門外,罵回去的。」我轉頭看五、六步外的丈夫,高大略胖,戴眼鏡,紅臉,靜靜的為妻子觀望守護著。她悄悄告訴我:那個不停的對著你們臉拍照的是國安隊的特務。」我想起了,剛才是有這麼個人。我問:「新經文,有嗎?」「有!我們那邊資料挺全的,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只是不斷的有人被抓,反反復復過關,吃了太多的苦……」

這時她丈夫走來,示意可以了,快開車了。她再一次向我們道謝,我望著她堅定的神情,搏盡闖關的勁頭,不禁眼底濕熱,可敬的同修!我對她說再見,又向她丈夫說:「謝謝您,叔叔!繼續好好保護她!」

大概是去年農曆新年後吧!巧了,我前前後後講真象,發資料,都會遇到她熱情的目光和親切的微笑,直覺是一個非常好的有緣人。三十多歲,修長而豐滿,棕黃色的套裝,紅潤的鵝蛋臉,明眸如水,溫柔秀美,豐厚飽滿的雙唇漾著深深的笑意。一家三口,十歲左右的兒子,我遞資料過去,她丈夫爽快的朗聲道:「有了!」她含笑問:「天天來嗎?」我說有空就來。「真──好!」她發自內心緩緩的說,理解中還有幾分羨慕。

隨人流回返時,他們一家轉過來,兒子跑到我跟前要資料,她快步走來,悄悄的說:「多給我一些,我是同修!謝謝你們!!」我說呢,那種和煦的親切是更深的緣,絕非偶然。

我們短暫相遇又分別,遠遠的,她站在草坡上朝我揮手微笑,我向她招手致意。可親可敬的大陸同修,雖然我們遠隔千山萬水,重重阻隔,但我們的心連在一起……

(三)魚尾獅的同修們

魚尾獅的同修們常令我非常感動,他們默默付出,紮紮實實,不顯示,不抱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風雨無阻,從不間斷。

高個兒、頭髮斑白的G先生正蹲著用手絹擦拭圖片,圖片直觀生動,重點突出。地上的資料齊全,多種多樣,井井有條,乾淨整潔。他準備的公文包似的大型袋子裝圖片,支撐展板的小鐵架子。兩個長方形盒子,一個裝錄音機,另一個放卡帶、小夾子、電池等……專業又俐落。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的用心細心,讓我感到慚愧。

S阿姨隨著人流緩速「播音」,親切悅耳:「各位先生、女士們,早上好!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了……」除標準的華語外,有時還根據需要講廣東話和英文。

那邊H先生和太太正彬彬有禮的向遊人贈送資料。好幾位學員也笑盈盈的靜候著。

在燥熱的驕陽下,傾盆的大雨中,每天下午六十六歲的C先生,總是背著、扛著、提著五十多斤的資料、圖片早來晚走。他家很遠,搭地鐵加步行要一個多小時。由於大多數人上班,只能抽空來,這樣一來繁重的搬運工作就落在退休的他身上。(連年輕人偶爾背一會兒就肩膀酸痛,感覺吃力。)五年了,他默默承擔,任勞任怨。風雨無阻,雷打不動。汗水、雨水浸濕他的衣服,克服了多少艱辛困苦,真不容易呀!他紅臉膛,鏡片後的眼神是孩童的單純與長者的慈祥的奇妙混合。他耿直樸實又忠厚寬容,也許性格中有點靦腆吧,他拙於辭令,沒有一點顯示心。他嘿嘿笑著,好商量的應對著警方的干擾盤查,一臉的慈祥和氣、真誠善良,好脾氣的化解矛盾。他待人好,沒有分別,連被疑心是特務的人都說他好。看他打坐,那種錚錚鐵骨,端莊的威儀,充滿信心與能量。「在這個世界上,」他對遊客說,「你找沒找到,有甚麼東西能比真、善、忍更好的了?!」

來魚尾獅的同修,有八十多歲的老人,也有兩歲的幼兒。還有孕婦,抱著嬰兒母親。

一位馬來西亞籍的女學員領著九歲的兒子來煉功,擅長舞蹈的年輕媽媽一上一下沖灌的曼妙輕盈的動作姿態,小男孩認真專注的樣子,引來遊客嘖嘖讚歎:「真漂亮!」

前年,一位日本女學員來過一段時間。她皮膚細膩,白嫩粉紅,溫婉秀逸,端莊沉靜,煉功時周身似沐浴著白亮的光,眉宇間的清氣沁人心脾。

金髮碧眼的西人學員也不時加入其中,他們朝氣蓬勃,輪廓鮮明的異族面孔拓展了遊客心中大法洪傳的範圍,增強了說服力。他們笑容可掬的向遊客走來,贈送傳單,自信俊朗的風采富於感染力。

有位澳大利亞姑娘煉功的神態很耐看:閃亮的金髮隨意紮了個馬尾,白T恤上是「真、善、忍」三個大字。雙目微閉,端坐在那兒。全身心的沉浸在美妙祥和的意境中,嘴角兒上翹含笑,那麼純樸,洋溢著源遠流長的生命的喜悅──大法一粒子的幸福。

(四)干擾

「神佛世上走 邪惡心生愁。」(《洪吟(二)》) 這邊洪法講真象,那邊恨得直咬牙。 中領館不斷的干擾滋事,特務、便衣忙不迭的拍照、錄像。由於經濟利益的驅使,新加坡受中共影響很大,媒體從未正面報導過大法。警察一接到舉報投訴就來抄學員的登記,沒收展板和資料。

去年六月的一天下午,警方出動警車到橋洞下,在學員們煉功的斜對面,兩架相機齊上,一個是普通的,一個是數碼的。調焦距,伸長的樣子像槍似的對準這邊。從動功到靜功,近兩個小時,幾乎從頭拍到尾。學員們巋然不動,從七八十歲的老人到八歲的幼童,照舊煉功、發資料。略微的疲憊睏倦一掃而光,更加精神起來,同心同德,做得更好。快到六點鐘全球法輪功學員齊發正念時,警車悄然離去。

2003年兩位女同修由於在旅遊點的講真象和向警方郵寄真象光碟,(15個月後)於2004年5月被新加坡警方以與「非法集會」、「分發和擁有無准證光碟」有關的控狀控上法庭。半年來,案子一延再延,11月底12月初的首輪審訊結束。今年1月下旬2月初將再次上庭。

兩位當事人都是年幼孩子的母親,家庭主婦。小程懷著孕,推著嬰兒車上的幾個月大的女兒,領著跑來跑去的五歲的兒子,還在發真象資料;才華把餘錢幾乎都用在奔赴大型法會和買真象資料上,衣著樸素。她們講真象是善良之舉,非但不應被控,而且是令人敬佩的。

同修們自發的紛紛來到魚尾獅煉功點,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與迫害。靜默中,只聽波濤拍岸,強勁有力,只覺得一道道金光,箭一般飛射穿越,天目中黃澄澄、明晃晃的法輪在旋轉……周身充滿能量。

魚尾獅,晝夜噴水不止的魚尾獅,記載滄桑歷史的緩緩流淌的新加坡河,曾聽到也一定記得新加坡法輪功學員每年農曆新年給師尊拜年的歌聲:「弟子在新的一年裏要把法學好」(2003年)「唯願師尊笑,唯願師尊笑……」(2004年)

不妥之處,望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9/93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