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法弟子王俊英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2005年1月31日】我是河南大法弟子王俊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判處兩次勞教(第一次一年半,第二次一年),兩次進洗腦班,三次進看守所,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現在僅把我在河南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鄭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兩次勞教期間所遭受的折磨略述一、二,讓大家看看,中國的勞教所是在怎樣的殘酷迫害和折磨大法弟子的。

第一次勞教

我被分到第四大隊。2001年3-4月份,所裏開始強行「轉化」煉法輪大法的學員,把所有不「轉化」的全都關在一個屋裏,有的兩三天不讓睡覺,讓已經「轉化」的人晝夜輪流做「不轉化」學員的工作,大小便不讓出屋,還專門指派吸毒犯人罵「不轉化」的學員,就這樣折磨了一個多月。剛轉回到第四大隊幹活,2001年5月份的一天,所長王燕等人到四大隊叫拒絕轉化」的人都出來。當時出來的人很多。我當時沒有出來,它就問我為甚麼不出來,我說:「我要為大法喊冤。」它馬上就叫幾個吸毒犯把我拖到另外一個房間裏打了一頓,它們拉我的時候,我就不停的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我師父是冤枉的!」它們狠命的打我,其中一個警察惡狠狠的說「你想喊冤,你就不看看這是啥地方。」打我的時候,它們把所有不「轉化」的大法弟子都藏到了教育科。過後才知道,是上面的領導這天要來視察了,它們準備了半個多月的準備工作,例如打掃衛生之類。它們怕法輪功弟子當著他們領導的面喊「法輪大法好」,被批評它們辦事不利,所以就把弟子藏起來,當領導們走後,才把這些人放回隊裏幹活。其它大隊也是用這樣的方式欺騙領導的。

2001年7月22日,我去宿舍外面煉功,剛舉手抱輪練站樁,幾個吸毒犯跑出來把我拖回屋裏拳打腳踢,這時屋裏其他的大法弟子就喊「打人了,打人了」卻沒有一個警察來管,不僅不管,被打後,在去幹活的路上,一個惡警問我「打你了沒有?」,我說「打了。」,這個惡警就給吸毒犯使了個眼色,幾個吸毒犯不由分說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拖回屋裏又毒打了一頓,我的內褲都被拖爛了。即使這樣,我照樣被逼著去車間幹活。

2001年10月1日早上7點半左右,隊裏的大法弟子們一起從監舍沖到院子裏的旗桿下面發正念。惡警非常害怕,叫來很多其它犯人拉我們回屋。大法弟子們覺得發正念非常神聖,誰也不走,可最後還是被拖了回去。每個參加發正念的學員都被狠狠的打了一頓,其中趙喜蓮(鄭州農業大學講師)、張亞麗被打得最狠,頭部被踢、跺,臉和全身打的黑青,眼睛腫得睜不開,勉強睜開也看不見東西,神情發呆,頭腦糊塗,尤其是陰部被踢得尿不出來。為了反對這場迫害,大法弟子們開始整體罷工,不去幹活了。2001年10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武曉樺等五個大法弟子再次到旗桿下發正念,結果又被惡警指使的犯人把她們拖回,這次專踢打陰部,打的她們不能小便,其他的大法弟子想喊,叫他們停止這種邪惡做法,卻被惡毒的捂住嘴,揪頭髮,打臉。

第二次勞教

一進勞教所,先把我單獨關到一個屋裏做「轉化工作」一個多月,見轉化不了,大約在2003年3月份時,又把我轉到三大隊幹苦活。四月中旬,對勞教所內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又進行所謂強制轉化--上繩、穿約束衣,同時指派勞教所裏的吸毒犯和其他犯人打學員(承諾它們可以減刑),這些犯人為了減刑,不擇手段的大打出手,甚至把人打殘。這種縱容、教唆惡人幹壞事再施以好處的邪惡做法,使這些犯人變得更加喪失人性,更加殘忍。有些犯人進勞教所之前還不知道甚麼是同性戀,進勞教所後卻搞起了這種變異的墮落行為。

當然,在這些人中也有一些看到大法弟子平時的表現和所遭受的待遇,暗中幫助大法弟子的,當大法弟子被罰站、白天幹十幾個小時的活,晚上還不許睡覺時,輪到這些人值班,她們就讓大法弟子休息、睡覺。第二天如果被惡警知道,就會被大罵一頓的。有一個犯人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又這麼大歲數了,從內心講,真不願意打你們,但如果不打你們,就是我們不配合惡警,是要被加刑的,可是這一次就是加刑,我也不打你們。」

勞教所一面強制「轉化」,一面強制我們幹活。到了2003年9月份,連星期天都沒有了,每天讓我們幹15-16個小時的活,10月份以後,如果有學員幹活稍微慢一點或身體不舒服,就被犯人往死裏打,根本談不上有任何人的尊嚴。在學員被打時,獄警看見就跟沒看見一樣,甚至使眼色要狠狠的打。

2003年11月份,勞教所叫所有的學員寫所謂的參與政治的作業和總結,要是不寫就罰站,晝夜不讓睡,白天還得照樣幹活。有的學員始終不寫,它們就對這些弟子加刑兩個月。它們對在勞教所裏證實大法、或者「反彈」的弟子都加刑三個月。

以上是我這幾年作為法輪大法弟子在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的親身經歷,及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這絕不僅僅是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一個勞教所或個別人的問題,而是上行下效,是有預謀有指令的一場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們的對正信的迫害。不過,無論這些邪惡小丑使出怎樣惡毒的手段,也不能改變我們這些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正念,我們堅信師父的法,堅決抵制這場邪惡的迫害,直到邪惡滅盡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