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業管理很嚴的小區發放真象資料經歷


【明慧網2005年1月26日】我所居住的小區是本省物業管理先進小區,在市民看來,該小區封閉管理的非常嚴。當初裝修房子的時候,經常聽許多人抱怨:「(小區)管的像監獄一樣」。自己也感覺保安盤查太嚴,小區每隔30、40米前後左右就有探頭監視,再加上樓道防盜門上監視器,可謂戒備甚嚴。一天,我在樓上看到,一個背著背包的小伙子,從一個樓道口出來,要進另一個樓道口,保安馬上過來盤查,並把他趕走。聽清潔工說:對面丟了一輛自行車,通過監視錄像很快查找到偷車者。

我搬進來以後,發現清潔工按樓承包,像正式工人上班一樣,上、下午都在搞清潔衛生,小區很乾淨。可能由於上述原因,我居住至今該小區一直沒人散發真象資料。住一段時間,我越來越不安。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又居住在該小區,把真象告訴居民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否則,有辱歷史使命,對不起大法弟子的稱號。然而面對監控器我心裏沒底,再加上同修們經常提醒有關監視器的問題。我心裏非常矛盾,做擔心安全,不做心裏不安。缺少正念,自添煩惱。

直至有一天,我痛下決心,這一步我必須走出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師父經文),不再圍繞自我打轉轉,當然具體做時還是要注意安全。這時又有一個問題困擾我,各樓口防盜門都鎖著如何進去。那天晚上,我出去順道看了兩棟樓,結果讓我大吃一驚,各樓口防盜門都開著,這可是過去從來沒有的。當時我想:要麼是師父點化鼓勵我走出來,要麼是眾生期待救度已久,門都敞開著,而我遲遲不動。自己沒做好,讓師父著急。

在做之前,我充份考慮該小區的特點,如果隨便找時間做,很可能白做,被清潔工收拾走。在我給一個清潔工講真象時,她跟我說:她在那面打掃衛生時,曾發現很多小冊子,都被她收拾了。如果時間安排不當,既浪費人財物,又無意中讓清潔工犯罪,她們打掃衛生有人監視檢查評比,達不到標準扣錢,她們是社會下層,家庭困難,收入很低,她們許多人迫於生活對錢看得很重。為此我把時間安排在她們下班之後,居民回家之前。即中午11點左右,下午5點左右。這樣居民下班回家時,順手拿回家。在選題材上,大部份是發《風雨天地行》,還有一部份是「大遊行、酷刑展和偽火」等組合內容光盤。為了引起居民重視,避免其反感,同時也是擋住清潔工視線,我先是用黃紅等紙包裝光盤裝在袋裏,後買來福字,但市場賣的福字大小不是很合適,用完後自己就打印福字。用一點雙面膠把光盤包裝袋粘在門上,輕輕一拽就拿下,不影響人家門面衛生。在粘貼時,為住戶著想,不把盤粘在人家門的對聯和福字上,找空白地方。在家裏就把雙面膠撕開一部份,在發時從上往下發,在下樓樓梯當中,就把雙面膠撕下,這樣速度很快,在人家門口逗留時間很短。撕下部份不隨地扔,揣兜裏帶回去,不給清潔工添麻煩。

在每次做之前,都發正念清除邪惡,做之後,也發正念清除操控居民的背後邪惡因素。自己知道自己不精進,不是師父的「好」弟子,師父是最慈悲的,每次做之前只好求師父保護。

由於自己的擔心、怕心,同時也想看一看居民的反應,第一次就選擇在自己居住的樓道裏發放。到七樓發時竟然有人橫臥在門口外,鼾聲大作,可能是喝醉酒。我想也許是邪惡針對自己怕心來了,既然邪惡要鑽空子,根據自己的狀態,不能給邪惡機會。七樓不發,以後再補上。晚上5點發完後,大約在八點鐘左右,自己回來時看了一下,很好,都拿回家,這樣清潔工也不會知道。為了安全起見,避免引起保安注意,一開始出去只發一個樓口,逐漸增多,但一般不會超過三、四個。由於自己的怕心,不能做到坦然自若,有時干擾很大,如剛進樓口,就有人上來,還沒到這一層門口就有人出來,有小孩在樓下門口故意大喊大叫。一開始很被動,匆忙離開,沒有發完。自己向內找,是自己的怕心,心不穩造成的。認識到後,不再匆忙,別人下樓,或進家,自己在樓道稍等一會,隨後粘到門上。別人剛進樓口存放車,自己也不慌不忙粘完。一次,在高樓發放,三樓進不去,這時居民陸續下班,自己返到一樓,到門口稍等,等他們坐電梯上去後,再回頭坐電梯進三樓。在高樓發放時,進一層樓口一般先注意電梯運行情況,避免乘電梯人突然進來。在發放時注意聲音、門響、走路聲等。這樣以前覺得是干擾,現在由於心態穩定,心不動,也就很正常。自己調整正常,那麼別人看我們也正常。有一次,我和女兒剛從樓道口發完出來,對面過來一個保安,直看我倆,我們很正常走過去,他也就走過去。

在這過程中也請女兒和我一起做,這樣,速度提高了不少。由於女兒沒有怕心、擔心,我倆去時很少有干擾。

每一次發完後,我都把發過的樓口和沒來得及發的樓層記上,這樣保證不重發。平常注意從樓前玻璃窗戶觀察哪個樓層未住人,未住人的窗戶一般很髒,避免浪費,也儘量避免清潔工拿走。在發的過程中,越往後樓道口防盜門開得越少,請師父幫助。有時,剛到樓道口,裏邊就有人出來;有時還未到樓口,就有人要開門進去;還有一次,拽門未開,身後有一個清潔工站著看,沒好意思馬上離開,只好後退兩步往樓上看一看,這時一個女子出來開門,隨後我們一進去,她又返回去,好像想起了甚麼。但也有好幾次,要去的樓口有人開門要進去,自己害怕被人注意,擔心不安全,沒敢進去。就這樣自己刻盤自己發(有時和女兒一起),開始覺得需要時間很長,不知不覺就把20棟樓800多戶基本發完。未看到保安有甚麼反應。

我相信只要我們信師父,信大法,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得很好。這點事也許在別的同修看來很平常,但自己卻經歷了一個由怕到心態基本穩定的過程,經歷了一個是相信人的監控器、還是相信師父講的法的正念選擇過程,經歷一個為私考慮自己安全還是昇華到為他救度眾生正法修煉的過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