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區講真象磁帶(錄音)

【明慧網2005年1月2日】法輪大法之友電台幾年來製作了一些針對不同地區、對像和不同專題的真象磁帶,希望能夠對國內弟子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象中發揮作用,該網站地址:http://www.fofldfradio.org/index.htm ,可下載相關的資料。

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或進一步的需求,可在網上留言或發信給:editor@falundafaradio.org

下面是針對北京地區的真象磁帶:

下載地址:
北京磁帶A: http://www.fofldfradio.org/show_article.asp?id=7630
北京磁帶B: http://www.fofldfradio.org/show_article.asp?id=7631

北京磁帶A:

親愛的北京朋友,你們好!歡迎收聽「法輪大法之友電台」,很高興能夠在這裏用我們的聲音和我們的心與您交流。

北京,我的故鄉;北京,千年古都,世界名城。

長城秋色、北海白雪,昆明湖的碧波,圓明園的悵惘。說起北京,千頭萬緒;故鄉的記憶,五彩繽紛。但您可否知道其中珍藏著這樣特殊的一段:

曾幾何時,在北京的公園綠地,大街小巷,到處可見法輪功的煉功人,祥和悅耳的音樂在空中婉轉飄揚。無論是退休的老人,還是在校的學生,專家學者、軍官職員,數不清的北京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真善忍」吸引了數以百萬、千萬的群眾修煉。親愛的朋友,就讓我們跟隨著這古樸典雅、飄飄欲仙的樂曲,把思緒拉回到上個世紀的後期,打開或許已經封塵了的記憶……

【高德大法震京城】

90年代初,在中國有上千種氣功門派流傳著,很多人習慣於清晨在戶外煉功,期望能夠治癒疾病或改善身體的狀況。1992年春暖花開的5月,在「塞北春城」長春市,李洪志老師把一套與眾不同的高層次功法展現給了廣大的氣功愛好者,這就是法輪功:他源出於佛家法輪修煉大法,注重心性的修煉,同化「真善忍」,並通過五套功法的煉習,達到修煉的最高境界。

法輪功超凡脫俗的功理、至簡至易的功法和神奇的功效迅速吸引了大批的修煉者,同年6月,李老師來到了北京,舉辦了北京第一期學習班。9月,中國氣功科研會認定法輪功為直屬功派,在全國範圍內推廣。12月,為了讓人們進一步認識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李老師帶領弟子參加了東方健康博覽會,用超自然的能力治病,不用開刀、也不用吃藥,不必望聞問切,也無需銀針艾葉,談笑揮手間治癒了很多疑難雜症,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法輪功神啦!」,消息在參觀的人群中不脛而走。李老師因此成為博覽會中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錄音1
有一天天都傍晚了,有兩三個中年男的帶著一個老太太,從入口處匆匆忙忙往這邊趕。那個老太太是一個羅鍋,還不是一般的羅鍋,她都是45度了吧,勾著腰就跟著她的兒女們就過來了。當時師父一看到這種情況,就從老人的後邊把她抱起來,這麼抻一抻。然後跟這老人說:你放鬆,放鬆,你跟我走。師父就走了一個圓場,這個老太太就跟著師父走。然後師父就回著頭,總是跟這老太太說:放鬆啊,放鬆。挺起來,挺起來。我也挺激動的,我就看著這老人真的就慢慢慢慢就挺起來了。我心想如果要有電視台把這個錄像拍下來這一瞬間多好啊,是吧?這一下就治好了。然後我就看著可能是她的兒子,馬上就跪在師父面前了,他也是很激動的。師父說:起來起來!就完了。好像很隨意的,沒有甚麼。所以一天就治這樣的人,那真不知道治多少。
===========================

博覽會總指揮李如松先生說:「在博覽會上法輪功是受表揚最多的,調病的效果是好的。」總顧問姜學貴教授說:「我作為博覽會總顧問,負責的向大家推薦法輪功,我認為這個功法的確會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和新的精神風貌。」一時間法輪功的超常和神威轟動了京城。春去秋來,第二年的冬天,李老師以博覽會組委會成員的身份帶領弟子又參加了93東方健康博覽會。

======================錄音2
93博覽會可以說對於我們法輪功來說是一個盛況。其它的功派真是寥寥無幾,沒有幾個人。可是只有我們法輪功的攤位上擠滿了人,五六百、六七百都有,因為只要展覽中心一開門,很多人就跑步進來奔向我們的攤位,然後就三行隊,一行掛上午治病的號,一行就是掛下午的治病的號,因為號馬上就拿完。還有一行隊就是請師父來簽名,簽《中國法輪功》這本書。

在這個會上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人像腦瘤啊、心臟病啊,還有甚麼肝炎哪,都能是那一次就好。那麼他們就是知道了特別的神。還有幾個癱瘓病人,當時就從輪椅上站起來,甩掉拐杖往前走。所以有的當場就跟李老師跪下,感謝李老師。還有的事後敲鑼打鼓的送感謝信,貼到我們的攤位旁邊。
=============================

應參觀者的要求,博覽會組委會邀請李老師作了三場氣功報告會,場場座無虛席,有些人甚至坐在地板上、站在過道裏,李老師以通俗易懂的語言闡述了人生的意義在於返本歸真,揭示了如何向高層次修煉的真諦。博覽會把唯一的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特別金獎」以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授予給了李老師。

二年間,李老師在京城一地就舉辦了十三期學習班,約有13000多人參加。辦班收費很低,各煉功點免費義務教功,卻把很多至傳真寶無私的奉獻給了學功者。李老師經常講:既然普度眾生,就不能增加煉功人的負擔。法輪功的聲譽很高,學員人數呈爆炸性增長。上自中央領導,下至黎民百姓,有古稀之年的老者,也有不諳世事的頑童,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相繼加入到了修煉的行列中。

96年李老師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北京市十大暢銷書之一。這本曠世巨著用淺白的現代漢語、結合著現代科學把法輪大法深奧的哲理展現給了世人,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揭開了宇宙之謎,以其耀眼的光輝驅散了人們心境中的塵埃,點亮了修煉大道上的明燈。到1999年7月以前,北京的街頭巷尾、公園綠地上到處都能看到法輪功的煉功場面。下面就讓我們走到他們中間,聽一聽這些修煉者發自肺腑的心聲。

(放《法輪大法照我心》)這熟悉的聲音您一定猜到了,是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他的歌聲曾伴隨著一代人的成長。

====================錄音
我在83年的時候檢查出來是早期肝硬化。後來一直吃藥啊,住院啊,治療啊,一直好不了。後來就轉向了氣功,氣功也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後來我就一直在尋找嘛,就想找一種更好的功法。所以,後來我就找到了法輪功。我過去呢,身心健康這個字眼兒啊只是一種美麗的詞藻啦,但是我現在真的體會到了甚麼叫身心健康。
====================

[採訪大陸法輪功學員1]: 原來吧都在找別人對自己不好的地方。但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發現,我現在心裏想的,和所有的功友一樣,都在找自己有甚麼對別人不好的地方……

[採訪大陸法輪功學員1]: 在知識分子中,最容易的就是那種對名和利的執著。所以在提職的時候,爭啊,鬥啊,搶啊,都是這樣的。自從學了這個書以後,把這些都放淡了。

李淵曾就讀於清華大學,通過李政道物理項目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畢業後在貝爾試驗室工作多年,曾發明了二十幾項專利。他說:

====================錄音
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我是不輕易相信甚麼東西的。但是法輪大法我讀了以後呢,讓我是非常的佩服。我覺得對我做科學也是有很大的幫助的,因為我現在也明白,怎麼樣做對人類更有好處的研究。
====================

98年10月,一些醫學專業人士對北京市五個城區12731名法輪功修煉群眾進行了祛病健身功效統計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總有效率達99.1%;完全康復率達58.5%;體質增強達80.3%;精神狀況改善達96.5%。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療費3275元。

在《轉法輪》一書中,李老師告訴弟子們,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說真話、辦真事,用善心和大忍之心對待所有的人,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問題,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崇高境界。在中國,李老師和他的功法給人們帶來了意義深遠的精神糧食,真正的喚醒了人們沉睡的心靈。在這個信仰危機的時代,上億人通過煉功修心,獲得了身心的健康,千真萬確的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真實不虛。

4.25震驚中外的大事】

1999年的4月25日發生了這樣一件震驚中外的大事: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出現在中南海西側國家信訪局的紅牆外,要求與中央領導和平對話。高牆內,朱鎔基總理與法輪功學員代表親切交談,認真聽取百姓的心聲;高牆外,萬名民眾佇立等待,異常的寧靜安詳。總理務實親民的作風贏得了國際媒體的一致讚譽,甚至預言這是中國民主政治的開端;而這群名不見經傳的修煉人所展示的高度自律與平靜祥和的風範更是讓舉世矚目,也引發了無數人的深思。

出人意料的是,事情到此並未能畫上圓滿的句號,兩個月後竟被江澤民作為主要的藉口,展開了對法輪功全面而無情的打壓,造謠媒體藉機蠱惑人心的把事件描繪成所謂的「圍攻」中南海。那麼,真實的情況是甚麼呢?

========錄音3
4月23號就聽說何祚庥在天津一個雜誌社發表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完全是對法輪功的造謠和誣蔑。我們的功友就去那家雜誌社跟他講明法輪功不是這樣,法輪功非常好。這時呢天津的警察就把法輪功學員給抓了,而且打了,抓了45個。

就開始動武了,就開始抓人打人了。我們聽說了以後,就覺得應該向中央去反映情況。你既然能抓天津的,就能抓我們北京的。何祚庥他在北京已經搞過這一套,他又跑到天津去搞。地方上解決不了,我們就應該向國務院反映情況。
========

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實上天津事件只是一個導火線,而對法輪功的打壓卻早有預謀、也一直在悄悄的進行著。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報》就曾把《轉法輪》當作「偽科學」進行批判。一個月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又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功書籍。1997年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更是擅自命令公安部門在全國秘密調查,企圖取締法輪功。雖然最終沒能找到任何問題,但在一些地區警察騷擾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甚至非法拘捕也時有發生;羅幹的連襟何祚庥等人則在全國各地不斷的發表批判法輪功的文章。

========錄音
事態發展了,越來越嚴重。不光是天津這一件事。當時我們就經常聽說有的地方抓人哪,罰款哪,而且把書列為禁書。反正這限制那限制,就是逐步逐步的一點一點的升級,你逐級逐級的反映沒人聽你的,就是被逼到這份上了。這是唯一的一個出路,就得去到中央跟中央領導說說,當時大家就是這種心理。
========

還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425那天法輪功學員們去的根本不是中南海,而是旁邊的國務院信訪局。為了不影響交通,警察安排學員站到馬路西側紅牆下的人行道上,這樣竟形成了一個環繞中南海的局面。但是,裏三層外三層的人群卻始終保持著祥和的心態和井然的秩序,離開時還把地上打掃得乾乾淨淨,充份的體現了修煉「真善忍」昇華後的崇高境界。

然而,這一切卻引起了當權者江澤民的恐慌和猜忌,斷言法輪功有嚴密的組織和政治目地。而當事人法輪功學員們卻斷然否認了這種說法。

==========錄音
甚麼組織啊?根本就沒有。那就是一顆心啊,心到了,大家心都往一塊想的時候,他行動就是統一的。我們確確實實是發自內心的,心甘情願的去向中央反映情況,因為我們覺得那是說理的地方。

官方的輿論避開了4.25上訪的背景、動機、事實真象,在有沒有組織這個問題上大做文章。好像有組織本身就是邪的,我想組織一詞本身並不是衡量好和壞的標準。

確實沒有組織的。都是因為覺得不公嘛。我們覺得就應該去反映情況。
==========

還有人說法輪功學員上訪是搞政治。然而,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法輪功學員爭取的是煉功和出版的自由,冤情得不到解決才走了上訪之路,鳴冤叫屈怎麼能與參政議政劃上等號呢!

============錄音
修煉者與政治無緣。就是在今天,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誰也不會想去推翻政府,那跟法輪功修煉的目地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我覺得許多中國人對政治敬而遠之,當局為了激起民眾的反感,讓人聯想到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作了政治的犧牲品,從而為他們取締法輪功而辯解。如果說向上反映冤屈就是搞政治的話,那麼每天上訪喊冤的默默無聞的平民老百姓都成了政治家了。有人說法輪功上訪的人多,我覺得那是法輪功的功法好,學的人當然就多。
============

實際上在很多人的眼裏,法輪功學員在政治上恰恰顯得十分的「幼稚」。尤其是經歷了共和國曆次政治運動的人們都非常清楚當局的政治手段是如何的殘酷,而這群修煉人竟期望通過善意理性的互動來解決某些當權者故意製造的衝突,簡直天真得不可思議。

一位評論家這樣評價這次上訪:

==========錄音
「中國這個民族他是一個順民暴民的民族,他不當順民就當暴民。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和平解決問題的,沒有非暴力運動解決問題的事情。所以說事實上這一天的行動已經證明了,就是中國人是願意走非暴力的道路的。事實上這個法輪功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
==========

為了解決多年的不公待遇,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的來到國務院信訪局外,卻沒有用標語、口號和任何暴力來宣洩心中的冤屈,他們靜靜的、卻又堅定有力的向全世界展示了修煉「真善忍」的人們發自心底的善意與平和,展示了他們所持有的冷靜和理智,表現得是那樣的真誠、祥和、坦蕩與寬容。可以說4.25事件開創了五十多年來中國官方與平民之間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震盪了專制政體,也震動了整個世界。

【天安門自焚騙局】

然而,江澤民卻不堪這一衝擊,一手將湧動的暗流掀成了悍然的大波,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開始席捲中華大地。為了避免世界輿論的譴責,御用喉舌先發制人,加工編造謊言,形形色色、五花八門,從人身攻擊到妖魔醜化,簡直是無所不用、不一而足!於是乎殺父母妻子的精神病人成為央視的座上賓,蹺著二郎腿大放厥詞,說甚麼善心到最後就要起一個殺心,如此禁不起推敲、荒誕無稽之談竟也用來攻擊一個被億萬人所推崇的信仰!而其中被宣揚得最厲害的則是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江氏集團企圖以此達到改變民意、煽動仇恨的目地。

據新華社的報導,事件發生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2點41分,一男四女在天安門廣場上先後在自己身上點著了火。多名警察僅用一分多鐘就分別撲滅了兩次火。整個過程還不到7分鐘。

之後不到兩小時新華社就通過廣播向全球做了報導,並指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一般說來,新華社的每篇報導出爐前都必須經過層層審批。而這次報導的速度之快一反常態,令駐京的外國記者也為之一怔。1月30日,中央電視台經過幾天的精心準備,在焦點訪談節目中又對此事件大肆渲染。

法輪功學員則否認了這一指控,指出「自焚」行為嚴重違反了法輪功教導的不能殺生和自殺的原則,並提出了很多質疑。

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焦點訪談的錄像。火一著起來時,鏡頭中就出現警察提著滅火器跑向出事地點的場面。天安門廣場上沒有滅火器,警察也不會背著滅火器巡邏。那麼這20來個滅火器是不是警察事先準備的呢?

王進東身邊警察手中的滅火毯是靜止下垂的,沒有緊急撲火的運動感,是在等王進東喊完口號呢,還是讓攝影師拍照?汽油燃燒的溫度在410度以上,這樣的高溫沒讓王進東的耳朵燒壞、頭髮燒焦,甚至兩腿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還完好無損。

法輪功要求雙盤,至少也得單盤。而號稱96年開始修煉的王進東,練了幾年,散盤腿還翹得高高的。結印動作也不對,正確的動作是兩拇指指尖接觸,他卻是兩個拇指上下重疊在一起的。

從官方提供的照片看,自焚前的王進東臉頰消瘦、小骨架,自焚的王進東卻是大臉盤、大骨架, 河南人喊口號卻是標準的京腔。而後來出現在《焦點訪談》其它節目中、與自焚的王進東外貌相近的則是河南口音。這樣看來王進東這個角色前後出現了三個人。(這裏可以放兩個人的幾句話)

如果把焦點訪談的錄像放慢,可以看見另一個自焚人物劉春玲在火燄中掙扎時,有人在她的背後用物體猛擊她的後腦,致使她立即180度轉身倒地,打擊用的物體反彈出去後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一個穿軍大衣的人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上,一隻手臂還揮動著接近劉的頭部。讓人不禁要問:她到底是被打死的,還是被燒死的?事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菲力蒲•潘到劉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後發現,劉春玲在酒吧作三陪女,鄰居們說從來沒見過她練法輪功。

其次從拍攝的角度上看,攝像機鏡頭跟隨著警察到了事發地點,甚至利用變焦鏡頭及時的拍攝所需細節,似乎這台攝像機是專門用來拍攝這一事件的。而且在畫面上還可以看到一個背著攝影包的男子在近距離拍攝整個過程。那麼他是誰呢?為甚麼警察不像制止CNN記者一樣制止他?

下面來看看醫院裏的情形。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積水潭醫院多位工作人員確認,自焚者是在晚上5點左右被送到醫院的。從天安門到積水潭醫院僅十公里左右,救護車卻開了2個小時。不能不讓人懷疑這期間是不是有甚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大面積燒傷病人要住隔離病房,要儘量暴露創面,以免化膿感染。進病房的人必須戴口罩帽子,甚至穿隔離衣。但電視上採訪的記者甚麼也沒帶,還那麼近距離的問話。自焚者全身包裹嚴密,不知道是不想讓老百姓看到「傷口」呢,還是怕老百姓看到「傷口」?而同是焦點訪談的節目,在2004年6月邯鄲某煤礦瓦斯燃燒事故的報導中,去醫院採訪的記者卻戴著口罩,幾個礦工被燒傷的創面是完全暴露在外面的。

最後我們再來談談事件中被用來煽動仇恨的關鍵人物──12歲的劉思影。醫學專家指出,接受氣管切開術的病人手術後很多天才能說話。可劉思影手術四天帶著插管,卻底氣十足、聲音清晰的接受採訪,而且還能唱歌。 這如果不是醫學奇蹟,就是在撒謊。兩個月後,劉思影在身體已基本恢復正常、打算出院的時候卻突然死在了醫院裏,一切竟成了死無對證。

同年8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聯合國召開的「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就明確指出,所謂自焚事件是由江澤民政府一手導演的,用來誣陷法輪功。該組織還向與會者提供了錄像分析。而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所獲得的來自中國大陸的多方舉報,「自焚案」事實上是一樁事前安排好的栽贓嫁禍案。(29分12秒)

《古怪歌》

警察在天安門喲背著滅火器巡邏,塑料瓶兒燒不破,氣管割開還唱歌,還唱歌,古怪多,古怪多。

聽了古怪歌,想一想為甚麼,紙寫的謊言一擢就破,人生道路莫走錯。

北京磁帶B:

【發生在北京的迫害】

風雲突變,萬馬齊喑。一個個謊言,一道道密令,修煉人遭殘害,百姓受矇蔽。上訪無門,法律變成一紙空文。而迫害仍在不斷的升級,「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恐怖滅絕政策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天安門廣場的金水橋畔有一對華表。華表在上古叫「謗木」,相傳始於堯、舜時期,是供百姓在上面書寫諫言的。後世君王效仿這種做法,在朝前豎立華表,來表達清正納諫、順應民心之意。今天,當歷史已經步入了高度民主和信息化的時代,被剝奪了一切表達權的法輪功學員不得不尋求這種古老的方式,來到華表下,發出他們心底的吶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

(歌曲《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多少弟子,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你看得最清,
面對著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講明真象,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

然而,作為賢良仁德之象徵的華表在二十一世紀裏卻見證了無數的血腥與殘暴,多少法輪功學員為了能來到這裏舉起一個橫幅、喊一聲「法輪大法好」,就再也沒能回去過!

五年來,北京市的一些人跟隨江澤民,不僅對北京本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瘋狂的迫害,同時也對外地進京的法輪功學員實行了群體滅絕政策。據明慧網統計,截止2004年11月底,全國已有114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北京地區有29人。但這僅是經第三方證實的數字,而實際死亡的人數遠大於此。

曾在團河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年半的陳剛先生說:

============================P_2 33秒
有多少善良的人被他們折磨,骨肉分離,甚至被迫害致死。我一個很好的朋友,也是跟我在團河勞教所裏關在一起,就精神失常了。我在勞教所裏認識的另外一個朋友的妻子就是在看守所裏被灌食灌死了。我還有一個朋友,他後來從團河出來,又被抓了,被折磨得最後失去了生命。而且我還有很多朋友,現在還關在勞教所裏承受著非人的折磨。
===========================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發言人汪志遠先生告訴我們:

==========================P_3 1分31秒
最殘酷的一個就是趙昕,是北京商貿學院的教師,她是在公園去煉功,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被警察打得頸椎粉碎性骨折,造成了全身性的高位癱瘓,在病床上痛苦的折磨了六個月以後逝世了。

通過追查國際的調查資料的反映,這場迫害不只是在肉體上和物質上進行迫害,它更主要的是從人的心靈上進行的迫害,讓人精神毀滅。它是一個系統的、全國性的。

第一個方面,通過官方的媒體大量的造謠誣蔑,使整個民族對它的迫害認可,甚至也參與迫害,使整個全民族被洗腦;

第二個方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學習班、轉化班,對他們進行洗腦。精神方面搞一些偷換概念、搞一些歪理學說迷惑他們。使用利益、家庭的人情以及就業就學這些方面來要挾學員放棄他們的信仰。如果還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