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林子勞教所內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我是法輪功修煉者,2000年1月8日我到北京上訪,被利新鄉趙君禮、派出所所長靖顯成綁架回利新,被派出所扣押一夜,2月3日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63天後被釋放。

2001年1月21日(農曆臘月二十七)在家正忙過年,被派出所騙去後,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就一個「煉」字,把我綁架到阿城看守所迫害67天後綁架到洗腦班(在紡織技校辦的)。15天之後又被綁架到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14天。4月26日被綁架到第一看守所,直到7月5日,在我沒有在教養書上簽字的情況下,強行對我勞教一年。

萬家勞教所集訓隊非常邪惡,甚至晚上不讓大小便。20天後,我又被綁架到長林子五大隊遭受迫害。一到五大隊,馬上就得整天盤腿坐著,不許動,念「所紀、所規」。第二天,一起去的15位同修共同切磋,大家說我們沒有犯法更沒有犯罪,為甚麼念所紀、所規呢?所紀、所規是給犯人規定的,我們不是犯人,不能念。那時,我們阿城的大法弟子都會背師父的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

我們15名同修就開始拒絕念所紀、所規。惡人讓李新領著念,李新說我是煉法輪功人,不能念。他們就把李新綁架到小號。剩下我們14個同修切磋,必須把李新要回來。他們不放李新,我們就絕食抗議。我們絕食一天半,他們把李新放了回來,這次我們見證了整體的力量。李新說她被關到小號後給她來個「蘇秦背劍」,扣到鐵椅子上,使人動不了,非常難受。

後來我們向勞教所提出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大法弟子、還我們師父清白、還我們自由。他們不答應。我們十五個同修開始絕食抗議。以前五隊曾寫過三書的同修中有幾個悟回來了,和我們一起絕食並聲明他們以前寫的所謂三書作廢。這次我們絕食六至九天,也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我們後來的十五個大法弟子和以前的同修大家都不念所紀、所規了,也可以和早進來的同修切磋了。然而迫害還在繼續,他們採用「包夾制」控制我們,不讓學法煉功。一個月後,有同修身上開始長膿皰疥、流膿淌水,我也長了膿皰疥。幾天後又長乾疥,滿身都是小紅點,奇癢、難受,晚上睡不著覺。這給大法弟子精神與身體造成很大的痛苦,是無法形容的。

後來五隊大法弟子多次絕食抗議迫害,其它隊也有絕食抗議迫害的。9月間四隊大法弟子張林被惡警把牙打掉好幾個、10月份一隊大法弟子鞠亞軍在絕食期間堅決抵制灌食、邪惡的一隊把鞠亞軍綁到擔架上強行迫害,10月24到25日,鞠亞軍被迫害致死。他們嚴密封鎖消息,直到2002年1月,五隊才知道這個消息。

早上五隊輪流洗漱之後回到教室,大法弟子發正念,惡警百般阻撓。有一次蘇振和在立掌發正念,五隊代理隊長鞏志強用癢癢撓去打蘇振和,蘇一把把癢癢撓搶下來扔了,有力的震懾邪惡與壞人。以後惡警再干擾我們立掌發正念,我們就背「論語」、《洪吟》。就這樣,在五隊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2月27日五隊解體了。他們又把我轉到一隊,有幾個同修轉到其它隊。到了3月6日,邪惡的羅幹來哈視察,傳達江××的口頭密令。此後,長林子勞教所更加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反迫害,全所大法弟子都絕食抗議,致使勞教所食堂停火一天,有力的震懾了邪惡。5月8日,我終於堂堂正正闖出了勞教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