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修大法絕處逢生


【明慧網2005年1月14日】1995年夏天,我妹妹16歲,有一天她突然覺得頸椎周圍疼痛,手指發麻,難受的掉了眼淚,一星期以後,爸爸領她去看了中醫,說是受風了,吃了兩付中藥,症狀消失了,家裏人誰也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96年妹妹順利的參加了工作。

於97年3月底,妹妹的手又開始發麻,而且範圍擴展到了後背,病情越來越嚴重。父母帶她去做了X光、CT檢查,也沒查出是甚麼病。

很快,開始影響到她的學習、生活,父母在親友的幫助下,領妹妹去醫院打了一針擴大針(500元)做了磁共振檢查,這回檢查出了病。原來在她脊椎第四─五節的髓管內長了一個高粱米粒大小的腫瘤。醫生告訴父母,當地的醫院治不了,得上北京,父母這下可急壞了。

於97年4月8日,通過醫院介紹、聯繫,我母親和妹妹一起來到了一所在當時全國比較權威的治療神經內科疾病醫院──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

這時的妹妹走路、舉手都有些吃力了,因為那個瘤在一天天的長大。

到了宣武醫院,做了各種檢查,也是檢查不出來,後來同樣打了一針放大針(700元)做了磁共振檢查,經專家會診,結果出來後,醫生問我母親,為甚麼父親沒來,我母親說,父親身體不好,患有心臟病和腦血栓。醫生說妹妹的病情很嚴重,怕我母親一人做不了主,最好還是讓我父親來一趟,沒辦法,父親只好帶著有病的身體來到了北京。

醫生見到我父親之後說:我妹妹的病能治癒的希望太渺茫了,她長的腫瘤不僅壓迫上下肢神經,更主要的是壓迫呼吸系統神經,所以她一直喘氣很粗。如果手術稍有一點不慎,碰了呼吸神經,那麼她就下不了手術台,醫生沒有一點把握,沒碰到過這樣的病人,妹妹的病情非常棘手。

在宣武醫院呆了二十多天後,一位專家給我們出了一個主意。說我妹妹目前外表也看不出病來,不至於馬上癱在床上,讓我們先把病人送回家,因為那個腫瘤在不斷的長大,所以病人過不了多久就得臥床不起,那時你們再到醫院來做手術。到那時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他認為這樣做有幾點好處,一是病人不至於馬上死亡,二是讓家人,尤其是體弱多病的父母不至於有突然失去孩子的痛苦。因為妹妹能在床上躺上一段時間。即使能下手術台,治療無效,也不至於受到打擊,大不了接著躺,如果是能治好了那是萬幸。並說,回去吃吃偏方、練練氣功,或許還好了呢!也就是說,現代醫療手段已束手無策,有多少錢都沒用了!

於97年5月8日父母和妹妹無奈的從北京回到了家,無助的等待著。

到家之後,正如醫生所說,妹妹很快就臥床不起了,妹妹吃、喝、拉、撒都是由60多歲的父母來照顧,她只是會說幾句話,手能輕微的抬一抬而已,而且呼吸越來越困難。妹妹非常的痛苦,還有我的父母。

父母不甘心,不停的到處求醫問藥,用臉盆一盆盆的熬藥,往病痛處敷;中藥吃了很多很多,根本就不起作用,病情一天比一天的嚴重。

突然一天,接到了我舅爺寫來的一封信,信中介紹了法輪功,說法輪功是我妹妹得救的唯一希望。次日早晨,我父母懷著法輪功是我妹妹獲救的唯一希望的心情,同時出去找法輪功煉功點,母親前腳,父親後腳,可喜的是都碰到了大法弟子,母親借回了錄音帶,父親打聽到了煉功點。我妹妹一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奇蹟就發生了。剛聽講法她喘氣的聲音就不粗了,很快她就會自己拿出錄音帶換面聽,第三天她奇蹟般的坐起來了,家人真是高興極了,再過三天,我妹妹能下地自己上廁所了,第七天,我父親高興的先去煉功點學動作,學會了再教我妹妹煉,他用了兩個早晨的時間,學準確了動作,第九天時開始教我妹妹,做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我妹妹的手過不了膝蓋,我父親說,你儘量的往下彎,能彎到甚麼程度,就彎到甚麼程度,可她的手還是過不了膝蓋,第十天,也就是我妹妹第二次煉功,她的手就到位了,煉功後第七天,我妹妹主動提出要到煉功點去煉功,父親擔心她走不到,她說,沒事,走一走,歇一歇,早點走,結果,次日早晨四點半起床,一口氣自己走到了煉功點。我父母高興的不知如何是好,這一連串想都不敢想的奇蹟,確確實實的在我妹妹身上發生了,妹妹激動的只會流淚,是法輪大法使她絕處逢生,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新的生機,我們全家人不知如何感謝李洪志師父才好,父親買來了一套大法書和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喜悅的和妹妹一起煉起了法輪功,後來,我和我母親也相繼走進了大法,沐浴著佛恩的浩蕩。

我妹妹得法後,有過三次大消業,第一次,沒有影響學法煉功;第二次,去不了煉功點,走到半路,返了回來,但很快就好了。第三次,非常嚴重,整個人完全癱瘓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學法聽不進去,瘦的皮包骨,尿液像白灰渣一樣,排尿非常困難,非常痛苦,翻身都得人扶,耳朵都壓破了,吃飯喂,喝水用吸管吸,大便有時都得家人幫著用手扣。

大法弟子們知道情況後,來到家裏幫助我妹妹學法。那時正好趕上我弟結婚,家裏來了很多親戚,都勸趕快上醫院,三姥是大法弟子,她說:我們誰說了也不算,就我妹妹自己說了算,三姥的這句話點醒了我妹妹,堅定了她對大法的正信,第二天就好了,學法也能聽進去了。我妹妹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闖過了三次消業大關。這三次大消業不知師父為她承受了多少,才能使她恢復正常,她自己所承受的也只是病業的一點,她就那麼痛苦,如果不得法,那後果是多麼的可怕。

以前,我父親的心臟一直不好,總吃藥,又於1992年得了腦血栓。自那以後,他過幾個月,就需住一次院,身體非常不好,自從學法煉功以後,父親停用了所有的藥,可心腦血管疾病卻不翼而飛,再加上妹妹學法後起死回生的奇蹟,給全家人帶來了無以言表的喜悅,父親心情好,食慾好,睡覺香,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走路身輕如燕,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我們每當提起,激動的都是淚流滿面,無以言表。

如今,妹妹不僅回到了原單位上班,而且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美滿!

在我妹妹身上發生的奇蹟,周圍很多人都清楚。我的一位朋友,給一對新人主持婚禮,在婚禮上聽到有人誹謗大法,他直言不諱的說:「我朋友的妹妹是一位高位癱瘓病人,學大法站起來了,這是我親眼所見,電視上播的都是假的。」2003年他又給我妹妹主持了婚禮。在婚禮上,我父親在講話中說:「我女兒能有今天,我應該感謝誰,大家都清楚……」是啊! 參加我妹妹婚禮的人都知道,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妹妹,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妹妹第二次生命,因此,大家才有機緣聚在那可喜的婚禮殿堂。

在此,我只想用我們的親身經歷,告知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願把法輪大法帶給我們全家人的美好,與天下所有善良的人們分享,望所有被江氏集團謊言矇蔽和毒害了的世人,早日走出欺世謊言的矇蔽,快快覺醒。和我們一樣,也能在大法中得到天賜洪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