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弟子請警惕標新立異的種種干擾


【明慧網2004年9月9日】最近,在武漢地區部份學員中流傳一份《中華大舞台》的刊物。該刊自稱誕生在邪惡殘酷鎮壓大法弟子五週年之際,能使一切邪惡勢力魂飛喪膽,能對大法弟子共同提高提供一個學習的機會,對救度眾生,講清真象,開闊弟子視野提供有力的保證。

但我看了功友送來的該刊7月20日的幾篇文章,雖出自幾人之手,可是用法去衡量一下,從創刊詞到裏面各篇文章,幾乎從形式、內容、語氣等各個方面,都已經嚴重違背師父對一個正法時期弟子的基本要求。試舉幾例:

1、該刊公開向大法弟子發出一個建議,要各資料點收取成本費,要各位弟子自覺的交資料費。稍微清醒一點的學員可能都會對此提法有所警覺,這個所謂的建議,不是與師父一再告誡的大法弟子不存錢、不收費的要求相違背嗎?

2、該刊及刊中的作者,幾乎都有一個共性,就是把他們擺在一個指導學員如何如何做的地位上。就拿其中「讀秦檜陷害忠良一點體會」這篇文章來講吧。一篇描述陰間地獄的故事,被該作者讀來認為道出了諸多天機,是大法弟子的必讀之本,並說對講清真象,抑制邪惡起了強有力的推動作用,反覆要求學員們應好好的讀一讀,深入的理解,莫錯過良機。大家想想:這個作者把大法的書擺到哪個位置上去了?這還是一個大法弟子的言行嗎?即使就是一部能解你困惑的書,是不是還有個不能摻著修、「修煉要專一」的問題嗎?師父曾說過不願給弟子講陰間,該作者把一個大講特講陰間故事的書吹得神乎其神,自己越讀越有味,回味無窮還不說,還要「關照」周圍弟子「莫失良機」,不知是甚麼心態下才能寫出來的話。

3、還有那篇「有感於香爐盡收亂法鬼」的作者更是別出心裁,用自己天目看到的情況當作大法,極力鼓動周圍功友像他那樣對師父時時上香,日夜不斷,還要全世界弟子都像他那樣給師父跪拜、燒香。

師父再三要求我們做好學法、講真象、發正念這三件事,並明確的講:三件事做好,一切就在其中。師父也一再對我們告誡:修煉不重形式,你就是天天磕頭,把頭磕破了,大把大把的燒香,你出門還是個常人,不提高心性,還是沒有用。這位作者要24小時香不斷,人不離香,早已經不符合常人狀態,即使他能做到,不知還有多少時間用來學法、發正念、煉功呢?更不用說還有沒有時間與人接觸講真象了。即或有,如何把做好三件事與他用大量時間燒香、磕頭的時間擺平呢?他把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改頭換面搞成一件事,完全背離了法的要求,在顯示心、求心等人心作用下自搞一套。

後面還有幾篇,如要學員用集體向師父跪下發誓的形式來去掉怕心與執著心,等等,五花八門,不一而舉,他們在利用有的學員修煉中還有的好奇心、好事心、求心……,把他們擺到悟得高、修得好、有能耐的角色,那種常人中慣用的激進、拔高、誇大、表面形式化,甚至中國大陸文革中、文革前流行了多年的形左實右那一套都搬了進來,搬來大法學員的名義,推銷給大法學員。

在此,我想請看了該刊文章及與這些作者有接觸的弟子冷靜的想一想,這樣的刊物能在一定的學員中流傳,能被有的學員接受,難道是偶然的嗎?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走正自己的路,主動、自覺的去掉自身一切不正的東西,清除周圍一切形形色色不正的、阻礙、變異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東西,理智的幫助那些受干擾的同修。

指出這些打著大法弟子旗號干擾學員的行為的危害性,是每一個遇到這個問題的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