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央電視台對俄國人質死亡人數的有獎競猜


【明慧網2004年9月8日】俄羅斯人質危機悲慘落幕,死者中很多都是兒童。國際社會對這一慘案紛紛發表聲明,哀悼死傷的學童和大人,譴責車臣恐怖分子的非人暴行。儘管事後有人指出俄羅斯人也曾屠殺車臣的兒童,但是這顯然無法將恐怖分子的行徑合理化。

我在孩提時代曾被父母寄養在山溝裏的姥姥家,有一次一個二三歲的小孩死於一場事故,年輕母親的哀嚎連續幾天在山村裏迴盪,村人也都難過嘆息。這些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的村民顯然有著起碼的人性,儘管在那個貧窮、粗澀的年代,人們對孩子並不像今天這樣寶貴。

在讀到俄羅斯人質慘案時,我的腦海又迴響起幾十年前那位農婦的哀嚎,孩提時代沒有留下多少回憶,但這傷心欲絕的哀嚎卻很難忘卻。稍有人性者都會為無辜慘死的兒童悲痛,包括這次事件中的俄羅斯兒童和曾經被前蘇聯共產黨屠殺的車臣兒童。人畢竟有惻隱之心,想想這些死難兒童的父母,他們將怎樣面對失去孩子的悲痛?

可是我在網上又讀到一則消息:中央電視台在播放俄羅斯人質危機的報導時,屏幕上竟然滾動出有獎競猜的字幕,讓人們猜測這次事件中將會有多少人喪生!中央電視台明明知道被劫持者面臨著巨大的痛苦和恐懼,而即將失去生命的很多是孩子,可是這個中國第一喉舌竟然會以這個大悲劇作為有獎競猜的內容進行商業性娛樂。這個喉舌實在沒有一點點人性可言。

對此我並不感到奇怪。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連續五年的迫害裏,中央電視台已經做了太多沒有人性的事情。在99年的黑色的7月,它曾經滾動式的播出對法輪功的文革式批鬥,為瘋狂的迫害揭開序幕。之後,它又把凶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打扮成度假村,把腥風血雨的殘害描繪成春風化雨的挽救,使得勞教所和監獄的惡警更加肆無忌憚的以各種酷刑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他們的信仰,以換取惡警的獎金和升遷。更為無恥的是,當某個地方發生精神病人濫殺無辜、甚至殺害親人的慘案時,這個電視台便會對法輪功進行栽贓陷害,編造各種弱智的殺人理由並栽贓到法輪功頭上。其中最為著名的例子便是傅怡彬殺親案,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謊談」節目把這個殺父母、殺妻子的精神病人請來以玩世不恭的神態胡說八道,愚弄電視機前的全國觀眾,以一個人倫慘劇來詆毀一個教人向善、禁止殺生的信仰,興高采烈的為血腥的迫害尋找藉口。

到底是甚麼原因使得中央電視台這麼沒有人性?原因就是這個電視台是當權者的喉舌,它只須為當權者歌功頌德、欺詐百姓,而根本不必對百姓負責,儘管這個電視台的所有人員都被百姓的血汗錢所養活。儘管中央電視台在無關當權者痛癢的方面也會播出一點真話,「焦點訪談」節目也會揭露一些地方上的「蒼蠅」,但是一旦涉及到當權者的利益,中央電視台就成了一個造謠電視台,「焦點訪談」就成了「焦點謊談」。長此以往,這個電視台怎麼會還有人性呢?

中央電視台裏那些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服務的政治打手已經被「追查國際」記錄在案,他們必將在不久的將來被繩之以法。而失去人性的造謠者即使暫時能得到一點當權者賞賜的好處,但是他們絕對無法逃脫善惡有報的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