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大法弟子鄧建萍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高精度圖片
鄧建萍

【明慧網2004年9月6日】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鄧建萍,女,40歲,於2004年3月17日在成都火車北站附近租住的房子內被非法綁架,關押在郫縣看守所期間,因堅持不放棄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殘酷迫害,她絕食抗議,繼續受到各種折磨,於2004年8月11日中午12點30分被迫害死亡。

在她的生命出現危機之後,7月22日鄧建萍被押送到青羊區人民醫院。她繼續抵制邪惡。警察對她說:「你參與政治,這是你一個弱女子做的嗎?」她回答說:「我們是修煉,是做好人,不參與政治,但是反對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她接著又說:「你們是被金錢、權勢收買了自己的良知。」為了安全起見,鄧建萍在證實大法的工作中用的都是化名。關押當中警方一直搞不清她的真實姓名。由於長時間的絕食、講真象,身心極度疲憊,精神恍惚,7月27日她說出了自己的真實姓名──鄧建萍。警方通過這個名字在網上查到了她有個哥哥在青白江川化集團公司,想利用家屬親情勸說,打動她放棄絕食,放棄堅定修煉的立場。於是,8月10日,她的父母、兄長被接到醫院探視。只見她骨瘦如柴,不能動彈,神智不清。腳上戴著幾十斤重的腳鐐,腳都被銬變了形。三伏暑天,還穿著一件她被綁架時穿的紅色毛衣,只能平躺,不能翻身,臀部皮膚大面積潰爛,血肉模糊,屎尿也都拉在床上,喊她都無力答應。看到往日健康漂亮的建萍被折磨成這副樣子,親人們的心都碎了。又叫了她很多聲後,她才慢慢開了口,可是已經神志不清了。

她看著母親,用微弱的聲音說:「你是書記,你們整我。」見到這種情景,親人們當即對警察提出質問:「這就是警官們口口聲聲說的對她『很好』、『照顧周到』嗎?」在家屬的要求下,叫來了醫生處理傷口,灌腸後,建萍才清醒些了,父親、母親、哥哥才都一一認清了。她指著在場的一個年輕武警說:「我要告他們,他們整我,他們整我。」武警反駁說:「她在胡說。」父母親立即駁斥了這個武警的狡猾抵賴。修煉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且不要說對待這麼好的人,就算對一般的監管人員也不能毆打、體罰、虐待呀!看到建萍奄奄一息,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家屬強烈要求放人。在場警官說:「不行,即使取保候審也得一、兩週才能批覆下來。」家屬表態說:「人死在這裏,由你們全部負責!」但是到了第二天(8月10日)上午,警方打電話給其哥哥,同意取保候審,可以接人。家屬立即趕到成都青羊公安分局辦手續,又被帶到郫縣看守所,折騰了幾個小時後,卻被告知,鄧建萍已於2004年8月11日中午12點30分死亡。16:00過到殯儀館看遺體。她就這樣被奪去了寶貴的生命。

鄧建萍原是成都市青白江川化集團公司二化廠電工,後隨川化廠到廣西北海開發建設,從北海回來後,在成都一家公司擔任會計。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自身的疾病都不治而癒,並且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道德高尚的好人,身心受益,充份體現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全面殘酷鎮壓,鄧建萍仍然堅持修煉,並於2000年4月去北京上訪,被警察抓進了天安門派出所。她向警察講自己煉功受益的親身經歷,並且申明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利,向政府反映意見的權利,抓人是不對的。她絕食表示抗議,並且沒向警察報自己的姓名、地址、單位,這樣不連累自己單位的領導及其他人。三天後她就被釋放了。同年七月,建萍帶著她的姪女,再次去北京上訪,冒著38度的高溫,到天安門廣場在烈日下煉法輪功第二套動作一一抱輪,又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警察還認得她,說:「你又來了,還帶著孩子!」說完甩了她一個耳光。但她仍然堅持善意的講煉功人都是好人,不反對政府,只是來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並且不說自己的姓名,兇惡的警察態度緩和了。在北京看守所,她絕食抗議,同其他功友一起打坐、學法。當晚警察就把她和一位山東老婆婆放了。老婆婆身無分文,她為其湊夠路費送她回家。自己和姪女回到了成都。

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不僅迫害堅持信仰、堅持修煉的廣大學員,而且也是對人類基本道德良知的迫害。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使多少善良無辜的人被矇蔽,被欺騙,為了避免世人因無知、誤解而仇視大法帶來永遠還不淨的惡業和禍患,鄧建萍從北京上訪回來後,全力投入到揭露邪惡,向廣大民眾講清真象的洪流之中。

2002年2月4號,鄧建萍在成都家中被市公安一處惡警綁架,送到郫縣看守所關押。她堅決不配合邪惡,不報自己的姓名,看守所只好稱她是「無名氏」。她絕食二十多天,身體非常虛弱,看守所方面認為她不行了,把她押到派出所。這時師父點化了她,她就決心用理智和智慧逃出魔掌。她仔細觀察周圍地形,假裝根本不能下地走路,使警察放鬆了對她的看管。同時發正念:「我不能呆在這裏被迫害,要出去證實大法,請師父加持。」終於機會來了,趁院子裏一個警察去打電話,一個去上廁所,她沿著下水道上面搭的拖把,爬出牆外,爬到外面房頂上,離房頂一米遠有根電線桿,她跳到電桿上,滑到地面。這時過來一輛三輪車,她穿著拖鞋坐上三輪車,沒有錢就把外衣脫下作路費,同時講自己煉法輪功如何受益又如何被迫害的情況,車夫很同情她,不要她的衣服。接著她又換乘出租到成都同修家,借了錢堅持付給司機雙倍車費。就這樣,絕食二十多天的鄧建萍,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在師父的點化、呵護下,正念正行闖出了魔窟,又匯入了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2004年3月初,成都市大法弟子曾濤、成墨、李小波等被綁架,鄧建萍也同時暴露、被邪惡跟蹤。3月17日,鄧建萍在火車北站附近一個小區租住的房子內被非法綁架。關押在郫縣看守所期間,長期遭絕食抗議抵制迫害,繼續受到各種折磨,於2004年8月11日中午12點30分被迫害死亡。鄧建萍在郫縣看守所期間遭受迫害的具體情況不詳,請知情人士提供。

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功學員是最善良的群體,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今年初,中國政府已將「保護人權」寫進憲法。目前全國檢察機關正在嚴肅查辦公務人員利用職權侵犯人權犯罪的專項活動,整頓公檢法內部違法現象。《刑法》規定:「對被監管人進行毆打或者體罰、虐待、情節嚴重的」「致人傷殘、死亡的」是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因此廣大的法輪功學員及鄧建萍的家屬將依照法律追查直至上告有關機構及個人迫害鄧建萍致死的一切犯罪行為!無論有多大困難,多少阻力,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機構及個人,必將被追查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