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年的難忘回憶


【明慧網2004年9月4日】一九九三年七月,那時候我大學行將畢業,正在等待離校派遣,我平時喜歡體育運動,也喜歡看體育類的雜誌和報紙,一天我照例到學校的圖書館閱覽室看報紙,那一天的具體日子我記不清了,但從那一天起,我的人生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因為在那一天,我知道了一種「氣功」功法:法輪功

九十年代初,中國大地各類氣功門派非常的多,那天在學校的閱覽室,看到在中國大陸官方的一個體育報紙──《中國體育報》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中國法輪功》,記得那篇介紹法輪功的文字很短,估計也就是二三百字,是由我們偉大的師父親自署名寫的,文字旁邊幾乎用了一個版面的篇幅,是法輪功的煉功動作圖解和文解,由於是黑白墨印的那種,但現在回想起來做煉功演示的就應該是我們偉大的師尊。師父署名的那段文字記不清楚具體內容了,但文字中有幾處用到了「極短」這個詞彙,意思是「法輪功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淨化人的身體,極短的時間內提高人的道德水平。」等,當時我的印象是:極短到底能短到甚麼程度呢?因為當時中國大陸的氣功門類太多了,我從小就對氣功和宇宙的奧秘感興趣,也接觸了一些當時很有名聲的氣功,喜歡看《飛碟探索》,但所有接觸過的氣功中,沒有一個可以解答我對宇宙,對人生思索的種種疑問,所以對法輪功的介紹,當時也是先入為主的有了這樣的想法,報紙看完,我就放到那裏,沒有在意。

也是緣份啊,看完報紙後,我又去看雜誌,當時有一本氣功雜誌,我記得叫《氣功與科學》吧(具體的記得不是很清楚了),隨便翻看的時候,裏面有一篇文章,題目為《法輪常轉 生命長青》,我記得好像是一位石家莊早期參加過師父傳法班的學員寫的,在文章中這位學員談到他(她)參加師父傳法班的過程中所經歷的種種神奇體驗,和發生在他(她)身上的巨大變化,由於剛剛看過報紙,所以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並認真的把它看完。由於我當時身體不是很好,有肝炎,還有鼻竇炎,很痛苦,所以那位學員在文章中談到修煉法輪功後身體淨化的神奇效果觸動了我的心,心想這不就是剛才《中國體育報》上介紹的那種功法嗎,既然健身效果這麼好,自己不妨試一試,於是我又返回身,趁當時屋裏沒人(管理員也剛好有事出去了),把那張《中國體育報》偷拿了出來(由於當時沒有修煉,做了錯事,那時的道德標準太低了)。

回去後想照著報紙上的動作圖解和文字解說煉,但報紙由於受版面的限制,文字解說部份還是簡單了一點,看不太明白。第五套功法基本看不懂該怎麼做,一、三、四套功法也都做不準確,只有第二套功法,由於比較簡單,做起來差不多。記得當時第一次煉功,做抱輪時身體就有感受,由於肝臟不好,平時總覺得肝區悶脹淤滯,抱輪時很快感覺到肝區疼痛,有一種要把堵死的道路打通的感覺,當時就知道這個功法好,心裏非常高興,心想這下身體終於可以改善了。

大學畢業,九月份分到單位工作,那時候還很難找到一個大法修煉者,即使我所在的是一個省會城市,也沒有聽說誰煉法輪功,所以動作一直沒有得到糾正。一天夜裏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清晨,我在一個樹林裏看到好多人在煉功,大家整齊的站著隊,前面一個人在輔導,和後來我見到的大法弟子晨起煉功的場景非常相似。我就過去和那位輔導的人聊天,我說我的動作還不太會,他說沒有關係,在一個月內會有人去教我動作,夢就醒了。

大約在夢後3到4天,由於我當時準備複習考研,所以就住在單位。一個早晨我醒得很早,平時我的習慣是熬夜,但早起很困難,但那天我始終輾轉再難入眠,就起來拿書到外面去看。也就是五點多的光景吧,當我看完書偶然一回頭,發現不遠處一位婦女正在靜靜的煉功,「法輪功?!」我當時不太敢相信,她當時正在做第二套功法抱輪的動作,我慢慢走過去,等她結束後,我就和她交談起來,果然,她確實是一位法輪功弟子,家在北京,參加過師父在北京的講法班。她當時很驚訝,能在這裏碰到知道法輪功的人,我當時即向她請教動作,把很多做不準確的地方都糾正過來,後來我們有一段時間的相處,期間我請到了師父的早期著作《中國法輪功》,她對我的幫助很大,她返回北京後,曾經給我郵來過師父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和師父一張端坐在蓮花上的法像,並告訴我師父可能在九四年到我們這裏傳法,要我注意。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留意報紙上關於氣功師辦班的消息,但一直沒有看到關於法輪功的報導,九四年八月九日,早晨我出去買菜,然後就隨便在院子裏轉一轉,在一棟學生宿舍的門前發現有一群人在煉法輪功!當時感到很驚訝,因為以前並沒有在我住的院子裏發現大法的煉功人,我走過去打聽,才知道他們是來哈爾濱參加師父講法班的外地學員,當時學生放假,就租借在這裏。從他們那裏才知道師父在哈爾濱的講法班八月五號就開始了,我問他們在哪裏,還能不能買到票,他們告訴我在哈爾濱八區飛馳冰球館,票估計是沒有了,但我可以去試一試。

我記得師父講課的時間是在晚上五點多,九號那天我去得比較早,剛站到冰球館的門前,就從裏面走出來一位女性,她走到我面前,問我是否需要聽課的票,我說要,她就直接把我領到裏面,賣給我一張票50元。

後來我知道她就是冰球館的工作人員,所以我的座位比較好,不是在上面的觀眾席,而是冰球隊員休息的地方。由於當時時間還早,她把我領到座位後,我們還聊了一會。我知道那張票原來是她買的,我就問他為甚麼不聽了,她說功法是好,但師父要求的太高,太嚴格,她做不到。我記得這位女工作人員姓朱。

那一天好幸福啊,上課前冰球館裏坐滿了人,大約四、五千人吧,據說絕大多數都是外地來的。師父進來了,滿球館裏平緩又發自內心熱烈的響起了掌聲,師父就從我的面前走過,師父的身材結實又高大,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師父的腳步並不很快,就這樣在學員的掌聲中走到冰球場地的中央,走到講台上,我們的師父,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有這樣大的緣份,在我的內心深處,我知道師父就是「佛」,他就在我面前?!他在為眾生講法。

在聽法過程中,師父的面部很快就顯現成了一個佛的形像,當時對法理解還不深,總想仔細去看,就看不到了,但只要放下心來聽法,佛的形像就自然出現。

師父對哈爾濱的學員很關心,記得師父在哈爾濱工人文化宮專門為哈爾濱的學員講了一次法,那天我坐在樓上,周圍有兩位女學員原來是學別的氣功的,聽別人介紹說法輪功好,就來聽課,可能當時大家對法理解的還不是很深入,師父講課過程中就停下來讓大家體會體會法輪在手掌上旋轉,還為在場的人或他們的家屬祛病。為了讓哈爾濱地區的學員儘快提高上來,師父後來還安排哈爾濱的學員和外地的學員進行交流,地點在哈爾濱師範大學的體育場,當天師父帶在身邊的一位學員去了。

有一天師父講完課,就站在離我不到兩米遠的地方聽一位學員彙報工作,我就靜靜的站在那裏,端詳我們的師父,師父要比照片年輕很多,非常的慈祥,我當時腦海裏甚麼想法都沒有,就那樣靜靜的站著,盯著師父看,好像還不相信我能見到師父。聽課的學員走得差不多了,我也轉身離去,走了不遠,我不自主的又回頭看師父,這時我發現師父在看著我,當看到我轉身的時候,師父就轉過臉去。

還有一兩次,我看到師父從體育館裏出來,就和其他學員一起,自發的站下來鼓掌。

好像是最後一天,聽課過程中師父顯現佛的形像非常清楚,就和雕塑的佛像一樣,佛形像的師父也在開口講法,後來佛的形像也看不到了,師父座位的位置一片金光,只有師父的聲音在體育館內迴盪。課程結束後,很多的學員向師父敬獻錦旗,師父親自宣布建立了哈爾濱的幾個煉功點,並任命了義務為大家服務的站長和輔導員。在最後,師父做了總結,很多記不清楚了,但內心深處,知道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知道師父的偉大,所有師父每講一段話,我都發自內心的鼓掌,知道要信師父,師父告訴大家在座的緣份都不淺,要大家無論以後遇到甚麼樣的困難,都要記住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結束的時候,師父對著體育館的一個方向做了一連串的動作,然後用右手掌對著全體的學員轉了一週。

每每回憶起那段經歷,愈發的感覺到它的珍貴,師尊的音容笑貌,為眾生付出的艱辛,也鼓勵和震撼著我,在日後修煉的每時每刻,成為永遠彌足珍貴的回憶,伴我走在正法的光明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