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二十三宗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圖)

【明慧網2004年9月4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據明慧網的資料統計,8月份裏又有23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過民間渠道從中國大陸被證實和披露出來,致使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到1036人。

* 八月份披露迫害致死案例概況

23例死亡案分布於10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遼寧省5例,四川省4例,天津市4例,黑龍江省3例,河北省2例,吉林省、山東省、安徽省、貴州省、新疆自治區各1例。

23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年齡最長者是山東省威海市57歲的王慶洲,年齡最小者是遼寧省東港市29歲的連平;50歲以上的老年人7人,佔30%;婦女10人,佔43%。

23例死亡案中有15人被迫害致死於2004年;18人因遭受監獄、勞教所的摧殘折磨而死於迫害場所,或被家人接出後不久去世;因不放棄修煉和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象而被非法判刑和勞教的有17人,被判最高刑期長達11年;多人生前遭受高額經濟敲詐;2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而死亡。

* 31歲女藥劑師張宏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

哈爾濱市第四醫院藥劑師張宏,女,31歲,家住哈爾濱動力區植物園附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勞教過一次,2004年7月22日再次被非法勞教並投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於7月31日被害死亡。

2004年7月22日再次被非法勞教送到萬家勞教所。在勞教所張宏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不寫三書,7月22日當天下午被上大掛(站在地上,雙手分別銬在兩張上鋪的床欄杆上)。7月24日她開始絕食,26日惡警開始灌食,加了大量濃鹽水。灌食後惡警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白天上大掛,晚上坐鐵椅子。後來因為她心臟不好,晚上讓她睡光板床,手腳分別銬在床頭床尾,不能動,屎尿都便在床上,惡警還故意把她放在風口處吹著,光著下身,上身只穿一件小背心,身上只給蓋一個薄床單。29日灌食時,整條毛巾被鮮血染紅(惡徒扔在廁所裏被人發現),長時間站著腳腫成紫黑色。30日給她打點滴前,集訓隊姚科長將點滴藥瓶用涼水沖。

被迫害期間,她曾大聲呼喊揭露惡警對她的迫害,被惡警指使勞教人員張桂雲、陳玲玲、孫會君等用膠帶將嘴封住(灌食等具體事都是這三個人實施)。

在不法警察的殘酷迫害中,張宏曾經昏死過去,就是這樣,管教李長傑卻跟隊長趙余慶說張宏痛苦的樣子是裝出來的,趙余慶說等她好一好再收拾她(意思是用電刑迫害)。30日下午,張宏被迫坐在鐵椅子上,頭上粘滿了一塊一塊的白色膠布,雙手背著用手銬銬在一起,臉色非常清瘦,雙腿、雙腳都腫脹的很粗大。

31日下午四名男警察用擔架將張宏抬走,走後對室內進行了消毒,據說送往211醫院。惡警科長趙玉慶後來掩蓋說,張宏因心臟病引發腎衰竭而死。

家屬看遺體時,張宏雙眼圓睜,嘴張大,身體比以前瘦掉三四十斤,褲內有大便。勞教所要求家屬儘快火化。張宏的家屬現在正在上訪,堅決不同意屍檢及火化,要求走法律程序上告。

* 45歲銀行職工劉景榮被迫害成殘疾後含冤離世

劉景榮:45歲,吉林省東遼縣農業銀行職工。大法弟子劉景榮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曾被投入遼源勞教所、吉林市勞教所、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摧殘。於2004年1月31日含冤離開人世。

2000年3月中劉景榮被東遼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遭到遼源勞教所的惡警們的各種折磨和毒打以及超體力勞動,曾因煉功被惡警將雙手扣鎖在樓外鐵欄杆上凍一夜。還曾被惡警扒光衣服強行按倒在走廊地上澆上冷水凍了一夜。體重160多斤的劉景榮在這短短的幾個月中就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足100斤。

2001年4月劉景榮剛回家不久,單位補發給4000多元的工資,東遼縣公安局政保科得知此事後派4名惡警將劉景榮綁架欲敲詐其錢財,因劉景榮拒絕簽字被惡警打的死去活來,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三個月後由遼源勞教所秘密轉至吉林市勞教所。

吉林市勞教所惡警將劉景榮扒光衣服搜身,電棍電,狼牙棒毆打,坐木楞子坐得皮肉腐爛,造成殘疾。

2001年12月吉林勞教所又將劉景榮轉入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劉景榮在該所7個月臥床不起,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2002年7月九台勞教所見劉景榮危在旦夕,將其推回家中。劉景榮終因殘酷迫害的身體無法康復,於2004年1月31日離開人世。

* 阜新市法輪功學員崔志林被毒打致死,遺體傷痕累累

43歲遼寧省阜新市法輪功學員崔志林,於2004年8月5日在錦州南山監獄被殘酷迫害致死。惡警阻止家人對遺體傷痕拍照,準備強行火化遺體。

2002年9月18日,崔志林在遼寧省阜新市法輪功真象資料點被惡警綁架。阜新市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崔志林非法判刑高達11年。2003年下半年崔志林被從本地看守所轉移關押到錦州南山監獄五大隊。崔志林等不承認此非法審判,認為向民眾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沒有錯,提出了上訴。

崔志林始終堅修大法,曾在監獄內寫真象標語證實大法。2004年8月5日,家屬突然接到通知說他已跳樓。家屬趕到時,發現人已在醫院太平間冷凍。獄方拿不出任何憑據證明死者是跳樓自殺。

在家屬強烈要求下,才安排法醫來驗屍,家屬這才發現,死者身體被打得慘不忍睹,死時已瘦得皮包骨,雙耳、鼻、口均被堵著棉花團,腦後有一窟窿,口腔內有一塊牙齦已腐爛,整個後背大面積青紫,兩腋下、軟肋、兩胯外、大腿內側、整個膝蓋以下,尤其踝骨部份有明顯長期電擊痕跡,肘部一塊肉已脫落,睪丸腫大青紫,身體明顯被藥水(或清水)浸泡並清洗過。

獄方對家屬威逼恐嚇,千方百計阻撓家屬拍照,後給7800元安葬費草草了事。

* 單玉琴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後含冤去世

單玉琴,女 ,48歲,黑龍江省依蘭縣達連河鎮人。法輪功學員單玉琴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在萬家勞教所關押期間,單玉琴被折磨至精神失常。回家後單玉琴病情繼續惡化,於2004年8月20日含冤去世。

2000年2月單玉琴進京上訪,被依蘭縣達連河鎮公安分局非法抓捕,關進依蘭縣第二看守所,並被勒索2500元錢。2000年7月,因堅持信仰,又被非法關押34天。被勒索1500元人民幣。2000年11月27日,她又被達連河鎮公安分局惡警抓進看守所,非法關押210天,被勒索960元。在此期間她還被送到黑龍江省賓縣洗腦班,被逼放棄法輪大法修煉。

2001年,單玉琴又一次被達連河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在萬家勞教所關押期間,單玉琴被惡警殘酷毒打,拳打腳踢,用電棍電,戴手銬吊銬,手銬都卡進了肉裏,手脖子至今仍留有傷疤。甚至滿嘴被打掉了14顆牙。長期的折磨,使單玉琴的身體每況愈下,導致她「小腦萎縮」、「高血壓」、半身不好使,生活不能自理。最後竟被迫害得哭笑無常。在這種情況下,萬家勞教所才通知達連河鎮政府和公安分局讓家屬去接人,可是鎮政府書記毛永峰和公安分局負責人竟然不給蓋章。後來毛永峰到萬家勞教所去辦事,萬家勞教所提出讓單玉琴「保外就醫」。毛永峰卻說:「她不沒死嗎?只要有一口氣在,就得在這呆著。」致使單玉琴又被關押了6個月,病情加重。直到2003年12月30日,依蘭縣「610」和家屬才共同把單玉琴接了回來。回家後單玉琴病情繼續惡化,臥床不起,哭笑無常,神志不清,於2004年8月20日含冤去世。

* 56歲夏偉被鄉政府惡人活活打死

四川省遂寧市老池鄉芋禾村法輪功學員夏偉、鄧忠勤夫婦因堅修大法,99年7.20以來長期遭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夏偉,男,56歲。2000年7月19日遭不法警察綁架後被毒打致昏迷,後來經常出現吐血、胸悶、頭暈症狀,於2001年11月12日在邪惡的長期迫害和騷擾下含冤去世。

2000年7月19日上午夫妻倆在龍鳳鄉女兒家,正在加工房幫女兒做麵,南強派出所惡警正在該村綁架大法弟子到洗腦班,他們經過加工房看見正在做面的夏偉夫婦,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將夫妻倆強行綁架到壟坪洗腦班。

當天晚上7點過老池鄉政府惡人鄧小林、婦女主任陸桂英,還有一個不知姓名的惡警開來一輛車將二人接回當地管轄區。車子剛停在壟坪洗腦班門口,惡人鄧小林就兇神惡煞叫罵道:「誰是夏偉趕快滾出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當夏偉出現在門口時,惡人鄧小林二話沒說一把抓住夏偉,拳打腳踢猛擊夏偉全身,56歲的夏偉當場被打倒在地,鼻口來血。這時惡人還不解恨用腳使勁在夏偉全身亂踢。然後惡警打開車門,將癱倒在地的夏偉抓起來推入車裏,夏偉跌倒在車裏不能動彈,鼻口的血還在不停的流濕透了衣服,褲子也染紅了。其妻鄧忠勤也被推入車中,鄧忠勤看到丈夫倒在車廂裏一動不動,面色蒼白,用力將他扶起來。陸桂英、鄧小林上車後兩惡人一直罵不絕口。

行駛了2個多小時到了老池鄉鎮府門口,夏偉還處於昏迷狀態,鄧小林看夏偉躺著沒動,又吼道:「你跟老子裝死 ,老子又來……」,看著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夏偉,身體極度虛弱又不能進食,惡警們怕擔責任。第二天通知其女兒拿2000元錢取人。

看著父親被打成這樣,害怕父母再被惡警迫害,沒修煉的女兒還到處找人說情,交了200元的保證金把父母保釋出去。回去後夏偉就經常出現吐血、胸悶、頭暈症狀,身體極度虛弱,鄉鎮府、派出所惡警還經常上門騷擾抄家,還派人監視夫婦二人。有一次惡警又去騷擾夏偉夫婦,見他們不在家,這一群毫無人性的惡警就把他的女兒女婿用手銬銬走綁架做人質,到派出所後幾個惡警對他女兒女婿大打出手,拳打腳踢逼問其父母的下落,還把二人身上100多元錢搶劫一空。

2001年11月12日在不法人員的長期迫害和騷擾下,夏偉含冤去世,臨終前還吐了不少血。準確的說,夏偉是被江氏流氓集團的幫兇鄧小林活活打死的。

*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被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