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級講真象,大法弟子芙蓉得到合理勞動仲裁


【明慧網2004年9月30日】2002年,大法弟子芙蓉(化名)從勞教所回來後才得知,單位已經在前一個月就將她除名,並把關係轉到街道。芙蓉跟其他同修一打聽,才知道很多同修都有同樣的情況,去哪反映問題都得不到解決,花錢上訴的也都是以敗訴告終,這些同修也只好默認了。芙蓉想:「也許我也不會例外的,但是我絕對不能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即使我不能勝訴,也要藉這個機會向所有有關部門講清真象,救度他們。」

開始單位領導躲著她,三番五次的不見她,她就向她所能接觸的單位一切人講真象,揭露在勞教所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一切都是她親身經歷的真實事情,通過現身說法,大家都很同情法輪功,主動幫她出主意,終於在第五天單位領導開會時,芙蓉推門走進會議室。芙蓉一進門,新來的書記就大喊大叫的指著她說:「不許你這個練法輪功的××份子進入這個屋子!」

芙蓉坦然的找個位子坐下,理直氣壯的說:「我煉法輪功這麼多年,沒向單位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這違法嗎?!我在工作中早來晚走,兢兢業業,這違法嗎?!我作為財務人員,不配合你們這些貪官違反財務制度,這違法嗎?!我在物質利益上從來不與你們爭,這違法嗎?我信真善忍,按這個標準做,這違法嗎?!社會風氣不好,從我們本身做好,促進社會道德回升,這違法嗎?!這個屋子不是你個人的,今天我來就是要跟你們講清楚究竟是誰在違法。首先為給單位節省開支,我早已在被非法勞教前就按單位領導的意圖未到退休年齡就提前辦理了內部退休手續,有我與單位的協議書為證。你們單方面撕毀協議,將我除名,是你們違反勞動法,所以你們必須糾正違法行為!」

芙蓉繼續說:「今天我就當著所有領導的面講一講到底誰在違法。」接著芙蓉就詳細的講述了勞教所裏如何打人,不許睡覺,體罰,警察如何把女學員衣服扒光扔入男牢房,如何在提審時說下流話侮辱女學員,如何製造「自焚」、「自殺」、「殺人」等等的假案,最後芙蓉問他們到底誰在違法?

在場的都聽的目瞪口呆,鴉雀無聲,最後有人竊竊私語:「這怎麼都沒聽說過?」「他們還能把這些醜事宣傳出來?」

那位新來的書記也啞口無言,這時單位上級黨辦主任替他解圍說:「芙蓉,你能不能先回去,我們正在開重要會議。你可以找我們這個系統的上一級領導,是局裏決定給你除名的。」

芙蓉對他們講完了真象,就說:「好,我逐級上訪,直到問題解決。」

接著芙蓉就一級一級向上反映問題,走到哪講到哪,讓她找誰,她就找誰,效果非常好。有位領導不懷好意的問她:「你們修真善忍,不是在利益上不與人爭嗎?給你除名就忍了唄!」芙蓉立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回答說:「我們想按真善忍做好人,可勞教所裏的警察強制我們轉化,說‘真善忍’不好,我們的忍讓助長了你們的歪風邪氣。所以對你們的歪風邪氣只能用法律的手段來對付你們!」

領導聽了滿臉通紅的問:「哦,你現在不聽你師父的,聽警察的啦?」

芙蓉說:「我一直都聽我師父的,法輪功學員們在社會風氣不好的情況下,我們不能隨波逐流,要從我們本身做好,促進社會道德回升。可江××不允許這樣做,說法輪功是×教,所以把我們弄入勞教所、監獄、轉化班,又打、又罰,還不讓睡覺。」

芙蓉把這些迫害事實講給了在場的工作人員聽,雖然他們當著領導的面不敢說甚麼,但芙蓉看到大家滿臉的驚愕,有的在流淚。那位領導也默不作聲的聽她講完,也同情起法輪功的遭遇,她對手下說:「去食堂給她安排一下,吃了飯再走。」並對芙蓉說:「等我們研究出結果來通知你。」

芙蓉吃過飯後被黨委書記叫去談話,他聽芙蓉講完真象後問她:「轉化了沒有?如果沒轉化還解決不了。」

芙蓉說:「那些被轉化的都是被打的承受不住了才假轉化的,沒有人願意轉化。我被罰、被打、不許睡覺我都承受過來了,警察還逼我轉化,我跟那裏的警察說:‘我都承受過來了,憑甚麼轉化!你們也不用逼我,過去我一身的病,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如果我轉化不煉了,全身的病又都回來了,單位將我開除了,或下崗了,或解除勞動關係了,我生了病沒錢治,還得去煉法輪功,你們別費力氣了。’現在咱單位給我除名、下崗,這些事都發生了,我怎麼辦?還得堅持煉法輪功,這是我唯一能生存下去的保障。」

書記一聽,連忙說:「你馬上去找勞動資源部立即給你辦理正式退休手續,欠你的工資由你們單位補發。你覺得好在家煉,千萬別給我們找麻煩,也會把退休金弄沒了,千萬小心。」

就這樣,芙蓉不知跑了多少路,進了多少政府機關的門,不畏艱辛,走到哪兒,講到哪兒,終於得到合理解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