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姨夫均被害死 孤兒王天行由姨母撫養(圖)

【明慧網2004年9月29日】孤兒:王天行(音),男孩,2週歲,現由姨媽馮曉梅收養。由於父母長期遭受迫害,沒有所謂「合法身份」,所以王天行至今沒能登記戶口。
現詳細住址:石家莊市槐北路農郵樓南樓東門304,郵編:050000,電話:0311-5811851,6730639
媽媽:馮曉敏,2004年6月1日被迫害致死;
爸爸:王曉峰,從2001年6月被迫流離失所。

具體情況如下:


母親馮曉敏已於2004年6月1日被迫害致死

其母:馮曉敏,生於1970年,去世時34週歲。馮曉敏畢業於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的一所大學,畢業分配到石家莊市國棉六廠。由於家裏沒有能力托關係,因此馮曉敏被安排在車間當工人。馮曉敏和姐姐姐夫同住,她從小就很依賴姐姐,正好可以互相照顧。身材瘦小的她力氣不足,根本頂不住崗,常遭別人白眼,她心情常常鬱悶、不平,甚至一個人默默流淚,身體開始不適。看到姐姐、姐夫修煉法輪功後,一家人身體健康,心情愉快,工作順利。她抱著試試的想法,大約在1996年也開始看書。隨著不斷學法煉功,逐漸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遇事向內找,善待別人,處處嚴格要求自己,作個好人,更好的人。從此精神振作、身體狀況也得到改善,心情輕鬆,工作也努力。以後又結識了大法學員王曉峰,兩個人相愛結婚,共同孝敬老人,互相幫助,一家人美滿和睦。兩家老人對他們也非常滿意。兩個人每天早上一起去煉功點煉功,然後精神飽滿的去上班,晚上一起看書學法,針對自己的不足改正缺點,純淨自己,氣氛和諧、靜謐。週末回老家陪伴老人,或約姐姐一家出遊,一直生活的輕鬆愉快,無憂無慮。

1999年7-20凌晨的大搜捕,抓走了馮曉敏的姐姐姐夫,家中只剩姐姐不到十歲的兒子王博如,馮曉敏看著破碎的家,只好辭去工作,帶上博如到處反映情況尋找姐姐姐夫下落。輾轉市政府信訪辦、省政府信訪辦,最後被告知國務院信訪辦才有權力解決問題。於是帶上博如又往北京趕,路上到處是防暴警察圍追堵截。不敢走大路就從玉米地中穿過,腳磨出泡了,衣服也髒了,又餓又累又怕,好歹到了北京,「便衣」又是到處抓人,博如也走散了。馮曉敏隨很多大法弟子來到天安門廣場,那裏有數千的大法弟子席地而座,齊聲背誦《論語》、《真修》等經文,四週圍滿了全副武裝的武警,突然武警開始拉拽學員上車,大法弟子手挽手堅決抵制,武警開始用暴力打學員,大家齊聲背誦「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場面壯觀、悲壯。有一些武警被感動,住手了。馮曉敏被一個兇惡的老警察打了一脖拐後,又被摔上大轎子車送回石家莊。從此就再也沒有往日的平靜、幸福日子了。派出所上門逼著交書,辦事處上門逼著寫不煉功保證,居委會上門回訪監視。親朋好友害怕不停勸說,博如需要撫養。在這種種壓力下,馮曉敏以頑強的意志闖了過來。終於姐姐姐夫在被關押審訊兩個多月後回家了。可是每天仍然是提心吊膽,街口常有人監視,出入也常有人跟蹤。

大約是2000年12月底,姐夫突然被從家中綁架走,姐姐不敢回家,兩人又都下落不明。生活的重擔再一次壓給馮曉敏。她一邊接送博如上學,一邊到處打聽姐姐姐夫下落。又著急又上火,又害怕警察再來抄家。一個多月後姐姐被折磨得已經奄奄一息,被公安送回家,見到的人都說必死無疑。她細心照料姐姐,正念堅定。同時她自學法律知識,打電話、寫材料或當面到公安各相關部門揭露、投訴那些非法之徒,正告他們如果姐姐有甚麼不測,他們必須負全部責任,並強烈要求釋放姐夫。在她的種種努力下,果然姐姐一週後基本恢復,警察也沒再來抓姐姐。這在當時那種嚴酷環境下,馮曉敏的正念正行對邪惡確實起到了震懾作用,也為後來她姐姐能住在家裏打下了基礎(當時很多學員被逼流離失所)。

2001年5月,馮曉敏約好和一個學員去爬山,隨身帶「法輪大法好」不乾膠,被石家莊市東華路派出所巡邏警察抓走,從此失蹤近40天。期間被東華路派出所史指導員和惡警方志勇用刑逼供,致使馮曉敏幾次休克急救,邪惡的史指導員指使方志勇撕下病歷本中病危醫囑,強行將馮曉敏送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看守所的警察指使犯人煽馮曉敏幾十個嘴巴,使她臉變形,眼前發黑,險些暈過去。她堅決不配合邪惡,絕食絕水20多天,身體極度虛弱,幾次出現生命危險。看守所不收了,勞教所也不收了,東華路派出所仍不放人,還想勒索5000元,在她們姐妹堅決抵制下未得逞。馮曉敏終於回到姐姐家,但她常發燒,身體虛弱。當時邪惡非常猖狂,將一些絕食絕水闖出的學員又綁架到洗腦班,甚至是直接送勞教所長期迫害。

鑑於當時情況,馮曉敏為了避免被進一步迫害,在身體還沒有恢復的情況下就和姐姐告別,和丈夫一起過流離失所的艱苦生活,為避免牽連親人,很少和家人聯絡。在這期間她嚴格要求自己,身體很快恢復。學法修心、煉功、講真象、發正念、揭露邪惡也都做的很好。大約在2002年9月,她生了寶寶,日子更加艱難。

在流離失所期間,邪惡之徒從未停止過迫害他們,經常騷擾其姐馮曉梅。市610的惡警有一個階段秘密調查了近兩個月。後來市610又指示裕華分局和裕強派出所到處找他們,曾騷擾其愛人的老家。對他們夫婦來說環境一直很嚴酷,警察常以查戶口為名,到處綁架流離失所的學員。聽說裕華分局主管局長李軍也威逼利誘姐姐找到他們夫婦,所以他們夫妻不敢請家人幫忙照料孩子。而他們夫妻根本不知如何照料這幼小柔弱的生命,每天很艱難的呵護著嬰兒,還得經常搬家躲避警察的「查戶口」,精神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尤其去年「非典」期間,到處辦出入證,到處要身份證,流離失所的學員都沒有身份證。他們帶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真是到處流浪。後來只好夫妻分開住,馮曉敏一個人帶這麼小的孩子,沒有人幫助,生活的艱辛更是很難想像。在這種種的逼迫下,馮曉敏身心遭受很大的傷害,無力再撫養孩子,將一歲來的兒子暫時寄養在姐姐家。直到今年5月下旬,當馮曉敏被一個好心人送到她姐姐家的時候,馮曉敏已經神志不清,後送醫院急救5天去世,確診化膿性腦炎,抽出來的腦積液都是淡黃色的,其實是膿。醫生懷疑腦部曾受過襲擊,家屬也懷疑馮曉敏曾受過警察毒打。家人見到她時,她已經不認識人,常常把誰都當成警察,嘴裏還在喊著不許警察過來迫害她。此事目前也沒法核實。她姐姐、她丈夫都非常悲痛。

年僅34歲的生命,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超越她承受能力的腥風血雨,在黎明前走了,留下她的遺憾,留下她對兒子的牽掛。

其父:王曉峰,男,30多歲,畢業於重慶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工業外貿專業。1994年12月師父廣州最後一期講法班學員。畢業分配在河北葡萄糖廠做業務員,後調入集團下屬企業河北聖雪康華製藥有限責任公司。因吃苦耐勞,廉潔自律,深得領導賞識,很快升職做業務科長,常陪領導出差談業務,和同事也相處愉快。99年7-20以後,由於江氏集團逼迫全社會參與鎮壓法輪功,公安常找單位麻煩。領導年輕沒見過這種鋪天蓋地的陣勢,非常害怕。為了減輕單位壓力,王曉峰辭職另尋工作。他們單位領導念及他對單位的貢獻,給他多發一個月工資,並要自己出錢贊助他搞公司,被他婉言謝絕。

王曉峰修煉以前脾氣特別烈,在老家打架出名,在學校也常搞惡作劇。家人、同學、朋友對他也都敬而遠之。修煉使他心胸開闊、寬以待人、努力學習和工作,變成大有作為的好青年。後來他先後在幾個公司應聘,領導和同事對他評價也都很高。然而,江氏集團不顧天理民意,對大法學員,尤其流離失所的學員,一味下黑命令升級打壓。採取跟蹤監視親人、清查外來人口(流離失所學員無身份證)、到老家威逼利誘等流氓手段,逼得他不得不一次次搬家,一次次換工作。剛生過小孩的妻子和嬰兒也只能四處漂泊。生活也一次次陷入困境。孩子大一點兒了,需要營養,買骨頭煮湯,一次只買兩根肋骨,儘量節省開支。直到妻子病危住院,他才聽說趕到醫院護理。可是馮曉敏已經不省人事了。王曉峰含淚和年輕的妻子永別,又不得不和一週多的兒子分離,並且相見無期。他要承受和親人的生離死別,他要面對警察的追捕。這是怎樣的人間慘劇哪!時間已經走進21世紀,在「人權最好時期」的中國,竟真的有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而且這一幕在江氏操縱下,每天都在中國不同的地區上演。

不知王曉峰現在何處,境況如何。我們只知道他會非常傷心、難過。但我們也知道他會堅強的堅定的走過來,因為修煉人心中都充滿光明。

據說王曉峰和馮曉敏夫婦都在石家莊市公安局610的「黑名單」上,一直是「追捕」對像,王曉峰沒有辦法撫養年幼的兒子,甚至不能見面,他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這是江氏集團操控下的國家恐怖主義的又一罪證。希望正義之士能提供幫助,阻止這種對信仰真善忍民眾的血腥鎮壓。早日讓他們父子團圓。

現行撫養人:姨媽馮曉梅,39歲,1994年6月師父濟南第二期講法班學員。關於馮曉梅、具體情況明慧網有過報導,現簡述如下:

馮曉梅和其丈夫王宏斌是大學同學,同為1987年長春郵電學院電信工程系大學畢業生,又同時分配到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從1999年7.20對法輪功的邪惡打壓以來,王宏斌一家三口人在一夜之間連遭不幸。共被抄家五次,夫妻被抓六人次。先是妻離子散,然後流離失所,再後來家破人亡。王宏斌被抓、被打、被用刑、被勞教,積鬱成疾,於2003年10月9日因肺癌含冤去世,終年39歲。王宏斌已被列入被迫害致死名單。

2004年6月,馮曉梅妹妹的去世,給她的打擊又是很大的,因為她剛剛從失去丈夫的痛苦中恢復信心,又突然失去妹妹。99年7.20以後,姐妹倆一直互相支持、互相幫助,幾次共同抵制迫害,從生死中走過來,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但我們相信馮曉梅不會倒下去,她深深懂得自己生命的意義。她也會很好的撫養教育兩個未成年孩子。現馮曉梅一人上班打工,工作很忙、很辛苦,生活艱難,但很樂觀、很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