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國安610歹徒對法輪功的恐怖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據初步估計,重慶因修煉功而重病獲得治癒的法輪功學員,在國安「610」的恐怖威脅、慘無人道的迫害下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導致重病死亡的有上千人;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遭迫害導致身體嚴重傷殘的有1000多人。在國安「610」的「三光政策(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的老年家屬被強暴行為及恐怖威脅氣成重病和死亡的人數太多了。

如:大渡口區建設村的何永文、大堰村的老陳、長征廠的老鄧、渝中區的賴淑堯等法輪功學員,先前都患重病,因修煉法輪功不久,疾病就不翼而飛;以前都要家人服侍,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反而能照顧家人。1999年後,因繼續修煉法輪功,在國安「610」不斷抄家、恐嚇、綁架到洗腦班強迫洗腦,終因不堪折磨,而相繼死亡。

賴淑堯,女,58歲,修煉法輪功前是重慶市房產公司主任,同事說她高傲。一九九三年親自聆聽師父在重慶傳大法,一九九四年又兩次聆聽師父講法,身心雙豐收,在單位得到職工好評,在負責拆遷工作時又大受群眾好評。

賴淑堯
賴淑堯

賴淑堯自己經濟節儉,可是對講真相需要的資金,每次出手都是幾千元,對流離失所的同修也大力支持資金。對同修之間的協調工作,總是默默補充。2001年1月15日賴淑堯到北京上訪請願。2001年─2002年被邪黨非法勞教。在勞教期間經常被體罰,惡警以所謂的「軍訓」為名迫害她。保外就醫出來後,因2002年4月「AAPP會議」在重慶開,惡警用萬能鑰匙打開其房門,強行從她兒子住家處(重慶江北區觀音橋民航宿舍)把賴淑堯綁架,再次將她送去勞教。因勞教所怕人死在裏面承擔責任,二十多天後賴淑堯才從四大隊被放回。2003年7月左右賴淑堯在醫院去世。

2001年,大渡口區建勝鄉劉興梅母女倆同時被綁架到勞教所洗腦,家中近70歲的老伴老雷也被綁架關押,不久也去世了。2002年,大渡口區郭錫珍的父親,因國安「610」數次到其家中抄家、綁架,最後也因無人照顧死亡。

2000年7月,大渡口區郭錫珍(以前是茄子溪輔導員)、丁長虹到永川走親戚,茄子溪派出所戶籍、街道主任得到消息後,便帶領石棉廠的書記、廠長、保安將他倆劫持回重慶。不久就將家抄了,並判郭兩年勞教,押到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2002年8月,郭從勞教所回家後,由於丁長虹經營的電器維修部在國安的不斷干擾下,無法經營,郭錫珍又被單位強行開除,80多歲的老人生病無錢看病,家也被「610」抄空了。在生活毫無著落的情況下,鄰居們勸他倆人到社區領低保,可到社區後,不法人員卻要挾迫他們寫「法輪功是×教」的字條,否則就不給低保。兩人只好離開重病在床的老人,外出打工。

不久老人病重,急需兩人回家照顧,可郭錫珍、丁長虹剛回家不久,大渡口區國安支隊的華勇、文方火政委、李科、賈思元等就到茄子溪來綁架了。不法人員們完全不顧鄰居和圍觀群眾的眾聲譴責,強行搜走他們外出打工掙來給重病在床的老人看病治療的錢和書籍等物品,將他們綁架到國保支隊後,隨之將他們倆關綁架到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被綁架到戒毒所非法關了20天,然後又將他們綁架到邪惡的洗腦班。不久家中老人便被氣死。

當問及「610」不法人員為甚麼將給老人治病的錢搶走時,他們聲稱:「要拿這些錢給你們自己做保釋」。

重慶國安「610」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遠遠不是人們的想像。僅僅重慶鐵路分局這一個單位,就有3名法輪功學員被國安「610」活活打死。目前,歌樂山洗腦班、井口洗腦班、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彈子石監獄、永川勞農場等都是他們推行邪惡的「假、惡、鬥」黑窩。

國安,本應將維護憲法和法律,維護人民的安居樂業為己任。可近年來,完全蛻化變質,為了江××,帶頭成立了「610」,反而道其行之,成了禍國殃民的幫兇。

下面看看重慶國安「610」對善良民眾幹了些甚麼。

一、國安「610」四處滋事,製造事端

1998年10月前,據統計,重慶市區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就有10多萬,還不計區縣的法輪功修煉者人數。當時重慶市區各種不同渠道出版的《轉法輪》至少20萬冊以上,並一搶而空。至99年7.20,又有大批群眾認識法輪功。據99年重慶日報的報導稱,僅在南坪的一次焚燒法輪功書籍就有幾萬冊。

98年7月,重慶國安就大量的到全市各處扇陰風、點鬼火,以製造事端,試圖栽贓陷害法輪功。如:在袁家崗、沙坪壩、大石壩、石橋鋪、九宮廟等煉功點,先後出現以外地人員(實際是國安特務)到重慶做生意、出差等方式來學法煉功,可只是偶爾來,來會兒就走。又如:操縱重慶晚報、瀘州日報等,歪曲事實,相繼刊登污衊法輪功的文章,引起當地法輪功學員強烈抗議後,國安竟藉此繼續造謠:「法輪功衝擊國家機關」。(在99年10月渝中區法院,重慶晚報保衛幹事作證時,拿出當時的工作記錄講:「法輪功上訪秩序良好,沒有喧嘩,更沒有吵鬧。由於人多,便安排兩人一組前往報社信訪接待室。信訪兩人出來後,才另外放兩人進去。」)

98年底,國安特務先後在煉功點上看到將他們這一行為曝光後,便相繼從各煉功點離開。99年初,7.20前,國安操作重慶市政府出台「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不能升工資」的打壓政策被曝光後,反而企圖以破壞國家安全罪栽贓陷害法輪功。

99年年初,國安先後在各個片區的集體學法時拍照、跟蹤。有的國安則以學法煉功為藉口,要到學員家中借法輪功書籍,可留下的地址都是假的,並一去不復返。

同年3月開始,國安就全面通知全市各城管、煉功點所屬單位,干涉法輪功學員的學法、煉功。如在九宮廟煉功點,向煉功的法輪功學員扔空瓶、潑水,在大禮堂煉功點驅趕學員,在朝天門煉功點對學員毆打等,企圖挑起事端。

99年6月初,國安「610」曾經擬定了近4000名法輪功學員骨幹的黑名單,並在重慶某一監獄的印刷廠大量印製。隨後依次對法輪功學員排號、跟蹤、監視。

99年7月20日晨,國安秘密將主城區的11位法輪功輔導站的負責人綁架、抄家。隨後的幾天裏,在全市又秘密將100多名法輪功輔導員綁架。

7月21日,幾百名國安對在市大禮堂前對上訪的三千多名法輪功群眾進行毆打,強行抬上車,並收走錢財,由警察非法押送到外地,最遠的押到達縣後,便將法輪功學員趕下車,不法警察揚長而去。

在市信訪辦,一群國安將大足縣前來上訪法輪功學員黎堅等進行毆打,一邊打一邊高喊「小偷」「流氓」。藉此威脅一同前來上訪的群眾:「我們是耍流氓了!你們又能怎樣?」

與此同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在被國安長達幾個月的「審訊」後(10幾個國安對一個法輪功學員不停的反覆的訊問各種對法輪功栽贓陷害的問題,並幾晝夜不讓法輪功學員閤眼),因調查核實全部都是因修煉法輪功後,變成了單位業務骨幹、最善良的人,才先後將部份法輪功學員改為監視居住。

99年7月22-25日,為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不法人員竟將七星崗、大溪溝、上清寺路口堵住,以便抓捕前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大量國安便衣(很多為中年婦女)在大禮堂門前散布謠言,說甚麼「大家一起來自焚,來攻擊政府」。當一問他們為甚麼要這樣,這些造謠者連一句搪塞的話也不知道怎麼講。同時還傳出來許多與修煉一點邊都不沾的假經文。

99年10月,為了繼續矇騙廣大人民群眾,惟恐其罪惡暴露,國安「610」便操縱重慶日報等媒體,大肆宣傳「公開開庭審理顧志毅一案」。可開庭那天,渝中區法院門前到處是便衣、警察。不但不准顧的律師出示證據,連其辯護律師張口的機會都不給,而且還將一名參加旁聽的江北法輪功學員綁架。

2000年1月,重慶國安「610」,直接干預郵政部門工作,並將本市向人大寄交的4000多封上訪信攔截。隨後便操縱上訪人的單位、街道、派出所、居委會領導對寫上訪信的法輪功學員迫害,強迫他們無條件寫出「不上訪」的保證,並非法將幾百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拘留和勞教。

「610」為了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妄圖阻止迫害法輪功的真象在廣大人民群眾中流傳,重慶國安「610」還強迫郵局將便民郵箱拆除,並操縱郵政局安裝監控設備對寄信人與信件監控。從此以後,全市所有信件、包裹全部被監控,每年直接導致千萬封私人信件流失。

2000年8月18日,國安「610」拿著早在99年7.20前,就已經擬定的全市近4千名重點法輪功學員的名單,到各派出所、街道、居委會要求聯合成立「洗腦班」。這次導致全市幾千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但國安「610」隨後要求各單位將這些被迫離開的法輪功學員找回。許多單位領導懼怕國安「610」沒完沒了的借「打壓法輪功」的名義找單位吃、喝、拿、要、騙,紛紛將法輪功學員以「15天不上班便開除」。國安「610」一看沒有油水可撈了,竟威脅單位負責人道:「不把人找回來,你們就沒完!你不想當官是唆!」許多單位領導被迫對國安回擊:「你們專門搞這個的就找不到,我們又有甚麼辦法?」國安「610」無理了,竟討好似的責令說:「只要你們將法輪功學員交到公安分局就作數。」

2000年,市國安還專門從國外耗巨資購買靜電波探測儀,對全市家庭複印機、印刷機靜電波搜尋,妄圖破壞法輪功學員講真象。10月,國安為掩人耳目,趁全國人口普查為名,對全市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同時將普查人口的工作,主要放在登記是否有計算機的家庭上。

二、謀劃製造聳人聽聞的「法輪功事件」

國安「610」隨著江××的瘋狂,不斷謀劃製造聳人聽聞的「法輪功事件」,以栽贓陷害法輪功。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2000年上半年,在重慶市國安「610」的帶領下,20多個國安開車來到大石壩黃根慧家,用斧頭將門強行砸開,一下衝進來一幫國安,其中一人企圖將其女兒彭昭君從窗戶強行推下,而另一幫人則在樓下有意高喊「法輪功不要跳樓哦!」,企圖製造「法輪功跳樓自殺現場」。終因前來制止的群眾(近百人)的營救才使其陰謀破滅,這一幫人隨後在群眾的一片譴責聲中,將彭一家三人強行綁架,灰溜溜的逃回賊窩。

2001年3月,江北公安分局一科蔡寶祿、淦世惠將大石壩懷有身孕的彭昭利抓上車後,惡狠狠的對彭昭利說:「天安門自焚,有一天你也肯定會瘋,肯定要自殺」,並聲稱:「報紙不久就會登出來」。當彭義正詞嚴的說:「我絕對不會。假如死了,一定是你們打死的」。在此之前,國安「610」已經將彭昭利母親和妹妹抓進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強制洗腦。

同月,江北公安分局一科科長李影(女,20多歲,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將有身孕的彭昭利綁架到江北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在眾多醫生、護士、病人眾目睽睽下,惡警李影竟對圍觀群眾造謠講:「她沒有(懷孕)!她騙人!一貫如此」。隨後又發狂的吼到:「你沒懷。即使有了,也要把他打脫,也要做你勞教三年!」

陪同前往的商社集團保衛處幹部只顧搖頭:「這人連人話都不會說!」。而惡警李影則在一旁不可一世的哈哈狂笑。

大渡口建設村的何永文,女,60多歲,96年因癌細胞轉移,醫生宣布只能活一兩個月,因煉法輪功不久就全好了,全家人都很高興也很支持,幾年來身體健康如年輕人。可在99年7.20後,在國安「610」的粗暴干預下,不能煉功,致使其再次住進大坪醫院。2000年在住院期間,「610」竟厚顏無恥的到醫院對她勸說:「你說嘛!你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嘛,醫院可以給你最好的藥。我們可以讓醫院給你報銷一切醫療費用。」610不法人員企圖製造「法輪功叫人煉功不吃藥」的謊言。

三、打著「國家安全」的幌子,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99年6月初,國安「610」在全市10多萬法輪功修煉者中,擬定近四千骨幹的黑名單,並在重慶某一監獄的印刷廠大量印製。隨後依次對法輪功學員排號、跟蹤、綁架、抄家、敲詐勒索,進而押送看守所、戒毒所、洗腦班、勞教、勞改、精神病院等處迫害,企圖阻止對其惡行的曝光,繼續矇騙廣大人民群眾。

2000年3月全國人大前夕,國安「610」強迫全市各單位、街道、居委會成立洗腦班,直到全國人大開完。從此以後,每到節假日,江、羅集團的惡人躥到重慶市,國安認為的敏感日前夕,不法人員都要瘋狂的以人口普查、戶口登記等為藉口,大肆秘密綁架法輪功學員。重慶國安多數在晚上趁法輪功學員外出時在路上綁架,導致許多法輪功學員夜間不能出門。特別是被其列為重點的法輪功學員家門外,隨時都有便衣或警車跟蹤。

由於懼怕群眾的譴責,國安「610」一般選擇在晚上或凌晨之前撬門而入。待綁架到洗腦班後,就開始肆無忌憚的迫害。當法輪功學員家屬一聽人要被迫害死了,就去找他們要人,不法人員們卻借此機會向其家屬敲詐勒索,要求拿錢取人,並恐嚇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不交錢,等待的就是勞教、勞改,讓他(她)到監獄等死去吧!上告,誰敢接啊?」

許多國安「610」惡徒藉此趁火打劫,找外快。用他們的話講:「法輪功的錢最好找,上告也沒有人受理」。隨著不法人員們的罪惡行徑的曝光,這種無法無天、肆意妄為的行為花樣也在不斷翻新。像在99年7月下旬,大渡口區國安將正盤腿打坐的法輪功學員劉亞林,原樣(盤著腿)抬去洗腦;2004年上半年,江北區區國安,將戶外煉功的法輪功學員亢宏綁架,二話沒說,就被判刑12年;……如此花樣百出的綁架迫害比比皆是。

2004年,潼南縣國安「610」,在光天化日之下,將3歲幼兒張緣圓從幼兒園綁架到政保大隊,企圖對她修煉法輪功的父母進行敲詐勒索,至今仍未將小孩歸還。

2004年7月,重慶舉辦「招商會」,萬州國安「610」害怕法輪功學員出去講真象,竟將該城區20多名法輪功學員挨家用萬能鑰匙將其家門打開,將其劫持到萬洲國班路一招待所強制洗腦。8月,在重慶市國安「610」由於害怕重慶市法輪功學員去四川省廣安市講真象,便借搜查「大案要案」之名,先後綁架了20多名法輪功學員。其它各區縣也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

四、愚弄民眾犯罪,殘暴迫害法輪功學員

99年7.20後,國安「610」、派出所社會綜合辦公室就直接操縱各單位、街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邪惡的轉化洗腦,紛紛成立了「610小組」。先是誘導法輪功學員不要相信師父和大法,緊接著就顯露出他們的邪惡本質:不放棄法輪功,一切都被強制非法剝奪,連死囚都不如。不法人員強制執行「三不」政策,即「不上訪,不串聯、不煉功」。隨著他們「逼良為娼」的邪惡行徑被曝光,為了掩蓋和繼續欺騙,竟使出「殺人滅口」的手段。

2001年12月,在市國安「610」的直接操縱下,全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立即升級。在「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各洗腦班,勞教所、勞改所所謂「教育轉化大隊」相繼成立,各種邪惡歪論和暴行在這些秘密之地泛濫成災。各派出所大肆揮霍人民的血汗錢,勾結其轄區的吸毒人員,宣稱每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給600元以上獎勵。而勞教所、監獄、勞改場的犯罪分子每逼迫法輪功學員一份「三書」就可得到三天至三個月的減刑,或者被重慶市獎勵。勞教所、監獄、勞改場每交一分「三書」,惡警就可得到1000元以上獎勵;如有法輪功學員在被強迫洗腦後,申明作廢或收回「三書」,扣惡警300元工資。這些獎懲手段致使不法人員為了私利更加不擇手段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同時,國安「610」以超越一切的行政手段強迫各特權機構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除了舉辦「×教展」「×教座談會」等方式強迫灌輸他們的邪惡造謠外,還將各「610」的「三光政策(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裁斷)」的執行情況,以一項政治能力作為考核其升職和政績的首要條件。因此各種殺人、亂說、亂整等「假、惡、鬥」比賽就在這些封閉式「幫教」集中營中一浪高一浪。

重慶市國安「610」,為了煽動全市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99年7.20後,還成立了他們所謂的「法輪功轉化基地」: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沙區井口洗腦班;歌樂山洗腦班等,毫無顧忌的利用心狠毒辣的犯罪分子、社會閒雜人員和惡警,瘋狂迫法輪功學員,並稱這些不法人員們為「國家打擊法輪功的精英」。

大渡口區翠園路法輪功學員鐘志玲,96年癌細胞擴散,因修煉法輪功不久癌細胞就沒有了。99年後,由於堅持修煉,大渡口國安「610」在不斷抄家、騷擾無果後,竟慫恿她丈夫與她離婚。這種妄圖利用家庭矛盾、夫妻離婚等邪惡「幫教」手段,阻止人們對「真、善、忍」信仰,幾乎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

2000年,大坪石油路派出所社會綜合辦公室的惡警,跑到重慶醫科大學監督對法輪功學員屠進的邪惡洗腦時講:「你不轉化,我就叫你們單位開除你。現在全市就剩下1700多名骨幹了,你還這麼死腦筋。」過後不久在國安的威脅下,單位不得不將他開除。當有人勸告該惡警「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要講道德」時,該惡警竟反問:「道德值幾個錢?」

2001年7月,在西山坪勞教所,原七大隊陳姓教導員公然對法輪功學員宣稱:「他們(指吸毒勞教)才是敢死隊,他們的智力優秀才犯罪嘛!只是不小心栽水了!國家打仗就曾經啟用過他們。」惡警李其偉也稱:「羅幹打壓你們法輪功就升官了,哪裏有『惡有惡報』啊!」2002年1月,惡警李宗權公開對法輪功學員講:「我們不這樣整,你們在家的朋友,嘿嘿!不是更要出來講真象嗎?我們就是要把你們整得他們一聽就要害怕,你們又能怎麼樣?」並說:「送給你們法輪功學員一句話,叫作「豎著進來,橫著出去」(意思是活著進來,死了抬出去),這就是政策」。

除了瘋狂、下流、殘暴等各種方式迫害外,為了顯示他們陰險邪惡的本領,還強迫向法輪功學員灌輸一些的邪惡理論,強迫法輪功學員接受重慶政法委編寫的所謂「科學與偽科學」叢書。該書直接宣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邪惡理論。

2002年一月,邪惡的警察黃××對法輪功學員洋洋得意的稱:「共產黨就是這樣起家的,800萬國軍就是這樣打垮的」、「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就是反對「真、善、忍」,這是我們國家證實了的真理」等等。

這樣一個無法無天的黑窩,在重慶市國安「610」 的直接操縱下,為煽動其它單位和個人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竟將最壞、最惡毒的惡警劉華、肖興銘被評為「司法部先進個人」,該黑窩竟被評為「司法部文明管理示範單位」,並賦予「重慶市中小學生普法教育基地」。

國安「610」,不僅瘋狂強迫對法輪功學員灌輸他們的邪惡思想,而且對中小學生也不放過。如:2001年至2003年期間,不斷的指使北碚區、沙坪壩區等中小學生教師,帶領學生前去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參觀學習「先進的打擊法輪功」的方法,強迫向中小學生灌輸謊言和仇恨。

重慶國安「610」,分布到各公安分局一科,各派出所治保室,這個禍國殃民的黑手。這個黑社會機構,強迫不讓全市3千多萬民眾相信「真、善、忍」的精神。5年來,對全市10多萬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據初步統計直接綁架迫害30多人死亡,1000人以上因不准修煉法輪功而導致身患重病死亡,1000多人身體嚴重傷殘(僅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2000以上家庭流離失所,3000以上家庭破散,僅擬定的近4千名骨幹的直接經濟損失至少2億以上,耗費的國家財政不知多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