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五年,中秋的哀思(圖)

團圓佳節難團圓 花落人亡兩相牽


【明慧網2004年9月26日】中秋節被稱之為團圓節,是一個傳統隆重、美滿、溫馨的節日,也是一個充滿著詩情畫意的美好的節日。詩人曰:「萬里無雲境九州,最團圓夜是中秋」。(唐 殷文圭《八月十五夜》)中國人自古到今把闔家團圓認為是天倫之樂,一家人能團聚在一起,在他們心裏的分量的確不輕。尤其中秋夜圓月當空,若有哪一位家人不能與之聚首,在家庭成員的心裏總有一份失落的淒涼遺憾之感,於是,輕輕的將一塊月餅為其存留,以示闔家團圓。

然而,中秋節至,怎奈:神州大地,幾家歡樂幾家愁?

輕吟「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朗中》),詩中淡淡的淒涼之意難盡正在遭受無名苦難的無數民眾家破人亡之慘之萬萬分之一……

也許,在萬家團圓的夜晚,很少有人會想到,在一方暴政肆虐的國土上,在某一個淒冷的地方,在一些昏暗的角落,在泯滅良知的光天化日下,在人心麻木的區域……一幕幕的凶殘,掀過了昨天,又在今天的日曆上記下淒慘;這樁樁的悲劇,這幕幕的滅絕人寰竟是小人江某在妒嫉心的驅使下發動與製造!然而加害他們的理由卻是那麼簡單──因為一種基於對真、善、忍理念的遵循,因為在法律行使範圍內的一項基本信仰權利,只是開口說一句真心話,他們就被瘋狂打壓、屠殺!或者被關進監獄、教養院……無數的人們被荒唐的剝奪了所有的、僅有的、最後的權利。但是,在那片5千年文明歷史的土地上卻被一片歌舞昇平的笑靨所籠罩著,很多的人們被長久的麻木滋養著熟視無睹。

到今日(2004年9月25日)為止,僅明慧網統計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1056人(至今仍被嚴密封鎖消息的案例數量至少與此相當)。他們離我們並不遙遠,他們和我們並不陌生,他們同是一個合法的公民,同是一個家庭的成員,同是妻子兒女、父母和兄弟姐妹,他們一樣優秀、一樣善良樸實、一樣才華橫溢、一樣溫柔多情、親切慈祥、一樣純真活潑,一樣……不一樣的是他們在強權利益下選擇了正義與真理!選擇是簡單的,付出卻是巨大的。

山東濰坊市老年法輪功學員陳子秀,29歲的清華學子袁江、17歲的中學生陳英、劉成軍等等,那些不該早去的忠骨英魂,他們不會沒有血肉真情,他們也會留戀生命的美麗,但他們卻在猙獰的暴政、殘忍的酷刑高壓下無力挽住生命的手。

所有法輪功的學員,沒有誰能體會他們、他們的家人所遭受了甚麼,但我,聽說了一個一個發生在山東臨朐縣五井鎮茹家村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叫黃穎(乳名:開心)性別:女,於2001年5月18日出生。她的媽媽羅織湘是廣東省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設計室)建築設計師,年僅29歲,於2002年12月4日被廣州天河區惡徒迫害致死。(見「明慧數據中心」《明慧資料館》之迫害致死案例540號)


2004年7月初的開心

開心親吻著媽媽的照片說:想媽媽

黃穎在出生僅三個月後(2001年8月份)就由奶奶抱回了山東省老家,從此就與媽媽成了永別。在一歲半的時候(2002年12月5日)才又見了媽媽(遺體)一面。此時,爸爸還在勞教所,還不知道媽媽已經遇害,「開心」當時更不知道爸爸長的甚麼樣。如今「開心」仍然無法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因最近廣州天河區「610」又在找爸爸(黃國華),爸爸只好被迫逃離家園。現由年邁且無任何收入來源的爺爺和奶奶撫養,住的是即將倒塌的昏暗的土坯房內,僅與爸爸生活了三個多月(2004年2月--5月)。目前因無助還未接受幼兒教育,整日叫著要爸爸!從一歲半時就在外婆面前從不透漏媽媽去世的消息。(外婆一家都不讓外婆知道女兒已去世,外婆身體不好,家人怕外婆承受不了。)

外婆問開心:「媽媽去哪裏了?」
開心講:「在廣州上班。」

可是只要外婆不在身邊,任何人問「媽媽在哪」,開心都答:「媽媽被壞人害死了!」
別人接著問:「為甚麼不跟外婆講?」
開心答:「外婆會哭,哭的好傷心好傷心的!」

有人問開心,你想不想媽媽?「想!」開心說著,深情的吻著媽媽的照片……她經常告訴爺爺奶奶:我看見媽媽了,媽媽好漂亮,好漂亮,媽媽經常來看我……

如此淒慘的事實在中國數不勝數,善良的人們還在遭受著迫害,我們還要繼續保持沉默?還是只顧為自己歡歌?還是要漠視橫行的邪惡?等候暴行向自己降落,還是心甘情願把自己的知情權利主動讓人非法剝奪?

傷離別,中秋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