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真象的紐約人在反對迫害(圖)

【明慧網2004年9月23日】(明慧記者王英紐約報導)在9月下旬紐約舉辦第59屆聯合國大會之際,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各地舉辦了酷刑展和街角講真象活動。許多明白了真象的紐約人已經開始反對這場因江××個人挑起的迫害,他們有的表示會給政府官員打電話告訴他們真象,有的表示這場迫害太嚴重了,應該制止。

高精度圖片
講真象
高精度圖片
在金融中心附近發正念
高精度圖片
簽名呼籲停止迫害

* 明白了真象的常人:世界需要真善忍,所有的人都需要這個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越來越多的人學功

經過法輪功學員密集的講真象活動,許多人已經聽說了法輪功。並且對真象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位路人跟學員說:「世界需要真、善、忍,這不光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他說你們這樣做太好了,怎麼能對這些這麼祥和的人進行這樣的折磨呢?

他說:「你們是和平、祥和的。你們是發自內心的。別人都是在向外求,你們是自身帶出來的這種祥和的光。世界就是需要這個。所有的人都需要這個。」

* 路人感受學員承受的無名痛苦

高精度圖片
路人感受學員的承受
高精度圖片
與酷刑受害者同坐
高精度圖片
路人主動幫助拿橫幅

記者在酷刑演示前,注意到一位女士在撫摸著演示酷刑的女學員「受傷」的手,她臉上露出十分關注的表情。交談後,記者了解到她叫Edith,她在感受酷刑演示學員所忍受的痛苦。她撫摸著學員的手問學員冷不冷。然後她擁抱了學員。Edith說:「因為煉煉功就把人折磨成這樣,太殘酷了。」

Edith女士又走到蹲小籠的地方坐下來,想感受一下被關在小籠子裏的痛苦。她說,這樣被關著受折磨,人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同胞?接著,她又走到寫有「正發生在中國」的橫幅後面,用手幫著舉著橫幅。

* 西方人:迫害好人的人一定是瘋子,一定要制止它

高精度圖片
人們在關注迫害
高精度圖片
觀眾
高精度圖片
觀眾

一位西方人說法輪功太美好了。法輪功受到的迫害跟當年基督徒受迫害一樣,都是好人受到迫害。幹這事的那個中國的領導人應該要下台。他說:「它一定是瘋了。它是像希特勒一樣的瘋子。一定要制止迫害,一定要制止(has to be stopped)。」

他說,我知道許多中國人是善良的,但是你看這些人受到折磨。怎麼能讓這樣的事發生?一定要制止。這非常嚴重。他說:「我們也知道一些迫害的事情,但都沒有像你們的這麼嚴酷。」

聽到學員向他介紹法輪功受到的迫害已經5年了,他表示5天的時間都太長了。他最後祝學員們成功。

* 期貨交易所經紀:迫害太不應該了

學員們在百老匯大道和自由街(Liberty)街角進行了酷刑展和圖片展。這裏靠近曼哈頓金融中心,周圍有許多餐館和食品攤位。許多在金融公司上班的職員中午都要經過這裏買午餐。

一位在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上班的先生說,迫害太不應該了,很多人都不了解這種事現在還會在中國發生。

一位女士說,迫害是錯誤的,每個人都應該有信仰的權利。我也打坐。人們不應該因為打坐煉功,以及擁有自己的信仰就受到折磨。應該有說話的權利。她說,「如果你在紐約這個城市,你這樣用酷刑來折磨人,馬上就會被趕下台,被抓起來,被繩之以法。」

這位女士在請願信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並要了真象材料要放到他們的比薩餅店裏。

* 媒體應該讓所有的人知道迫害

一位路人說,美國對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沒有給予太多的關注。我要讓媒體都來報導這件事情。現在的媒體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伊拉克問題上,這太荒謬了。應該將焦點集中到這件事上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迫害,制止迫害。

一位賣T恤衫的小伙子跟我們要真象材料,他說可以放在他那兒,他可以幫我們發。

* 新澤西的Lisa: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個悲劇

在百老匯大道和春季街(Spring)舉辦的圖片展旁,有三個騎自行車的人說他們已經聽說過在中國發生的迫害了,也聽說過法輪功了,他們說他們是從法國來的,他們都在請願信上簽上了名字。其中一位女士說,她在中國勞改研究會工作,很了解中國勞改營裏的虐待人的情況。他們希望我們成功。

在聯合廣場(Union Square),一位從新澤西州普林斯頓來的女士LISA對記者說,她是在新澤西州知道法輪功的。他說在普林斯頓也有法輪功學員。她看過介紹材料,知道在中國發生的迫害。她說:「我認為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個悲劇。在那兒,人們不能行使信仰自由的權利。」她並在請願簿上簽上了名字,她說信仰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

* 休斯頓西人學員:很多人願意支持法輪功

來自德州休斯頓的西人法輪功學員說,很多路人在聽到法輪功的真象時都說,他們明白,並願意拿更多的資料將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告訴他們的朋友。許多人願意給他們的參議員和國會議員打電話,告訴他們中國發生的迫害,並希望他們支持法輪功。

他說,有許多人在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迫害的請願簿上簽下了他們的名字。他說在剛剛的三個小時內,僅在他的簽名簿上就簽滿了三、四頁。有位女士還要把簽名簿帶到學校讓那裏的師生簽名。

記者感受到許多學員都在默默的付出,特別是那些扮演酷刑的受害者和警察。他們都要保持一個姿勢很久的時間,可是他們都不叫苦,儘量自己多一點時間演示,以讓輪換的人有更多的時間休息。一位來自日本的女學員說,她在大陸時受到過迫害,一開始扮演酷刑受害者時經常是眼裏充滿了淚水。

一位扮演警察的女學員說,開始扮演警察的時候,我在做警察打學員的動作,做著做著,我的眼淚就一直在那兒掉,幸好我帶了個大的墨鏡,人們看不太清,但還是擋不住,眼淚就掉出來了。後來我想我就是要把迫害真象告訴人們。在中國發生的迫害實際上比我們演示出來的還要嚴酷。就把眼淚制住了。我希望人們能夠通過酷刑展明白真象。

在紐約,每天都在發生著許多感人的故事。記者相信,在世界各地,也同樣在發生著這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