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職工袁林在北京市公安局醫院所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22日】2002年6月初,我被送進北京市公安局醫院,那裏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殘酷的地方,他們把法輪功學員全都關在十病區。十病區在地下,房間裏沒有窗戶,每天24小時點著燈,通風條件很差,空氣裏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冬天寒冷潮濕,夏天悶熱潮濕。筒道的一頭是漆黑的大大的鐵門,兩個惡警端著槍站在門的兩側,挨著大鐵門是廁所,廁所兩旁也站著端著槍的惡警。陰森恐怖,真像魔窟一樣。

我和袁林被關在同一個房間,那時袁林已經絕食3個多月,瘦的只剩一把骨頭,惡警除了每天對她進行強行灌食外,還經常把她四肢銬在床上,一銬就是幾天,不放她下來上廁所,而且插在胃裏的管子長時間不換,已經變成了黑色的。

袁林給我講了一點她的經歷。她是從七處被送進公安局醫院的,七處是大案要案處。她說她這個案件已經走了7個多月了,現在已經進行不下去了。7個月中警察對她軟硬兼施,百般折磨,施加各種酷刑,想從她嘴裏得到一點線索,可都沒有成功。在石景山看守所裏,惡警用盡酷刑對她進行折磨,一天上午惡警讓四個男勞動號(勞動號是看守所裏犯人的一種稱呼)把她綁在一塊木板上,然後把她抬到大廳,一個按著她的頭,一個用勺撬開她的嘴,一個用腳踩著她的肚子(踩著她的勞動號腳上穿的是皮鞋)、一個用勺往裏灌,踩一腳灌一勺,並且惡警在旁邊指揮,讓犯人使勁踩,就這樣大約灌了兩個多小時,最後她失去了知覺,甚麼時候把她抬回房間的她已經不知道了,等她醒來時已經是黃昏了。

後來惡警又把袁林送進北京市法制培訓洗腦班強行洗腦,專門組織了一批人對她進行攻堅,三個猶大一組,共三組。24小時對她進行強行洗腦,讓她說謾罵師父和法輪功的話,袁林不說,他們就用《轉法輪》使勁抽她的嘴,幾個人輪番抽,她的臉被抽成黑紫色,腫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耳朵也被打聾了。她們又把袁林按倒在地,三個人輪番騎在她身上用胳臂肘使勁往胸部、心口窩、大腿內側等敏感處按,輪番給她按了三天三夜,最後她們的胳臂肘都按破皮了,才停了下來,袁林也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送進公安局醫院。

七處的惡警三天兩頭去醫院逼袁林寫轉化書。一天七處來了好幾個惡警,把袁林帶回七處,當時我非常擔心,不知惡警又要對她下何毒手。一週後袁林又被送回公安局醫院,又送進我所在的房間,看到袁林我一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可袁林又被折磨的再一次生命垂危,惡警不想讓她這樣死去,因為他們還抱有一絲幻想,惡警開始對她進行搶救,並開始著手做處理後事的準備,四處打聽袁林家聯繫的地址,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師父的呵護下袁林一點點有了好轉。

沒過幾天我就被強行帶回勞教所,被非法判了一年半勞教。從勞教所出來後,我一直在關注袁林的消息。看到明慧網9月15日北京大學女職工袁林被判8年監禁,揭露獄方虐待又遭報復的文章,得知袁林的消息。故把我知道袁林的情況寫出來,揭露這些惡警對袁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