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市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折磨手段(圖)


【明慧網2004年9月21日】法輪大法自1992年傳出以來,深受善良的人們喜愛,92年至98年間河北省深州市學功者達到5000多人,並以迅猛的速度增加,凡真修者均達到身心受益。1999年7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利用手中權力非法鎮壓法輪功,在全國各地成立了非法迫害機構──「610」辦公室。

一、深州市「610」是迫害法輪功主謀

在深州市,由政法委書記尹玉珍為首,「610」辦公室主任牛文海,「610」洗腦班校長王景綱、季傑,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尚運航、賈雙萬,主管迫害法輪功副局長陳華等人,執行江氏的非法迫害命令,對深州市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迫害:抄家、罰款、綁架、拘留、勞教、判刑等,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有的甚至被殘害失去生命。深州市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命令、「政策」都出自於他們,「610」辦公室現任頭目是張建濤。下屬各責任單位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都得請示他們。

二、深州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銬刑、毒打、灌食

99年底至2000年初的幾個月裏,大量深州市法輪功學員為了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象而進京上訪,上訪的70多人全部被關在深州市看守所,被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長期非法關押。如:劉富瑟(後被迫害致死)、李少忠、孫豔恩、李敬、高佔營、李蘭朵被非法關押5-6個月,許豔香、運者甚至被非法超期關押1年多。期間法輪功學員還遭受殘酷迫害,包括:被剝奪煉功的權利;強迫幹活;不「轉化」不讓家屬接見,不讓送生活用品;非法高價出售生活用品從中盤剝私利;有時一頓飯只給一個小窩頭,還不熟、有老鼠糞;對煉功、拒絕幹活、甚至給他們講真象的學員毒打、戴銬。

1、花樣繁多的長期銬刑迫害

深州市看守所為迫害大量的法輪功學員專門打製了一批土銬,比正常的刑警具迫害更為嚴重,更為殘酷的是給法輪功學員長期戴,有的長達幾個月,期間一次也不摘下來,給法輪功學員造成長期的肉體煎熬。

自製的手銬是兩根直徑1cm左右的鐵棒,兩端分別砸成片狀,片狀中間打孔,並將四個孔重疊在一起;用上部帶頭、下部帶孔的一個小鐵栓穿入,小鐵栓下部的孔用鎖鎖上。

這種自製的土手銬很小,戴上後無法活動且緊勒手腕,血液無法正常循環,導致手部腫脹,長時間戴有可能導致殘廢。深州市看守所長期給幾位學員戴銬,如:秀苔、金環、孫豔恩、李敬、李蘭朵。

具體戴銬的形式有四種:

1、長期把單個法輪功學員的手和手用手銬銬起來、腳和腳用腳鐐銬起來,此種銬刑致使法輪功學員的手無法活動,只能用一隻手,連吃飯、上廁所都很困難。如演示圖1(用塑料繩演示手銬、腳鐐),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1

僅舉幾例:

看守所所長程玉良誣蔑說師父宣揚地球爆炸,法輪功學員敬台對他說,我們師父沒有這樣說過,當即被程玉良毒打後帶上了這種銬刑。

孫豔恩因煉功被程玉良揪著頭髮甩到地上,並讓犯人建華給她戴上手銬和腳鐐15天左右。

2、長期把單個法輪功學員的腳用腳鐐銬起來,並把兩隻手抱住腳鐐的鏈子再銬手,如演示圖2,這種銬刑只能彎腰走路,立不起躺不下,吃飯、上廁所無法自理,必須要同修幫助。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2

僅舉幾例:

李少忠和李敬因煉功,都被戴上這種銬刑,李少忠只好兩天不吃飯以減少吃飯、上廁所給同修帶來的麻煩。

孫豔恩因不寫保證書被手、腳銬連在一起長達20天左右。

3、把兩個法輪功學員的手和手銬在一起,腳和腳銬在一起。此種銬刑由於手銬非常緊,兩人只能一種姿勢睡覺,且非常痛苦。平時連上廁所都得兩人一起去。管教給法輪功學員長期戴銬,並且很少打開。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3

僅舉幾例:

李敬和孫豔恩因拒絕幹活而被長期戴這種銬刑長達3至4個月左右。

劉富瑟老人(60多歲,是被迫害致死案例)和素卿(55歲)兩人被戴銬,劉富瑟老人疼得半夜偷偷哭。

孫麗(20多歲)與另一16歲的小菊(小菊父親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請知情者提供詳細情況)也被銬在一起20天左右,當時正是大冬天、下著雪,非常冷,再加上手銬緊血液無法循環,兩個小姑娘被凍得手腫得老高,像蘑菇一樣,她們痛苦的偷偷哭。

獻英和小蘭都50多歲了被銬在一起,看守所的管教不給打開,衣服4個月才脫換了一次,還要遭所長程玉良毒打、咒罵。

4、兩個法輪功學員的手和腳連銬在一起,如演示圖4:不能站立,睡覺、吃飯、上廁所等都非常困難。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4

僅舉幾例:

秀台和金環、孫豔恩和李敬因煉功被雙雙戴上上述銬刑長達半個月左右。所長程玉良還讓其他法輪功學員看並威脅誰再煉功就如此戴上銬。

2、深州市看守所毒打大法弟子

劉全、董天宇兩人是深州市看守所的打手,受副所長康志軍、趙恩學指使殘酷毒打大法弟子,2001年4月左右,丁靈響、孫豔恩、小梅(50多歲)、李敬等因不報號被劉全、董天宇毒打多次,俊梅被董天宇一掌打暈、口吐鮮血。李敬、孫豔恩都曾被揪著脖子往地上摔,把胳膊摔破。孫豔恩被劉全揪著脖子多次猛往地上和牆上撞,劉全人高高壯壯把孫豔恩揪得人都騰了空,當場昏死(如圖5、6),被潑一盆涼水後才醒過來,整個臉、左眼看不見眼珠、臉青腫,一個月才恢復正常,第二天康志軍看後竟叫囂:打死白打。

圖5、6:劉全揪著法輪功學員的脖子騰起空,法輪功學員被當場摔昏,一個月才恢復正常

3、深州市看守所對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野蠻灌食迫害

為了抵制迫害小梅、丁靈響、孫豔恩開始絕食,4天後小梅、丁靈響被灌食,靈響被迫害得血壓高,灌食滿身哆嗦,趙恩學還要灌。小梅被野蠻灌食,背心都是鮮血,趙恩學還要指使犯人大陣(人名)多次灌食,使得小梅渾身哆嗦還發燥,盡找涼的地方躺著,險些失去生命。趙學恩請示了「610」頭目尹玉珍,人成這樣了怎麼辦,尹玉珍竟然表示,這麼點事還管不了,下令繼續灌。就在兩人這樣的情況下,丁靈響被送到石家莊勞教所,小梅被送往深州市洗腦班分別繼續遭受更殘酷的迫害。而孫豔恩因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人把她接走。

三、深州市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長期關押、強制轉化、野蠻灌食

長期關押:深州市洗腦班更是慘無人道,隨便、任意抓捕大法弟子,有的在家中被抓去,有的是在單位,有的在地裏。在洗腦班裏一人一屋關禁閉,大小便都在屋裏;不讓吃飽,一頓一個小饅頭;對於堅定不轉化的大法弟子百般折磨、虐待,不讓家人接見;抓了大法弟子就勒索錢財,交了錢才放人,然後卑鄙的再抓,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大發橫財,5年來將法輪功學員抓了放,放了抓。比如:許豔香、劉鳳巧、孫豔恩等

強制轉化:劉鳳巧被強行轉化、車輪戰術、5天5夜不讓睡覺,幾個人一班,黑夜白天不讓閤眼,值班人大半夜大魚大肉,他們三、五個人吃飽後連班轉化法輪功學員。劉鳳巧上廁所都有人跟著(邪悟者李建平親自跟著)大吼大罵,真是手段毒辣。少鋪村某大法弟子(男,60多歲)被建程、王景綱從屋裏揪出去,老人不配合他們的迫害,竟從地上抓著老人硬拽,疼的老人直叫,這樣連續20天左右使老人受到百般虐待、嚴重的摧殘。

野蠻灌食:許豔香、孫豔恩被灌食,其中孫豔恩被灌食、打針、輸液6-7次,10多天的折磨摧殘再次奄奄一息,又被送到醫院進行迫害,王景綱說:尹玉珍說了,想絕食出去,沒門,死不了就別想出去。孫豔恩被迫在暗無天日的屋子裏被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才想辦法逃出了魔窟,至今流離失所,這裏不一一介紹了。

大法弟子是壓不倒的,江澤民叫囂的三個月消滅,現在5年了不但鎮壓不下去反而修煉者日益增多,洪傳六十多國,修者上億,法輪大法已經獲得1200多項褒獎。善良的人們越來越清醒,明白了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江澤民為鎮壓製造的謊言再也蠱惑不了人心。

目前雖然元凶江澤民已經下台,但其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必將得到清算和追查,江澤民已被多國起訴,羅幹、曾慶紅、李嵐清等幫兇也難逃法網,望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懸崖勒馬,不要再當江氏的陪葬,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條光明的路。也希望善良的人明辨,支持正義和善良,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